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九十二章 妖道   
  
第九十二章 妖道

黃一聰驚恐的難以言語,童年的噩夢在時隔多年後,再次將他籠罩.李羨魚能理解室友的恐懼,正如當年他偷偷翻衣櫃里姐姐的內衣褲,被冰渣子當場抓住.那時還在上小學的李羨魚,內心的恐懼絲毫不比黃一聰低.

小伙伴死于第三天晚上,第四天清晨尸體被發現,內髒幾乎被啃食一空,當年農村的房子,幾乎沒有隔音概念,隔壁房間的父母卻沒有聽到任何動靜.

事件處處透著詭異,當年似乎還被列為崇明詭異死亡事件之一.

知道部分真相的黃一聰沒有向任何人透露,把真相連帶著恐懼深埋心底,並且努力學習,試圖通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構建的宏偉三觀來壓制詭異.誰想到十幾年後,那個東西找到他了.

李羨魚把扳指還給黃一聰,後者卻觸電般的往後縮了縮,蒼白著臉搖頭,死活不肯要.

他只好暫時保管扳指,重新把玩,端詳扳指,如果一切都因此物而起,那它肯定是個不錯的寶貝,至少不像表面上看的那麼平凡普通.

李羨魚打開古妖聊天軟件,把關于水猴子的外觀以及黃一聰的故事,詳細的轉述在群里.

火神:"咦,既視感濃濃的描述,我應該認識這種東西."

第一個回複他的,竟然是資曆很老的火神.

李白:"我看的一臉懵逼,這是什麼妖物?只有文字描述嗎?咸魚,你要不用電腦畫個簡單的圖鑒."

行走的打樁機:"我對那種東西一無所知,腦補都補不出來."

李白:"沒用的東西,不如自掛東南枝."

行走的打樁機:"@李白,想和我斗詩是嗎?"

李白:"告辭."

就在這時,火神發了一個【大驚】的表情:"河童,是河童,我想起來了."

行走的打樁機:"河童是什麼東西,凶嗎?"

火神:"河童是一種比較溫順的異類血裔,主要分布在中國的黃河,長江流域,以及日本的沿海一帶.我年輕的時候,河童還是很常見的.河童是民間流傳的水猴子原型.建國二十年,不知道怎麼回事血裔界就流傳起吃河童可以美容,壯陽的說法,短短十幾年里,咱們國內的河童就滅絕了.上一次見到河童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指法酷似加藤鷹:"年輕一輩表示從來沒見過河童這種東西."

李白:"+1" 一流小站首發

雷霆戰姬:"真的嗎,是真的嗎,河童真的能美容養顏嗎?【色眯眯】"

行走的打樁機:"真的能補腎壯陽嗎?"

系統提示:行走的打樁機撤回了一條消息.

行走的打樁機:"戰姬,你別帶歪話題,@火神,河童凶不凶."

火神:"河童性格溫順,是雜食動物,經常會把單獨游泳的孩子拉入水里溺死,但那是因為它們貪玩的習性,並不是刻意的殺人.通常是不吃人的,但在你朋友的故事里,它甚至爬到岸上入室吃人如果我猜的沒錯,那只河童應該是家養的,不是野生的."

食神:"火神的意思,是野生河童滅絕後,已經可恥的轉為養殖了?我迫不及待了.【流口水表情】"

火神:"不,事實上,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野生河童溫順,家養就不一樣了,沒人會為了口欲養這些東西,但如果養起來了,那肯定是有一定目的.我聽說島國的有些家族就在養殖河童,把它們培養成式神."

金剛:"式神不是操縱怨靈的手段嗎."

【檔案部管理員】墨菲:"金剛你真的要多讀書了,你對島國的了解,只限于成人番嗎?"

金剛:"事實上,島國女人穿上衣服我就不認識了."

行走的打樁機:"+1"

火神:"式神有利用符咒控制怨靈的,也有以活物為載體的.河童是島國常見的一種式神."

【檔案部管理員】墨菲:"我剛剛去查了查資料,崇明在07年,確實發生過這樣一起不明生物吃人事件.死者是個孩子,當時只有10歲,身體里內髒全部被吃個精光,臉上卻沒有絲毫痛苦的表情,反而很安詳.警察判斷是一種未知生物做的,將案件列入詭異事件檔案."

"當時執法者還是道佛協會,滬市靜心寺的一名僧人負責調查案件,他立刻就判斷出未知生物是河童,他在崇明待了兩天,又沿著河入海,搜尋一個星期,沒有找到河童的蹤跡.它應該是偶然路過此地,激情作案.最後不了了之."

