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五十八章 相互較真   
  
第七百五十八章 相互較真

"葉戰,你豬腦子呀!"電話那邊的人也是氣急敗壞的說到,"省廳來人了你不放,安全局的人就是在故意的看熱鬧,怎麼個意思,你就非要看到咱們幾家打起來,是不是?"

"首長,我懷疑他們的身份絕不簡單,而且他們其中呢?不僅是全副武裝,攜帶制式武器和裝備,而且其中還有人員呢?是外國人!甚至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表露身份的意思!如果這些人沒有調查清楚就離開,對于我們的國家安全會造成莫名的影響!"

"你少跟我來一套!我知道你膽子,但是這件事情非同小可,省廳方面呢已經直接把電話打到我這邊來了,姜然的事情呢?不用你操心!"說完了之後,電話里面的人也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葉戰,你也是老人了,你就不能夠收斂一下你自己的脾氣嗎?你說一說你這些年立功受獎多少次了,但是看看你又闖了多少禍?"

不過這個話還沒有說完,電話那邊就已經是忙音了,其實說話的時候自己也是低聲的罵了起來,這頭倔驢,怎麼就一點都不聽勸呢?要知道有些事情呢?自己也是沒有辦法說的,上面給自己的電話呢?是紅線電話,事情是不能夠透露出去的.

葉戰怒氣沖沖的就來到了當場,看著站在前面的金呢?也是擼胳膊挽袖子,倒是一直坐在後面的丁羽看到葉戰的時候,確實微微的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特別是看到他眼角上面那道疤痕的時候,好像突然之間的想到了什麼!

丁羽也是手里面端著咖啡杯,聽著那邊嘈雜的聲音也是對旁邊的安保說了兩句,安保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走到了金的身邊,金聽了之後,也是頗為意外的看著面前的這名軍官,"你就是葉戰,沒看出來還這麼多的有名!"

嗯?葉戰的斷眉也是聳動了兩下,整個過程當中呢?他們都是在被嚴密的監控當中,他們究竟是怎麼知曉自己名字的!隨即金也是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先生找你,請!不過僅限于你一個人!"

葉戰看了一下左右,面對讓開自己身體的金,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大步流星的就往里面走去,看著坐在小馬紮上面的丁羽,也是猶豫了一下,丁羽也是看著站在那里的葉戰,突然之間的笑了起來,"葉戰,快有十年的時間沒見了,現在只不過是兩毛一,看起來你的進步一點都不大,甚至是有些退步了!"

看著坐在那里的丁羽,葉戰也是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十年的時間沒見面了?面前的這個人呢?帶著空軍墨鏡,還真的就很難從他的面部發現什麼,大半張臉呢?都已經被遮擋住了.

"對不起,請問你是?"

"我是誰呢?不重要了."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刻意的看了一下葉戰的眉毛,突然之間的笑了起來,"就我的了解呢?你的資曆還算是很不錯的,念過軍校,經過特殊的培訓,現在至少不應該在這樣的場合混跡吧!受傷了?"

"對不起,軍事機密,無可奉告!"

"是嗎?連眉毛都被剃掉了,也是軍事機密是吧!"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笑了起來,"這個應該算是有些人不太小心吧!沒有被打掉眼睛呢?這個說起來也真的算是你的幸運,只不過是擦傷而已!"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放手里面的咖啡壺給放了下來,"放在這里呢?好像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屈才,那些都是你手下面的兵?倒還是不錯,要不要重新給你推薦個單位!"

"對不起,請摘下你的墨鏡,我需要建檔!"

"建檔呢?就沒有太多的必要了,你的級別呢?讓你看我的材料這個是害了你!"丁羽也是笑了起來,"有人可能會把資料傳遞過來,也可能不會傳遞過來,總算是相識一場,讓你背這個黑鍋呢?好像有點過分呀!說一說吧!姜然是誰家的孩子!"

"對不起,無可奉告!"

"反正現在也是閑著無事,有人想要看我的笑話,無所謂的事情,既然遭遇了這樣的事情呢?那麼就從容面對一下就好!總歸會解決的,時間早晚而已!"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看了一下自己手表上面的時間,"但是不能超過兩個小時了,誰都需要有一個容忍的時間!"

"不知道你來這里所謂何事?在中國的土地上面,不管是誰都不允許攜帶這樣的武器和裝備!而且其中呢?還有涉外人員,我不管你們究竟是什麼身份,請交代你們來這里究竟所為何事?但是我希望你們可以主動的交代問題!"

"我都已經說了,這個事情呢?不需要你來關心,這個不是背黑鍋這麼的簡單,里面涉及到的問題呢?也不是你這個肩膀能夠扛得起來的,說點其他的事情吧!"

