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十一章 別浪費,上好的零嘴   
  
第十一章 別浪費,上好的零嘴

李羨魚覺得血管都仿佛凝固了,涼意從脊椎竄到腦門,這個女人不是徐薇,她很危險,疑似殺害張明玉,那麼她是誰?

或者說,是什麼東西?!

種種疑惑在他腦中閃過,早知道就不來了.

萬萬沒想到,問題出在徐薇身上.

"怎麼不說話,"徐薇吐出的氣息噴在他耳垂,抱著他腰的手臂愈發用力:"咦,你怎麼起雞皮疙瘩了."

"我.....耳垂敏感."李羨魚不敢輕舉妄動.

徐薇掩嘴輕笑,伸出舌頭在他耳垂舔了一口:"原來是這樣,還錢的事不急,咱們先進房間好嘛,我喜歡你很久了."

說著,這個女人用自己豐腴的身段,在李羨魚背上摩擦摩擦,摩擦摩擦.....

"那....那我去買工作帽,你在這兒等著."李羨魚繃著臉.

"不用,我喜歡你的真實."徐薇媚著嗓音說,她的手不安分的在李羨魚胸膛摸索.

"要的要的,不帶帽子下工地,會出人命的."李羨魚心中稍定,不再像剛才那樣害怕,起碼身後抱著他的人不是什麼超自然存在,比如怨靈,厲鬼.

他最怕對方是什麼凶惡的怨靈化形而成,那些東西沒有理智,全憑本能行事,要是碰上,任他李羨魚再機智都沒用.

還好,對面應該是個正常人,至少乃子熱乎乎的.

"真不用呢."徐薇把他掰過來,拉低自己的領口,挺了挺胸脯:"好人,來嘛."

窈窕豐滿的身段,李羨魚竟絲毫沒有波動,他心平如鏡,轉身擰開了門:"你稍等,我去去就來,不戴工作帽的交流都是耍流氓,我是拒絕的."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哼,不識抬舉."徐薇似乎失去了耐心,水潤的眸子里閃過森然殺機,抬手就是一手刀砍在李羨魚後頸.

李羨魚"嚶"一聲,軟綿綿倒在徐薇懷里.

後者重新拉上門,拎小雞似的把李羨魚往臥室里拎.

她的力道不大,短暫的眼前一黑後,李羨魚立刻恢複意識,他開始劇烈掙紮.

"老實點."徐薇啪啪兩巴掌扇他臉上,李羨魚頓時安分.

"你到底是什麼人."李羨魚怕挨揍,不敢掙紮了.

"我是誰?"徐薇咯咯笑著,"我當然是你的朋友徐薇啦."

"我的朋友才不會老母雞那樣"咯咯"的笑."李羨魚沉聲道,說完他又挨了兩巴掌.

徐薇嫣然道:"剛才去了趟廁所,就給你察覺出來了,嘖,你這個零嘴啊,自己送上門來,不吃白不吃.你小子倒是挺有毅力,這副皮囊雖然比不上我,但生的眉目清秀,倒也不差,你竟然沒有半分心動,枉費我剛才那一番說辭."

李羨魚咬牙切齒道:"所以說裸貸什麼的,都是忽悠我的?徐薇呢,你們把她怎麼了."

其實他差不多猜到徐薇的結局了,剛才在衛生間的鏡子里看到了她的鬼魂.

而既然這個徐薇是假的,那麼剛才那一番說辭,自然不可能是真的.仔細想想,她剛才的一番話確實有破綻.

"徐薇"笑道:"別急,馬上送你去見她."

說著,她的容貌,體量,以驚人的速度變化,先是一頭黑色的秀發化為白發,銀白的頭發間,長出一對毛茸茸的獸耳,然後雙眼中的黑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雙琥珀色的眼睛,豎瞳.她容貌也發生了變化,鵝蛋臉變成妖豔的瓜子臉,應該是她真正的面目.

"徐薇"撕碎了身上的睡裙,赤條條的站在李羨魚面前,身後一條毛絨尾巴輕輕搖擺掃動.

獸耳,狐尾,豎瞳......妖冶氣息撲面而來.

妖獸啊!!

李羨魚小心肝狂跳.

好好地社會主義畫風突然崩成西式魔幻畫風,簡直是渴望獸耳女仆的宅男們的福利.

幸好李羨魚的三觀被祖奶奶轟炸過後,變得格外堅固,此情此景,他靈光一閃,脫口而出:"古妖血裔?"

"徐薇"一愣,詫異道:"你知道古妖血裔?"

"青青,把他帶進來."緊閉的臥室門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除了他們之外,房間里竟然還有第三人?

念頭剛起,李羨魚就被叫做青青的女人拎著進了臥室.

女人的手腕強大而有力,指甲堅硬,他毫不懷疑只要自己稍有異動,對方就會捏斷他的脖子.

臥室的窗簾緊拉著,白熾燈的光芒慘白慘白,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異味,像是某種東西腐爛發臭的味道,以及男女之間瘋狂活塞後的氣味.

李羨魚的注意力很快被躺在床上的男人吸引,僅穿了一條大褲衩,上半身肌肉勻稱,臉色蒼白,慵懶的躺在床上,男人外貌陰柔,眼睛狹長,透著一種說不清的誘惑力,分明是個男人,卻讓李羨魚心跳加快.....

"你不是古妖血裔,至少是沒覺醒的,"男人凝視著他,問道:"你怎麼知道古妖血裔的存在."

男人的目光同樣琥珀色,帶著詭譎的光芒,讓李羨魚心神恍惚:"我祖奶奶說的."

祖奶奶.....

男人的目光愈發詭異,仿佛旋渦,"你來自哪個家族或勢力?"

李羨魚眼中神采褪去,機械般的聲音回答:"不知道."

"祖奶奶是誰."

"妹子."

"妹子?"

"波大臀翹的妹子,我爸留給我的遺產."李羨魚心神受其所控,一五一十的回答:"長的可水靈了,就是死的早."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青青和男人暗暗皺眉.

他們躲在這里是為了養傷,青青變幻成那個女學生的模樣,在外面引誘男人,采yang補陰,然後與男人靈修將精氣渡給他,助他療傷.血裔對普通人下手是大忌,更何況是他們這樣的異類血裔,一旦被查到,那是死罪.

李羨魚如果是普通人還好,倘若是有背景的血裔,那他們會很麻煩.

男人又問:"你來這里干嘛."

李羨魚:"找徐薇,問她是不是和張明玉的死有關."

青青小聲道:"昨晚我采補的那個男人就叫張明玉,這小子該怎麼處理."

男人沉吟片刻,道:"不管他有沒有背景,這個地方我們都不能待了,晚上換地方.....不,直接離開滬市.這兒是寶澤集團的大本營,那些人不敢追殺進來,但你這幾天在外面采補,鬧出了幾條人命,執法部的人遲早會找到這里來."

"大兄,我們為什麼不把東西交給寶澤?"青青道:"我不想過這種亡命天涯的生活."

男人搖搖頭:"我們是建國後覺醒的,即便把東西交給寶澤集團,也會被他們打回原形,放生大自然.幾十年的道行,你舍得?況且我們手頭上有人命,橫豎都是死."

"那他呢?"青青看向李羨魚.

"別浪費,采補了."

上篇:第十章 以身相許?    下篇:第十二章 我接受不了這樣的畫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