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五十九章 捎帶   
  
第七百五十九章 捎帶

,最快更新重生之蒼莽人生最新章節!

葉戰想了一段時間,"當時受訓的情況倒是記得,我的教官有幾位,不過接觸並不是那麼的多,所以印象不是那麼的深刻!而且教官也不怎麼跟我們相處!"

聽到葉戰這麼的說,耿直也是瞪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很是不滿意的看著葉戰,"少跟我耍滑頭,你當時的教官有幾位?你會不清楚?找你是了解情況,並不是為了讓你糊里糊塗的,明白嗎?"

"那我的這位教官現在算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游走于邊緣地點?"葉戰也是強硬的頂了一句,"我很是懷疑,省廳來人了,安全部門來人了,甚至于情治部門也來人了!教官的小隊人員雖然不多,但是裝備齊全,里面還有外國人,這些都是正常情況嗎?"

耿直擎著自己的下巴,"你的級別呢?不允許你接觸這樣的機密,因為連他的身份呢?你都不能夠知曉太多,想必你的心里面呢?已經有了相當的猜測,甚至于你也是猜測到他的身份了,這個也就是我為什麼要單獨找你談談這件事情的原因!"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的代號叫做羽毛!"

"羽毛呢?只不過是他的一個代號而已!"耿直也是搖搖頭,"甚至于我個人呢?也不完全的就了解,他給你做了一段時間的教官,我需要了解一些其中的狀況,這麼多年的時間過去了,他依舊能夠記得住你的名字,這不容易!"

葉戰已經聽明白了,自己雖然說脾氣不太好,但是並不代表著自己很傻,隨即也是咬咬牙,"當時受訓的情況我已經忘記的差不多了,不過有一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我當時的時候訓練的時候,用的全部都是實彈,我的訓練不小心,一顆子彈從我的臉上面飛了過去,當時的時候這個眉毛被剃除半截,這件事情可能會留下來相當深刻的印象!"

"這顆子彈是丁羽打的嗎?"

"不是,當時的時候他就是教官,就站在我的旁邊的位置,也就是看了一眼,我也是看了他一樣,隨即繼續的堅持訓練,不過當時的時候他的眼神給我留下來非常深刻的印象!"

"有人會繼續找你談話的,你只不過是在你職責的范圍之內呢?做了相當的事情,所以不需要有任何的負擔!"隨即耿直也是突然的笑了起來,"要知道丁羽的檔案里面呢?還真的就沒有承認過他是誰的教官,你還真的就是頭一個!"

"我應該榮幸嗎?"

被葉戰給頂了一句,耿直一時之間也是有那麼一些無語,隨即也是笑了起來,"這個問題究竟要如何的來給你解釋嗎?他呢?現在已經退役了,退役很多年了,但是這麼的說吧!他為整個國家所做出來的貢獻和努力,是絕大多數的人都不能夠比擬的!"

"這個就是他可以拿著槍耀武揚威的原因所在!"

"錯了,他拿著槍呢?並不是耀武揚威的!"耿直也是非常嚴肅的說到,"你不了解其中的內情,所以我可以原諒你的說話,但是不要用你所謂的愛國心和自尊心呢?來混淆其他的事情,這個呢?也算是對你嚴重的警告!"

丁羽這個時候呢?還真的就沒有要留下來的意思,不過這麼的晚了,也就只能是就近休息,不過這個時候大家臉上面的油彩都已經清楚乾淨,而且都已經換裝.

不過姜然等人呢?這個時候也是在丁羽他們下榻的地方入住,這件事情鬧出來的動靜稍微有那麼一些大,姜然在整個過程當中有那麼一些不識好歹,丁羽先前的時候是沒有追究這個事情的意思,但是並不代表著這件事情就完結了!

地方略顯有那麼一些簡陋,安保人員也是第一時間的就把這里的情況給掌控在自己的手里面,誠然大家呢?都沒有把所謂的武器和裝備都給拿出來,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們會放松警惕,當然了葉戰等人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如果說不知道先前的事情呢?大家可能還不會有什麼反應,但是保護丁羽的安全呢?是上面下達的命令,這個是不能夠回避的事情,先前的時候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可以當做不知道,但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而且地處邊界,還真的就需要重視!

耿直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就跟丁羽住在了一起,彼此之間呢?並沒有太多的交集,主要是因為丁羽並沒有這個方面的興趣,這個才是最為關鍵的所在!而耿直為什麼會留在這里,並不是說姜然的原因,跟這個並沒有太多的關系,自己是找丁羽有點事情!

既然有這樣的機會,為什麼不好好的利用一下,但是初步跟丁羽的接觸呢?自己感覺並不是那麼的好,這個還真的就是一個問題.

雖然說這里的條件呢?稍顯簡陋,但不管怎麼說呢?還是比山里面的條件要好的多!至少保證飲食和洗浴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廚房方面也是大動干戈,就算是這里沒有的,也可以從外面調配,畢竟得罪的是丁羽,而耿直呢?又是'興師問罪’來的.

