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十三章 秦大爺(兩章合一)   
  
第十三章 秦大爺(兩章合一)

晚上七點半,時值春季,天剛剛黑下來.

李羨魚所在的商住兩用小區的一家咖啡館,門口的桌子邊,秦大爺喝著黑啤,抽著煙,時不時關注一下臉色發白,表情呆滯的年輕人.

李羨魚指尖夾著一根煙,但沒抽,煙燒了三分之二,長長的煙灰將落未落.

咖啡也沒喝,委實沒那個心情.

三個小時前,秦大爺將李羨魚從異類血裔手中救下來,避免了他金盡人亡的結局,隨後秦大爺打了個電話,不久後,就有一群穿著黑色統一制服的家伙蜂擁而入,把青青和男人帶走.再片刻,警察就來了.

間隔很短,警察似乎是特意等黑色制服的家伙們離開後再進入現場的.他們從衣櫃里搜出了徐薇的尸體.人已經死了三天,這個季節,已經微微發臭.

李羨魚沒有看到徐薇的尸體,警察將她置入尸袋抬下樓,然後運走.當時的他站在一旁,目送警車遠去.

恍惚間,他看見徐薇站在遠處,微笑著朝他揮手告別.

她的身影就像風中的殘燭,搖曳著消散.

即便半只腳踏入鬼門關也沒想過要哭的他,突然悲從中來,蹲在地上哭了一場.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過往."

"寬重我的身體,厚重了肩膀."

"雖然從不相信所謂山高水長."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

咖啡館回蕩著"快槍手"的歌,磁性的嗓音飄飛.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秦大爺"嘿"了一聲,感慨道:"人死不能複生,何必念念不忘,生者如斯嘛.這是她的命數,對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還好,沒受傷,只是心里有點緩不過來."李羨魚低聲說.

"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下面."秦大爺目光落在他的"帳篷".

李羨魚:"......."

合歡丹的效果確實很好,直到現在,他的上根大器還是"一臉猙獰".

"實在憋的難受,大爺我幫你叫一個,泄泄火,都是成年人嘛."秦大爺善解人意道:"我認識一個眾口交贊的姑娘."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請祖奶奶吸一口."李羨魚擺擺手.

"啊?"秦大爺一臉古怪表情.

疲軟已久的武器終于堅硬如鐵,但李羨魚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合歡丹是在掏空他的身體,透支他寶貝的腎,也就是說,今天之後,他的腎更虛了.

全天下都在跟我的腰子過不去.

如果晚上還是縮不回去,他只能找祖奶奶幫忙.

祖奶奶牌榨汁姬,專治一切頑皮.

"血裔殺人,都是這麼狠辣無情嗎?"李羨魚聲音里透著疲憊.

"他們和我們不同,他們是異類覺醒,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秦大爺道.

"什麼是異類."

"除人類之外一切生物覺醒的血裔,你也可以把他們理解成妖怪,這樣更符合普通人的認識."

"那兩人會怎麼處理?"

"他們會被抹殺,血裔不得以任何形式,任何目的影響社會安定.這是血裔界的規矩.要不然世界早亂了."秦大爺道:"但總有不法分子喜歡以身試法,比如異類,比如剛覺醒,不懂規矩的人類血裔.徐薇的案件會被抹去血裔的影子,將之定性為入室搶劫殺人案.你的這次遭遇純屬意外,別嚇成驚弓之鳥."

李羨魚點點頭,他想明白了,要不是自己能看到靈體,他就不會去找徐薇,就不會碰到這種危險的事.把最後一段煙抽完,重重吐出青煙,好似要把所有的郁氣吐出來,"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那里的."

"你祖奶奶打電話通知我的,前天晚上我已經把聯系方式告訴她了."秦大爺說道:"事實上,我一直密切關注你,准確的說是保護你."

"保護我?"

"你可能不知道,其實從你出生後,你的一舉一動就遭到監視,每天都會有人以不同的身份出現在你生活圈附近,二十四小時盯著你.在五年前,監視並且保護你的人由道佛協會的人變成了我們公司的人,也就是我."

李羨魚愣愣的看著他,腦袋木了,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話.

我只是個普通草民啊,你告訴我,其實我從小到大都被圈養著?

想到自己過去二十年里,一直被人默默盯梢,李羨魚緩緩打了個寒顫.

秦大爺解釋道:"這就要從你父親說起,他是一名非常強大的血裔,曾經在血裔界掀起驚濤駭浪,想殺他的人可以從虹橋排到浦東,但每一個參與伏擊他的人最後都死了.建國後危害性最大的血裔,沒有之一.他強大到讓人戰栗,但你父親大部分的戰力都來源于一位可怕的存在."

