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七十三章 玩笑開得太大了!   
  
第七百七十三章 玩笑開得太大了!

看著沒有任何動作的第一梯隊,丁羽則是來到了徐存周他們三個人的面前,很是不屑的看著他們三個人,"怎麼了?連槍都不敢拿起來?昨天晚上打架的勇氣都去了那里了!不是說打的很是勇猛嗎?勢不可擋!現在都草雞了?"

"報告,我們知道錯了!"

"你們知道個狗屁!"丁羽這個時候怒不可揭,眾學員呢?還真的就很少看見丁羽這麼一個樣子,倒也不是說面目可憎,但是說話的聲音呢?讓人感覺到主任這一次真的是怒了!"我現在就想要知道,誰能夠把槍拿起來!"

"沒有人,是不是?"丁羽這個時候也已經把目光放在了後面的第二排,他們的面前呢?也是零星的放了幾把槍,但是他們現在就跟鵪鶉一樣,有那麼一些受驚!如此的情況之下,看到丁羽看過的時候,大家也都是心下一驚!千萬不要盯著他們.

雖然說昨天晚上的時候打架是他們挑起來的,但沒有想到事情會鬧得這麼大?丁羽會如此的暴怒,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

丁羽才不管那麼多呢?拍了拍徐存周的肩膀,差一點讓徐存周坐在了那里,腿上面的血呢?雖然說沒有太大的問題,但真的是痛呀!自己的臉都已經要白了,這個突然的受到這樣的沖擊,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問題!

"還真的就是硬骨頭呀!你們不開槍呢?他們能夠同樣的不開槍?"丁羽也是哼了一聲,"看來呢?你是真的不想要你的另外一條腿了!沒事!反正你們昨天晚上的時候呢?已經捅破天了,我也不在乎把這個豁口給撕開的更大一些!"

隨即也是往後面的第二梯隊走去,走到他們前面的時候呢?也是隨手的就撿起來一把槍,上膛,然後打開保險,就這麼的拎在自己的手上面了!"昨天晚上率先動手的人站出來吧!都是有據可查的,就不要藏著了!"

但是喊了半天,也沒有人答應,丁羽則是搖頭,"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男人,哦,說錯了,你們當中呢?還有女孩子家家的!真不容易,既然男人不站出來,那麼就讓女人來頂雷吧!行了,就是你了!"

把自己身邊的女孩子給拽了出來,動作的幅度並不大,丁羽也是抬起來她的手臂,強行的把槍給拿在了她的手里面,"是不是離得稍微有那麼一些遠呀!走近點,昨天的時候打的一點都不血腥,那麼近一點看看多好,是不是?"

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丁羽手里面拽著的這位呢?也是認識到情況不妙,嗷的就是一嗓子,這一槍呢?是絕對不能夠開的,別人怎麼樣呢?不知道,但是自己絕對的死定了!

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麼的倒黴,丁羽上來就選中了自己,在印象當中好像並沒有得罪丁羽呀!為什麼一定要拉著自己,雖然說整個人都已經蹲下來了,但是手呢?還是被丁羽給死死的拽著,根本就動彈不了!

不過整個人呢?這個時候也是坐在了地上面,我反正就是不起來了,現在這個時候也不管什麼所謂的形象了,也不管是不是放潑了!女人的優勢也是在這個時候充分的體現了出來.

但問題是她是這麼想的,可是手呢?根本就不受這個控制呀!一聲槍響,本來還在那里站著的徐存周?也是哎呦了一聲,緩緩的轉過自己的身體,然後就在眾人的驚呼當中,噗通一下的摔倒在地上面!

究竟是什麼地方傷了,根本就沒有看到,但是徐存周倒地呢?這個可是事實,大家可以說是看得異常的清楚,旁邊的教官和助教這個時候也是真的傻眼了!

剛開始的時候呢?他們沒有動彈呢?一方面是因為受迫,另外一方面呢?他們也是看到了雖然說三人受傷,但是受傷的情況呢?都不是那麼的嚴重,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近距離的一槍,究竟打在了什麼地方不清楚,但是徐存周已經倒下了!

兩個人這個時候也是顧及不了什麼,撒腿開跑,這個時候就別顧忌自己的小命了,而安保呢?倒是沒有開槍的意思,他們的注意力這個時候也是放在了在場的眾人身上.

"應該不是第一次開槍吧?但對于把他給放到了感覺怎麼樣?"丁羽臉上面呢?並沒有什麼表情,眾人倒是想要有所動作來著,但是奈何安保的一梭子子彈,讓所有人呢?全部的都冷靜了下來,隨即徐存周就好像是死狗一樣的被拖走了!

其實呢?就是一個人拎著一條腿,直接的就在地上面拖行,大家依舊能夠看見些許的血跡留在草地上面,是那麼的醒目和刺眼,整個過程當中,徐存周也是沒有任何的反應,眾人的臉色也是一下子的就白了起來,甚至有人已經開始止不住干嘔了!

