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古妖血裔第三章 祖奶奶是磨人的小妖精   
  
第三章 祖奶奶是磨人的小妖精

雖然與親生父親素未謀面,但身為兒子的李羨魚,心里莫名的堵了一下.

"陳年往事,不想提了."祖奶奶意興闌珊的模樣.

她顯然不太想回憶那段往事,當年的事,說出來一定是篇亢長激蕩的故事吧.

李羨魚只好轉移話題,問道:"那祖奶奶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或許我的措詞不太嚴謹,但本科生的我實在想不出合適的詞兒."

古妖什麼的,至少還可以用半個科學理論解釋,就當是史前生物好了.可你這個死了一百多年的人,怎麼出現在這里的?

"我十八歲那年被家族煉成戰魂,寄宿在靈珠中,只有李家血脈的人能夠喚醒我,這一百年來,我換過很多任曾孫宿主,上一個曾孫是你爸,而你將是我新一任曾孫.明白了嗎."

"這麼說來,您也姓李咯."李羨魚咽了口唾沫:"那就不是祖奶奶,我應該稱呼您祖祖祖.....姑奶奶?"

"祖姑奶奶多難聽,"祖奶奶皺了皺眉鼻子:"祖奶奶好聽點."

輩分這東西,這麼隨意的麼?

不過真要較真的話,一百五十年前的祖宗,確實不好稱呼.祖奶奶就祖奶奶吧,至少比姑奶奶好聽點.

之後便陷入沉默,三觀遭受重創的李羨魚沉思著,努力的咀嚼,消化關于古妖血裔等知識.

在此之前,如果有人和他說什麼古妖啊血裔啊的,他會一口鹽汽水噴死對方.

可眼前的現實讓他無法反駁:父親的遺囑,入口即化的黑珠子,我生了個祖奶奶......

這一切都在告訴他:三觀該刷新了.

祖奶奶神色疲倦,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李羨魚坐在邊上,端詳著這個自稱祖奶奶的妹子,超漂亮的,這張臉簡直像是二次元里走出來的,五官精致,關鍵是皮膚,再漂亮的女人,皮膚多少都點瑕疵,但祖奶奶或許是體質原因,她的皮膚不存在任何缺陷,白皙細膩,就像二次元里的美女.

真沒法把她當祖奶奶......好歹你把頭發染白了,再畫幾道皺紋,你這大胸大長腿的畫風讓我好出戲.

鬼使神差的,李羨魚伸出手指,戳了戳祖奶奶的小臉蛋.

祖奶奶嘟囔一聲,精致的眉頭微微一蹙.

還特麼挺可愛的.

李羨魚心想.

天漸漸黯下來,他發呆了大半天,直到飯點,肚子餓了.

他推醒祖奶奶,說道:"我們出去吃飯,如果你需要吃飯的話."

一聽吃的,祖奶奶來勁兒了,翻身坐起,眼睛還眯著,話已經出口:"我要吃梅干菜炒肉,要有油渣那種."

李羨魚:"......"

您跟著我爸到底過的是什麼苦日子?

李羨魚豪氣的拍拍胸脯:"不吃梅干菜炒肉,祖奶奶,我帶你去大酒店吃."

李羨魚住的是商住兩用套房,出了大樓就是各種小吃店,超市,理發店等等,店鋪彙聚.

江湖盛傳:s縣蘭州黃燜雞,總有一款適合你.

s縣大酒店做為全國規模最大的聯鎖酒店之一,光這個商住兩用區里頭就有三家.黃燜雞兩家,蘭州拉面暫時沒有,擴張的步伐慢了,得批評.

不過李羨魚不太喜歡吃蘭州拉面,總覺得牛肉會被風刮走.

s縣大酒店,靠門口的座位.

李羨魚和祖奶奶面對面坐,兩人分別點了鴿子湯套餐和烏雞湯套餐,各自吃的淚流滿面.

祖奶奶嘴里塞著食物,腮幫鼓鼓:"太好吃了,太好吃了,我已經很多年沒吃過這麼豐盛的食物了."

李羨魚:"我也是,祖奶奶,我已經吃了半個月的泡面了."

經營這家小吃店的是對年輕夫婦,黑眼圈很重的老板時不時的偷看祖奶奶一眼.

店里還有幾個客人,這會兒不吃飯光看人了.

小姑娘高中生年紀,身材卻霸道的不得了,腿長腰細屁股翹,一張臉漂亮到能當信用卡刷.

祖奶奶:"你跟你父親一個德行,窮鬼."

李羨魚:"我不是窮鬼,我養父家里很有錢的,我只是把錢用在開房上了."

祖奶奶:"開房?"

李羨魚:"就是你們古代的周公之禮."

祖奶奶驚訝道:"小李子你已經成家立室了?"

李羨魚:"不是的祖奶奶,時代不一樣了,人***,男人和女人可以盡情的管鮑之交.另外,不要叫我小李子,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李羨魚搬出來獨居後,就過上放蕩不羈愛自由的人生,雖然沒有女朋友,但和他友好交流過的小姐姐數量不少.

年少不知金子貴的青春期,自身條件好,又性格開朗,善于人交……沒道理二十歲了還是童子雞.

什麼,你說主角都萬年處南?我們不一樣.

祖奶奶道:"那就是逛窯子了唄,這種事你爸又不是沒干過.沒娶媳婦就好.你爸當年就是娶了你媽,才克扣我的伙食費,追女人可費錢了,你以後不要學你爸懂不."

李羨魚選擇接受這位祖奶奶,因為這是父親留給他的遺產.

反倒是祖奶奶很自來熟,這麼過分的要求張口就來.

"祖奶奶,我是男人,我答應了,我的荷爾蒙也不會答應的."李羨魚委婉道.