".....祖奶奶?"李羨魚心里一動.

秦大爺點點頭:"在近代兩百年的曆史里,你祖奶奶是血裔界公認的,戰力可以排前五的存在.曠古絕今,無雙戰魂.這是曆史給出的評價."

雖然早有預感,李羨魚仍是吃了一驚.

原來我那個乳量下作的祖奶奶辣麼牛叉?

"在你父親死後,寄宿著她戰體的黑水靈珠就被道佛協會掌管,並專門安排人監視,保護你.本來你一輩子都不可能繼承無雙戰魂的,那群頑固不化的家伙准備一直雪藏你,因為你父親當初造成的動亂,讓他們極為忌憚你祖奶奶,所以把你掌控在手上,永遠不讓無雙戰魂重臨世間,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最好的選擇不應該是干掉我麼,或者干掉我祖奶奶?"李羨魚反問.

"先不說他們有沒有辦法毀掉黑水靈珠,就算有,他們也不敢這麼干,里頭有曆史原因,你祖奶奶的來曆我現在不好說.但干掉你確實不需要任何忌憚,至于為什麼你好端端的活到十五歲,你的好好感謝你祖奶奶,否則你現在墳頭的草都三丈高了."秦大爺頓了頓,繼續道:"你十五歲之後,也就是五年前,寶澤集團從道佛協會手中接過血裔界警察的職責,新老勢力交接時,把你一並交接過來了.我就是那時候奉命保護你的."

李羨魚想起來了,那個律師遞給他的名片里,確實寫著"寶澤集團律師事務所"的字樣.

"我爸怎麼死的?祖奶奶說是被人干掉的.還有,我祖奶奶的來曆為什麼不能說."李羨魚道.

秦大爺皺著眉,搖頭.

"得,又是那種你現在實力太弱,知道太多對你沒好處的老梗對吧."李羨魚白眼道.

"也不是,"秦大爺尷尬的撓撓頭:"其實不管你祖奶奶的來曆還是你爸的死,我知道的不多,你別看我年紀大,好像資曆很深的樣子,其實我覺醒血脈沒幾年,就一血裔界的小萌新,而你爸二十年前就死翹翹了.我只知道你爸當年不知道干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血裔界不管正邪,統統發起追殺令.至于你祖奶奶,我就知道八個字:亙古絕今,無雙戰魂.曆史原因的話,當年清末風雨飄搖,神州陸沉,你祖奶奶是那個時代被煉出來的,其中原因你自己去咀嚼.你想知道詳細事件,以後可以去公司查卷宗,不過得等幾年."

"為什麼?"

"廢話,加密卷宗是你這種菜鳥說看就看的?等你積累到五千積分以上,或者晉升公司高級員工,瀏覽加密卷宗的權限才會對你開放."秦大爺道:"就算是我,也沒有權限和積分去查閱那種級別的卷宗."

所以,這輩子最討厭兩種東西,vip會員和權限狗.

略過這個話題,李羨魚又道:"那為什麼我又可以繼承我爸的遺產.....哦,遺囑是你們偽造的?"

他早該想到的,親生老爹死的那年,寶澤集團還不存在呢.

"那確實是你父親留下來的,只不過他是委托給當今佛頭,就是他的師父.但迫于道佛協會內部的壓力,原本不打算讓你繼承無雙戰魂.後來黑水靈珠和遺囑一同交接給了我們寶澤集團,大老板決定尊重死者的意願."

"你們大老板.....聽著真是個好人."

"是啊,大老板求賢若渴,寶澤集團是他一手組建,從零開始,短短數年間發展成血裔界執法者,堪稱一段傳奇.我也是大老板挖掘出來的,其實在我覺醒前,我就已經認識他了,當時我只是一個高校的門衛,恰好他表妹讀那所高中,有次大老板來學校探望表妹,他當時已經是萬眾矚目的大人物,卻沒有絲毫架子的和我閑聊,並提議我去大學當門房......"秦大爺滿臉唏噓表情.

"這些事我祖奶奶知道麼?"

"前天晚上我見到她時,已經自報身份,但沒來得及說太多話,就被你反賊似的防備著."秦大爺嘿嘿笑道:"那麼漂亮的祖奶奶,當然要好好私藏著,我懂的."

李羨魚罵道:"滾,你這個老淫棍."

我怎麼可能對祖奶奶有非分之想,我頭頂可是祖宗十八代的棺材板.

"該交代的我都交代了,現在可以簽字了麼."秦大爺把桌上的合同推給李羨魚.

