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九章 校草死亡事件(二)   
  
第九章 校草死亡事件(二)

跑?

"為什麼要跑?您想跟我說什麼?"李羨魚給了個尊稱.

張明玉飄到他面前,臉色慘白,更滲人的是他雙眼沒有瞳仁,只有眼白,"跑......快跑."

李羨魚起先是不敢動的,像一只被逼到牆角的小老鼠,後背貼著牆,表面和心里都慌的一匹,但張明玉似乎並沒有傷害他的意思.

他想讓我跑麼?

又或者他死前遇到了什麼,所以逃跑的執念深重?

李羨魚嘗試和他溝通,可張明玉不搭理,只是直勾勾的看著他,嘴里重複著"快跑快跑".

實在被這雙白內障看的渾身發毛,李羨魚默默的退到一邊,發現張明玉繼續看著牆壁,目光空洞,嘴里還是重複著不變的台詞.

原來他不是看著自己.

完全沒法溝通,堂堂富二代死後竟然變成了地主家的傻兒子?

這還是個沒法溝通的智障鬼,是他特別優秀,還是所有靈體都這樣.

李羨魚經驗尚淺,無法做定論.

"那,您慢慢呆著哈,小弟先行告退."李羨魚小心翼翼的繞過張明玉,准備開門離開.

您老人家愛待這里就待著,反正室友們看不到.智障鬼看起來也沒危害性.

他也沒有搞鬼的手段,目前唯一的能力就是見鬼.而張明玉與他確認過眼神,卻沒有嫩死他,說明這不是怨靈.

手拿住門把手,正要擰開,突然聽見身後的張明玉喃喃道:"徐薇.....跑,快跑……"

李羨魚頓住,回身,臉色嚴肅,追問道:"徐薇怎麼了,快跑到底什麼意思?"

可不管李羨魚怎麼問,始終無法和張明玉取得正常溝通.

徐薇是財大金融系鼎鼎有名的美人,至今單身,她和李羨魚是初高中同學,大學依然是同學,兩人的關系很不錯.

李羨魚雖然浪了點,但真的只是純粹的友誼.

為什麼張明玉會喊出徐薇的名字.

他的死和徐薇有關?

又或者那天晚上穿道授液的對象是徐薇,後來必然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張明玉才會喊著"快跑".

這會兒沒心情追究為富不仁的富二代又啪了一個校花這種讓人心酸的事,事關好友徐薇,他必須搞清楚.

李羨魚撇下智障靈魂,推門而出,"光泰,我出去一下."

人剛出門,又折回來了,從衣櫃里找出條乾淨的內.....褲,黑著臉走進浴室.

褲襠有屎.....

我特麼的.

剛才被張明玉嚇的發出恥辱的尖叫聲,完全忘記還沒仔細擦拭嬌嫩的菊花.

內(河蟹)褲是不能穿了,幸好他在宿舍留了幾套換洗的衣服以備不時之需,洗完澡,李羨魚仔細清洗著已經不再純潔的內.....褲.

李羨魚有潔癖,奈何褲衩是高檔貨,一條兩百塊,舍不得扔.男人要學會節儉,但一定得有幾雙名貴的運動鞋和幾條上檔次的內(河蟹真煩)褲.

這是他姐姐說的.

李羨魚問,那女人呢?

姐姐的回答:女人為什麼要節儉.

直到肥皂燙紅了手心,才滿意的擰干,把它晾在宿舍陽台,隨後下樓,給徐薇打電話,提示關機,便徑直往女生宿舍方向過去.

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相隔不遠,五分鍾的路程,他來到女生宿舍樓下,逮著一個姑娘就說:"同學,麻煩幫我叫一下502的徐薇."

女同學仔細打量他幾眼,似乎把他當徐薇的追求者了,"哦"一聲,脆聲道:"你等會兒哦."

邁著長腿啪嗒啪嗒跑進樓,幾分鍾後,五樓走廊盡頭的窗戶探出一顆腦袋,就在李羨魚正上方,剛才那位菇涼喊道:"同學,徐薇請假了,不在宿舍."

李羨魚皺了皺眉,應一聲:"哦,謝謝啊."

事到如今,不用問元芳他也知道此事必有蹊蹺.

要不要報警?

可報警的話,他該怎麼說.

各位上差,草民有秘事稟報,張明玉的死和徐薇有關聯......你問我怎麼知道的?

哦,在下乃是傳說中的古妖血裔,能見鬼!

警察會信他的話就真見鬼了.

