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六十四章 事情接踵而來   
  
第七百六十四章 事情接踵而來

"三哥現在調任京城了嗎?沒聽過這個消息?"

"就說今天回來吃飯,先前的時候孩子都已經回來了,我呢?都已經二線了,所以也是在家含飴弄孫,京城這邊的教育條件呢?總歸要比其他的地方好一些,說是下午的時候就回來,但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消息,晚上才有人給了打了電話,他出了車禍住院!"

丁羽又一次的看向了自己的手表,"京城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我這半年多的時間一直都在國外了,倒是沒有什麼時間和經曆來理會國內的事情!"

現在還有時間,所以聽一聽倒也是無妨,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有關的情況也是說得差不多了,而金則是第一時間的就回來了,不過卻沒有當著面說,而是趁著送茶水和點心的時候,把消息傳遞給了先生!

"王伯伯,你先休息半刻的時間!我去去就來!"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走了出去,等待的時間並不是很長,隨即丁羽也是重新的折返回來,看著急迫看向自己的這位王伯伯,丁羽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三哥具體涉及到了什麼問題呢?我不說,王伯伯你也別問,因為這個是工作,不過三哥本人呢?沒有什麼危險!"

"這個孩子呀!有的時候太過于的執著了!"

"王伯伯,未見得是什麼壞事,曆經風雨才能夠見彩虹,有些事情呢?你是應該關心,但有些事情呢?關心則亂!"丁羽也是輕輕的點了一句,相信這位王伯伯能夠聽明白,畢竟他呢?是安全部門的人!至少曾經是!

"哎!小羽,我也是亂了心思,臨到最後一班崗呢?竟然還出現了這樣的問題!"王伯伯也是搖頭,"公安和安全部門呢?絕大部分還是好的!"這個話呢?是肯定的,但又是透露出來了其他的意思,很顯然也是在向丁羽警示什麼.

畢竟自己在安全部門工作,這些年對于丁羽的了解也是有一些,他自然也是能夠感覺到丁羽的身邊呢?有一道潛流,就是針對丁羽的,但是這個事情呢?自己就是隱約的有些許感覺,要真的說是誰,自己還真的就說不上來.

畢竟懷疑呢?是不能夠證明任何的事情,丁羽會不會有這個方面的感覺,說不清楚,但是都已經現在這個時候了,有些事情該說的呢?還是需要說一說的,這個人情欠的稍微有那麼一些大,誰讓自己了解不到任何的訊息呢?

"王伯伯,你先回去休息吧!當然了要是睡不著的話,多打幾個電話也是可以的,咱們睡不著,也不能夠讓其他人呼呼大睡,是不是?"丁羽也是一臉壞笑的說到,"我這邊呢?打探些許的消息應該不費勁,要是有什麼其他的情況,你打我的手機!"

丁羽隨即也是把這位王伯伯送出了門口,就是一個人獨自來的,也沒有開車,也沒有乘車,來的時候著急忙慌,走的時候呢?倒背著自己的手,完全就是換了一個人!

丁羽則是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起來事情鬧騰的有那麼一些過格呀!三哥住院了,竟然還是被嚴加看守的一個狀況,就我個人的了解呢?三哥還是比較的正派的,而且注意也是比較的多,這一次怎麼就落在了套里面?"

金則是微微的搖頭,"具體的情況不太了解,但是就我了解的情況來看,一行一個六個人,現在全部的都在醫院里面,但是待遇上面的差距比較的大.還有先生,我們距離起飛呢?還有不到五個小時的時間!"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不要摻和到這個漩渦當中來,因為這個很可能是一個政治的漩渦,是不是?"看著點頭的金,丁羽也是感歎了一聲,"這個不是摻和進來的問題,而是我們早就已經在漩渦當中了!這一次的事情呢?不是針對我的!看著吧!"

武明宇也是接踵而來,老老實實的站在了丁羽的面前位置,丁羽打量了兩眼,隨即也是輕輕的一笑,"其他人來了呢?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來了,我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了,我父親剛剛離開不長的時間,走的時候很是匆忙,今天究竟都是怎麼了?"

"主任,這半年呢?京里面發生的事情比較的多,牛鬼蛇神也都是冒了出來!"

"我十二點的飛機直飛英國!"丁羽隨即也是敲了敲桌子,"我本身好像跟這件事情並不發生任何的關系,而且我這多半年的時間也沒有在國內了,就算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像也找不到我的頭上面來吧!三叔那邊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感覺三叔最近的情況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被動呢?里面的問題和狀況都不太正常!"

"首長就是讓我來看看主任您,也不知道你的病情是不是養好了?!"

嗯?丁羽則是狐疑的看了一眼武明宇,看看自己的病是不是養好了?這個話傳達的意思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呀!真養好了呢?就需要出來見見光,如果說沒有養好的話呢?就繼續老老實實的待著,這完全就是兩個性質的問題.

