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   
  
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

蘇宇是在一家酒吧被抓的,抓的時候包廂里面的情況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堪入目,蘇江的秘書看了兩眼,蘇元整個人都已經迷蒙了,甚至把自己當成了是外面進來的服務生小弟了!房間里面的其他人呢?倒是有清醒的,但這個時候也是踉踉蹌蹌,東倒西歪的.

對旁邊的警衛示意了一番,兩個人也是把蘇宇給拽了起來,但是蘇宇真的是不干了,自己今天可以說是出了相當的風頭,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竟然還有人敢對自己動手動腳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秘書看著張牙舞爪的蘇元,也是拿起來旁邊的冰桶,找了幾礦泉水倒進了冰桶,用毛巾搭在了蘇宇的脖子上面,隨即把冰桶直接的就給扣在了蘇宇的腦袋上面!這樣會使他快速的清醒過來,手段可能極端了一些,但是現在已經顧及不到了!

現在這個時候需要用最快的速度讓他清醒,然後給帶回來,至于這個過程當中嗎?只要不出什麼事情,就是無所謂的!首長和夫人也不會因此而把自己給怎麼樣的!

蘇宇剛剛被扣上冰桶的時候,還沒有怎麼樣?因為意識還是相當的迷糊!不過燈光都已經都被打開了,所以大家看得很是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所以也沒有阻攔.但是很快的蘇元就開始劇烈的掙紮了起來,等冰桶被拿下來的時候,蘇元也開始了嘔吐.

看著已經清醒過來的蘇宇,秘書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讓警衛攙扶著他,隨即也是離開了包間,接下來的情況要如何的應對和處理,這個是首長應該操心的事情,自己之所以這麼的去做呢?也是有首長的暗示在其中了!

相信消息呢?很快的就會被傳遞出去,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要說什麼臉面不臉面的問題了,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了,現在的問題是能不能夠把這件事情給消停的解決了,這個才是最為關鍵的,對蘇宇這樣,也是為了他好!

"劉叔,我爸讓你來的?"坐在車上面的時候,蘇宇依舊是精神不振,很快還沒有能過從酒精的麻醉當中清醒過來,腦袋依舊是混混僵僵的!不過意識上面呢?好像沒有什麼問題了!

坐在旁邊的秘書也是看了一眼,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首長說了,如果你今天不會去的話,那麼以後就不要回去了,弄出來的事情太大了,老爺子的血壓驟高,一直都沒有降下來!"把該說的話都已經說了,至于其余的嗎?自己就不要言語了!

蘇宇面色也是有那麼一些異常,能夠看出來有些許的緊張,至于是不是害怕,這個就不是那麼的清楚了,坐在旁邊的秘書也是有著相當的感歎,首長那邊都已經是相當的鬧心了,但是沒有想到家里面還有更為鬧心的事情!

也沒有要求你給家里面增磚添瓦,但是你也不能夠拆房基呀!蘇宇現在的所作所為不是在拆自家的根基嗎?真懷疑他當時的時候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麼東西,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怎麼還會如此的不成熟?

等車停下來的時候,蘇宇也是在車上面磨蹭了一陣,很顯然也是極其的不想下車,對于這樣的事情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抗拒的,但是磨蹭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最後也是在旁邊秘書的攙扶之下,走了進去!

花小晴看到自己兒子的時候,面色也是大變,怎麼身上面濕漉漉的,天氣這麼的涼,這個樣子要是感冒的話怎麼辦?蘇元很顯然也是注意到了自己嫂子臉上面的表情變化,心里面也是有那麼一些可惜,自己的這個侄子呀!真的是被慣壞了.

就在蘇元還在感歎的時候,蘇江也是蒙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快速的來到了蘇宇的面前,也是不用分說,啪啪就是正反兩記大耳光,蘇元也是被打的有那麼一些迷茫,然後整個人也是癱軟在地,花上兩句,但也知道現在絕對不是什麼時候!

"誰讓你去四合院的?你去了不說,還把四合院給砸了,甚至還搶了那麼多的東西,金磚呢?錢呢?都哪兒去了?"蘇江也是壓著自己的聲音說到,但是很顯然,他現在這個時候怒火正盛,甚至還把自己的皮帶都給抽了出來.

