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校花的修真強少第630章 白眼狼   
  
第630章 白眼狼

屈寒山是陰寒門的長老,已經魔尊初期的境界.這樣的一個高手,又怎麼可能會好端端地掩埋在雪中呢?而鄭彩霞和樊大通等陰寒門的人呢,他們又到哪里去了.這一切,只能是從屈寒山的口中,知道答案了.

這些槍手和傭兵們,全都緊張起來,盯著點兒周圍的動靜.

酒上的藍色火焰沒持續多大會兒,就熄滅了.駝爺又用火機點燃了一次,結果又再次熄滅了.這就說明酒沒有效果了,必須得換新酒才行.一邊忙活點酒,一邊忙活搓揉屈寒山的身體,速度和效果都要慢上不少.

"駝爺,把這個交給我吧."

徐天接過碗,一個火球就丟進了碗中,火苗蹭蹭地燃燒著.

駝爺愣了一愣,也顧不上去想那麼多了,手沾著酒水繼續搓揉屈寒山.火熄滅了就丟火球,酒沒有效果了,就換新酒.這回,駝爺可以全身心地搶救人了,持續了一段時間,屈寒山的身子越來越熱乎,皮膚也終于是變得紅潤起來了.

烈風寒和顧朝夕,喬欣等幾個人,早就已經弄好了一個雪洞,里面放上了床和被褥.駝爺彎腰抱著屈寒山放到了床上,又蓋上被子,人暫時是沒什麼大礙了,但是什麼時候能醒來,還是一個未知數.

徐天道:"我來針灸試試……"

真是耽擱不得了,這里距離駱駝峰不過是二三十里地,遠遠望去都能看到臥趴在雪地上的那兩座山峰了.徐天必須得弄清楚,陰寒門的這些高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他摸出三根銀針,呈現著天地人三才的陣型,刺入了屈寒山的胸口穴位,保持住他的一口心脈,這才又摸出銀針來刺激屈寒山的穴位.

銀針進,元氣滲入了屈寒山體內,幫忙驅散寒氣.

銀針出,帶出來了淡淡的寒氣,在這樣雙重作用下,屈寒山終于是醒轉了過來.這是哪里?他睜開眼睛看了看,又閉上了眼睛.這可能是到了陰曹地府了,怎麼說他也是魔尊初期境界的高手,想過各種死法……讓仇家殺死了,修煉走火入魔了,他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會被活活地凍死的.

死了也好,一了不了.

可是,等會兒見到了閻王爺,他怎麼跟閻王爺說呢?耳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屈寒山,你感覺怎麼樣?"

"還行……"屈寒山不自覺地睜開了眼睛,這一刻清醒了不少,終于是看清楚了眼前的這個人,這是一個有著絡腮胡須,相貌粗獷的青年,這絕對是一個陌生人,但他又感覺有幾分熟悉.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陸判?屈寒山問道:"你們是不是要領我過奈河橋,還要喝孟婆湯……"

"呃……駝爺,你們都出去一下,我單獨跟屈寒山說一句話."

"好."

駝爺和烈風寒等人都退出去了,霎時間,雪洞中就剩下了徐天和屈寒山兩個人.徐天摘掉了面具,露出了那張清秀,俊朗的面孔.這一幕,又把屈寒山給嚇了一跳,失聲道:"徐天,你……你也來陰曹地府了?"

徐天沒好氣地道:"什麼陰曹地府,是我把你從雪堆中挖出來的,你沒死."

"啊?我……我沒死嗎?"

"疼不疼?"

徐天在屈寒山的胳膊上抽了一巴掌,這種強烈的痛楚,讓屈寒山又驚又喜,他果然是沒有死.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徐天不是在內地麼,怎麼會突然間跑到塞北來,又救了他呢?屈寒山實在是想不通.

有什麼想不通的,還不是他們太沒用了.

鄭彩霞和屈寒山,樊大通等人來到塞北這麼久了,也沒有弄到金熊膽,徐天只能是自己跑過來了.倒是屈寒山啊?他怎麼會被掩埋在了雪地中,鄭彩霞和樊大通等陰寒門的人呢,他們又去什麼地方了?這一連串兒的問題,終于是讓屈寒山什麼都想起來了.

他很是痛恨,咬牙切齒地道:"本來,一切都好好的,我們偷偷地潛入到駱駝峰,抓了金熊就走.誰想到,我們在駱駝峰轉了幾天,還沒有見到金熊,就慘遭了拓跋部落的埋伏.有好幾個陰寒門的人,當場斃命身亡.我和鄭夫人,還有樊大通等人玩兒命地劈殺,終于是殺出來了一條血路……"

當時是晚上,他們慌不擇路地逃竄,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同時,他們的馬車被搶走了,還是靠臨時做的雪橇,逃過了拓跋部落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追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身上攜帶著的干糧,牛肉干也都消耗殆盡了,只能是吃雪或者是獵殺一些動物來維持生命.

終于,他扛不住了,一頭栽倒在了雪地中.

天上飄散著鵝毛大雪,很快就將他給覆蓋了.拓跋部落的人竟然沒有發現他,而是穿行而過,去追殺鄭彩霞和樊大通等人了.這是對精神和肉體,雙重的折磨,陰寒門的人真的堅持不了多久了.

徐天有些不太明白,問道:"按說,你們的行蹤這麼詭秘,拓跋部落的人又是怎麼摸清楚的呢?"

"這事兒怪我們自己了,養了一頭白眼狼,他出賣了我們."

"誰?"

"江東郎!"

江東郎?這讓徐天就是一愣,對于這個陰險奸詐,為達目的不擇任何手段的小人,他是深惡痛絕的.上一次,因為黃騰的事兒,徐天特意跟陰寒門的人說了.陰寒門也是當即表態,將江東郎逐出師門.

現在,怎麼又把江東郎給扯上了?要是屈寒山不說,徐天都快要把這個人給忘了.

屈寒山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個耳光,懊悔道:"這事兒都怪我,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鬼迷了心竅.在江東郎的蠱惑下,我跟鄭彩霞求情,把他也帶到了塞北.我當時想著,江東郎要是能在金熊的事兒上立大功,就可以繼續留在陰寒門,不再跟你作對就是了.誰想到,這個白眼狼,他竟然對陰寒門的做法懷恨在心,暗中勾結了拓跋部落的人,把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彙報給了對方.要不然,拓跋部落的人不可能把我們的行蹤把捏得這麼精准,我們也就不會傷亡這麼慘重了.說白了,這都是我們自食其果……唉,都怪我有眼無珠,我害死了陰寒門的這些人."

上篇:第629章 用錢砸    下篇:第631章 大將之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