李羨魚把目光投到合同上,那是一份實習工勞動合同,簽了這份合同,他從此就是寶澤集團的血裔.

"你難道不想知道你爸怎麼死的?你祖奶奶到底是什麼東西?"秦大爺指了指合同:"從她蘇醒開始,你就身不由己了,眼前的平靜不可能長久,你祖奶奶已經庇護過你一次,但戰魂本身受制于靈珠,你自身不行,她最多護你一時,護不了一世."

"她哪里護過我,她只會撒潑要零花錢."李羨魚道.

"雖然不清楚你爸當年做了什麼,但能引來黑白兩道的追殺令,必然是驚天大事.他死了,可還有你啊,為什麼你能活到今天?哪怕二十四小時保護,但有人存心想弄死你,誰也救不了."秦大爺說:"就我知道的,是因為你祖奶奶.至于她當年做了什麼,說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祖奶奶曾說自己被封印,那是不是與他有關?

爺爺死的早,所以祖奶奶在父親很小的時候就培養他了,按理說,李羨魚他爹死的早,祖奶奶也應該從小榨他精才對,可並沒有.

他是被養父撫養長大,而祖奶奶則被封印了.

"我想先回去問問祖奶奶的意見."李羨魚沒第一時間答應.

"沒問題,明天我帶你一起去公司."

兩人結伴回了居民樓,搭乘電梯回到家里,祖奶奶還在玩游戲,她靠著打游戲消磨時間.

祖奶奶今天的裝扮是及膝的百褶長裙,粉色的t恤,很緊貼,把祖奶奶上身的曼妙曲線勾勒的分外誘人,鼓脹脹的酥胸,沒有贅肉的纖腰,處處透著一個女孩風華正茂的美好.

"你看起來臉色很不好."祖奶奶瞄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向電腦.

她在玩cf,一款被外掛和英雄級武器毀了的游戲.李羨魚讀書那會,天天和同學玩這款射擊游戲.

祖奶奶手里拿著一把黑色的,造型酷炫的m4,沖進敵方陣營就是一頓突突突,槍槍爆頭.

"我同學死了."李羨魚沮喪道.

"你說過了."祖奶奶脆聲回應.

"是另一個關系很好的女同學,被兩個異類血裔殺害,就在不久前,我也差點死了."李羨魚看著祖奶奶:"我從來沒見過什麼古妖血裔,我二十歲之前的人生一帆風順,可當你出現後......"

他沒說下去.

"誒,這個鍋我可不背哦."祖奶奶撇撇小嘴:"你接觸不到,不代表不存在,我跟著你爸生活時,就經常碰到血裔殘殺普通人的事件,只不過案件處理過程中,古妖血裔的痕跡會被抹除.普通人無從得知血裔的存在,就算知道,說出去也沒人相信,口耳相傳之中,就成了民間傳說或者荒誕無稽的故事."

李羨魚沉默半天,勉強接受祖奶奶的話,眼睛瞄向電腦:"這把槍好酷."

祖奶奶眼神一慌:"撿,撿的...."

李羨魚"哦"一聲,沒在意,又說起寶澤集團的事,詢問祖奶奶的意見.

"加入他們也挺好,"祖奶奶操縱鼠標的手頓了頓,大概幾秒後,繼續噠噠噠射擊,"你爸當初就缺了個大靠山,所以才會落得慘淡收場的結局.寶澤集團既然能取代道佛協會,想來庇護你是沒問題的.相比道佛協會那種宗教形式的組織,我更喜歡朝廷組建的暴力機構.當年新朝問鼎不久,羽翼未豐,不得以才讓道佛協會充當血裔界的執法者,可道教佛教那群出家人並不適合做鐵血冷酷的暴徒,佛家講仁慈忌殺生,道教隨性而為,無為不爭.確實是為難他們了.你爸曾經和我說過,沒准我下次蘇醒,血裔界的執法者已經換人了,一語中的."

李羨魚默默聽著,這會兒的祖奶奶,才終于有點祖奶奶的范兒.

正想著,祖奶奶一拍腦袋:"酸奶帶了麼?"

李羨魚一愣:"忘了."

祖奶奶的小臉蛋迅速垮下來,啪嗒一聲丟了鼠標,在電腦前瘋狂扭動身子,嚷嚷:"酸奶酸奶,我要喝酸奶!!"

李羨魚嘴角抽了抽,祖奶奶范兒?

不存在的.

上篇:第十二章 我接受不了這樣的畫風    下篇:第十四章 我的錢呢?(為盟主"光陰5"加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