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校花的修真強少第672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672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人,怎麼就沒了呢?

燈,怎麼就碎了呢?

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徐天干的.可是,他們感應不到徐天的存在,一時間,每個人都心慌慌的,警惕地望著周圍.

"啊……"突然,人群中傳來了一聲慘叫.在皎潔的月光和路燈,牌匾的照耀下,還是能看到一個人栽倒在了地上,他的脖頸上往出汩汩地冒著血水.

誰干的,難道說在他們中間有內鬼?這一刻,這些人就更是緊張了,狐疑地盯著周圍的人.在這個時候,誰都不能相信.沒准兒,你最信任的人就是對你下手的人,讓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突然,又是一聲慘叫傳來,又一個人栽倒在了血泊中.

馬友驚恐地道:"誰……什麼人干的?有種站出來."

邱漢宗喝道:"大家伙兒都背靠著背,盯著點兒周圍的情況."

兩個人一伙兒,兩個人一伙兒,彼此背對著背.他們都警惕地盯著別人……啊,又是一人被抹了脖子,跟他背靠背的人正是錢萬貫的一個保鏢,內勁二層的武尊.一時間,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到了那保鏢的身上,眼神中滿是憤怒.

那保鏢是真的嚇壞了,叫道:"不是,不是我."

邱漢宗冷聲道:"不是你?那跟你背靠背的人,怎麼讓人給抹了脖子?"

"我也不知道啊……"那保鏢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太對勁兒,連忙道:"錢爺,你是知道我的,我怎麼可能會對自己人下手呢."

"你當然不會了."

錢萬貫呵呵笑著,突然一刀子捅進了那保鏢的小腹中.這種強烈的痛楚,讓那保鏢的身子都痙攣地抽動了一下,他單手抓住了刀鋒,難以置信地望著錢萬貫.錢萬貫用力擰了下手腕,一腳將那保鏢給踹翻了出去.

血水,飛濺到了半空中,那保鏢摔倒在地上,當場斃命身亡了.

對付內鬼,就不能客氣了!

錢萬貫把刀子在那保鏢的身上抹了兩下,喝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呢?快給我出去追殺徐天啊?"

"是……"

這些人才算是緩過神來,忙不迭地跑了出去.街道上人來人往的,倒是挺熱鬧,可是,哪里還有徐天的影子.難道說,他真的飛走了?錢萬貫看了眼邱漢宗,邱漢宗也看了看他,兩個人都看出了對方眼神中的迷惑.

這麼多年來走南闖北的,什麼樣的人沒見過,什麼樣的事情沒經曆過.可像今天這樣的事情,絕對是大姑娘上轎--頭一次!

邱漢宗沉聲道:"這件事情只有一個可能,我懷疑那人是個鬼修."

馬明樓哼哼了兩聲,在嶺南市的地盤上還有人敢這樣囂張,這是沒將他給放在眼中啊?他讓錢萬貫盡管放心,哪怕是掘地三尺,他也會將那人給翻出來.

錢萬貫點著頭,可心中卻有些慌慌的,不太踏實.一方面叫人把張善功等傷者抬到樓上去搶救,一方面……咦?錢萬貫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魏藥師呢?明明,魏藥師是跟著他們一起來到樓下大廳中的,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見了.

這一切,當然都是徐天干的.

趁著八極大鼎擋住了錢萬貫的刹那,他立即腳踩飛劍逃了出去.跟人打架,當然要以及之長攻敵之短.他躲藏在暗處,不斷地用飛劍偷襲,果然是讓錢萬貫和馬友,馬明樓,邱漢宗等人都有些慌慌的了.

剛好,魏藥師躲藏在了窗口,讓徐天一個神識刀就給撂倒了.徐天就不信了,好端端的,魏藥師和張善功怎麼會突然間來到嶺南,跟錢萬貫和馬明樓等人混在一起?用腳趾丫都能想得到,肯定沒什麼好事兒.

還是忙正事兒要緊,徐天伸手將魏藥師給夾在了腋下,腳踩著飛劍,一路去追鬼叔了.

鬼叔是那種老奸巨猾的人,性格多疑,有點兒風吹草動就會讓他風聲鶴唳.不管來人是不是沖他來的,他都不想再在名樓館中待著了,說白了,哪兒也沒有鯊魚島安全.他偷偷地溜出去,一口氣跑出去了兩條街道,才算是找個角落躲藏起來.

他手拄著牆壁,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偏偏煙癮還發作了.他從口袋中摸出來了一根煙,用力地抽了兩口……咳咳,嗆得他不住地咳嗽,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啪啪!突然,有人幫忙拍了拍後背,讓他的氣息暢通了不少,喘息著道:"謝謝……"

"謝什麼,怎麼說咱們也是老朋友,你這麼說就見外了."

"老朋友……啊?徐,徐天?"鬼叔嚇得倒退了兩步,連身子都撞到了牆壁上,叫道:"你,你不是遭到了修者公會和特殊神盾局的雙重追殺麼,怎麼還敢來嶺南市?"

"那是我的事情,不勞你費心."

徐天早就摘掉了面罩,淡淡道:"鬼叔,我這趟來找你,是想問你點兒事情……"

鬼叔連忙搖頭道:"什麼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

徐天懶得跟他磨嘰,上去一巴掌將他給打暈了,隨手扛在肩膀上,轉瞬就消失不見了.要是用了搜魂的神識技能,徐天也能讓鬼叔說出他想知道的,可是,那樣太痛苦了.他相信,用自己的手段,一樣能讓他們張嘴.

兩個水球,丟在了鬼叔和魏藥師的臉上,他們都醒轉了過來.

這是在哪里?

他們左右看了看,都把目光落到了徐天的身上,怒道:"徐天,你……你想干什麼?"

徐天的手中拿著一個魚竿,魚線跟小手指般粗細,微笑道:"我也不想干什麼,就是想玩玩釣魚……"

"釣魚?"

"對呀,我可不希望魚兒脫鉤,相信你們也是一樣吧?"

徐天笑著,一甩手,魚線就纏繞在了鬼叔的腰杆上.再抖動手腕,鬼叔的雙腳就離地了,任憑他怎麼掙紮,都難以掙脫了魚線.一步,一步,徐天走到了天台邊兒上,竟然甩手將鬼叔給拋了出去.

我勒個擦的,不帶這樣的吧?這棟樓有三十多層,鬼叔就這麼懸在了半空中,全身上下的重量只剩下了腰杆上的繩索維系著.這要是繩索脫扣了,他就得從天台上摔下去,還不被摔成肉泥才怪.

上篇:第671章 來硬的(2)    下篇:第673章 摸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