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九十一章 略加提點   
  
第七百九十一章 略加提點

"真的這麼好?"向左也是打量著面前的金人,半人大小,上面也是密密麻麻的標注著一些穴位和經脈,除此之外沒有看出來有其他的什麼不同!就是一個死物而已!

"武者呢?就是對自身的一種認識,你所學的呢?就是深入了解的一個過程!"說完了之後,也是看了一眼向左,"你呀!學的只不過是一個方面而已,從外界好聽一點的來說,算是一個武者,但實際上面就只不過是一個支脈而已!"

丁羽的說話也是相當的不客氣,向左也是撓撓頭,不過頭發很短,所以撓起來自己的頭發聲音有些響,以往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什麼人跟自己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自己的練武呢?只是興趣所在,對于其研究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深刻!

"是不是不太相信?"

丁羽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出來一張面巾,隨即也是把自己的眼睛給蒙住了,然後兩只手也是搭在了銅人的身上面,"看好了!"

百會,太陽,..丁羽的手不住的移動,向左也是注意的看著銅人上面的穴位,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夠跟得上這個速度,但是很快的感覺眼睛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夠用了,因為阿叔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大概能夠有十分鍾的時間,丁羽才摘下來自己蒙在眼睛上面的面巾,一邊的向左已經流淚了!因為在這個時間段里面,自己根本就來不及眨眼睛,而且長時間的盯著這個銅人呢?也是真的讓自己的眼睛疲憊不堪,等丁羽停下來的時候,向左已經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看著向左的樣子,丁羽也是吐了一口氣,剛才的時候有些太肆意了,所以還真的就沒有怎麼在乎向左,走出來看著師叔正在忙,房間里面的人好像有點多,而且很多人呢?都是豎立的站在了一邊的位置,對于從里面走出來的這個人呢?也是吃了一驚!

"怎麼了?"楊明也是問了一句."找點眼藥水,剛才阿左的眼睛有那麼一些太疲憊了!現在正在里面流眼淚呢?"看到師叔指的位置,丁羽也是直奔而去,對于房間里面的其他人呢?丁羽也是一點理會的意思都沒有!

拿了眼藥水給向左,丁羽則是打量著房間里面的其他物件,向左沒有多長的時間就恢複了過來,剛才的時候呢?只不過是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疲勞罷了,並沒有其他的什麼問題!

但是向左還是對自己的這位阿叔歎為觀止,其動作都已經不是技術這麼的簡單了!

對于每個穴位的掌控,對于每一條經脈的掌控,都精確到了極致,要知道就算是讓自己睜著眼睛去數,恐怕都達不到那個程度,這個可不是熟絡這麼的簡單呀!

眼睛已經沒有什麼問題,向左也是走了出去,外面的人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有注意,等看到了向左站在大家面前的時候,都是一愣,誰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遇到向左!

"阿左,你怎麼在這里了?"

向左的身份呢?大家都知曉,也沒有什麼可藏匿的,他的父親和叔叔呢?絕對的爭議人物,但凡吃這碗飯的人呢?都基本上會給這個面子!向左呢?可以說是身出名門,雖然有的時候會顯得有那麼一些愣頭青,但還是懂規矩的!

"龍叔!"向左也是跟大家打了一個招呼,"過來看長輩!"跟眾人打過了招呼之後,向左也是親自的端茶然後向里面走去,當然了也沒有忘記在這個之前呢?給楊明也是倒了一杯茶,畢竟這位從身份上面來說,是阿叔的師叔!跟家里面的關系也算是相當的不錯.

而外面等候眾人,這個時候也是低聲的議論著,先前找上門來的時候,只是聽說這里的醫術很是不錯,特別是跌打和正骨,很多的人對此都是贊不絕口,但是現在來看呢?不僅僅是這個方面的,這個背後的關系也是相當的不簡單呀!

什麼時候看到向家的大公子如此的畢恭畢敬斟茶,還有就是里面他說話的態度,這個小小的醫館還真的就是相當的不簡單呀!有的時候還真的就不能夠看表面!

楊明為病床之上的人做了相當的檢查之後,也是微微的搖頭,"站在我個人的角度來看,不適合做保守的治療,畢竟的情況已經是相當的嚴重,我個人的建議先停工,做手術,然後再配合中醫的療養和手續的治療,這樣的話對于身體的負擔是最小的!對日後也會有相當的保障!"

想了想,楊明也是從眼角的余光發現了出來的向左,所以也是喊了一聲,"阿左,喊你阿叔來一下!他是大醫生,想必對此有所研究!至少他是有牌照的,比我強!"

看著從里面出來的丁羽,眾人的目光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聚焦在他的身上面,而且眾人也是發現向左老老實實的跟在了這位年輕人的身後位置,完全就是一個小跟班的角色!這位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讓向左來充當這樣的角色?

"阿羽,你給看一下?!"

