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校花的修真強少第054章 以氣度針   
  
第054章 以氣度針

胡藥師到底是誰呀?

徐天問慕容熙月,慕容熙月也搖著頭,她也不認識.

慕容遠山和高淑嫻,田文鏡,慕容沖等人也都跟在身後,誰都沒有說什麼.慕容遠甫和趙菁麗都很激動,他們在前面帶路,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一棟別墅中.

趙菁華冷聲道:"慕容遠山,田文鏡,你們就在樓下等著吧?人太多了不好."

"這是我家."慕容遠山怒道.

"難道你還怕我不會害了慕容老爺子嗎?"胡藥師站在門口,掃視了慕容遠山和田文鏡等人一眼.

"不敢,不敢."

"行了,我上去看看."

其他人都在樓下等著,胡藥師只是叫了趙菁華,慕容熙月跟在身邊.徐天左右看了看,也顛顛地跟了上去.趙菁華看了他一眼,終于是沒有說什麼.

這一刻,慕容遠山和田文鏡互望了一眼對方,都看出來了對方眼神中的驚慌.胡藥師不會真的將慕容垂的病症給治愈了吧?要真的是那樣,他們所作出的一切,可就都前功盡棄了.偏偏,胡藥師是他們招惹不起的人,也只能是在這兒等著了.

很快,幾個人就來到了慕容垂的房間.

慕容垂躺在床上,眼窩深陷,皮膚蠟黃,喘息跟風箱似,眼瞅著就要不行了.趙菁華也嚇了一跳,她也沒有想到慕容垂的病情會這麼嚴重.聽到有動靜,慕容垂還睜開眼睛看了看,當看到了胡藥師和慕容熙月,他很激動,蠕動著嘴唇,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爺爺……"慕容熙月往前踉蹌了兩步,直接撲到了床上,淚水撲簌簌地流淌了下來.她早就想過來看望慕容垂了,可是,慕容遠山和高淑嫻不讓,她也沒有什麼法子.真的沒有想到,一向魁梧,威嚴的爺爺,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小女娃子,你讓開一下,我來給你爺爺看看."

"胡藥師,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治好我爺爺."

"我盡力."

徐天和趙菁華上前,將慕容熙月給攙扶了起來.胡藥師走過去,把三根手指搭在了慕容垂的手腕上,靜靜地感受著脈搏的跳動.他的脈相紊亂,微弱,斷斷續續的.同時,在他的體內好像是還有著一股似有似無的氣息,在不斷地破壞著他的身體機能.

這是一種毒素啊,胡藥師緊鎖著眉頭,臉色很是凝重.

幸虧慕容垂在修煉的時候,走火入魔了,導致經脈斷裂,堵塞.要不然,這些毒素早就已經順著奇經八脈,流竄到全身各處.那樣,慕容垂又怎麼可能會活到現在?早就不知道死過去多少次了.

這個問題,還真的挺棘手!

慕容熙月和趙菁華都挺緊張的,見胡藥師久久不語,小心問道:"胡藥師,我爺爺的病症……怎麼樣了?"

"他不僅僅是經脈斷裂,還中毒了.這事兒很難辦,經脈斷裂就沒法兒解毒,經脈要是續接,疏通了,這些毒素就會瞬間躥騰到全身各處,他一樣會毒發身亡.唉,要是張藥師也在這兒就也好了,一個控制毒素,一個疏通經脈,我們肯定能治愈了慕容老爺子.可是,張藥師出去采藥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啊?那我爺爺怎麼辦?"

"我也無能為力了……但願,他還能堅持到張藥師回來."

這就等于是宣判了慕容垂的死刑!

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又跟肥皂泡一樣啪嗒下破滅了,這對于慕容熙月來說,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就連趙菁華都有些接受不了.她好不容易把胡藥師給請來,卻白走了一遭,早知道這樣……唉,她沉聲道:"熙月,等會兒你就跟我一起去省城吧?有你姨夫和趙家的人在那兒,沒人敢把你怎麼樣."

"大姨……"

"這個家還有什麼值得你留戀的地方嗎?他們只是把你當做了交易的籌碼,走了也罷."

"胡藥師,我試試行不行?"

一直默不作聲的徐天,終于是說了一句話.

什麼?趙菁華的眼眸當即就瞪圓了,她早就調查過關于徐天的信息了,對他也沒什麼好感.這樣一個窩囊廢一樣的人,還想著吃天鵝肉?不過,他為了慕容熙月,敢跟田家人死磕,倒是有幾分膽量.

可是,治病救人跟膽量有什麼關系?真以為你是醫學院的學生,就可以包治百病了呀?連胡藥師都不行,徐天肯定就更是不行了.這次,就連慕容熙月都搖了搖頭,不是不相信徐天,是真的不可能.

徐天輕聲道:"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專研醫術,還學了針灸,我想用針灸的手法,幫著慕容老爺子疏通了經脈,不是什麼難事."

胡藥師盯著徐天看了看,問道:"你是說,你用銀針就可以幫他疏通了經脈?"

"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吧."

"好,你來疏通經脈,我來控制毒素."

"行."

胡藥師摸出來了一顆藥丸,塞入了慕容垂的口中,又從藥箱中拿出來了一百零八個小藥罐,每個小藥罐中都有清水一樣的液體,就跟拔罐子似的,按在了慕容垂的身體上.他這才扣住了慕容垂的脈門,把勁氣輸送進去,盡量控制住毒素.

胡藥師沖著徐天點點頭,徐天摸出銀針,刺入了慕容垂的穴位中,認穴極准.

慕容熙月和趙菁華的心都懸到了嗓子樣兒,她真不知道徐天什麼時候學會針灸了呢?胡藥師的贊許地點了點頭,緊接著,他的臉上就露出了驚愕的神情.徐天的每一針下去,都將一股氣息融入到了慕容垂的經脈中,這股氣息有著極強的活力和生機,不斷地修複,沖擊著慕容垂破損的經脈.

怎麼可能會這樣?

別人不知道,胡藥師是醫道高手,他的勁氣又在控制者毒素,感受頗深.這一手以氣度針的絕活兒,哪怕是他和張藥師施展起來,也未必能有徐天做得更完美.他有些不太明白,濱江市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醫術精湛的人了.

可笑,可憐,可歎慕容家族的人,有眼不識金鑲玉啊!

漸漸地,徐天行針的動作越來越是嫻熟,猶如是行云流水一般,給人一種很舒心的視覺享受.這樣持續了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徐天終于是將銀針給拔出來了,一樣是沖著胡藥師點了點頭.

胡藥師立即催動勁氣,一個藥罐一個藥罐地拔下來.第一個藥罐中的清水,變成了黑色.再往下,一個藥罐一個藥罐地拔下去,顏色也漸漸地變淡.等到最後的一個藥罐拔下來,終于是清水一樣的顏色了.

上篇:第053章 一曲相思    下篇:第055章 兄弟阋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