"沒事,很快你的荷爾蒙就會答應了."祖奶奶小手一揮.

李羨魚:"......"

幾個意思?

這是暗示麼.

他打量祖奶奶妖嬈火辣的身段,想想還真有幾分雞動.

李羨魚胡思亂想之際,聽見腳邊傳來低低的嗚咽聲,低頭看去,一只髒兮兮的薩摩蹲在門口,眼巴巴的望著他.

應該是只被主人遺棄的狗,原本白色的毛發灰撲撲的,一咎咎打著結.

"西洋犬?"祖奶奶嫌棄的皺了皺眉,把啃了一半的雞腿丟它面前.

"去去去!"老板娘走過來,幾腳把薩摩踢走,抱怨道:"就該把你另一條也打斷."

薩摩哀鳴幾聲,一瘸一拐的走開,在路邊停下來,蹲在綠化帶旁.

"祖奶奶,你看什麼."李羨魚發現祖奶奶的目光頻頻瞄向老板.

"你沒看到麼?"祖奶奶好奇的反問,然後恍然,"哦,你沒覺醒,看不到."

李羨魚茫然:"看到什麼?"

祖奶奶壓低聲音:"老板身後有個鬼."

"哈?"李羨魚扭頭看老板,他身後並沒有人,"祖奶奶別開玩笑,這世上哪有鬼."

祖奶奶笑眯眯道:"想看麼?"

李羨魚毫不猶豫的點頭.

"但會耗費你一點精力."祖奶奶提醒說.

"沒事,相比起來,我更想看看鬼長什麼樣子,是不是像祖奶奶這樣漂亮."李羨魚心說,如果都是你這樣大胸大長腿的,我改名叫甯采臣.

祖奶奶皺眉:"我不是鬼,我是戰魂."

說著,她朝著李羨魚小嘴一吸,白皙的臉蛋立刻爬上兩團紅暈,容光煥發.接著並指如劍,輕輕點在李羨魚眉心.

起初並沒有異樣,當祖奶奶手指離開三秒後,李羨魚的雙眼開始發燙,眼球里像是燒起兩團火苗.

祖奶奶努努嘴:"你再看看."

他扭頭再看老板,瞳孔頓時一縮,老板正在炒米粉,他的身後站著一個灰衣老太,踮著腳尖,不停的往老板脖子吹陰風.

剛才還沒有人的.

"空調打高一點,太冷了."老板炒著菜,扭頭對老板娘喊了一聲.

"大熱天的,你炒菜還嫌冷?"老板娘嘴里嘀咕著:"是不是太虛了?"

誰都沒有看到老太,客人自顧自吃飯,老板娘捧著餐盤走來走去,他們都對老太視若無睹.詭異的場景讓李羨魚寒毛直豎.

這時,灰衣老太似乎察覺到了李羨魚的視線,吹著吹著,猛的轉頭看過來,腦袋擰出一百八十度.

李羨魚終于看清她的樣子,一張皺紋遍布的老臉,表情死氣沉沉,眼球布滿血絲,死死盯著李羨魚.

空氣仿佛凝固了.

李羨魚的手微微發抖,六月的天,他卻覺得自己如墜冰窖.

"別看."祖奶奶伸出小手,蓋住他的眼睛,沉聲道:"不要和她對視,會纏上你的."

確認過眼神,我遇上對的人?

李羨魚咽了咽唾沫,點點頭.正好這時,雙眼的灼熱感消失.待祖奶奶放開手後,李羨魚用余光偷偷瞄了眼老板身後,發現自己已經看不到灰衣老太了.

"老板父母宮暗沉無光,說明最近喪母或喪父,老太應該是他母親."祖奶奶低聲說:"人死後,魂魄會留世七天,執念深者,則長留人間.老太雙眼發紅,這是心有怨氣的表現.子不孝,故父母有怨."

"老板會死麼?"

"吹陰風滅陽火,也就大病幾天."祖奶奶道:"家事莫管,與你我無關."

經曆了這事兒,李羨魚再沒心情吃飯了,用支付寶結賬後,牽著祖奶奶匆匆離開.

"祖奶奶,世上有陰曹地府?"

"人死如燈滅,世上無神佛."祖奶奶搖搖頭.

那就是沒有咯?

李羨魚默默把"地府"這個選項劃掉,對新世界又多了解一分,遺憾道:"我還以為有輪迴......唔......"

突然,他覺得身體被掏空一般,捂著腰子,緩緩軟倒在地.

這種感覺太熟悉了,每當與網約的小姐姐大戰到凌晨,第二天起來腰子會又疼又虛,而現在的感覺,是大戰三天三夜的那種.

他幾乎無法直立行走.

"說過的啦,會透支一點精力."祖奶奶蹲在他邊上.

李羨魚:"精力.....祖奶奶,你是不是對精力有什麼誤解."

祖奶奶愕然:"除了腎因消耗過大空虛疼痛,你還有其他不適?"

"沒....."

"那就沒錯咯,精力嘛."

李羨魚欲哭無淚:"您老人家說的精力,和我以為的精力不一樣."

祖奶奶解釋道:"我是戰魂,戰魂的能量來源于宿主,宿主越強大,我所能使用的戰力就越強.電風扇開一檔和開五檔,耗電量也是不同的.你現在的情況,最多0.5檔."

李羨魚小臉煞白:"我特麼想日五檔電風扇."

他想起了死鬼老爹的遺囑,祖奶奶磨人的小妖精.

原來是這個意思麼?!

倘若知道祖奶奶說的"精力"是指這個,他打死都不同意,腎是男人最大的寶貝.

上篇:第二章 古妖    下篇:第四章 我喜歡這個時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