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八十八章 賬都記著呢!   
  
第七百八十八章 賬都記著呢!

"明天我請你父親喝早茶,還是老地方!東西不錯的!!"

臨走的時候,丁羽也是很突兀的說了一句,沒有絲毫的來由,同樣也是讓人沒有絲毫的准備.年輕人也是小心的看了一眼丁羽,這個事情呢?勾起來自己不太好的回憶!

對于向家的那位當家人來說,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胃部也是不由的抽搐了一下子,請自己喝早茶這樣的事情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定,自己這邊讓兩個兒子過去,就是客氣客氣,還真的就沒有其他的意思.

但是現在呢?丁羽邀請自己喝早茶,自己跟丁羽早就有過約定的!雖然這個約定呢?只是暗地里面的,而沒有拿到明面之上,自己傳遞給他的消息呢?也是毫無保留的,但是現在呢?自己還是那位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既然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那麼就打個電話問一聲吧!究竟會得到什麼樣子的回複,這一點不重要,重要的是讓那位知曉自己的態度,丁羽可是指名道姓的找上了自己,自己究竟是去還是不去?會不會像是上一次一樣,自己吃到吐?

電話打出去不長的時間,自己這邊就得到了回應,丁羽這一次來港呢?主要就是為了躲難的,倒也不是刻意的想要去那里,受限于其他方面的影響罷了!至于去找他的原因嗎?也不會是其他方面的問題!安心也就是了!

早上的時候,這位向家的大佬也是刻意的帶了一件東西去了所謂的老地方,來到地方的之後也是注意到這位羽少的保鏢早就已經等候在那里了,打了一個招呼隨即也是讓開了自己的身位,"羽少!你早!"趕忙的走了兩步,隨即也是讓兒子把手里面的禮物奉上!

禮多人不怪,是不是?!更何況自己還有著諸多的把柄被掐在了他的手上面,是不是背叛了那位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了!反正這位羽少呢?已經給自己開出來了相當的條件!

"我要是不回禮的話,是不是顯得我太低俗?太不懂規矩?!"隨即丁羽也是把手里面的手串給摘了下來,放在手里面掂量了一段時間,隨即也是推到了年輕人的手里面,"我知道你喜歡練武,一點小玩意!"

"羽少,這個太貴重了!"向十雖然不太懂這些東西,但是能夠被這位羽少給戴在身上面的,而且看他戀戀不舍的樣子呢?就知道這個東西對于他的意義很是不同!

"說貴重呢?倒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貴重!"丁羽搖搖頭,"當年的犀角留下來一些邊角料,所以被做成了一塊素牌!今天也沒有帶其他的東西,更何況其他的東西也沒有太多的意義!就留給他做個紀念吧!武者呢?不要一味的爭強好勝,靜心,靜氣,精神!"

"謝謝羽少!"

丁羽隨即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率先的拿起來了筷子,吃東西的時候丁羽並沒有任何的言語,吃的時候也是有條斯里的,跟上一次不一樣,這一次叫的東西雖然不少,但是卻沒有任何要強行的意思,大家各自的隨意!

"十叔已經打探到情況了?!"吃過了東西,丁羽也是很突兀的問了一句.

"羽少,有什麼事情你吩咐也就是了!"向十並沒有回避這個話題,但是說起來也是比較的會做人,我打聽還是沒打聽的呢?這個無關緊要的事情,只要你羽少吩咐的,我照做就是!

"我不知道要在這邊留多長的時間,跟我一同而來的呢?還有不少人,他們也算是我的學生了,港城這邊的情況呢?我不是那麼的了解,所以希望十叔你幫個忙!"有些事情呢?大家心造不宣,你不說,那麼我就不問了.

"沒聽說這個方面的消息?!"向十狐疑的看了一眼丁羽,有些不明白丁羽提及的究竟是什麼意思?不明確就意味著自己不好去處理!分寸很難拿捏的.

"他們呢?都是一些年輕人,對于聲色犬馬呢?沒有太多的抵抗力,倒也不需要十叔你去做什麼,只要盯著他們就可以了!人數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良莠不齊的情況很可能會出現,甄別一下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說事情可能有那麼一些繁瑣,但對于向十來說,還真的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隨即丁羽也是推了一張支票過去,用手在支票上面點了兩下,"讓兄弟們做事呢?不能夠白做了,人情歸人情,交易歸交易!這些是讓兄弟們喝茶的!"

向十並沒有任何的猶豫,很是痛快的就把支票給收了起來,這位羽少都已經說過了,人情歸人情,生意歸生意,這個呢?就是一門生意而已,跟其他的並沒有任何的關系,而自己在拿到了這份支票之後,就說明彼此之間的契約已經達成了!

想了想,丁羽也是用手指了一下旁邊的年輕人,"小左最近有事情嗎?"

