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九十一章 民間水怪(二)   
  
第九十一章 民間水怪(二)

鬼?

怕不是鬼那麼簡單吧.

李羨魚點點頭:"我信啊."

黃一聰反而一愣:"真信啊."

當然信,我沒少和怨靈打交道,剛剛就在餐館里還解決了一只李羨魚心里吐槽,臉上笑著:"沒見過的東西,不一定存在,但憑什麼說就一定不存在?所以爭論這世上有沒有鬼,其實沒必要,畢竟大家都沒見過."

黃一聰恍然,點點頭,"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不是鬼我老家在崇明,是長江彙入大海的最後一站,長江分散在崇明的支流很少,恰好有一條河從我住的村里外經過."

那是一個盛夏的夜晚,當年的夜空還閃爍著星子,淡淡的月光照在田埂上,照在雜草間,照在密林里.每一個鄉下長大的孩子,若干年後,都會緬懷記憶中響著蟲鳴,幽靜安甯的鄉下夜晚.

但黃一聰絲毫不願意去回憶兒時的鄉下,那一天晚上他和同伴出去釣黃鱔,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收獲很差,手電筒照半天沒黃鱔不說,田里連水蛇都沒有.

"要不我們去河你看看吧."同伴說.

"河邊有水鬼,晚上不能去."黃一聰小時候比較膽小,不敢去.

"那都是大人騙我們的,"同伴說:"上次我和爸爸守瓜田,晚上太熱,我都睡到瓜田邊的墳頭上."

今晚釣不到黃鱔,明天就沒有香噴噴的紅燒黃鱔,男人對黃鱔都有著特殊的情懷,男孩也一樣.黃一聰沒抵擋住黃鱔的誘惑,隨著同伴穿過田埂,來到河邊.

那時的長江支流遠比現在清澈,河面不寬,水勢平緩,月光照在平靜的河面上,幽深而寂靜,透著一股小孩子不懂的陰森.

他們在河邊來來回回搜尋半天,平日里總是高高翹起腦袋的黃鱔,今天似乎格外萎靡,一條都沒有,這是很不合理的.那時候的河里還沒有工業汙染,炎炎夏季,必定會有黃鱔雄赳赳氣昂昂的抬頭.

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不但見不著黃鱔,河面平靜的連魚類活動的水花都沒有.

"要不我們找找籠子吧?"同伴抓耳撓腮之後,出了個餿主意.

白天會有村民在河里丟蝦籠漁網,第二天早上過來收網,多少都能有收獲,湊幾盤河味兒還是沒問題的.

偷別人的漁網蝦籠,這事兒絕對不缺德,是基操,大伙兒都是這麼干的.

今天你偷我的,明天我偷你的.

唯一的難題是你眼睛得夠亮,能找到人家的魚線藏在哪里,小河上連長江,下接大海,你想找個漁網蝦籠的,還真不容易.

找了好久,一無所獲,黃一聰本能的害怕河邊的氣氛,催促著同伴要回去.

為了防止孩子擅自跑河里游泳,大人們總會嚇唬孩子說河里有水猴子,水鬼之類的.

"找到了."突然,同伴歡呼一聲,在河邊的草叢里找到一條系在石頭上的魚線,順著魚線用力往岸上拉:"你也來幫忙."

黃一聰也挺高興的,找到漁網,意味著今天不會一無所獲,他只盼望著里面能有些好貨.

漁網被拉上來了,空空如也.

"咦,網是破的."同伴把漁網散開,蹲下來查看,漁網像是被什麼東西咬破了,網里一條魚都沒有.

"我,我們還是走吧."黃一聰咽了咽口水,他有點怕,漁網半新不舊,卻很結實,這里是淡水,不是海里,淡水的生物永遠干不過咸水的生物,什麼東西能把漁網咬破?

今天河里特別安靜,黃鱔都不敢抬頭了,是不是意味著河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不行,我再找找,今天沒東西帶回去,爸爸要說我的."同伴說.

"我去那邊拉便便,你自己找."黃一聰說.

"可別偷偷溜回去."同伴朝著他的背影喊.

黃一聰拉完便便回來,四處看不到同伴的身影,最後他在幾十米外找到了同伴,當時他已經踏入河里,水淹沒膝蓋,在同伴對面,似乎有個人影.

人影從水里探出半個身子,兩人似在交談.

看到這一幕的黃一聰簡直肝膽俱裂,小河很深的,人影的位置估計得有好幾米深,如果在水里站著,身高得多高?