這件事情跟軍分區方面並沒有什麼直接的關系,最為主要的呢?還是姜然那邊,如果說不是她的話,是不會鬧出來這樣的事情來,軍分區那邊呢?做好這個接待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呢?例行公事罷了!

"小丁!這一次回來的有些突然,而且在京城那邊都沒有做些許的停留!"耿直端了一杯水,就那麼的坐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丁羽則是歪著自己的頭看了一眼耿直,隨即則是把目光放在了窗外的位置,沒有說話的意思.

更為直接一些的來說,丁羽根本就沒有要搭理的意思,所以直接的就給了一個沉默以對,反正我就是這麼一個態度,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的呢?這個是你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丁羽沒有要說話的意思,耿直也沒有太多的沮喪,自己對此還真的就是有著相當的預料,來的時候做了相當的准備工作,丁羽跟情治部門的關系呢?還真的就是出現了相當的問題和狀況,但是現在的情治部門跟以往的時候有了絕大的不同!

情治部門的整肅工作開展的很是火熱,時間呢?可能尚短,但是起到的作用和效果還真的就是相當的明顯,這個沒有動作呢?還真的就不知曉內部甚至都已經出現了糜爛的情況,這個警惕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大了!

"情治部門呢?進行了相當長時間的整肅,在這個過程當中發現了相當的問題!"

丁羽則是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你怎麼說就是了,反正我就是這麼一個態度,而這個時候有人也是帶著姜然走進了大廳,因為條件真的是太過于的簡陋了,所謂根本就沒有什麼包間這麼一說,大家也就只能是敞開了坐!

當然了不僅是姜然來了,後面還跟著葉戰,進來之後第一眼呢?就看到了坐在那邊的丁羽,也不知道是因為換了衣服的緣故,還是說太過于現眼的緣故,跟自己的印象當中呢?倒是沒有太多的更改!但就是冷絕了很多!

屋子很是空曠,並沒有看見多少人,耿直呢?看著不遠處的姜然和葉戰等人,也是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隨即也是把目光放在了前面的那位夫人身上面.

"姜然的這件事情呢?是她做錯了!"

丁羽這個時候也是抬起來自己的眼皮,微微的掃了一眼,隨即就回收了自己的目光,自己已經聽明白了這個話語當中的意思了!無非就是想要說情,不過能夠讓耿直親自的說情,彼此之間的關系好像有那麼一些不太簡單!

耿直是什麼人,在情治部門呢?也是頭幾把交椅的人,當然了他親自的來這邊呢?肯定不會就是為了說情,找自己肯定是有著其他的事情,這個才是丁羽感覺到有些許煩躁的所在,他親自的來了,說明事情絕對不會太小了!

這個才是丁羽沒有理會耿直的主要原因,至于姜然嗎?還真的就沒有怎麼被放在心上面了!耿直也是對不遠處的人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等人都走過來的時候,耿直也是出聲的說到,"坐吧!事情嗎?慢慢說!"

丁羽則是看了一眼旁邊的葉戰,眼睛在他的身上面打量了許久的時間,"執行任務,還是得罪人了?都混跡到軍分區這邊來了?你不丟人,我都嫌丟人!"

葉戰臉上面的表情呢?並沒有任何的變化,倒是丁羽微微的哼了一聲,也沒有要繼續說話的意思,而耿直看到這個情況之後呢?也是對那邊的夫人做了一個稍安勿躁的手勢,也不管丁羽究竟是看見了還是沒看見!

"小丁,姜然的事情呢?是她做錯了!她的父母呢?忙于工作,可能在其他方面對于她的要求有那麼一些疏忽,說起來呢?也不能夠算是什麼外人,王莉訂婚的時候呢?她也是伴娘之一,也算是你的妹妹不是嗎?"

這個話一說出來,夫人和姜然都是不由的看了一眼丁羽,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丁羽則是哼了一聲,"關系可是夠近的,不過王莉訂婚的事情好像跟我沒有什麼關系吧!你老人家是不是找錯了方向?"

"王莉是你的親妹妹,這個是實情吧!"耿直也是裝作無奈的說到,"你覺得現在還會有多少人不知道這里面的事情嗎?"

這個話剛剛的一說出來,耿直就感覺自己背後的汗毛突然的立了起來,坐在一邊的丁羽呢?這個時候也是眯縫起來自己的眼睛,這個讓耿直也是心下一動,壞了,自己說錯話了,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呢?是給自己惹麻煩.

隨即耿直也是刻意的往後仰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我知道這件事情呢?給你造成了相當的麻煩,不過姜然呢?總歸不算是什麼外人,我想她會保守住這個秘密的!"