向十的眼睛先是一跳,隨即整個人也是有那麼一些激動了起來,"羽少,這個孩子呢?平時的時候不太機靈,但是打個下手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反正他是皮糙肉厚的,有什麼不妥的地方,盡管教訓,反正我也不是一個兒子!"

丁羽只是笑笑,"別打生打死的,聽著瘆得慌,我在港城這邊呢?也不知道會待多長的時間,還真的就需要找一個熟絡的人帶帶路!只要他不嫌麻煩就好!"

打一個巴掌,總歸還是需要給一點甜棗吃的,而這顆甜棗呢?給向十吃下去呢?並沒有太多的意義,但是作用在他的兒子身上面呢?這個價值就不一樣了!

不要說丁羽不會做人,有的時候丁羽的為人處事呢?還是很不錯的!

"羽少,我吩咐兄弟們辦事去了!"說完之後就離開了,至于自己的兒子嗎?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理會,向左則是很謹慎的看著丁羽,這位絕對的不好惹,當初的時候自己就知道了,現在把自己留在他的身邊了,自己還真的就感覺很是不好!

"我聽說你很喜歡練武?昨天看了一眼,跟你兄弟的體型有著相當明顯的區別!"

"他對于這個方面沒有太多的興趣,我呢?對于讀書的興趣並不是很大,對于武術有著相當的愛好,加上家里面有這個方面的條件,所以練就的東西可能稍微的多一些!"

"底子還不錯!"丁羽站起來的時候,向左也是跟著站了起來,就這麼的跟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自己的老爹呢?已經把自己給安排了在這位羽少的身邊位置,那麼自己也就別裝模作樣.

而向十在從早茶店出來之後,也是把有關的情況呢?都給彙報了過去,對于這樣的事情羽少是不會太介意的,而且相信那邊呢?也願意知曉這個方面的事情!

結果也沒有出乎向十的預料,那邊對于這個情況呢?也是了然于心,至于向十的兒子被扣在了丁羽那里呢?這個也應該是常理中事!丁羽做事情呢?有的時候就是這麼一個樣子!

丁羽去了香港那邊呢?並沒有鬧出來什麼動靜的意思,就算是鬧出來了什麼動靜呢?對于國內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至少現在還是比較顧忌這個影響的!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呢?當初的時候得罪丁羽還真的就不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而且這個事情鬧出來之後想要收場,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沖著丁羽睚眦必報的那個性格呢?也是沒有辦法跟他坐在一起來商談!

事情跟利益呢?可能沒有太多的關系,反正得罪了丁羽,甚至于當時的時候就是把丁羽給出賣了,這個問題呢?丁羽知曉還是不知曉,真的不需要說的太明白了!

丁羽當時的時候逼迫情治部門做出來一個選擇,情治部門呢?當時的時候沒有站在丁羽那一邊了,也許在當時的時候呢?自己是勝利的,至少是取得了相當的優勢,但是從現在來看呢?欺老不欺少呀!一棍子不能夠把丁羽給打趴下,留下來的禍患太多.

而現在再想著明面之上動手,也已經不太可能的事情,新上任的這位呢?跟丁羽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相當的好,加上丁羽跟國內和國外這些大勢力之間的關系呢?也是不比當年了!

所以現在這個時候采取明面之上的手段呢?也已經起不了太多的作用!別看丁羽好像是聽從了國內方面的安排,去了港城那邊,實際上面呢?不是說丁羽沒有放抗的能力,千萬不要這麼的去看,丁羽只不過是不想引起來大家的注意力罷了!

畢竟丁羽呢?就只不過是一個象征,或者說他只不過是掌控一下所謂的大方向而已,至于其他的方面呢?他還真的就不會有太多的理會,所以他究竟在什麼地方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

究竟是動手還是不動手呢?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去下這個評斷?明面之上呢?想要動丁羽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也打壓不了.而暗地里面對丁羽動手呢?還真的就不好去處理!

為什麼?美國方面對丁羽出手過,後果讓人不敢直視,而在京城動手的結果呢?雖然不是滿地人頭,好像也是相差無幾!

要麼就不動手,真的要是動手的話,就一定要抓住機會,絕對不能夠讓丁羽有任何的逃脫,丁羽對于京城的那一次事情,一直都沒有太多的態度,不是說丁羽就真的滿意,而是丁羽覺得現在還沒有到算總賬的時候,就是這麼的簡單!

丁羽現在就在港城了,那里呢?不是丁羽的底牌,雖然說也不是大家的底牌,但是丁羽呢?現在還真的就在眾人的眼皮子地下,向十在這個問題上面呢?還是有點小用處的.

不過這個家伙呢?也是有那麼一些小滑頭,對于丁羽呢?完全就是討好的態度,至少是不太得罪的那一種,他能夠混跡到現在的這個地步呢?還是有著相當的手段,不錯!還有點用處.

明里面呢?丁羽不會做出來太出格的事情!暗里面呢?向十看著,也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所以暫時性的就讓丁羽留在那個位置上面吧!至于能夠留下來多長的時間,看情況吧!

