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八章 快跑   
  
第八章 快跑

談八卦不僅是女人的愛好,男人也喜歡,抱著書往宿舍走的路上,楊光泰繪聲繪色的把昨天發生的事描述了一遍.

張明玉是財大有名的高富帥,有錢,成績不錯,長的又帥氣,很受女孩子的歡迎,相比起家里經營好幾家公司的張明玉,李羨魚那套房子根本拿不出手.

但凡是高富帥,沒有一個不想多日女人的,不對,是男人都想,只是貧窮日不起.

張明玉換女友很頻繁,因此口碑不太好,但不妨礙人家有魅力受歡迎,尤其那些女生嘴上說有錢了不起啊,經常換女朋友,那麼花心的男人老娘才看不上呢.

其實如果張明玉主動去追求,她們十有八九難逃虎口.

呵,女人!

但這麼個前途無量,粵b無數的富二代,就這麼死了.

昨天早上七點,張明玉的尸體在圖書館的後花壇被發現,渾身不著寸縷,現場無血跡,死的很安詳,如同睡著了一般.

第一個發現尸體的是圖書管理員,因為學校圖書館早上七點開門.

管理員發現他的時候,人雖死了,吉兒還是硬邦邦!

警察很快趕到,勘測現場之後,尸體就被運走,警戒線到昨天晚上才收起來.

學校晚上發公告,給出的理由是在把"愛"這個名詞轉化為動詞的時候,猝死.

這也符合同學們的猜測,是啪啪的過程中猝死的.

"由此可見,不單強擼灰飛煙滅,啪啪太頻繁也會猝死,單身狗扳回一局."楊光泰感慨道.

"......"李羨魚.

神特麼單身狗扳回一局.

"女主角是誰,查出來了麼."

"沒有,警察問了張明玉的女朋友,但並不是她,宿舍的室友能給她作證."楊光泰語氣中夾雜羨慕:"這個不好查的,管鮑之交太多了."

"家長沒來學校鬧?"

"鬧什麼,法醫給出的結果是猝死,這鍋學校表示不背,再說,就算有鍋也會撇清關系.學校可不是吃素的,何況是我們財大."楊光泰說.

"好好的人,怎麼就去了呢."李羨魚感慨一聲,回宿舍的路上正好要路過圖書館,李羨魚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祖奶奶說過,人死後靈體會存留七天,他剛開了靈眼,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張明玉的魂魄?

這些天他始終沒有再看到靈體,一來附近沒有死人,二來怨靈也不是滿地亂跑.

開了個靈眼,就像沒開一樣.

普通人得到傳說中的超能力後,就是這樣的,哪怕可能有危險,也會按捺不住的想去嘗試.

于是拉著楊光泰直奔圖書館後花壇,這里和平時並沒有太多不同,陽光照的植被綠油油發亮,李羨魚使勁瞪大眼睛,仔細搜索花壇每一寸角落,不見任何令人悚然的身影.

可能眼睛要重啟一下!

他使勁的眨眼.

"你瞎幾把眨眼干嘛."楊光泰沒興趣在來這里湊熱鬧:"趕緊回去把書放了,我們回宿舍打游戲."

李羨魚沒搭理他,回想了一下,記得祖奶奶說過,鬼神之物,莫掛嘴邊,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張明玉張明玉張明玉......."他嘴里碎碎念著,全神貫注的掃視整個花壇,期待能看到張明玉的靈體.

還是沒有......

不可能啊,人剛死,魂魄能飄哪里去?

回家了麼.

楊光泰一頭霧水,又急著回去打游戲,幾番催促.

無奈,李羨魚只好走人.有約不來過夜半,只好回去打游戲.

財大的男生宿舍環境不錯,有獨立衛生間,有空調,每層樓道盡頭還有付費洗衣機.

不甘心的李羨魚躲廁所給祖奶奶打電話.

"什麼事兒."電話很快接通,那邊傳來祖奶奶好聽的嗓音,以及噼里啪啦敲擊鍵盤聲和鼠標點擊聲.

"祖奶奶我學校有人死了."李羨魚壓低聲音.

"哦,然後?"

"可我看不到靈體,請問你給我開的靈眼是一次性的麼."