耿直為什麼敢這麼的說,甚至是故意的把這件事情給捅出來,當然也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和想法的,絕對不是什麼胡來!不過丁羽對于這件事情的反應稍微有那麼一些劇烈,這個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

丁羽打量了一下姜然,並沒有太多要理會的意思,不過卻是在大家的注視之下站了起來,"你耿大部長親臨,我給這個面子!就這樣了!"隨即也是轉身離去,可以說是相當的不給這個面子,管你是誰呢!

一邊的姜然也是咬著自己的牙,臉上面的表情很是倔強,甚至是異常的不滿,自己都已經親自的過來賠禮道歉了,但卻只是得到了這樣的回應而已,甚至于連耿伯伯的面子都不給,這就不是過分那麼的簡單了!

倒是耿直看著離開的丁羽,微微的皺起來自己的眉頭,而旁邊的夫人看著重新坐下來的耿直,臉上面也是略顯擔心的問道,"老耿,這件事情呢?是我們家姜然惹出來的,小丁有所氣憤和惱怒這個是應該的,別因此影響了你們彼此之間的關系!"

耿直看著自己的老同學和老朋友,隨即也是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姜然,微微的搖頭,"丁羽的情況呢?跟其他人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他究竟來這邊做什麼?這個問題我不知道,甚至于方方面面呢?都需要做好保護的工作!"

"王莉好像是王老的孫女吧!不過沒有怎麼聽過丁羽這個孩子的事情!"

"你呀!多長時間都沒有回京城那邊去了?他呀!名號倒是不顯,四九城那邊呢?就算是現在知曉的人呢?也不是那麼的多,可但凡知曉的人呢?都有著相當的分量,當年的那件事情我想你應該還有些許的印象才是!畢竟當時的時候你也在的."

嗯?夫人先是一愣,隨即也是想起來了什麼,臉上面的表情可以說是相當的驚愕,"他是蘇元姐的孩子?什麼時候找到的?怎麼一點這個方面的消息都沒有?這個可是喜事!"

"說點私事,如果說就是王家和蘇家呢?還沒有那麼大的能力,甚至于現在呢?丁羽這個孩子也是給了王家和蘇家相當大的助力,他現在沒有計較這件事情呢?說起來也是相當大的一個麻煩,這個混小子從來都不按照常理出牌!"

"老耿,姜然的事情呢?先不說,你看小丁那邊有沒有什麼要求?畢竟這件事情呢?是姜然給搞黃了,既然來到了家門口,那麼不管是對還是錯呢?總..."

耿直也是歎了一口氣,"我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心里面究竟是在想什麼,我來找他呢?也是有點其他方面的事情!你們家老姜呢?就別跟著摻和進來了,他要是真的犯渾起來的話,你們家老姜也是有受的!"說完了之後,也是敲了敲桌子.

"不是吧?!老同學,你這麼的說,我感覺有點滲的慌!"

"王莉訂婚的事情呢?你應該知道,那個可是商老的孫子,這件事情是他給拍板的,甚至于王老和蘇老也只能是捏著鼻子認了!家里面倒是有這個方面的意見,但是他擋在前面了,其他人也就不好說什麼!明白了吧!"

姜然的母親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王老和蘇老是什麼人,自己還能夠不清楚嗎?也正是因為太清楚了,所以才更是感覺不可思議,就算是王家和蘇家對于丁羽這個當年丟失的孩子有那麼一些虧欠,但這個應該不是任由他肆無忌憚的主要原因!

"既然姜然做錯了事情,那麼就應該受到相應的懲罰!這樣的道理是沒有什麼可說的!"隨即夫人的話鋒呢?也是突然的一轉,"不過姜然呢?在美國那邊留學,那邊的課程呢?還真的就不能夠耽誤太長的時間!"

耿直搖搖頭,"在國內呢?丁羽這個孩子多少還有那麼一些顧及,真的要是去了美國他可就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了,他要是想要讓姜然回來,美國上上下下也需要給這個面子,甚至于美國方面如果知曉了這個情況,還會上杆子的去做這件事情,這就是他的分量!"

"不能夠吧!"夫人也是很不敢置信的說到.

"他呢?我還真的就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金是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是丁羽的隨身安保主管,你可能也聽姜然說起過一些事情,他們隨身呢?攜帶了不菲的武器和裝備,這些呢?都是經過批准的!倒不是說誰讓他帶著的!"

夫人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現在這個時候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自己的女兒呢?嬌慣過頭了,先前在森林里面的時候,是人家救了他們,沒有感恩圖報也就罷了,反倒是來了一個恩將仇報,這就有那麼一些過分了!

換做是誰呢?都不會太高興的,這件事情呢?讓老姜過來的話,對于他的名譽呢?絕對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子不教父之過,這里面呢?也是有著自己家庭相當大的原因!

【 ..】

上篇:第七百五十八章 相互較真    下篇:第七百六十章 沒有比較就沒有差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