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十章暗中爭奪   
  
第十章暗中爭奪

倉庫里就張芬芬一個人,正在彎腰整理一些雜亂對方的東西,還是昨天那一身衣服,紮成一把的長發在肩膀上搭著,鬢角吹散著幾撮碎發,撅著屁股,兢兢業業在整理倉庫的東西.

聽見倉庫來人了,她還是一副冷淡的樣子轉過臉去看,見是趙得三來了,還以為是專門來找她的,嘴角浮起一絲淺淡的笑容,拍了拍手上的灰塵,感覺被他看見自己這樣子有點丟人,站起來將襯衣衣角往下扯了扯,微笑著說:"小趙領導,你來了."

趙得三見她一個在倉庫,心里就有了邪念,問:"芬姐,咋今天就你一個人在啊?那個胖姐呢?"

張芬芬淡笑著,說:"她今天家里有點事,請了假沒來."張芬芬說著朝趙得三走過去了.

趙得三嘴角露出一絲鬼笑,轉身一腳提上了門.

張芬芬昨天和趙得三在她家廚房的麥草堆里滾了幾滾,一顆寂寞心靈被他給完全征服了,見趙得三的舉動,心里就撲通撲通亂跳,如鹿亂撞,呼吸的節奏都有點慌亂加快了,雙頰也不知不覺浮起了淡淡的紅暈.

趙得三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故意笑嘻嘻問:"芬姐,昨晚睡的還好吧?"芬姐昨晚一心不想讓趙得三回去.

張芬芬垂頭挑起眼瞼偷偷看了她一眼,羞澀的說:"還好,你呢?"

趙得三昨晚肯定是沒休息好了,連續趕場子,累的精疲力盡,無精打采,詭異的笑著說:"不好."

張芬芬抬頭好奇的問:"為啥呀?"

趙得三朝她跟前走近,兩人幾乎是臉挨著臉了.趙得三彎下腰,湊近她,直勾勾的看著她,那大眼睛黑眼眸看的張芬芬心里惶惶極了,都不敢直視她,嘴角蠕動著,露出驚慌的笑容,雙手緊抓住衣角在扯著,心里慌張極了.

趙得三的胳膊剛一伸起來,准備掏根煙抽,但張芬芬以為他是要抱自己,連忙擦著他的身體快步走到倉庫門前,快速的插上了門閂,背靠在背上,滿眼驚恐的看著趙得三.

趙得三跟著轉過身,見張芬芬的舉動,心里樂呵的想,她這是怎麼了?自己又不是魔鬼,怎麼躲著自己.

趙得三鬼笑著,朝她走過去,張芬芬一臉的期待,喉嚨動了一下,咽了口唾沫.

趙得三快要靠近張芬芬時,她的腳步也邁了出來,朝前走了兩步,等兩人近在咫尺了,她踮起腳,一下子勾住了趙得三的脖子,一張嘴蓋在了他的嘴上.

趙得三心里歡喜極了,一把抱住了她."小趙,你要干啥?"張芬芬有點驚慌.

"芬姐,你說干啥."趙得三一臉壞笑,將她扔在了倉庫的破舊沙發上.

……

趙得三在這邊倉庫里忙著找東西,而藏匿在空調機和牆壁縫隙中的那台山寨手機,正在最大限度的發揮著它的作用,記錄著老板的犯罪證據.

張曉燕一閉上休息室的門,王純清肥胖的臉上堆起一臉笑意,呵呵的說:"曉燕,今天安排的工作繁忙不啊?叫你來我辦公室會不應打擾你工作呀?"

張曉燕即便百般忙碌,王總是煤資局的二把手,一人之下眾人之上,手握大權,她還能不過來嘛,再說她也是個事業心很強的柔弱女孩,一心想著將來能在煤資局干到領導的位子上,一沒後台靠山,二工作能力連自己也懷疑,在綜合辦一天到晚就是傳閱一下文件,複印打印一下資料,這樣下去她要想升遷那簡直是癡人說夢.

"不忙的."她垂下頭,恬靜的說.

"曉燕啊,我問你個事情昂."

王純清叫她過來的目的一部分是想問一下看綜合辦有沒有市委最新的關于白水縣石礦開發的文件,一部分才是想發泄一下.

"王總,啥事兒?"

張曉燕還有點意外,王純清還變得這麼正經起來了,昨天她一進這休息室就被他給壓倒了.

"最近這兩天綜合辦有沒有市委的紅頭文件啊?"王純清笑呵呵的問,"就是關于白水鎮地下煤層開發的文件之類的."