徐薇和他一樣並不住校,她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作為相識多年且相談甚歡的異性好友,李羨魚自然是知道徐薇住所的.

他打算去找找看,如果她不在出租房里,人也聯系不到,自己就選擇報警.

保險起見,李羨魚打電話向祖奶奶請示,簡單說明情況.

電話那頭傳來噼里啪啦鍵盤敲擊的聲音,以及祖奶奶清脆的嗓音:"那你就去看看唄,慫什麼啊,遇到危險就滾鍵盤把技能全丟出去."

李羨魚面皮抖動,"祖奶奶,我得提醒你,我不是死鬼老爸,我還是個零級小號."

"乖孫,祖奶奶也得提醒你,角色零級,寵物也是零級,不能指望一個零級寵物去幫你打怪,或者抗傷害什麼的.真遇到危險,祖奶奶我也幫不上忙."祖奶奶說的云淡風輕.

"我....還是不多管閑事了."

"我李家的男人竟然慫的如此干脆?"祖奶奶恨鐵不成鋼:"你這樣怎麼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物,你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李羨魚了,你是....."

"鈕鈷祿-羨魚?"

祖奶奶被噎了一下,"別自己嚇自己,世界沒那麼危險,你不是好生生的活到二十歲了麼."

"也是哦."李羨魚道.

是我太敏感了.

于是他打了輛車直奔李薇住處,在距離財大十五分鍾車程的一片老住宅區.附近不管是居民樓還是辦公樓,都透著歲月的氣息.

這片地方,在十幾年前還是一個鎮,所以充斥著老舊的小區,那種沒有電梯的老小區.但房價卻喪心病狂的漲到六萬均價.

在內環這樣的小區比比皆是,基本都流傳著一個傳說:鄉親們再熬幾年,政府馬上要過來拆遷了!

散播這種流言的人太特麼高估政府的財力了.....

李羨魚的生父留給他的原本也是這樣的老房子,後來被養父賣了,重新置辦房產,還順帶從養子這里大賺了一筆.

養父感慨的說,本來想等著政府拆遷的,這樣我們家憑空就多了好幾套房.可等了幾年才明白,指望政府還不如指望炒房團,至少老房子賣了,添了新房不說,我們家還白賺上百萬.

後來李羨魚義正言辭的要求養父和自己平分"上百萬",但回應他的是養父響亮的一頭皮,養父說,當年為了讓你這個瓜娃子上戶口,老子差點傾家蕩產.想要錢?找政府去.

政府欠我上百萬!

李羨魚在小本本上記了一筆.

當年計劃生育如狼似虎,多生一個娃,全村要結紮.

現在又特麼鼓勵二胎,我們百姓不要面子的麼?

來到樓下,按了防盜門邊的呼叫器,好半天,揚聲器中傳來柔媚的嗓音:"哪位?"

徐薇的聲音!

李羨魚松了口氣,道:"是我,李羨魚."

"......你有事麼?"

"廢話!"李羨魚沒好氣道:"開門,我上樓再說."

"咔擦!"

大樓防盜門開了,李羨魚順利進樓,徐薇家在六樓頂層,李羨魚爬到六樓時,已經氣喘籲籲,擱以前這點運動量根本不算什麼.....不說了,說多都是淚.

他敲了幾下門,應聲而來,徐薇穿著寬松的睡衣,亭亭而立,漂亮的鵝蛋臉,膚白貌美,身段高挑.

"你今天怎麼沒去上學?"

因為很熟了,李羨魚沒客套,徑直入內,在冰箱里找出一罐果汁,就站在冰箱邊,打開,咕嚕嚕喝起來.

徐薇皺了皺眉,眼珠轉動,無奈道:"我身體不舒服,請假了."

李羨魚哼哼道:"怕不是這個原因吧."

徐薇俏臉微變:"你什麼意思."

"張明玉的死是不是和你有關系?"李羨魚直視著她的眼睛:"昨晚和他在圖書館後花園幽會的是你吧."

徐薇臉色發白.

果然!

李羨魚痛心疾首:"你可不像是那種隨意的女孩,發生什麼事了,快說.如果我能幫忙的話,你盡管開口."

徐薇咬著唇,仍在搖頭:"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張明玉的死與我無關."

李羨魚皺眉:"那行,回頭我和警察說,反正他們在找當晚的那個女人,是不是你,讓警察自己決定."

說完,他轉身准備走人.

"等等!"

臉色變幻數次後,徐薇終于忍不住出聲喊住李羨魚.

上篇:第八章 快跑    下篇:第十章 以身相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