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權力暗戰:征途第六章複雜的心情   
  
第六章複雜的心情

讓我給您轉告一聲."

王純清愣了愣,說:"知道了."邊往下走邊掏出手機來打.

趙得三看著他下樓了,心想這王八蛋老終于走了,連忙返回辦公室,反鎖了門,開始仔細觀察王純清那間套間和外面這辦公室的布局,除了一扇門和一個里外共用的空調,沒什麼縫隙了.

趙得三站到桌上,勾著空調機,將手機塞進空調機與牆壁的縫隙中試了試,剛夠放下一只手機.趙得三滿意的詭笑了一下,從桌子上下來,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坐在老板椅上點了支煙抽起來.

趙得三吞云吐霧著,腦海里就開始幻想起王純清那間休息室里發生的事情,嘴角浮起了一絲詭笑.

抽完煙,趙得三背上包,鎖上辦公室門出去了,他准備去買一部攝像功能強悍的山寨機,記錄下王副局休息室里那些神秘的景色.

走出煤資局大樓的時候,趙得三看見張曉燕在前面走著,隨著高跟鞋落地的節奏在一扭一扭,左右搖擺,上下晃動,看得他有點心花怒放,加緊兩步,趕上去,笑呵呵說:"張曉燕,你也才下班啊?"

張曉燕知道下午在王總休息室的事兒趙得三肯定知道,臉上頓時一片緋紅,有點不好意思,尷尬的笑著點了點頭,說:"你也才下班?"

趙得三知道張曉燕只不過是王副局眾多玩物中的一枚,故意笑呵呵問:"下午和王總談什麼事兒啦?"

趙得三耳根頓時都紅了,心里恐慌不安,眼神里都灌滿了驚慌之情,用眼角余光掃了他一眼,慌亂的搖頭說:"沒……沒談什麼事兒……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加快了步伐朝前走去.

趙得三嘴角浮起一絲無奈的笑容.,覺得社會真現實,和校園里完全不一樣,這對他的心理打擊很大.

張曉燕急匆匆的走出了煤資局大門,心一直在突突的跳,所實話,她昨天剛見到趙得三第一眼就覺得這個王老板新來的秘書這麼帥氣,她也是年輕姑娘,也喜歡帥哥.

今天又被那會膝蓋磕了,又被他攙扶著下樓,那種感覺讓張曉燕心里感覺怪怪的,好像有點情竇懵懂的感覺.

不過她也剛畢業參加工作才一個月,能進煤資局上班,她很心滿意足,一心只想工作,所以被老板玷辱了,她也沒多大委屈,反而覺得以後可能有啥事兒還能找老板幫忙呢.現在的姑娘們一踏入社會,都是這麼現實,為了追求的目標,必須付出點什麼,也不損失什麼,反倒能夠盡快的達成目標.

趙得三出了門先急著去賣手機的地方買了一部三百塊錢的山寨機,那功能強悍極了,可以連續五小時錄像,就是像素不太高.但山寨機能做成這樣已經不錯了,他覺得將就一下吧,能拍攝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就行.

六七點鍾,正是下班人多的時候,趙得三擠上了公交車,上面人可真多啊,他一上來就被後面的人擠得往前走,扶著把手,心里一想到某些事情,臉上浮現著鬼魅的笑容.

公交車一個顛簸,趙得三突然感覺背上被什麼軟軟的東西壓了一下,他准備回頭去罵,髒話到了嘴邊,才看見原來是煤資局後勤處管倉庫的女人張芬芬,他到嘴邊的髒話又咽進去,慈眉善眼的對張芬芬笑著.張芬芬起初沒注意是他,一看是他,也感覺很意外的,整張臉近在咫尺,幾乎要貼在一起了.

趙得三都能看清她臉上的毛孔,那豐潤的嘴唇呈現出一種自然的豔紅,眼睫毛很長,向上卷起著,一雙丹鳳眼,水靈靈的,好似帶了電一樣,直視的那一瞬間,就電的他渾身發麻.

張芬芬上身穿著一件帶花的襯衫,脖子很白,頭發隨意的紮成一把,打眼一看就是個平凡的婦女,但仔細一看,就覺得那味兒不是一般女人那種,即便衣著樸實,但渾身散發出那種韻味,很迷人.況且張芬芬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芬芳,讓趙得三感覺很不自在.

"芬姐,也才下班呀?"

趙得三的嘴很甜,他知道張芬芬是局長張淑芬的堂妹,更是要巴結牢靠了,對以後的仕途不說有幫助吧,起碼不會受影響.

"嗯,小趙,你也才下班嗎?"

沒想到張芬芬居然嘴角揚起一絲淺淡的笑容,這讓趙得三感覺好像一陣春風拂面一樣,暖洋洋的.

"嗯,芬姐在哪里住呀?"

趙得三笑呵呵的問她,用余光掃了一下她的領口,隨著公交車的顛簸,趙德三感覺自己的心快要從喉嚨里跳了出來,連忙將目光移向一邊.

"在城郊."她尷尬的笑了笑,垂下了頭,不敢直視眼前這帥氣小伙直勾勾的眼神.離婚以後,她一直比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說話,突然間被這麼血氣方剛的帥小伙搭話,心里有種奇怪的感覺,一顆三十歲的心如小鹿亂撞,有點萌動的感覺.