借著皎潔的月光,黃一聰看清了那個人影,它與人類有著明顯的區別,頭頂光禿禿,邊緣有毛發.它似乎正把什麼東西交給同伴,手從水里伸出來,巨大的手掌,指縫間有厚實的肉蹼.

黃一聰嚇的叫出了聲,那東西驚慌的潛入水里.

"那東西肯定就是水猴子."黃一聰說,哪怕過了這麼多年,回憶起當年發生的事,依然心有余悸.

"後來發生了什麼."李羨魚追問,故事肯定還有後續,僅僅是這樣的話,不可能多年後還牢記在心,而且目前的情況推測,那東西似乎回來找黃一聰了.

"我把朋友從水里拉了上來,他臉色呆滯,眼神空洞,像是失了魂.渾渾噩噩的跟著我回家.第二天他走魂的事傳遍整個村,他爸媽帶他去看醫生,請半仙來家里招魂,都不管用.村子里都說他是被河里的水鬼拘走了魂."

"第三天晚上,我在家睡覺,忽然聽到有人在窗邊喊我名字.我打開窗戶,看見他站在我窗外,朝我笑."

"我問他這麼晚來我家干嘛,他說有個東西要交給我當時他很正常,失魂症似乎好了.把東西交給我後就走了."說到這里,黃一聰扭過頭來,一張臉煞白如紙:"到了早上,我就聽到他死亡的消息,死的很慘,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剖開胸膛,吃掉內髒,滿床都是血.奇怪的是,那天晚上他爸媽並沒有聽到什麼動靜,也沒有他的慘叫.警察在他的床邊發現了黏稠的液體,有很刺鼻的腥臭味,卻又說不出那是什麼東西.直到現在案子都沒破."

李羨魚點上一根煙,眉頭緊皺,"那東西長什麼模樣,你還記得清嗎?"

黃一聰仔細回憶:"看上去很矮小,形狀跟人差不多,腦袋光禿禿的,周圍一圈有頭發,當時天黑,我看不太清楚,只記得它皮膚好像是黑色的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紅色的,好像會發光."

黃一聰臉色難看:"這就是水猴子,和大家描述的水猴子很像."

妖血沸騰!

李羨魚莫名的想到這個詞兒,在他複活後,悄悄找雷電法王看過祖奶奶暴走的那段視頻.

視頻里祖奶奶漂浮在半空,雙眼閃著猩紅的光,宛如魔女降世.

雷電法王告訴他,那是血裔體內的基因沸騰產生的異狀,被稱作妖血沸騰.

血裔在兩種情況下會出現這樣的異狀.

一:准備玩命.

比如嗑了"五秒真男人"藥劑後,妖血就會沸騰.

二:嗜血如命的血裔.

這類妖物長期吞噬血肉,身體機能一直維持著狩獵狀態,妖血始終沸騰.

由此可以推測出,疑似水猴子的東西,絕非善類.

"你朋友交給你的是什麼東西?"李羨魚問.

"是一枚戒指."黃一聰說著,從脖子上摘下一直佩戴的那枚戒指,更准確的說,是一枚玉石扳指.

原來是它

李羨魚對它不陌生,入學開始,黃一聰就始終佩戴著它,大家一起生活了近三年,丁丁有多大心里都門兒清,別說一枚扳指.

這枚扳指品相普通,看著簡直就是地攤貨,就算真的是玉,也是不值錢的東西.

如果沒有這個故事,李羨魚根本不會注意它.

"所以,你是不是也猜到了,"李羨魚接過扳指,仔細把玩:"它回來找你要東西了."

"我朋友的死,可能就是因為沒有保管好戒指,它沒找到自己的東西,所以把我朋友吃了."黃一聰低頭,手指摩挲著玉石戒指:"我一直佩戴著他,這是朋友留給我的遺物,這件事我任何人都沒說,說了也沒人信."

可是它為什麼要把戒指給你朋友保管呢?

這個問題李羨魚沒問出來,而是憂心忡忡的看了眼面容憔悴,眼神呆滯的室友,沉聲道:"你這幾天遇到了什麼?"

"不知道是幻覺還是夢,有人在我耳邊說話,說讓我把東西還給他.第二天醒來後,我還是好好的."

好什麼啊,你這副模樣,就是你當年那個朋友的翻版.

"什麼時候出現這種情況的."

"已經兩天了."

""李羨魚默默的看著他:"沒記錯的話,你朋友是第三天死的."

黃一聰整個人都震了震,臉上血色盡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古妖血裔》,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篇:第九十章 民間水怪(一)(三更)    下篇:第九十二章 妖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