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八十五章 我在佛前開殺戒(求月票,求訂閱)   
  
第八十五章 我在佛前開殺戒(求月票,求訂閱)

大雨瓢潑而下,密集的雨簾模糊了整個世界,雨滴砸在青磚上,砸在桌椅上,砸在上百號人身上,濺起朦朦雨霧.

一場雨來的很及時,就像一桶冷水,澆在所有人心里.

"你敢殺人?"吳啟林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微微顫抖的聲音里帶著恐懼與憤怒.

"佛祖面前,你敢殺人."陳炳良抽出背後斬馬刀,刀氣割開青磚,他振臂高呼:"無雙戰魂倒行逆施,殺戮成性,今日佛頭座下,佛祖面前,依然桀驁難馴,他日必成禍患,我們誓要與其抗爭到底,求佛頭做主."

這是真正的一呼百應,即便是佛門中人也忍不了,之前佛頭態度不明,各寺僧侶保持沉默觀望.但佛門清淨地,兩華寺在佛門是領袖地位,無雙戰魂在大雄寶殿前殺人,性質惡劣.

少數人則心里奇怪,無雙戰魂不是力量被封印了嗎,剛才那一擊,詭異又強大,誰都沒看清.

沈闊怒道:"不要怕,她在虛張聲勢,求佛頭做主,嚴懲戰魂."

峨眉壁刃千丈,墨云沉沉壓頂,暴雨傾盆而下,眼前是千夫所指,刀戈相向,她仿佛又看到了當年的那一幕,被歲月洗禮著,烙印在心里的紛紛往事.

在無止休的討伐聲中,在傾盆而下的暴雨中,殿前的少女緩緩浮空而起,與匾額同高,與殿脊同高,最後將一切都在踩在腳下,她立于瀟瀟大雨中,"我從不關心你們的生死,爾等在我眼中,與螻蟻無異."

猩紅的眸光亮起,透過雨幕,掃過在場的眾人.

在場的上百號人,幾乎同時感到心里一涼,脊背汗毛豎起.

"叮叮!"

幾聲金屬撞擊的脆響,場中的佛門高僧,護體佛光應聲激發.

那股涼意並非心理錯覺,而是無形無質的煞氣,從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人,都會形成這種煞氣.佛門,道門功法專克煞氣邪氣,可在無雙戰魂的眸光下,高僧們的護體佛光隨時都會崩潰.

"我生來便是為了殺戮,我于殺戮中綻放,世間任何生命都可以摧毀."祖奶奶的聲音不大,卻清晰的響徹每一個在場者的耳邊:"這次座談會,我不是來找你們商量,也不是希望和你們化干戈為玉帛,至始至終我就沒打算聽取你們的意見.眼前有兩條路供你們選擇.妥協,或者死."

"狂妄!"吳啟林厲聲道:"你眼里還有沒有佛頭,有沒有寶澤,有沒有天下豪傑"

話音方落,吳啟林身軀突然僵硬,那雙猩紅的妖瞳已然鎖定他.

就像被太古大妖隔著時空凝視

這是吳啟林人生中最後的念頭,下一刻,他原地爆炸成血沫,步了那位沈家族人的後塵.

還敢殺人?!

她要與全天下為敵嗎.

在場眾人臉色齊變.

"四爺!!"

吳家人群里響起悲怒的叫聲.

"佛頭,你真的就無動于衷嗎."陳炳良抽出斬馬刀,橫在身前:"今日你每多殺一人,就多一份罪孽,這些罪孽將通通報應在李家傳人身上.李家戰魂,你真敢與我們各大家族玉石俱焚嗎."

他不信有後路可以走的無雙戰魂敢自碎靈珠.

沈闊大聲道:"佛頭,您是佛門領袖,亦是正道領袖,為何任何這妖女血染佛殿,玷汙佛祖?"

不能讓這妖女猖獗下去,必須掐滅她的氣焰,否則其他幾大家族怎麼辦他不知道,在場的沈家絕對難逃一劫.沈蒙當日錯殺李家傳人,這筆賬無雙戰魂肯定要清算.

如今唯有拉佛頭下水,再呼籲場中各大勢力合力形成一股大勢洪流,攜大勢對抗無雙戰魂.

眾人紛紛響應:"佛頭,您快出手啊."

"妖女猖獗,您身為正道領袖,難道眼睜睜看著她殺人?"

"此事傳揚出去,您名聲必定大受影響,兩華寺如何在今後江湖立足."

"今日座談會選在兩華寺,難道不是您出面擔保的嗎."

眾人敢來這場座談會,很大原因是地點選在兩華寺,佛頭是正道領袖,有他在,便是一層堅不可摧的屏障.

"阿彌陀佛,"佛頭輕歎一聲:"李施主,佛門清淨地,不得傷人性命.要以大局為重."

無雙戰魂厲聲道:"老禿驢,當年若不是你處處以大局為重,你我二人聯手,李無相又豈會身隕.今日你敢攔我,我就滅了兩華寺."

佛頭金剛怒目:"妖女,冥頑不靈."

無雙戰魂殺氣騰騰:"禿驢,不知死活."

佛頭大吼一聲:"妖女,吃我一擊."

袈裟鼓舞,昏暗的天地間驀地亮起一道金光,層層翻湧,陡然合聚為一只巨大的佛掌,逆天而上,撲向祖奶奶.

女子戰魂冷哼一聲,掄圓了右臂,一拳捶下.

