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六十章 沒有比較就沒有差距   
  
第七百六十章 沒有比較就沒有差距

,最快更新重生之蒼莽人生最新章節!

丁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晚上自己並沒有吃太多的東西,並不是說有多少生氣,為了姜然生氣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必要!事情既然都已經發生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為了這樣的小丫頭生氣,何苦來哉,是不是?

唯一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的呢?就是這個考察並沒有完成,有那麼一些中途而廢的意思,不過倒是可以理解金為什麼這麼的去做,在當時的情況之下,都已經被發現了,如果說真的要是被暴露的話,很可能會引起來其他勢力的注意!

甚至于現在呢?很多的目光呢?都被放置到自己的身上面來了,自己回國之後呢?並沒有在京城做什麼停留,很快的就去了農場,回家之後沒有太長時間的停留就來到了這邊,這個恐怕也是吸引了很多人員的注意力!

早上的時候丁羽起的也是比較的早,也是在外面鍛煉自己的身體,不過跟官兵的鍛煉有著明顯的不同,就是在那里打著所謂的花架子,動作的幅度一點都不大,也看不出來有什麼所謂的力道,這個就是所謂的鍛煉嗎?養生還差不多!

就是這個鍛煉的時間呢?可能稍微有那麼一些長,都差不多要兩個小時了,早餐呢?是孔賢波做的,也就是姜然的母親親自的下廚,昨天晚上的時候自己打了兩個電話,對于丁羽的情況也是有了些許的了解!

不管是錢還是權呢?人家都不會有太多的興趣,所以自己也是托人呢?賣了兩件東西,東西比較的貴,自己的家底呢?基本上都已經被掏空了,這件事情甚至還瞞著老姜,畢竟是女兒惹出來的事情,而且還惹出來了這麼大的事情!

不管是為了女兒還是為了老姜呢?都需要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誠然自己也可以去找一找其他的關系,但是在孔賢波看來並沒有這個方面的必要,找人怎麼樣?難不成不承這個人情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說自己能夠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那麼就不需要自己的丈夫站出來,自己的丈夫要是站出來的,現在可能看不出來什麼,但是誰知道將來的時候會不會出現什麼狀況,絕對不能夠因為這樣的事情就影響到他的發展,是不是?

"小丁,你呢?也是遠道而來,這邊的東西還是很不錯的,早上的呢?我也是刻意的為你准備了吃的,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歡!正好家里面呢?還有兩根參,我看你最近呢?可能也需要補一補,就當做是阿姨的一點心意!"

丁羽也是對金示意了一下,等東西都端上來之後,也是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孔阿姨請坐!"隨即丁羽也是拿起來了筷子,粥已經涼好了!孔賢波也是猶豫的看了一眼丁羽,隨即也是拿起來勺子給自己盛了一碗粥.

吃東西的時候兩個人都沒有任何的言語,一直等放下筷子的時候丁羽也是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孔阿姨,你覺得我是一個蠻不講理的人呢?又或者說我是一個肆無忌憚的人?"

"小丁,這件事情呢?是姜然的過錯,在我的面前呢?是個好孩子,但是出去了之後,收到的吹捧和恭維有些太多了,她呢?也沒有能夠樹立好自己的觀念,所以收到懲罰這個是應該的事情,說起來呢?我和她父親的臉也是丟失殆盡!"

"說句放肆的話,她錯不錯的呢?我不關心,我不是她的親人,也不是她的家屬,我不需要為她的所作所為買單!"丁羽這麼的說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顧情面,又或者說,是一點臉面都沒有給耿直留下來.

"我呢?是一個醫生,既然孔阿姨你送了兩根參過來,我不收下呢?你不放心,我收下呢?顯得我太過于的小氣了,東西呢?我買下來了,還請孔阿姨不要拒絕!"說完話丁羽也是站了起來,"東西不錯,就是稍微有點咸了!"

金一直都在看著這件事情,跟在丁羽身後的時候,也是微微的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把昨天晚上調查的東西呢?放置到了孔賢波的面前,隨即也是用手點了點!既然先生都願意放一馬,那麼自己就別多事了!

孔賢波也是有些猶豫,等打開了里面的東西看了一眼之後,臉色突然之間就變得好像是白紙一樣!看到的東西太過于的可怕了,自己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不太相信,這個只不過是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調查出來的東西,可能嗎?

耿直看著孔賢波的臉色,並沒有說什麼,而是做了下來,重新給自己盛了一碗粥,自己還真的就不會在這一點上面有太多的講究,等孔賢波反應過來的時候,耿直都已經吃完!