已經坐在地板上面的蘇宇也是捂著自己的臉,這個時候也不敢去看自己父親的臉色,唯唯諾諾的說到,"拿去還債了!那邊追的太緊了,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了!當時的時候腦袋也是一下子的就沖動了!"

"我他媽的讓你沖動!"蘇江也是掄起來手里面的皮帶,也不管究竟是頭還是尾,對著蘇宇就是一頓的暴揍,現在這個時候也真的是怒不可揭,下手也是沒輕沒重的,打的蘇宇也是嗚哇亂叫,而越是這個樣子,蘇江的下手也是越重.

看向自己的妯娌看向自己的時候,蘇元本來想要把目光放置到一邊的距離,但想了想也是出聲的說到,"大哥,父親都已經躺下來了,別再吵醒父親了!"

其他的理由都不是那麼的合適,唯獨這一點呢?可能還好一點!蘇江依舊是不解恨的抽了兩皮帶,然後怒視著自己的兒子坐在了不遠處.

"老四,事情是他惹出來的,不管怎麼樣?你說句話!"蘇江這個時候雖然怒火沖天,但是卻沒有失去這個冷靜,"明天的時候我親自的去找小羽,這個事情趁早不趁晚,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該是怎麼樣就怎麼樣!"

這一下子倒是輪到蘇元苦笑了起來,對旁邊家里面的勤務人員揮揮手,帶著蘇宇下去洗漱一番吧!模樣還真的就是相當的淒慘,自己也是看的有那麼一些不過眼,而且他現在留下來也是相當的不合適,這個事情是他惹出來的呀!

等蘇宇離開了之後,蘇元也是感歎了一聲,"如果這件事情你我要是能夠解決的話,我今天就不會來找父親了,何苦讓爸他老人家這麼大的年紀還經曆這樣的事情,牽扯到了兩家之間的問題,父親和公公明天肯定要去找小羽的!"

一顆老鼠屎壞一鍋湯,說的就是蘇宇這樣的!先前惹出來的麻煩不小,但不管怎麼樣?都沒有牽扯到丁羽,都是他自身的一些事情.但是現在所牽扯出來的呢?不僅僅是把兩位老爺子給拽了出來,甚至是把王家和蘇家都給拽了進來.

前腳呢?丁羽因為王家和蘇家的事情大病一場,這個剛剛的回來,腳跟都還沒有站穩呢?蘇宇就把四合院給砸了,你說這個究竟代表了什麼吧!要說沒有其他人的授意,恐怕蘇江自己都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相信.

蘇江很是清楚,為了家里面的後代著想呢?兩位老爺子在針對丁羽的問題上面表現的相當不地道,但是現在前後腳鬧出來這樣的事情,就必須要給丁羽一個解釋,真以為丁羽是吃素的,是不是?想的也太簡單了!

所以這個事情呢?就算是蘇江去找自己的外甥,不會有任何的借口,還是需要兩位老爺子站起來,但是兩位老爺子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還需要為後輩們吃這樣的瓜落,蘇江的心里面可以說是相當的不是滋味.

一晚上的時間,幾個人基本上就沒有怎麼休息,不過護理和醫護人員倒是傳來了些許的好消息,老爺子的血壓呢?也是降了下來,不過老爺子的年紀畢竟大了,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對于老爺子來說,有那麼一些不太友好!

醫護人員說的極其隱晦,並沒有把意思表露的太過于的清楚了,反正是你們自家的事情,你們自己來處理就好,我們呢?只是行使我們的義務,僅此而已!聽明白還是沒有聽明白的話,反正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了,就是這樣!

早上老爺子起來的稍微有那麼一些早,昨天晚上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蘇博臣並沒有那麼的關心,重要的還是今天怎麼來處理這件事情,王璞這位老親家剛剛打了電話過來,時間很早,但是彼此之間呢?都已經不需要有太多的言語來交流了,一個電話就明白了什麼意思.

蘇宇也是異常緊張的看著自己的爺爺,可是蘇博臣根本就沒有用正眼去看自己的孫子,自己給家里面的孩子創造了那麼好的條件,家里面的孩子呢?就是這麼來回報自己的?哀大莫過于心死,現在這個時候蘇博臣還真的就是這樣的感觸.