"主任,首長就說了這麼多!"武明宇這個時候也是叫苦的說到,因為實際情況就這樣的,自己並沒有任何的偏頗,更何況面對的還是丁羽,更不敢有任何的推脫."對了,首長還說了,上一次在農場看到的蔬菜瓜果不錯!"

究竟是什麼意思,武明宇不明白,反正該傳遞的話語呢?都已經傳遞了過來,丁羽則是又一次的看向了自己的手表,"我晚上的時候要直飛英國,原本的時候是九點鍾,都已經被推遲到十二點了!看樣子還需要往後再推遲兩個小時的時間了!"

武明宇依舊是不解,但是卻沒有問什麼,看到主任並沒有什麼意思,武明宇也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很快的也是離去了,丁羽則是坐在了書房里面,讓金把所有的文件都給清理乾淨了,現在這個時候呢?倒是挺有意思的!

沒有想到回到京城呢?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三叔沒有跟自己提及這個事情呢?甚至于在農場的時候也沒有跟自己提及這個事情,顯然也是有所顧忌的,倒不是說對自己有什麼顧忌,而是針對其他的勢力呢?有所顧忌!

但是很顯然自己應該是被盯上了,所以呢?三叔才會趁著爺爺和奶奶,包括外公他們要求的時候,直接的就讓自己來到了京城那邊,這個呢?恐怕也是應對了先前時候在邊境那邊的遭遇,難怪出動了那麼多的人馬!

被盯上了這個倒也不能夠算是什麼大事,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要如何的來處理和應對呢?這個才是大家關心的所在!為什麼要把目標放在自己的頭上面來呢?自己算是三叔的左膀右臂嗎?好像並不能夠這麼的來提及吧!

在政治上面呢?自己沒有什麼所謂的影響,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勢力,倒是能夠做一些事情,但是做的事情呢?好像都是力所能及的為國家所考慮吧?如此的情況之下,依舊是把目標放在自己的身上面,給自己的感覺,他們的目標好像有那麼一些不太單純.

讓金給自己拉了一條安全的線路,隨即丁羽也是給自己的三叔親自的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這個時候呢?武明宇應該還沒有回去吧!中年人接到電話的時候,也是愣了愣,但臉上面也是露出來些許欣慰的表情來.

"三叔,本來打算今天晚上九點鍾就走的,不過我父母來了,匆忙來去,我推遲到了十二點,現在呢?又推遲到兩點鍾,什麼時候走呢?倒是可以商定,我倒是有所擔心!"

"哦,你這個膽子比南瓜還要大一點的人竟然也會害怕,為什麼你說這個話的時候,我這個心里面有那麼一些擔心呢?"

丁羽也是苦笑了起來,"三叔,這個玩笑就開的稍微有那麼一些大了!我甚至到現在為止都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回來之後也是忙于公事,現在該來的人基本上都來了!"

潛意思呢?就是不該來的人呢?要是來的話,這個究竟要如何的來應對,這個才是丁羽感覺頭疼的地方,三叔呢?可以說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給拉了進來,這件事情呢?我需要找你來拿一個主意,絕對不能夠胡干蠻干,是不是?

就在說話的時候,陳鋒就已經走到了門口的位置,丁羽也是對陳鋒微微的擺了一下自己的手,"得,說什麼來什麼,好人又來人了,三叔,你總得給我拿一個主意,是不是?"

"我說你小子至于這麼的謹小慎微嗎?不是你的作風!"

"沒有辦法呀!三叔,我這個小身板呢?太脆了,以往的時候呢?誰都想要從我的身上面咬一口,現在想著大樹底下好乘涼,但是沒曾想這一次好像又把目標放在了我的身上面,真的是身不由己呀!連這樣都逃脫不掉!"

"小同志有這樣的想法是不太好的,要相信國家相信黨!"

"明白了!"丁羽也是呵呵的一笑,"看來今天晚上有人會不讓我走的!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就會一會吧!誰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結果."放下了電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笑笑,雖然沒有拿到尚方寶劍,但對于自己來說已經足夠了!

"誰來了?"陳鋒直到被問及的時候,才從外面走了進來.

"以前的時候也就只聽過,但是從來都沒有什麼所謂的接觸,家里面跟他也沒有任何的接觸,來的非常突兀!"陳鋒也是仔細的交代著來人的情況,"不過倒是聽說過,好像是那位的秘書,這個事情大家都知道的!"

"這麼明目張膽的過來,看來是真的有所准備了!"丁羽搖了搖自己的腦袋,"見一面吧!畢竟人家都已經堵在咱們的家門口了!給個機會不好嗎?"