"對不起,我想現在除了公務之外呢?我不會談其他任何的事情,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呢?我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同時我提醒諸位,希望你們能夠交出你們的武器和裝備!"

"葉瘋子,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得到更改,難怪你現在依舊還是兩毛一,我都不知道應該說你一點什麼是好了!就算是想要抓人呢?也不需要如此的大庭廣眾吧!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這個可不是什麼好事!"

這個人為什麼對自己這麼的熟悉,知道自己的名字,還知道自己的外號,還有什麼是他所不知道的嗎?自己對此表示嚴重的懷疑,知道自己名字的人呢?不少,但是知曉自己外號的人呢?還真就不是那麼的多!

但就算是不多,這個也沒有辦法排除,而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呢?就好像是釣魚一樣,不斷的拋出來自己的誘餌,自己吞呢?不是,不吞呢?好像也不是!還別說,真的有點勾人的感覺!

"你的甄別訓練呢?我還真的就不知道究竟是誰做的,但是我看過你的評估報告,說起來呢?有點一般!現在來看更是沒有太多的長進!難怪現在還是兩毛一,我呢?現在倒是離開了軍隊,但曾經呢?也算是你的老教官了!這樣吧!伏地挺身300個,看看你現在究竟還保存了幾分勢力,我考慮饒了你這一回?!"

啥?葉戰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讓自己伏地挺身300個,這個話為什麼說的如此輕松?更何況這個可是大庭廣眾之下,讓自己做伏地挺身300個!自己現在代表呢?可不是自己,而是整個軍方,這個臉自己絕對不能夠丟!

他說他自己是自己的教官,這個事情呢?自己好像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從他的身上面呢?還真的就感覺不到什麼所謂的教官味道來,自己生涯的教官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但基本上每個呢?自己都有印象,跟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好像都是有那麼一些對不上號!

"對不起,我正在執行任務,不是在過家家!"

這個話剛剛的說完,丁羽身後坐著的人這個時候也是笑了起來,"先生,我來跟他比較比較吧!也看看你的學生究竟有你幾番的功力,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丁羽也是好笑的看了一眼,"怎麼?就這麼的想要讓我出丑?不過也可以,反正這一次呢?是被你們給成功的陷害了,那麼給你加點難度,兩分鍾一百四十個極速俯臥撐呢?是標准,姑且算是標准吧!我呢?給你五分鍾的時間!贏了的話,我沒話說,輸了的話,你知道後果的!"

說話的這位也是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到了葉戰的身前位置,身上面雖然沒有攜帶什麼武器和裝備,但是背包卻沒有要摘下來的意思,"我先來,你隨意!雖然說你是先生的學生,但是並不代表著你就一定會贏我,希望你不會丟了先生的臉!"

說完了之後,也是找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身上面的背包根本就沒有要摘下來的意思,也是在那里做著極速俯臥撐,葉戰看得也是雙眼冒火,雖然說做俯臥撐這樣的事情,自己還真的就不虛,但是畢竟自己現在所代表的身份不一樣!

不過看著地上面的這個家伙,自己甚至都不需要去看手腕處的手表就看他的表現就知曉,五分鍾的時間三百個極速俯臥撐對于他來說,沒有任何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他肩膀上面呢?還扛著背包,這個就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

五分鍾的時間一過,地上面的這位也是站起來拍了拍自己的手掌,略有挑釁的看著葉戰,"好了,既然沒有人願意來的話,那麼就當做是我給大家表演一點小節目了!希望大家能夠喜歡,當然了,有人如果說願意的話,可以出來試一試!"

看了一眼周圍的諸人,好像並沒有什麼反應,這位也是走了回去,坐在了自己剛才的位置上面,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倒是丁羽看著葉戰,臉上面的表情看不太清楚.

"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在意自己的身份了?這個還真的就不是我想象當中的葉戰葉瘋子!"丁羽有那麼一些搖頭,"也許你有自己為人處事的方式,但是現在來看呢?這樣為人處事的風格呢?可能有那麼一些不太好,至少對于你個人來說,不是那麼的有益!"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以個人的方式為基准的話,那麼國家還是國家嗎?我相信您會明白這個道理的,也是清楚這個道理的,所以請你交出來你的武器和裝備,我們有權對此進行..."

聽到喧囂的直升飛機聲音,丁羽甚至都沒有要抬頭看過去的意思,而是注視的看著葉戰,"我自始至終呢?都想要改變你的看法和做法,甚至不惜跟你拉攏彼此之間的關系,但你的意志呢?好像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堅定了!這算是明確的拒絕了!"

"我並不覺得這個跟意志有什麼關系,也跟所謂的主觀呢?沒有太多的關系!"丁羽笑笑,"我不相信你的領導呢?沒有跟你說過有關的事情,他們的態度呢?恐怕也是敬而遠之比較的好!但是你的所作所為呢?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棘手!"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指了指頭頂上面的直升飛機,"上面的飛機呢?就是故意過來的,再等一會的話天可能就要黑了,你說鬧出來了這麼大的動靜,究竟為何?就為了一個說法?"