"老同學,你怎麼這麼的不講究,都已經是大領導了!"看著耿直的臉色,也是把文件直接的就遞給了耿直,"你說的呢?我先前還有那麼一些不太相信,這個是他的那個安保給我的,我是真的有那麼一些害怕了!"

耿直卻沒有要看的意思,隨即也是把東西都給遞了過去,"姜然呢?是你的女兒,這一次呢?他沒有直接的給斃了,就說明他沒有其他的意思,不過吃點苦頭呢?我覺得還是應該的,老同學一場,我也吃了你熬的粥,下一次准備的豐盛一點!別太小摳!"

"老同學,就這麼匆匆而來,茫茫而去,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自己很是清楚,自家呢?跟丁羽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人家呢?不願意跟姜然一般見識,甚至都不願意跟自家的老姜呢?一般見識,打起來沒有太多的意思,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

幸好呢?自己有點所謂的先見之明,也沒有要刻意庇護自己女兒的意思,讓她在外面站了一個晚上的時間,這一步也算是走對了!看來自己的女兒呀!是真的需要好好的教育教育,現在鬧出來這個亂子,都差一點沒有辦法收場,將來呢?

金給了一張支票,拿走了兩根參,孔賢波看著支票上面的數字呢?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愕然,不是少,而是多了不少,這件事情呢?還是回去之後給老姜打一個電話吧!如果說有機會的話,自己給蘇元姐打一個電話,然後讓老姜呢?給王二哥打一個電話!

丁羽自然也是看到了依舊站在那里的姜然,但是卻沒有做任何的理會,倒是耿直呢?跟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自己來丁羽這邊呢?是有事情商議的,不是過來閑逛的!

既然丁羽沒有要留下來的意思,那麼自己也不可能留下來."小丁,我聽說齊老那邊呢?安排有關的人員去老毛子那邊?感覺事情有那麼一些蹊蹺呀!你說是不是?"

丁羽搓了一下自己的手,"怎麼?我做什麼事情情治部門也有興趣?"

"你做什麼事情呢?我們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興趣,但是你這一次的目標呢?好像是老毛子那邊,而且你先前的時候把所有的主管呢?全部的都給聚集到了一起,這個還是引起來了相當的波動,所以尤為的注意一些!"

丁羽則是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對于這個問題呢?自己這邊也不會隱瞞太長的時間,畢竟牽扯到的勢力呢?可能會比較的多,但問題是最後露面的人呢?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為什麼?那個畢竟是老毛子呀!

"我要說合作呢?你可能不會太贊同了!但是彼此之間呢?現在這個情況之下,除了合作好像也沒有其他可以談及的!"耿直也是很直接了當的說到,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要跟丁羽說什麼所謂的條件,先把談判呢?給定下來再說其他的.

自己這一次呢?拼的可就是自己的人品了!這個也是自己為什麼親自趕過來的原因所在!合作能不能夠談成呢?這個不是首要的問題,首要的問題是彼此之間需要坐到談判桌的面前,如果說都坐不到一起,還怎麼談判?

"你耿大部長這麼的有興趣?我感覺這個事情好像有那麼一些怪異!"丁羽也是百無聊賴的說到,"老毛子跟我們呢?關系可以說是相當的微妙,彼此之間互通有無,我還真的就不相信情治部門方面會什麼都沒有,那真的就是在糊弄鬼!"

彼此之間的合作會不會成功呢?對此丁羽真的是沒有抱任何的期望,因為情治部門把自己坑的稍微有那麼一些慘,所以自己對于他們呢?都是敬而遠之,想要徹底的撇清呢?這個是根本就不現實的事情.

"我們跟老毛子之間呢?彼此之間的關系太過于的複雜了,真的要是論及起來的話,甚至可以說到上個世紀,蘇聯的解體呢?對于它本身造成了相當的影響,同時也對我們造成了相當的影響和破壞,這些年我們彼此之間有著相當的合作,但是這個'合作’是有范圍的!"

丁羽也是笑了笑,笑的有那麼一些冷,"這麼的說來齊老安排的人員當中呢?肯定是有你們情治部門的人了,難怪你耿大部長親自的趕了過來!"

這個話嘲諷的意味十足,丁羽對此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好辦法,為什麼這麼的說呢?人員的安排呢?都交給了齊老和他的學生,在這里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主動權,或者說丁羽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方面的問題.

就算是自己親自的安排,這里面也難免會混入情治部門的人,雖然說自己能夠從他們的身上面嗅到些許的味道,但是怎麼說呢?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得過且過!就當做是什麼都不知道,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也就算了!

"齊老決定的事情呢?我無權干涉!"丁羽這麼的說,也算是開了一道口子,因為這件事情是不可能避免的,就算自己不同意,情治部門會放棄嗎?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那里的情況比較的特殊!我需要提個醒!"