趙得三本來是到他家小區門口就要下車的,但為了享受這種感覺,一直跟著她想把車坐到城郊最後一站.後來車上人少了,張芬芬就找了個位子坐下來,剛好身邊開空著一個空座,趙德三就坐了過去.

車子一晃,趙德三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芬姐,不好意思."

張芬芬嘴角擠出一絲淺淡的笑容,那笑容太醉人了,平淡而不平凡,能融化了寒冷冰雪的笑容,頓時讓趙得三心里很是喜歡.

車到站了,張芬芬起身說:"小趙,我到站了,都終點站了,你也在這下嗎?"

趙得三懵了一下,忙笑道:"噢,對,我也在這里下."起身先行走下車,在路邊等著張芬芬下車.

張芬芬從車上踩到地上那一刻,身子彎曲了一下,掠過一抹耀眼的光澤,讓趙得三更加有點迷戀這個成熟而有感覺冰冷的女人了.

趙得三有時候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對三十多歲的平凡女人特別感興趣,像新茂礦業的任蘭蘭姐,現在的芬姐,那種氣質讓他很迷亂很沉醉.

"芬姐就在這附近住嗎?"

趙得三等她下車了上前笑著問道.

"嗯,你也在這里嗎?"張芬芬身後隔著衣服撥了一下肩膀的帶子,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我?"趙得三愣了一下,笑呵呵說,"我坐過頭了,嘿嘿."

張芬芬給他逗的開朗起來,臉上浮起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看起來居然那麼的美麗.

"你想啥呢?咋把車都坐過站了呀?"張芬芬笑畢,平靜下來關心的問.

"沒想啥."趙得三呵呵笑著,"芬姐,你老公在哪里上班呀?"趙得三對她的家庭很感興趣.

趙得三這樣一問,張芬芬的柳眉凝了起來,好像陷入了沉思一樣,表情看起來有點陰沉,怔了片刻,垂下頭小聲說:"他……坐牢了."

趙得三善于察言觀色,知道問到了她的痛處,就呵呵笑著說:"芬姐,你吃飯麼?要不一起吃個飯吧?"

張芬芬收斂了臉上低落的表情,抬起臉,一雙丹鳳眼直視著他,嘴角擠出一起淺淺的笑容,說:"我自己做飯吃,要不跟我回家去吃飯吧?"

趙得三有點不好意思,怕她家里有其他人,就笑說:"芬姐,這不方便吧?"

張芬芬並不知道趙得三心里的花花腸子,就淺笑說:"我家里就一個小孩子,沒有別人."

趙得三這才放心了,就跟著她朝家里走去.

張芬芬的家在城郊的村子里,一座大房,圍了一個小院子,院子里種著一些花花草草,還有一片小菜園,環境倒也蠻清靜的,但條件看起來一般化,普通農民家里的生活水平.確切的說她是一個住在城郊的農村女人,但卻不像村婦,骨子里散發的成熟韻味和那股冰冷感,不是一般農村女人們能有的.

到了她家,趙得三在簡陋的客廳里坐下來,張芬芬就去廚房做飯了.張芬芬的小孩子才六七歲,跑出去跟村子里的小孩玩耍去了.

趙得三的心里有點複雜,就從客廳里出去,悄悄走到磚砌的廚房門口,見她正背對著自己,在案板邊切菜.

趙得三看見她的背影,悄悄跨進去,走到她身後,從後面一把擁抱住她.

張芬芬握著菜刀的手停下了切菜,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並沒有反抗.

九月的夕陽將天邊燒成一邊紅色,猶如張芬芬的心一樣,久旱逢甘露.

"咚咚咚."木門敲響了,傳來張芬芬孩子的聲音:"媽,開門呀,關著門干啥呀?"

張芬芬一真驚慌,連忙把趙得三推開,一臉羞紅,吩咐說:"趕緊讓開,我孩子回來了."

趙得三手忙腳亂的閃開,張芬芬驚慌的瞅了趙得三一眼,嘴角擠出一絲嬌羞的笑容,慌忙出去打開了木門.

她孩子埋怨說:"媽,你干嘛關門呀?"

張芬芬心神不甯的說:"你出去玩耍了,媽和你叔叔要做飯,怕有賊進來."

趙得三點了支煙,心滿意足,一臉愜意的笑容,從廚房走出來,朝她小孩喊:"小鬼,過來."

小孩翻了白眼說:"你才小鬼呢."

趙得三覺得這小鬼頭好玩,走過去的時候,小孩用奇怪的眼光看著他們,趙得三和張芬芬相視一眼,都有點驚慌起來,只見小孩好奇地說:"媽,你頭發上咋來那麼多麥草呀?"

張芬芬斜睨了趙得三一眼,眼神有點嫵媚,讓趙得三感覺很享受.他感覺自己犯錯了,心情突然變得很複雜,很矛盾.

張芬芬低下頭,將頭發上的麥草撿了,斜睨了一眼,說:"你們先坐著吧,飯馬上就好了."

趙得三嘴角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咂了口煙,吞云吐霧的看了一眼走進廚房的張芬芬.

以後在單位,一定要好好照顧她,她很可憐的,一個人拉扯孩子,很不容易.

在張芬芬吃吃了飯,張芬芬打發兒子去隔壁屋子寫作業,把門從外面插上,來到客廳和趙得三緊挨著坐著,回想在廚房麥草堆里的事,還很回味無窮,一顆小心肝撲通亂跳,不時的偷偷斜睨趙得三.

上篇:第五章學著精明點    下篇:第七章蘭兒我愛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