指法酷似加藤鷹:"如今看來,這顯然不是所謂的激情殺人.時隔多年,河童又出現了,它死盯著咸魚的朋友做什麼?而且我國的河童已經吃滅絕了,故事里的河童更像是式神,是不是說明這件事和島國人有關."

雷霆戰姬:"@行走的打樁機,在故事里,河童給了那個孩子一個東西.那東西還在吧,能拍個照發群里嗎."

李羨魚的視線落在玉石扳指上,突然心里一動,這玩意兒,估計是什麼法器吧.甚至可能是島國那邊的好東西.

但凡法器,只要輸入靈力就會出現變化,想到這里,李羨魚悄悄往扳指里輸入一絲靈力,扳指毫無變化.

不是法器嗎?

扳指明顯是某個人的佩戴物品,如果不是法器,可能就是信物之類的.

李羨魚想象著,曾經有人戴著它,以此為信物,號令天下哦不,號令島國,統攝萬人.鬼使神差的,他把扳指套在了大拇指上.

"轟隆隆!"

戴上戒指的刹那,腦海中仿佛有雷鳴般的響聲,緊接著是一股突如其來的眩暈感.有點像蹲的太久了,突然起身時帶來的眩暈.

五感六覺似乎在遠離自己,李羨魚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被抽出體外,沉入無邊無際的黑暗.

但在下一刻,眼前徒然撕開一道亮光.

"師兄,師兄,你又在偷懶啦."

黃鸝般清脆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李羨魚在陽光和煦的午後睜開眼,左右顧盼,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環境,頭頂是亭亭如蓋的百年老松,石頭一塊巨石,石上躺著一名年輕俊秀的道士,石下俏生生立著一位姑娘,穿藍色道袍,秀發間插著一枚烏木道簪.

他站在石上,站在年輕道士的身旁.舉目望去,山川清秀,走勢雄渾,一座座青磚黛瓦的道院掩映在重重樹影間,陽光燦燦,鳥兒歡啼.

"師妹,人生苦短,大夢茫茫,不要吵英俊的師兄睡覺."年輕人翻了個身,懶洋洋的道.

"師兄,你平素練功偷懶就算了,今天是咱們全真弟子下山游曆的集結日,再過半個時辰師父就要著急師兄弟們啦,萬一被他發現你又溜到外面來偷懶睡覺,當心他打斷你的腿哦."少女雙手叉腰,氣鼓鼓的抱怨:"以前山下軍閥混戰,師父讓我們避世修行,不參與其中.而今國共聯手抗日,四萬萬百姓共志成城,該是我們道家弟子入世濟民的時候了."

"出家人不問凡塵,隱居山林,感悟自然,方能太上忘情,天人合一."年輕人無動于衷,"就算師父在這兒,我也這麼說."

"那,那"少女一跺腳,氣道:"那我就把你床底下藏春宮圖的事告訴師父."

"上個月借給元清師兄了,你去告發吧."

"呵,去年你偷看太素師姐洗澡的事呢."香肌如雪,羅裳慢解春光泄.含香玉體說溫存,多少風和月."嘖嘖,太素師姐一定不知道忘塵師兄風采如此非凡."

"師妹,人生苦短,豈可夢中虛度."

"哼,晚了."

"哎,師妹回來,再給我一次機會."

兩人追逐著,人影和聲音一同遠去.

李羨魚木愣愣的站在青松下,只覺得"忘塵"二字耳熟的緊,一時卻又想不起來.

這種奇怪的記憶回溯他經曆過一次,因為與祖奶奶進一步靈肉交融,所以看到了些許過往的畫面.眼前的畫面,也是祖奶奶記憶中的?

軍閥混戰,國共抗日,這應該是民國時代.

如果是祖奶奶的記憶,這個小道士莫非是他祖先?

但李羨魚很快驚覺不對,首先他並沒有看到祖奶奶,顯然就不可能是祖奶奶的記憶.其次,按照時間線推測,這一世的李家傳人應該是最巔峰的那一位.

沒錯,不是在日女人,就是在日女人的道路上.

那位祖先日理萬雞,又怎麼可能有空出家當道士.

全真,忘塵.

全真,忘塵

民國時代

一道閃電劃過李羨魚的腦海:妖道忘塵!!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古妖血裔》,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篇:第九十一章 民間水怪(二)    下篇:第九十三章 事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