張曉燕想了下這兩天接收的一些文件,沒見啥關于白水鎮的紅頭文件,就搖搖頭說:"王總,沒有關于白水鎮的文件,最近的接收的文件都是關于安全生產方面的."

王純清這才稍微放心了點,他就怕這方面的文件到了,張淑芬一權獨攬,不想讓自己知道,畢竟張淑芬偏向的開采單位是林大發的林氏礦業集團.

"噢,沒有啊."王純清笑了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發現沒水了,"曉燕,去給我添點水."

張曉燕接過杯子,看了眼王純清,他一雙三角眼正閃爍著詭譎的光芒,她忙低下頭,拉開門出去在外面大辦公室的飲水機上添了水,小心翼翼的端了進去.

"王總,水."她把水杯呈給王純清.

王純清兩只肥大的手掌伸過去,沒有接住水杯,而是托在了她的手背上,笑呵呵說;"曉燕,來煤資局上班多久啦?有兩個月沒有?"

張曉燕的手指動了動,又不敢往回抽手,就垂著頭說:"一個月多一點."

王純清見她沒有反應,肥厚的嘴唇浮起詭譎的笑意,說:"曉燕,在煤資局工作,對將來有啥打算呢?有沒有想著進一步發展,往上走一點啊?"

張曉燕肯定想往上爬的,但她覺得這時就表露野心肯定不好,就一直垂著頭沒說話,任由王純清在她的手上肆無忌憚.

王純清假惺惺的笑著,鼓勵她:"曉燕,好好干,好好表現,以後有合適你的崗位,我會給你考慮的,你看你現在也就是在綜合辦整理一下資料文件,沒啥意思的,對吧?"

張曉燕抬起頭偷偷看了一眼滿臉笑意的王純清,微微輕啟朱唇,說:"王總,那以後在工作上還望您能多多指教一下我."

王純清油光泛亮的臉上堆滿笑意,說:"那是一定的,只要你好好表現,我肯定會為你考慮的,年輕人嘛,還是想往上走一點才好嘛."

"那王總,謝謝你."張曉燕有點害羞,"把杯子先放下吧."

"噢,……好好好."王純清見張曉燕主動就范的意思,笑呵呵的松開她的手,將茶杯放在桌子上,就迫不及待了.

張曉燕眼睛瞪大了一下,緩緩閉上了,溫馴的像一只貓咪,任由王純清擺布.

九月的榆陽市,陽光充裕,空氣能見度非常好,這在以煤資產業支撐的榆陽市來說,是難得的好天氣,天高云淡,空氣也出奇的好.最近幾年由于國家重拳出擊,嚴制環境汙染,榆陽市的幾大石礦產業集團都先後加強了對環境汙染的控制.林氏礦業集團旗下的煉焦廠,高虎虎的高氏旗下的煤焦化工廠,都更換了很多排汙淨化設備,一方面讓各自後面的領導在政績上寫了鮮亮的一筆,一方面又為將來壟斷榆陽市珠寶化工行業做足了准備.

在榆陽市君越國際大酒店宴會廳的貴賓包房里,林大發,高虎虎,任蘭,三位榆陽珠寶行業最有頭有臉的人物圍桌而坐,各自身邊跟著司機和保鏢.

服務員給在坐每人斟茶上水後,就自覺的悄悄退出了包房.

林大發抿了口茶水,一臉微笑,說:"今天約兩位老板來,想談一下白水鎮石礦開發的事情,兩位應該都有耳聞吧,哈哈."

高虎虎和林大發是一個小學的同學,但中途輟學,放羊放到了三十多歲才開石礦,沒啥文化,是個粗人,哈哈大笑說:"林總,這事肯定大家都知道嘛,這還用說嘛."

林大發呵呵笑著,問任蘭:"任總,也聽說了吧?肯定都從王局那里得到了點消息吧."

任蘭從容的輕笑說:"林總和高總都知道了,我也就知道了,呵呵,林總有啥看法啊?"

林大發點了支中華,他是老江湖了,也是三人中最早涉足珠寶行業的,油滑地說:"現在市委市政府也沒啥動靜,煤資局那邊也不知道有啥動靜,任總和王總關系很好,替咱三打聽一下唄."

高虎虎斜過臉說:"任總,王總給你透露啥風聲了沒?給我和林總透露一下吧."

任蘭輕笑說:"林總,看您說的,王總他只不過是煤資局二把手,哪有張總一把手的消息靈通呀,這是我和高總應該問問你才對嘛."

上篇:第九章撒網撈魚    下篇:第十一章商議大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