"這才是第一個,害怕什麼?"丁羽隨即又是邁步向第二梯隊的人走去,但這個時候眾人也是鳥雀獸散,這也太可怕了,安保也是看了一眼,隨即開了兩槍,以作警告,但是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而連帶的作用呢?是第一梯隊的人,也是有那麼一些蠢蠢欲動.

看著被逼迫到身前的人,丁羽又是拿起來地上面的一把槍,"現在怎麼熊包了?晚了!"幾乎是生拉硬拽的來到了衣曉溪的身後位置,拎起來也是對准了他的後腦勺,"既然來到了我的手下面,那麼就需要承受失敗的代價,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遺言?"

"報告主任,我們知道錯了!"

這個話也就是剛剛的說完,就又是一聲槍響,衣曉溪沒有任何反抗的就倒在了地上面,看著地上面滲透出來的鮮血,這個時候第一梯隊的人也是忍不住了!大家也是一股腦的沖上起來!直接的就把丁羽給圍住了,就算是丁羽開槍警告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更何況槍里面呢?也沒有子彈了!不過眾人卻沒有要撿槍的意思,至于地上面的衣曉溪呢?跟徐存周同樣的待遇,又是被拖走!

"怎麼?想要造反?"

"主任?那個是人命,不是玩笑!"眾人也是死死的把丁羽給擠在了中間的位置,而這個時候呢?有人也是匆忙的趕了過來,丁羽並沒有理會眾人的推揉,只是看著來人.

三個人來到眾人的面前,先前的情況呢?他們都已經了解了,當然也是看到了車邊露出來的四條腿,這個就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開玩笑了,讓你來教育這幫家伙,但並不是說要把他們給毀了,這個完全就是兩回事情!

來人的心情可以說是相當的糟糕,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呢?是大家所受益的,就是想要觸動一下丁羽,讓他不至于過于的懶散,但是沒曾想呢?丁羽竟然會采取如此暴虐的手段,上來之後直接的就槍斃了兩個!

"丁羽!你在做什麼?"三個人也是把眾人給擠開了,其中一名掛著兩個金星的人看著眾人憤怒的樣子,也是眉頭緊鎖!

"所有人隊列!立正!!"

等其他人都站好了之後,也是看了一眼地上面的槍械,然後怒視的看著丁羽,"丁羽,我記得這些不是軍營里面的槍械吧!您隨即的攜帶這些武器和裝備來到這里,收攏槍械!..."

這個話還沒有等說完的時候,丁羽突然冷冷的一笑,"我教育他們好像跟其他人沒有什麼關系吧!我記得他們是被送到我手上面的,所以這個好像是我的事情!更何況呢?他們只不過是借這個場地訓練一下而已!先前的時候已經簽過了協議,發生了任何的事情都跟軍營方面沒有任何的關系,所以這件事情呢?軍方應該不可以插手的!"

"對不起,因為出現了意外狀況,所以現在由我來接手,丁羽,所有的武器和裝備呢?我代為的收攏,那邊已經為你准備了會議室,希望你能夠過去坐下來好好的冷靜下來,現在你的所作所為呢?已經不適合坐在這樣的位置上面了!"

丁羽則是微微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我可以理解為這個是主動的逼迫我離開這個位置,是嗎?"也沒有等面前的人說話,丁羽也是擺擺手,"我呢?不是一個特別喜歡開玩笑的人,同時需要說的是,我的脾氣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

"丁先生,請自重!現在由我來接管這一切!"

丁羽晃了晃自己的腦袋,"你說接管就接管?!"不過丁羽這個時候也是聽到一陣的腳步聲,順眼看了過去,就看見幾個隊列的人呢?這個時候也是朝著操場這邊圍攏了過來,看他們的樣子呢?好像也是荷槍實彈!

"還真的就是准備充分呀!"丁羽也是對旁邊的安保招招手,幾個人隨即也是把地上面的槍械都給收攏了,甚至還把子彈呢?都給卸了下來,動作很是快速和簡練,一看就是老手,並沒有因為被圍攏,就表現的有多麼驚慌.

看著安保做完了動作,丁羽也是笑笑,笑的很是冷漠,"既然你想管呢?這里的情況就交給你來收拾了!還有呢?我記得我說過,我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今天說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多,還是回家喝茶降低點火氣吧!"

說完了之後,也沒有理會面前的眾人,很是痛快的就上車了,至于先前的兩具尸體呢?依舊是被丟棄在一邊的位置,而這個時候眾人呢?也全部的都圍攏了過去,兩個人直挺挺的就躺在了那里,大家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心里面的悲傷和恐慌!

大家對于丁羽呢?感觸很是不一樣,雖然說先前的時候很是嚴厲,甚至是有那麼一些過猶不及,但是在丁羽的身上面呢?還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可是現在主任卻把徐存周和衣曉溪兩個王牌給斃了,這個讓大家的感覺異常的複雜!

就在大家還在悲傷的時候,地上面的徐存周呢?晃悠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當時的時候也不知道究竟是一個什麼狀況,反正就是感覺身體一痛,隨即也是摔倒在地,究竟是不是死了呢?自己也不是那麼的清楚.