站在後面的向左看了一下周圍,很快的也是搬了一張椅子過來,放置到了丁羽的身後位置,不管是因為什麼方面的原因,但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讓已經目瞪口呆的眾人這個時候也是倒吸了幾口冷氣!D你老母呀!

坐下來之後丁羽也是伸了一下手,向左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跟其他人要了影像資料,然後小心翼翼的遞到了丁羽的手里面,丁羽也是對著燈光看了一會,隨即搖搖頭,"情況太嚴重了吧?!這樣的人還能夠站著,真是奇跡!應該承受了難以承受的苦痛!"

"師叔!這樣的傷就算是現在能夠維持,但也只不過是透支而已!"隨後丁羽也是把手里面的影像資料遞給了自己的師叔,"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觀察,應該盡快的入院檢查,如果可以的話准備手術吧!至少將來的時候痛苦可能稍微的輕一點!"

"醫生,阿克的情況比較特殊,他現在的工作至少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完成!"

對此丁羽並沒有太多的表示,"站在醫生的角度,他需要現在就入院治療,但我只是給與一些建議,如何的來應對,需要病人自行的來決定!"丁羽才不會理會病床上面的這位究竟是什麼身份,跟自己又不發生任何的關系.

自己呢?只是從一個醫生的角度來提及這個問題而已!每個人呢?都有自己的選擇,其他人還真的就干涉不了!而且這樣的事情呢?也不是自己應該去決定的,自己又不是心理醫生,還需要做心理方面的輔導!輪不到自己.

"楊老!"一直爬躺在病床上的人也是喊了一聲,"我現在的工作真的是非常重要,我不能夠錯過這一次機會,以後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現在機會來了,我希望我能夠抓住這一次的機會,還是做保守的治療吧!"

楊明用手敲著桌子,"我個人的呢?不太看好,但是你自己做了這個決定,別人呢?也不太好去干涉什麼?我幫你敷一下,同時給你開幾服藥,但是起到的效果不會特別的明顯,還有就是每個人呢?都有屬于自己的一個臨界點,注意不要突破這個臨界點!"

對于楊明說話,旁邊的一干人等都是相當的留意,而丁羽則是流露出來些許的思索,對于普通人而言呢?突破了連接點,就很容易爆炸,就好像是暖水瓶一樣,里面裝置了過多的熱水,外界還不住的給壓力,不炸開才怪呢?

而對于自己來說呢?突破臨界點呢?還真的就是相當期望的一件事情,身體內外經過了千錘百煉,就是想要突破更高的境界,但是想要突破這個臨界點,真的是太不容易了,窮文富武,說的呢?也就是這個情況,沒有必要的資源,你就沒有辦法去打磨和熬練.

而沒有細細的打磨和熬練,就想要去突破所謂的臨界點,那麼面臨的後果就會非常的淒慘了,那個環節出現了問題,所帶來的影響都會是致命的,畢竟人的身體是血肉所鑄就而成的,不是鋼鐵,也不可能有再來的一次的機會!

"阿叔,克哥還是很敬業的!"向左也是低聲的在丁羽的耳邊說了一句,"這個腰傷也是跟我父親有相當的關系,當初的時候我父親拍攝電影的時候,從樓上面跌落下來,還是克哥給接了一下,不然的話我老豆肯定著重!"

丁羽看了一眼向左,微微的搖頭,如果說就是用這個來求自己的話,不夠,更何況是向家,向十欠的人情,又不是自己欠的人情,與自己並沒有任何的相干,還有就是自己也不欠向家任何的人情,不需要為此而出頭!

楊明也是站在了旁邊,對于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不過卻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向左呀!還是太年輕了,對于一些事情呢?沒有太多的閱曆,現在跟丁羽說小話,這個不是典型的為難他一樣嗎!

楊明在那邊也是拿出來一張紙,"阿左,過來幫我把筆拿過來!"這個也算是給了向十一個面子,這個孩子的曆練還是太少了,如果說是等人走了之後呢?再跟丁羽提及這件事情呢?可能效果會更好一些,但是現在跟丁羽提及這件事情,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情了!

向左老老實實的走到了楊明的身邊位置,等他開藥方,楊明也是仔細的斟酌著,究竟開什麼樣子的藥方是最為合適的,畢竟他身上面的傷勢已經是非常的嚴重了,如果說真的要是突破了臨界點,那麼到時候癱瘓呢?可能都是最輕的!

思量了半天的時間,楊明才寫好了藥方,隨即也是注明了服用的方式,向左小心翼翼的把藥方給拿了起來,遞給了床上面的阿克,"克哥,你注意一下,機會是很重要,但是自己的身體呢?更為的重要!"

"阿左,謝謝!"躺在床上面的人也是露出來一絲的微笑給向左,這件事情還是承了一定的人情,人家能夠跟自己說上這樣的一句話呢?也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畢竟彼此之間的身份呢?是不太一樣的!別把自己看得太重!