之所以這麼的說,也是在告訴耿直,如果說鬧出來了什麼事情的話,那麼甭管自己同意還是不同意的,到時候不要問及自己任何的原因和結果,自己現在不做任何的理會,將來的時候也不會做任何的理會,因為涉及到的呢?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利益!

耿直也是皺起來自己的眉頭,隨即也是對丁羽伸了一下手,看著這個手勢,丁羽也是把香煙遞給了他,他的兜里面明明揣著香煙,卻非要打自己的土豪,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

"這麼的說來這件事情摻和進去的人會比較的多了?"點燃了香煙之後,耿直也是歎了一口氣,"就我現在知曉的消息,好像還沒有跟老毛子那邊做任何的接觸吧?"

"什麼時候跟那位大帝見面,這個問題我還沒有想好!"丁羽也是直接的就回避了這個問題,所謂的接觸還是沒有接觸呢?自己並不想透露這個方面的消息,至于這位耿大部長是不是明白呢?這個問題自己也不想過多的去談及!

"那位總統呢?性格是比較堅毅的,有點的時候也是相當的狡猾,雖然沒有打過太多的交到,但也算是同行中人,跟他打交道的時候呢?還是需要小心謹慎一點比較的好!"

"誰知道呢?"丁羽依舊是模棱兩可的樣子,"我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處理,就不打擾您耿大部長了!"很顯然,這個談話呢?也是到此為止了!

耿直皺起來自己的眉頭,確切的來說,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取得想要的結果,但是很顯然丁羽已經沒有要談下去的意思了!彼此之間的溝壑想要重新給填滿,這個絕對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做到的!前面的坑呢?實在是有些深!

"小丁呀!你就帶著這些人四處的閑逛,搞不好呢?還會出現先前的事情,我看是不是給你們當中加入一個向導,至少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和狀況,是不是?"

丁羽則是看了一下自己手掌的痕跡,隨即微微的拍了兩下自己的手,"頂多日後就不攜帶武器和裝備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主動的找上門來,誰知道呢?"

一句話呢?也是把耿直給撞到南牆那邊去了,有人找麻煩呢?不是說不可以呀!反正到時候有人背黑鍋就行了,這件事情呢?可是你耿大部長警告過得,到時候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的話,你肯定也脫不了這個責任!

耿直的嘴角也是有那麼一些抽動,這個責任呢?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承受不起來,丁羽這個家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壞呀!但是從其中還是能夠看出來些許的問題和狀況,他對于情治部門的態度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原本的合作,到漸漸的疏遠,視而不見,乃至現在的據而遠之,這是一個相當的過程,而沒有了丁羽的幫助之後呢?情治部門的工作效率可以說是大大的降低,這個損失呢?不是說用錢就可以衡量的,代價太大了!

自己這一次呢?親自的趕了過來,但是怎麼樣?丁羽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到來就怎麼樣?甚至連給與自己一個坐在談判桌上面的機會呢?都沒有給與!這件事情呢?不用拿到明面之上來談,沒有談的可能性!

你們想要做什麼樣子的小動作呢?我管不著,但如果說真的鬧出來了什麼動靜和狀況,那麼不好意思,就算是老毛子那邊不動手呢?我這邊也會率先的動作,沒有任何的情面可講!

如此的警告在以往的時候是絕對沒有的,沒有這個暗示呢?可能也就罷了,但是有了這個暗示之後呢?耿直就不能夠一點這個方面的擔心都沒有,言之而不預,我沒有說也就罷了,既然我都已經說了,那麼好好的考慮一下吧!

所以在回去的路上面,耿直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惆悵,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已經是現在這個時候能夠達成的最好條件了!如果說丁羽真的不開這個口子的話,自己倒是能夠把人給安排進去,但恐怕會更為的掣肘.

看著窗外的景色呢?耿直也是感覺往事不能夠回味,丁羽最為開始的時候跟情治部門的關系可以說是相當的好,但是情治部門是真的沒有去珍惜.

甚至于當時的情況之下,很多勢力都沒有珍惜跟丁羽之間的關系,只有有數的幾個人或者是勢力跟丁羽之間保持了相當的關系,就好像丁羽在農場見的那位,他們之間的關系一直都沒有出現斷裂,甚至于愈加的緊密起來.

沒有比較呢?就沒有所謂的傷害,畢竟一下丁羽跟情治部門的關系,再比較一下丁羽跟那位的關系,相差真的是太大了!一個在天上,另外一個呢?說是在地上面呢?可能都是比較的委婉!真的是悔不該當初呀!

【 ..】

上篇:第七百五十九章 捎帶    下篇:第七百六十一章 切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