"當然不是,怎麼會有一次性靈眼那麼劣的東西."祖奶奶想了想:"人剛死麼?"

"昨天死的."

"怎麼死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哦,這種人就算死了也不會太凶,多半在學校的女生宿舍流連忘返,沒有就沒有吧,你少往死人的地方瞎摻和,靈體至陰至邪,你除了靈眼沒有半點對付靈體的手段,萬一碰到厲鬼惡鬼,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祖奶奶告誡完:"放堂之後,給我帶一瓶酸奶."

"好的祖奶奶."

"乖孫真孝順,"祖奶奶笑起來:"那晚上吃牛排."

"沒問題祖奶奶."

"掛了,別打擾我玩游戲."

好嘛,事兒沒問到,還被宰了十瓶酸奶.

寢室還是老樣子,亂,但不髒,東西擺放沒規律,課本衣服茶杯電腦亂放,是個能逼死強迫症的室內環境.四個人里,一個家伙在球場打球,另一個家伙和女朋友約會未歸,剩下的一個單身狗和一個單身貴族開黑打游戲.

"精力"缺失的後遺症至今還未消散,腦子特別木,意識總比別人慢一拍,操作也跟不上,坐了半個小時,李羨魚感覺到兩個腰子隱隱作疼.

嗑了一粒"名字太吊打不出來"膠囊,李羨魚說不玩了不玩了,我要上廁所.

宿舍的廁所不是衛浴一體,單純只是個廁所,想洗澡你得去走廊中央的公共浴室.

坐在便器上,李羨魚想著自己剛開靈眼卻沒看見張明玉,心里挺失望的,初次掌握特異功能的興奮和躍躍欲試,甚至壓過了對鬼魂的恐懼.

很想再看一看鬼魂.

"是錯覺麼,怎麼突然感覺好冷."坐在馬桶上的李羨魚,沒來由的渾身一個激靈,手臂凸起一層雞皮疙瘩.

廁所內的溫度毫無征兆的下降了十幾度似的.與此同時,他雙眼一燙,仿佛眼中有火苗燃燒.

這時,胯下傳來咕嚕嚕吐泡的聲音,疑惑的低頭看去,這一眼,李羨魚菊花驟然縮緊,像是有把劍從天靈蓋劈入,頭皮發麻.

便池里,浮出一張蒼白的人臉,雙眸空洞,正好與低頭的李羨魚目光對上.

四目相對,空氣仿佛靜止了一樣.

李羨魚:Σ(っ°Д°;)っ

李羨魚尖叫一聲,一蹦三尺高,驚慌小兔似的退到廁所門口,目光死死盯著坐便器,兩只手顫抖著拉褲子,他動作很急,但手臂顫抖太劇烈,好半天都沒上去.

"怎麼了?"楊光泰敲了敲門,旋即推開.

李羨魚背靠著牆壁,縮在門後,盯著坐便器,額頭冒出了冷汗.

楊光泰順著他目光看去,什麼都沒看到,疑惑道:"你叫什麼呢,嚇老子一跳."

他看不見,一顆腦袋慢慢的從便池里鑽出來,露出半張毫無生氣的森然臉龐,就那麼直勾勾的望著他和李羨魚.

然後,他爬出來了.

張明玉!

李羨魚緩緩打了個寒顫,推開楊光泰:"你先出去,我還要上廁所....."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張明玉是來找他的,那就不好把楊光泰卷進來.

祖奶奶說,人不是冤死的話,怨氣就不會大,不會轉變成怨靈,不是怨靈的話,就沒有太強的攻擊性.

若是有攻擊性,李羨魚也不慌,張嘴就給他來一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十二連擊.倘若沒用,就跑回家叫老祖宗救命.

把人推出去,關了門,李羨魚咽口唾沫,嘗試招呼道:"嗨,校,校草兄."

他雙腿在微微發抖,情緒卻又害怕又興奮,就是那種看恐怖片時的感覺,只不過此時被放大了十倍.

張明玉一張死人臉,雙眼空洞,慢悠悠飄到李羨魚面前.

"跑,快跑....."

上篇:第七章 校草死亡事件    下篇:第九章 校草死亡事件(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