既然都已經結束了,眾人的心情這個時候貌似也是好了很多,很快領頭的人也是看向了向左,眼睛也是不由的一亮,"阿左,珠子很靚呀!什麼時候喜好上這些東西了?這樣的好物件很難尋的!"

向左下意識的也是舉起來自己的手臂,看了一眼手邊上面的珠子,自己打聽過了,珠子呢?材料還算是可以,值錢的呢?是上面的犀角,但是看龍叔的意思,整個手串的價值好像並沒有體現在這個犀角上面了?這倒是有些奇怪!

"阿叔送給我的禮物,我很喜歡,所以也就一直帶著了!"

說話的龍叔也是看向了坐在一邊的丁羽,但是並沒有得到丁羽任何的回應,這個年輕人呢?這個時候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沉默,眼簾也是深深的垂下,而且整個人也是太過于的沉靜了,如果說不注意的話,真的不知道坐在那里的竟然還是一個人,就好像是老物件一樣!

"好東西!"

床上面的人也是被攙扶了起來,楊明看了一眼,"去醫院再去檢查一下,既然不想暫時的做手術,就先加裝一個矯正器吧!這樣的話對于你的腰身還是一個保護,好在你已經有了兒女,所以倒也不需要有其他方面的擔心了!"

在眾人的幫助之下,阿克也是被抬走了!畢竟這里的條件還不是那麼的方便,等人都走了之後,楊明也是看了一眼向左,對他搖搖頭,"阿羽,你怎麼看?"

"需要長時間的療養!想要完全的康複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拼的太猛了,而且自身的底子也不是那麼的好,雖然現在這個時候看不出來什麼所謂的氣血不足,但是應該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這個是先天和後天雙方面條件所決定的!"

楊明也是點點頭,這個話說的通透,阿克的情況呢?是先天和後天雙方面條件所決定的,"阿左,聽明白沒有?你阿叔說的這個話,可不是在簡單的討論病情,同時呢?也是給你提了一個醒,你的先天條件呢?很一般,需要後天來補足!"

"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丁羽也是接過來自己師叔的話題,"你練就的呢?只是套路,體型倒是不錯,但是對于站樁等等呢?根本就沒有深入的了解和研究,跟年紀和閱曆有相當的關系,蟄伏幾年呢?不算是一件壞事!"

怎麼談論到自己的問題上面了,向左感覺到有那麼一些迷惑,但是丁羽和楊明兩個人卻沒有就這個話題繼續的說下去,"剛才在里面看到了師叔的一具銅人,師叔對于這個有著相當的研究,我看到銅人上面都已經是相當的光亮了!"

"跌打正骨,如果說連這個都不了解的話,還靠什麼吃飯?"楊明也是很感歎的說了一句,"我先前的時候也是想要收幾個徒弟的,但是他們呢?看著好像有這個心思,但是連最為基本上的穴位呢?都沒有要記清楚的意思,所以我這個方面的心思也就淡了!怎麼?你對這個也是相當的有興趣!"說完了之後,也是相當懷疑的看著丁羽.

向左根本就沒有想明白,這個時候對于丁羽和楊明兩個人的談話呢?就感覺跟云山霧罩一樣!但是兩個人呢?都只是把這個話給說到了一半,根本就沒有任何要繼續下去的意思,向左真的是相當苦悶,但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自己總不能夠拽著他們兩位的衣領吧!一方面呢?是不太敢,另外一方面呢?也是真的打不過,先前跟阿叔的較量,自己可以說是被蹂躪的極其慘,師叔甚至就只是用了一只手而已,而楊師傅呢?自己會是他的對手?開玩笑!

誠然他都已經是老爺子了,但是人老精,鬼老靈的,越是這樣的老家伙呢?就越是不好對付,自己是那樣的家庭當中出生的,對于其中的了解也可以說是相當的多,在江湖當中,出位的人倒是不少,但是真正有決定能力的呢?絕對不是這些博出位的!

博出位的呢?死的也是最快的!楊師傅和阿叔這麼的說自己,是不是也是想要給自己提醒呢?但問題是自己好像並沒有任何要博出位的意思呀!

想不明白?向左也是按下來心中的疑惑,晚上回去的時候跟自己的老爹好好的交流一番,就靠著自己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難以理解其中的奧妙,但是想一想,這位阿叔跟自己的年紀好像也是相差無幾來著,為什麼他就能夠知曉這麼的多?

以往大家看自己的時候,好像自己有多麼的高不可攀,但是現在自己看這位阿叔,才知曉所謂的妖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根本就不是人類所能夠比擬的!畜生級別的人呀!

不比不知道,一比真的是無臉見人!

上篇:第七百九十章 以大欺小    下篇:第七百九十二章 主動和被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