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校花的修真強少第648章 貪吃蛇   
  
第648章 貪吃蛇

難怪江湖上都在盛傳,徐天滅掉了五毒教,飛鷹門,雙煞門,西甯王家等等外隱門的勢力,都已經引起外隱門的公憤了.敢情,這是真的呀?拓跋中原氣得哇哇大叫,怒道:"敢來我們拓跋城放肆,我今天就讓你橫尸當場."

"你有那本盡管放馬過來."

"殺!"拓跋中原怒火中燒,抓著長矛就撲向了徐天.

"看我的暗器."徐天隨手就丟過去了一樣黑乎乎的東西.

拓跋中原趕緊往旁邊躲閃,這才發現是一塊石頭.而徐天,已經跑出去挺遠了.哎呀我個小比的,拓跋中原奮力追了上去,邊追還邊喊著,讓徐天站住.這樣一喊不打緊,徐天跑的更快了.

這樣得追到什麼時候!

拓跋中原抓住了一個人,讓他立即去找拓跋長雄,把整個拓跋部落的勇士都召集起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抓住徐天.

一個追,一個跑.

這就跟貪吃蛇似的,越追,跟在徐天身後的人就越多.要知道,這可是在拓跋城啊,這些拓跋部落的人對于每一條街道,每一個胡同都極其熟悉.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圍追堵截,徐天總是能夠逃脫掉.

這樣持續了差不多有一個來小時的時間,徐天估摸著差不多了,瞅准了之前的城門,立即跑了出去.

哈哈,小癟犢子!

拓跋中原早就派人去調查了,這道城門是虛掩著的.他故意叫人不要封死了,就是想著把徐天給引出去.城里有各種建築物,徐天閃轉騰挪的,再放兩把火,這對于拓跋部落來說肯定是一種損失了.

要是在城外就不一樣了,一馬平川,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徐天還能逃到哪兒去?拓跋中原和拓跋長雄等人都騎上了戰馬,噠噠噠地追了出來.嗖,嗖,嗖,一支支的箭矢射了過來,徐天跑著"s"形的曲線,愣是讓他躲過去了.

不過,人的兩條腿肯定是沒有馬兒的四條腿跑的快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們都高高舉起了馬刀……突然,徐天縱身撲倒在了地上,喊道:"打!"

大金爺和駝爺,烈風寒,顧朝夕,喬欣等人一直關注著拓跋城的情況,當看到一簇簇的火光,再聽到從里面傳來的陣陣喊叫聲,一個個的心都緊張了起來.估計,徐天快帶人出來了吧?可是等了又等的,還是沒有徐天的身影.

要不是從城內傳來的喊殺聲,一聲比一聲激烈,他們都懷疑徐天是不是出事了.

"沒事,沒事的,咱們再等等."顧朝夕嘟囔著,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別人,還是在安慰自己.

"來了!"

這樣又等了一陣,終于是看到城門大開,一道身影躥了出來.緊跟著,就是拓跋部落的騎兵,嘚嘚嘚地在雪地上奔馳著,速度極快.

大金爺和駝爺等人的精神都振奮了起來,一個個端起了槍.等到徐天撲倒在雪地中的刹那,他們立即勾動了扳機.噠噠噠,噠噠噠,密集的子彈掃射出去,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頓時人仰馬翻,紛紛摔倒在了雪地上.

人,實在是太多了.

前面的人倒下去了,後面的人還在跟著往前沖,想要停下來都不可能.誰能想到,這兒會有埋伏呢?拓跋中原和拓跋長雄喊叫著,可是,騎兵隊徹底亂了套,一個個就跟無頭蒼蠅似的,四處亂撞.

有的騎兵根本就沒有讓子彈射中了,卻讓別人給撞翻了.

有的騎兵想著掉頭回來,馬兒卻嘶鳴的一聲逃竄了出去,把他給摔倒在了地上.還沒等爬起來,就讓別的戰馬踩在了身上,相當慘烈.

管你什麼槍法不槍法的,這兒的幾個傭兵都沒玩兒過槍,只是盡情地勾動著扳機就行了.反正,人和馬兒太多了,總會能掃中了.

徐天從地上爬了起來,偷偷地向著戰場摸了過去.

這一幕都落入了大金爺的眼中,喊道:"徐天,你是不是瘋了?快回來."

徐天就像是沒聽到似的,反而躥行得更快了,終于是躲藏在了一匹癱倒在地上的馬兒的身邊,不再動彈了.飛劍,躥了出去,在人群中來回地飛舞,清一色就是抹脖子.

這些拓跋部落的勇士,有的在躲子彈,有的在逃竄……誰能想到半空中還會有飛劍過來呢?一時間,一個又一個的人從馬背上翻滾下來,幾乎所有人都以為是中彈了,沒有一人想到會是飛劍.

這可是徐天的殺手锏,他暫時還不想暴露了.

在塞北縱橫了這麼多年,那些部落只要是聽到拓跋部落的馬蹄聲,就嚇得四處逃竄了.拓跋部落的勇士們可以說是所向披靡,漸漸地也養成了他們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性格.可是今天,這個跟頭上真的栽大了,照這樣下去,整個拓跋部落都得讓人給滅掉了.

徐天,太狠了.

他是不是滅掉一個又一個的外隱門有癮啊?拓跋中原怒吼道:"撤退,快撤退."

"看刀!"

突然,一道有幾分陰冷,又耀眼的光芒一閃而過.拓跋中原的戰馬的一條前腿被生生地斬斷了,嘶鳴了一聲,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拓跋中原從地上翻滾起來,長矛如毒蛇,疾刺向了徐天.

徐天一刀格擋了上去,就跟拓跋中原戰在了一處.

拓跋中原用的是"亂披刺"矛法,往往一矛能刺出去十幾下,讓人防不勝防.可徐天,就像是知道長矛會從哪里刺過來似的,總是能夠在間不容發的空隙躲過去,再伺機偷襲,這讓拓跋中原有了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

亂披刺,這是一種大開大合,硬紮硬打的武技.一旦施展開了,攻勢越來越是凶猛,往往比拓跋中原修為更高的人,都命喪在了他的"亂披刺"上.可是現在,徐天明明是內勁六層的武尊,他卻拿徐天半點兒的法子都沒有.

他,讓徐天給牽制住了,那些拓跋部落的勇士們就沒有了主心骨兒,一個個四處逃竄,現場更是混亂了.

上篇:第647章 歌唱二小放牛郎    下篇:第649章 勝者王侯敗者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