"當!"

天地間響起一聲洪鍾大呂的高妙之音.

佛掌在頃刻間破碎,拳勁勢如破竹,轟擊在佛頭胸膛.

"噗!"佛頭噴出一口鮮血,坐下的太師椅炸裂,他貼著地面橫飛出數十米.

白衣和尚戒色,匆忙忙的撲上前,焦急叫道:"師父,師父"

佛頭靠在戒色懷里,顫巍巍的伸出手,搖指無雙戰魂,嘴皮子哆嗦:"此女,恐怖如斯"

手"啪嘰"一聲摔落,頭一歪,暈死過去.

大雄寶殿前,偌大的廣場,鴉雀無聲.

暴雨"嘩啦啦"的墜落,浸透了眾人的身體,一股股涼氣從心里泛起.

良久,"佛,佛頭輸了?!"有人喃喃道.

"不可能,這不可能.佛頭連一招都擋不住嗎?"有人抱著頭,崩潰大叫.

"佛頭剛才說了什麼?"

"好像說此女恐怖如斯?!"

"佛頭是當世第一人,是極道高手啊,不可能輸的."

"可是無雙戰魂也是極道,而且是最巔峰的極道."

"轟隆隆."悶雷滾滾,有那麼一刹那,天空竟然劃過血紅色的閃電.無雙戰魂漠然不語,閃爍著紅光的血瞳俯視眾人.

沈闊心涼了半截,不只是他,沈家的眾人心都拔涼拔涼.

終于想起來了,此刻的眾人,終于回憶起無雙戰魂的曆史,那是寫在紙質媒介里的往事,它曆經將近一個半世紀,已經被很多人遺忘.

人們只記得她是李家戰魂,卻忘記了她真正的來曆.

無雙戰魂誕生于1900年,那一年,在中國曆史上發聲了一件大事,八個窮凶極惡的強盜用槍械和炮彈擊碎中華上國最後的尊嚴,踏碎民族脊梁.

她在風雨飄搖的時代的誕生,肩負了很多人希望,她是戰爭機器,為殺戮而生.她是魔鬼,殺死敵人的同時,也殺死了友軍.

她是近代曆史上最終極的造物.

亙古絕今,無雙戰魂.

不知何時,天完全暗下來了,黑壓壓的仿佛是風雨飄搖的夜晚.雨滴落在身上,冰冷的像是冰渣子,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錐心徹骨的寒意.

"幾日前,沈家殺我曾孫,今日,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無雙戰魂抬起手掌,輕輕一壓,包括沈闊在內,十幾名沈家族人炸成血霧.

廣場瞬間被鮮血染紅,雨水裹挾著鮮血,四處彌漫.

佛頭戰敗,沈家全軍覆沒,無雙戰魂的氣焰壓的眾人喘不過氣來.

再沒有人敢出聲了.

祖奶奶目光掃過幾位家族的代表,掃過眾道觀掌門,落在叫囂最甚的陳炳良身上.後者如墜冰窖,握著斬馬刀的手顫抖著.

作為一名刀道宗師,刀沒脫手已經是他最後的尊嚴.

無雙戰魂朗聲道:"重申一次,這場座談會,從來都不是與你們商量.是我單方面的發言,你說了,你們聽著,就這樣.你們以為李家傳人沒成長起來,我就是拔了牙的老虎?盡管修為不複巔峰,殺爾等一群螻蟻有何難?血裔界的規則從來弱肉強食.我遵從這樣的規則,李無相死在你們手上是他本事不到家.那麼在我眼里同樣是魚肉的你們,做好任我宰割的准備了嗎."

無人應答.

"兩條路給你們選擇,妥協,或者"祖奶奶凝視著陳炳良,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但在瞄一眼佛頭後,又散去了掌中的氣機,沉聲道:"死."

片刻的沉默後.

"申屠家同意."

"吳家同意."

"趙家同意"

"黃云觀同意."

"臥牛觀同意."

"龍脊道觀同意."

"江酥散修聯盟同意."

"江干區散修聯盟同意."

百人俯首,再不敢造次.

祖奶奶睥睨眾人,眸中猩紅濃郁,嘴角微微挑起:"呵,懂事."

台階上,躺在徒弟懷里佛頭悄悄睜開一只眼,迅速瞄了眼遠處眾人,飛快閉上眼睛.

把師父的小動作瞧在眼里的戒色,憑著小圓滿的禪功,生生阻止了自己崩壞的臉色,只是輕輕抽了兩下嘴角.

他想起不久前,大雄寶殿中的場景.

"人欲,興之所倚,亡之所以.天機,眾生因之往複,滅世為之而起."

"施主所言甚是,非常有道理呢."

"少奉承我,佛頭,你可知那孩子如今的處境?"

"群狼環伺."

"好一個群狼環伺,李無相一心求死,我無話可說.你可以不顧及師徒之情,可以對那孩子的生死不管不顧,但你能不能對"蒼生"不管不顧呢.你有把握擋下自碎靈珠的我?"

"李施主想讓我做什麼?"

"渡一半真氣給我,順便配合我演出戲."

"ok啦,施主."佛頭討價還價:"能少殺點人嗎,佛祖也是要面子的."

"爽快."

戒色幽幽歎口氣,大逆不道的給師父一個公主抱,撇下眾人,揮退沙彌,獨自進了大雄寶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古妖血裔》,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篇:更新說明.    下篇:第八十六章 千里取經(求月票,求訂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