葉戰看著丁羽,"不是要一個說法,而是因為這個是我的職責!"

"嗯!這麼的說也無不可!"丁羽笑了笑,而這個時候直升飛機已經降落了,從飛機上面下來了兩個扛著金星的人,身後還跟著兩名大校和一名上校.

丁羽就那麼的坐在了馬劄上面,根本就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甚至于些許的興趣都沒有,而金這個時候也已經來到了丁羽的身後位置,老老實實的站在了那里,沒有太多的動作!

葉戰看著丁羽的表現,也是微微的皺眉,從飛機上面下來的人員呢?絕大多數呢?是自己所不認識的,但是在第一時間,葉戰也是一路小跑的過去,來人也是跟葉戰打了一個招呼,不過卻沒有做太長時間的停留!

來人看到了坐在那里的丁羽,也是走了過去,不過走到丁羽面前的時候,也是故意的在丁羽的身邊轉了兩圈,"哎呦,這個不是我們的丁大醫生嗎?今天的太陽究竟是從那邊出來的,竟然有幸在這里遇到了您!看來今天的兜風還是很有興趣的!"

丁羽依舊沒有站起來的意思,這個倒是讓旁邊一直站在的那位扛著金星的人心下有那麼一些駭然,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來頭?省廳和安全局方面的人呢?一直都在那邊看著,始終都沒有要過來的意思,而自己陪同的這位呢?可是京城那邊直飛過來的!

雖然說大家的肩膀上面呢?都是扛著金星,但是彼此之間的身份是不同的,人家的一顆星呢?比自己的這顆星分量重的太多太多了!

丁羽也是隨即舉了一下手里面的咖啡杯,金則是隨手把咖啡杯給接到了自己的手里面,丁羽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點了一個香煙,不過卻是謝過了金,自行的給香煙點燃了!

"陣勢感覺有那麼一些嚇人呀!又是槍又是炮的!"丁羽刻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褲子,上面好像沾染到了些許的煙灰,雖然說丁羽的動作看著好像有那麼一些隨意,但是丁羽現在這個時候所表現出來的肆意,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異常的惱火.

"小丁,你來這里的消息呢?已經被傳播出去了,繼續下去的話,會惹出來相當的麻煩!現在回京城呢?倒是一個不錯的注意!"

"就不麻煩諸位了!"丁羽說話的時候也是站了起來,"我怎麼做事情呢?是我的事情,不過感謝大家的關注,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告辭了!"

"小丁,你帶著這些東西呢?是非常危險的!"來人對于丁羽的態度呢?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異樣,平常的時候丁羽可能會不太高興,但卻不會直接的就拒人千里之外,可是在丁羽生病之後呢?這個性格也是發生了相當的變故!這不是什麼好事!

"我倒是敢放下,但問題是不是有人敢收?!"丁羽隨即也是抬起來自己的手,"怎麼樣?是不是有人真的有這個方面的興趣?"

來人看著丁羽,臉上面呢?也是沒有太多的歡笑了,真的要是讓丁羽把這些東西都給交出來的話,會是什麼狀況,這個問題自己是不敢做任何的保證,丁羽不太喜歡有人跟在他的身邊了,這個事情呢?全世界都知道!

如果說把丁羽身邊的人員都給繳械的話,那麼再出一次京城的事情,到時候怎麼來收尾?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沒有任何人敢做這個方面的保證,這個東西呢?收繳倒是容易,可是想要徹底的解決所有的問題和麻煩,沒有人敢做這個保證的!

自己只不過是小小的試探了一下丁羽,卻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後果,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尷尬."小丁,沒有必要這麼的較真吧!回來之後這個脾氣可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對勁!"小小的點了一下丁羽,隨即也是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意思很簡單,行了,都撤回吧!鬧出來的動靜還不夠大呀?不嫌棄丟人嗎?丁羽根本就沒有要跟這些人一同離去的意思,倒是耿直把葉戰給叫到了自己的身邊位置,有關葉戰的身份呢?自己也是第一時間就拿在了自己的手里面!

"丁羽是你的教官,這件事情你還有印象嗎?"

葉戰有那麼一些迷糊,隨即搖搖頭,"沒有太多的印象!"

"你再好好的想一想,就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不過耿直隨即也是想到了什麼,"你不知道他的名字呢?倒是有情可原,當時的情況之下他未見得呢?會透露自己的名字,給你一點提醒,當年的時候呢?你應該是去過南方的一個軍區受訓,不到半年的時間!"

上篇:第七百五十七章 '無理取鬧’    下篇:第七百五十九章 捎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