丁羽坐在書房這邊,來人的腳步呢?倒是很沉穩,並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慌亂,從這一點來看呢?也是做了相當的准備,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如此的不緊不慢,這倒是引起來丁羽些許的好奇,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如此表現的人,不多!

當然了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這位呢?就是一位公關而已,這樣的人自己又不是沒有見過,或者說就是一個中間人而已,所以沒有太多的忐忑,不過一位秘書當一個所謂的中間人,這個浪費好像有些大!

"丁醫生,你好!來的冒昧!沒有太多的准備!"隨即也是把准備的禮物放置到了桌子上面,東西呢?並不是非常的貴重,如果說太貴重的話,恐怕丁羽會直接的就給扔出去,同樣的也不能夠太輕了,那樣的話丟的是自己的臉面.

丁羽看著來人,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等陳鋒送過來了茶水和點心之後,也是點點頭,"請喝茶!"來者是客,之所以沒有伸手呢?是因為彼此之間不熟悉,而且他也當不起,身份上面的差距呢?是不可以避免的,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

"丁醫生,不知道你最近聽聞了什麼沒有?"

丁羽臉上面的表情並沒有任何的變化,手指微微的敲著桌子,就那麼注視的看著來人,有什麼話呢?就不要繞圈子了,直說吧!自己沒有那麼多的空閑時間陪著你胡鬧!

"自我介紹一下,免貴姓陳,陳紅!"

敲桌子的手並沒有任何的停頓,臉上面的表情也沒有任何的變化,還是那麼直白的看著來人,你叫什麼,做什麼工作,對于我來說呢?是沒有任何意義和價值的,還是痛快一點,表述你的來意,這樣的話彼此之間呢?可能不會那麼的尷尬!

陳紅本來想要從丁羽的臉上面看出來些許的變化,但是這個結果呢?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失望,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里呢?是丁羽的主場,他表現的很有底氣呢?這個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不出自己的預料.

不過要想把丁羽給約出去呢?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異常困難的一件事情,京城里面的這些紅色子弟,還真的就沒有誰跟他這個樣子,平常的生活低調的一塌糊塗,也沒有看見他有什麼所謂的交際和應酬,就算是想要抓他的弱點呢?也是無從下手的感覺.

所以現在自己也就只能是上門了,但是究竟要如何的打開這個所謂的突破口呢?還真的就需要想點其他方面的辦法,"聽說丁醫生晚上的時候要直飛,我聽說機場那邊呢?好像有些許的時間,可能會耽擱的時間比較晚!"

"就是來告訴我這些的?"丁羽的手這個時候也已經不敲桌子了,而是放置到了茶碗的旁邊,你要是再這麼的廢話,那麼就不要怪我端茶送客了,在我這里啰里啰嗦的,有什麼意義嗎?

"丁先生!有道是多條朋友多條路,少個朋友多堵牆!"陳紅也是看出來了,這位大少呀!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人,開門見山說就好,根本就不給你什麼所謂的寒暄機會,難怪他跟家里面其他孩子的關系非常的淡薄,由此可見一般.

此番話說完,丁羽也是哼了一聲,"多個什麼樣子的朋友算多,少個什麼樣子的朋友算少呢?我對于朋友的定義呢?跟其他人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

"羽少!"陳紅這個時候也是真的領教到了丁羽的難纏,根本就不給自己任何的面子,也不管自己是什麼樣子的身份,這個跟平常時候接觸的其他同類人完全就不一樣,他不是狂,也不是驕,而是有那麼一些傲!

不過他也是有傲的資本,像是他現在這樣的年紀,在其他的地方呢?先不說,但是在商業方面取得的成績,就足以讓絕大多數的人都汗顏,更何況在其中呢?還沒有讓家里面幫任何的忙,自己對此呢?也是刮目相看!

中國這麼多的人,紅色子弟也不少,但是那個取得了像是這位一樣的成就?甚至于自己現在呢?也需要裝的跟二孫子似的,沒有辦法的事情,人家有這個勢力,同樣也有這個底氣,如此的境地之下,就不要跟這位較真了!

較真能夠怎麼樣?對于自己來的目的只能是起到所謂的反效果,得不償失的事情,丁羽既然願意這樣呢?那麼就別掃了他的興,讓他高興呢?其實說起來比什麼都要重要.

雖然也就是跟丁羽接觸了幾分鍾的時間,但是自己對于丁羽的了解還是頗多的,這個了解呢?主要是有人給自己提供了相當的資料,當然了也是跟從事的事情有著相當的關系,但究竟能不能夠啃下來這塊骨頭,陳紅的心里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忐忑.

畢竟丁羽跟其他人不太一樣,不管是為人處事的風格,還是說話的態度,都是讓自己感覺到些許的棘手,他絕對不能夠等閑視之.

上篇:第七百六十三章 情況突發    下篇:第七百六十五章 聽人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