睜開眼的時候,天空好像有那麼一些黯淡,難不成之已經到了地獄不成?緩了一下,徐存周好像感覺到了什麼,自己的腿怎麼這麼的痛呀!隨即腹部也是用力,整個人也是坐了起來!

但是這個動作呢?也是讓自己徐存周感覺痛疼難忍,隨即也是一嗓子喊了出來!

一喊不要緊,本來還圍在那里的眾人,也是跟著嗚哩哇啦的叫了起來,大家這個時候都是相當的悲傷,等著有關的人員呢?來處理尸體,甚至于有的人都已經是淚流滿面,那里想到死人複生了不說,還坐了起來,這個不是在詐尸嗎?

徐存周也是有那麼一些傻眼的看著周圍的情況,原本的時候以為自己死了,但是劇烈的疼痛呢?讓自己有感覺一切不像是真的,不過眾人的吼叫呢?倒是讓徐存周有那麼一些傻眼,怎麼一回事情?他們跟著自己叫什麼?

看了一眼旁邊,衣曉溪也是動了動自己的身體,睜開眼的時候,好像也是注意到了什麼,但隨即也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不過能夠看得出來,牙根死死的咬著,很顯然這個疼痛期還沒有過去,只不過跟徐存周的反應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罷了!

倒是已經走出去的三位領導呢?原本正在打電話解釋什麼,丁羽把人給打死了,然後撩了兩句狠話,拍屁股走人了,這個實在是太不像話了,他因為這個是什麼地方,還有就是他這些學生當成是什麼了?!

太無法無天了,一定要嚴肅的處理!就在打電話的時候,聽到不遠處吱哇亂叫的聲音,也是不明所以,都已經現在這個時候了,就不要添亂了,好不好!看來這些學生呢?給丁羽去教育,並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是有些糟蹋了!

至于徐存周和衣曉溪背後的勢力呢?剛才的時候也已經通知了,畢竟死人了,這個責任呢?沒有誰能夠攬在自己的肩膀上面,也就是說這個黑鍋呢?完全就是丁羽搞出來,需要丁羽自己去背負,就是這麼的簡單!

"你覺得主任是什麼意思!"徐存周也沒有去理會旁邊亂叫的眾人,看了一眼跟自己並排躺在一起的衣曉溪,低聲的說了一句,"今天呢?絕對不是嚇唬嚇唬這麼的簡單!"

"昨天晚上的事情呢?雖然說就是一場群架,但實際上面呢?應該不是針對主任來的,而是針對我們來的,但究竟代表了什麼,很難說!"

因為眾人都還沒有圍攏過來,兩個人說話呢?倒是隨便了很多,"是呀!我先前的時候感覺呢?這件事情就是沖著主任去的,但是現在來看好像並不是這樣的,但是沖著我們是什麼意思,是擔心主任甩下我們呢?還是說..."

兩個人的話還沒有說完,這個時候眾人也都是圍攏了過來,衣曉溪也是哎呦了一嗓子,"別哭喪了行嗎?趕緊給我們叫醫生,主任倒是沒有把我們給怎麼樣?你們再耽誤一會,我們兩個恐怕真的要流血流死了!"

眾人也是急忙的呼喊著,原本的時候是有那麼一些害怕,現在這個時候完全就是另外一個架勢了,根本就不是詐尸,很顯然主任呢?並沒有要了他們小命的意思,剛才的時候就是故意的來了這麼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給嚇唬到了!

跟著軍營醫護人員過來的還是先前的三位領導,他們也是有那麼一些傻眼,先前來的時候呢?雖然說有車當著,但是徐存周和衣曉溪他們兩個人就好像是死尸一樣的躺在了那里,而且大家都是親眼看到了丁羽近距離開槍,直接給他們擊斃的.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死人複生?太開玩笑了吧!但是他們腿上面的傷勢呢?真不是假的,不過醫務人員都已經檢查過了,就是簡單的擦傷而已!雖然說流血,但問題是真的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

在被抬到醫護室沒有多長的時間,軍營這邊就陸續的來到了不少人,他們先前的時候已經得到了通報,徐存周和衣曉溪兩個人被丁羽給斃了,而且尸體呢?就在當場了,這個消息呢?有些太過于的震撼了!

不僅僅是兩家的親屬來了,還有其他的一些人呢?也是跟著來了,可是等到了地方才發現,除了大腿上面被包紮了一番以後,根本就沒有什麼事情,甚至于現在下床跑兩圈,也是可以的.

這是怎麼一個意思,開玩笑?但是哪有這麼看玩笑的,當時的時候信誓旦旦的說他們兩個被槍斃了,但是現在,活蹦亂跳的!完全就是好人一個!

如此一來,大家看向先前那三個人的眼光也就有那麼一些不善了,究竟怎麼一回事情,解釋一下吧!如果說徐存周和衣曉溪兩個人真的被槍斃了,事情大條了!但問題是兩個人現在全須全眼的站在了這里,這個可不是開玩笑這麼的簡單!

上篇:第七百七十二章 鬧事?!    下篇:第七百七十四章 難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