因為有了向左,所以金倒也不需要拋頭露面的站在丁羽的身邊,不過安保的工作卻沒有任何放松的意思,這里畢竟是香港,自由的中轉站,來來往往的人也是相當的多,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松懈,出現了其他方面的問題!

丁羽走在前面了,而向左則是老老實實的跟在了丁羽身後的位置,向左的打扮稍微有那麼一些嚴謹,跟丁羽有著相當的不同,甚至連丁羽都感覺到了些許的別扭!畢竟早上的時候是跟著自己的父親一同來的,而且見得還是丁羽,自然需要注意一些!

但是沒曾想第一時間就跟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自己的裝束呢?跟上班族似的,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別扭,好在這位羽少走的並不是很快,不過自己也沒有發現這位羽少究竟對什麼比較的有興趣,就是這麼隨意的走在了大街上面.

好在沒有太長的時間,就有人給自己送了裝束過來,自己也是在車里面就把衣服給換了,先前的時候好像是一個上班族,現在則好像是一位學生黨!

丁羽看著打扮好的向左,也是點點頭,"打扮的很是有意思,去香港大學那邊逛一圈吧!雖然說來過很多次,但還真的就沒有去那邊瀏覽過!一直都是比較可惜的事情!"

在丁羽表述了這個方面的意思之後,向左也是攔了一下車,自家的車也是跟在了後面,並不是什麼特別豪華的車,就是一輛看著很是普通的mpv,車里面的空間稍微大一些,而且坐著也是比較的舒適!

"羽少,我讀書不多!雖然在英國留學,但那個時候吃喝玩樂更為的多一些,那個時候就是一個大胖子,後來感覺身體方面呢?真的有那麼一些承受不住,所以改為練武,所以可能有的時候稍微的粗俗一些,羽少你見諒!"

丁羽上下打量了一番,"你跟你弟弟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看樣子呢?都隨了你母親的基因.你弟弟對于這個方面沒有愛好?"丁羽也是非常隨意的問了起來,自己能夠感覺的出來,向左有點緊張!

"我弟弟有的時候可能脾氣稍微的倔強一些,其實我們兩個人的性格沒有相差多少,家里面呢?占據了一個相當重要的原因,加上本身呢?也沒有好好的珍惜,還有就是我們發展的方向呢?可能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

"真誠呢?並沒有什麼不好!"要知道兩個人的年紀真的要是說起來呢?還真的就是相差無幾,但是丁羽的身份跟向左的身份呢?差距可能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了,所以現在丁羽倒是可以在向左的面前裝模作樣的!

"我聽說羽少您是大醫生?!"向左很是小心的看著丁羽!"在港城這邊,醫生還有律師是屬于高等精英,社會的地位可以說是非常的高!"

"做什麼都是一份工作!"丁羽這個時候也是來了些許的興致,"我之所以選擇這份工作呢?是因為退役之後出現了些許的迷茫,加上我的父親呢?也是對我有著比較大的期盼,所以也是去讀書了,後來看,效果可能還不錯!"

"羽少,你能夠協調好你的工作嗎?我聽說了,你闖出來的事業非常的大!甚至于港城的幾大家族呢?都需要給你這個面子!"

"面子是自己掙出來的,不是別人給的!說這個話呢?有那麼一些形而上學唯心主義!"丁羽故意的賣弄了一些自己的學問,讓向左有那麼一些傻眼,"我成功的經驗呢?一個是運氣很好,另外一個原因嗎?我還算是努力!說穿了,就這麼兩樣!"

"我也很努力的!"說話的時候,也是舉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胳膊.

因為兩個人是面對面而坐的,所以看著向左的動作之後,丁羽也是笑了一下,"努力還是不努力的呢?只有你自己最為的清楚,其他人說的都不算!你呢?也算是練武小有所成,看看你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隨即丁羽也是緩慢的伸出來自己的右手,"來,試試手?!"

一聽到丁羽這麼的說,向左也是躍躍欲試的樣子,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之後,也是忘記了丁羽的身份,直接的就伸出來自己的手,"師叔,怎麼算贏?"這個時候也不稱呼羽少了,而是直接的就換了一個稱呼!

"你能夠推動這只手,或者是你的手觸碰到我的上身呢?就算是你贏了!我只用一只手!"看著向左就伸出來一只手,丁羽搖搖頭,"你可以用兩只手的,大家都坐在這里,在到了地方呢?如果你能夠觸碰到我的身體,就算是你贏了!時間還有的是!"

師叔只用一只手,而自己呢?兩只手,只需要觸碰到他的上身呢?就算是自己贏了,這個對于自己的考驗來說,好像並沒有什麼吧!向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的這位師叔有些太過于的托大了!"師叔,請指教!"

上篇:第七百八十七章 '逃避’    下篇:第七百八十九章 游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