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校花的修真強少第748章 是非之地   
  
第748章 是非之地

從龍組,到虎組,鷹組,暗組……徐天一個個地掃過去,終于是把神識落到了執法堂.

執法堂的堂主朱鐵俠是那種剛正不阿,鐵面無私的人,修者公會的這些人見到他都得哆嗦一下.這要是落到了朱鐵俠的手中,不死也得褪層皮.當然了,朱鐵俠也是一個能勒索的主兒,整個執法堂上下的薪水,獎金等等都是他弄來的.

這樣的清水衙門,也讓執法堂的兄弟上下一條心,全都聽朱鐵俠的.

這也是為什麼,不管陸蓮亭和任千行誰當家,他都執法堂的堂主.他對誰都一樣,從不偏袒誰,也從不站隊任何一方,只是做自己分內的事.現在,執法堂防禦得猶如是銅牆鐵壁一般,門口有幾個人來回地巡邏著.

院中的高牆上,房頂,樹上等等地方,都有端著槍的暗哨.

地牢在執法堂的屏風後面,暗門鋪平了,上面蓋著地毯,有幾個守衛二十四小時在這兒盯著.順著台階走下來,兩邊是一個個的牢房,任千行和任青璿等人都戴著手銬,腳鐐被關押在里面.徐天粗略地掃一下,至少是有四,五十人,他們應該都是任千行的嫡系.

任千行的雙肩琵琶骨都被人用鎖鏈穿破了,就這麼被吊成了一個大字.即便是他能逃脫出來,也成了一個廢人.

陸蓮亭是真毒啊,什麼手段都干得出來!

任青璿的頭發有些凌亂,蜷縮在地上,看上去也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一個又一個的房間掃視過去,徐天終于是在最里面的房間中,找到了甯云裳和悅悅.悅悅躲在了甯云裳的懷中,甯云裳輕拍著她的後背.悅悅應該是睡著了,但是她的身子時不時地抽搐一下,很有可能是在做著噩夢.

越是這樣,徐天就越是痛恨甯菲菲.

怎麼說,甯云裳也是甯菲菲的姑姑,她怎麼能用如此殘忍的手段,把大人和孩子都弄到了修者公會的地牢中呢?這事兒,肯定會給悅悅的成長留下陰影.徐天強壓著心頭的怒火,從修者公會中走了出來.

他的神識一直盯著周圍的情況,張善功果然是跟了出來.看來,張善功還是有些懷疑自己,徐天不想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很快就將他給甩掉了.

古玩店的那本《鴻蒙衍生訣》殘卷,二十四小時有人盯著,徐天甭想盜出來.不過,他可以想辦法一路挖通到執法堂的地牢中,將甯云裳和任青璿等人都救出來.要是沈大將軍和沈錚在這兒就好了,他們都是挖窟窿盜墓的好手,現在只能是寄希望于潘妲花和北宮橫的身上了.

徐天撥通了潘妲花的電話,潘妲花激動道:"徐天,你……你在哪兒呢?"

"在修者公會的街道對面,有一家如意坊客棧,我在一樓的102房間等你們."

"啊?你來濱江市了?好,我們馬上過去."

"別讓人跟上你們."

"知道."

很快,潘妲花和北宮橫就過來了,在客房中見到了戴著面具的徐天,把他倆給嚇了一跳.徐天笑了笑,跟他們解釋了一下,潘妲花當即就樂了.當時,她看著徐天的背影就有幾分相像,沒想到會真的是.

這樣閑聊了幾句,徐天就把執法堂地牢的事兒說了說.三天的時間,他們要想辦法一路挖通過去,把人救出來.

北宮橫道:"就這事兒啊?徐天,你就放心吧,包在我和潘妲花的身上."

"咱們一起."

"好."

這里的地下都是泥土,徐天沒法兒用石皮焰,倒是給了潘妲花和北宮橫大顯身手的機會.徐天來指點方向,潘妲花和北宮橫只管挖掘就是了.挖掘出來的泥土,也都讓徐天丟進了儲物戒指中,這讓挖掘的速度極快.不過,從賓館到修者公會的地牢有挺長的一段距離,想要三天就挖通,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在地下,潘妲花有一種辨別方向的本事,這樣挖了一段距離,她停了下來,問道:"徐天,咱們挖掘的方向……好像是有點兒不太對吧?"

徐天微笑道:"沒事兒,就是這個方向."

北宮橫倒是沒想那麼多,徐天讓怎麼挖就怎麼挖好了.突然,他的一鏟子下去,竟然鏟空了,對面是一段廢棄的下水道.徐天跳了進去,提著露營燈,讓潘妲花和北宮橫的動作輕點兒,別讓人察覺了.

一步一步,三人往前走著,終于是停下了腳步.

徐天手指著一個方向,低聲道:"就往這邊挖."

現在的潘妲花和北宮橫,已經把徐天驚為天人了.要是讓潘妲花來挖掘的話,她肯定是沿著直線,一路挖過去.可人家徐天,竟然知道地下還有一段廢棄的下水道,這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挖通的時間.不過,二人還是有些不太明白,徐天把那些廢土都弄到什麼地方去了,說沒就沒,實在是太神奇了.

趕在第二天早上,前方有一塊鋼筋灌注的水泥石板擋住了去路.再往前,應該就是執法組的地牢了,可潘妲花和北宮橫也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沒有任何的法子了.

"徐天,我們沒招了……"

"你們退回去,一切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這兒就交給我好了."

"那你多加小心,我們走了."

"多謝."

潘妲花和北宮橫終于是走掉了,徐天讓石皮焰出來將水泥石板給切割出來了一個圓形的洞口,徐天邊往前挖掘邊用神識掃視著.說來也奇怪了,牢房中竟然連個守衛都沒有.難道,陸蓮亭和朱鐵俠等人就不怕任千行和任青璿等人逃掉嗎?徐天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終于是挖通了地牢,鑽了進去.

悅悅已經醒了,縮在甯云裳的懷中,不知道說著什麼.

徐天走過去,把元氣注入了鑰匙孔中.咔噠!鐵門應聲而開,徐天閃身走了進去,低聲道:"甯姐……"

"徐天?"

"果汁叔叔."

悅悅使勁兒地揉著眼睛,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她飛身跳過去,撲入了徐天的懷中,嗚嗚痛哭.徐天輕拍著她的肩膀,讓甯云裳趕緊跟他走.甯云裳也知道,這里就是一個是非之地,不能太耽擱了.她只是點了點頭,立即抱起悅悅,跟徐天從牢房中走了出來.

上篇:第747章 餌兒    下篇:第749章 勁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