蘇宇雖然收拾了一番,但依舊是鼻青臉腫的樣子,很顯然昨天晚上的經曆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愉快,吃過飯之後,蘇博臣也是拿出來電話,隨即也是把電話遞給了自己的女兒,還是讓她來打這個電話吧!

"小羽,我是媽媽,你現在在那里了?"電話並沒有太長的時間就被接通了,這個大清早的,丁羽竟然帶著兩個孩子就出來了,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隨意了?"你爺爺和你外公呢?可能你,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方便!"

放下了電話之後,蘇博臣則是把目光放在了蘇江他們夫婦的身上面,"行了,都回去吧!該上班的上班,該工作的工作,至于蘇宇嗎?我借用一段時間,回去之後呢?你們自行的都收拾收拾,羞于見人呢?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的!"

說完了之後,也是揮揮手,趕緊都走吧!留在這里自己看著也是相當的難受!

蘇江夫婦和蘇元對視的看了看,"爸,我陪著你吧!四合院那邊呢?我也是比較的熟悉,蘇宇畢竟還是一個孩子!有些事情呢?可能考慮的不是那麼周到!"

"不要你,你摻和其中更為難!回去吧!"

這件事情其他人都可以跟著摻和,但是唯獨蘇元是真的不合適,畢竟她是丁羽的母親,這里面涉及到的問題呢?到時候會讓蘇元有那麼一些想不開的,里面的親情究竟還有幾分?連蘇博臣自己都有那麼一些說不好,自己是真的沒有這個把握呀!

"這就是你們家的那個玩意?"王璞看到了蘇宇的時候,也是用鼻子哼了一聲,原本跟丁羽這個大孫子之間的關系就是相當的尷尬,現在好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讓所有的矛盾又是往前走了一步,直接的就激化了!

而引起來這一切呢?就是面前的這個混蛋,自己雖然罵丁羽是王八羔子,但是面前的這個混蛋玩意連王八羔子都不如,自己家里面呢?也是有那麼一些不成才的,但是自己從來都是藏匿的甚好,不讓他們露面!

"就好像你們家里面一個都沒有一樣!"蘇博臣也是沒有任何的好言相遇,"老大呢?也別說老二了,看看今天的事情要如何的解決吧!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比想象當中的?還要更加的難堪,走著看吧!"

往里面走的時候王璞也是跟蘇博臣並排,"就這樣的玩意,你還舍不得打一個腿斷胳膊折?就我說呀!太過于的嬌慣了,先前出問題的時候就應該直接的給掐死,也不會出現這麼多的問題和狀況,是不是?"

"就別火上澆油了,我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異常的煩躁,要知道你手里面有拐棍,我手里面的也不是廢物東西,要不就試試!"

跟在後面的蘇宇也是真的吃驚于兩位老人的態度,這個究竟是想要干嘛?打架嗎?蘇博臣和王璞進來四合院的時候,也是看了兩眼,房間並沒有收拾,原來什麼樣子,現在這個時候依舊是什麼樣子,看得王璞和蘇博臣都是狠狠的剜了蘇宇兩眼.

丁羽就是一個人回來的,依舊是略顯懶散的樣子,看到了自己的爺爺和外公之後呢?也是不咸不淡的打了一個招呼,隨即也是坐在了旁邊的位置,至于蘇宇嗎?他現在能夠站在那里就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

"家里面呢?也沒有想到會鬧出來這樣的事情來!"蘇博臣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發出很是沉悶的聲音來,"這件事情呢?總需要有一個交代和解釋的,但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麼想的?有些事情呢?拿到明面之上來說,可能更好一些!"

丁羽的坐姿非常的懶散,不像是兩位老人,雖然這個年紀都已經這麼大了,但是腰板依舊是挺立的很是筆直,雖然被問話了,但是丁羽卻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只是注意的看了看站在那里的蘇宇,笑了笑,僅此而已.

看著丁羽沒有說話的意思,王璞和蘇博臣兩個人也是對視的看了看,"不否認呢?家里面做了某些事情,對你有了相當的傷害!我們兩個老家伙在這里面起到的作用非常不好!事情發展到現在,有些問題呢?已經難以挽回了!但畢竟還都是一家人!"

丁羽看了一眼旁邊的蘇宇,微微的點點頭,略顯感慨的說到,"是呀!畢竟是一家人來著,少不更事,有情可原!"說話的聲音依舊是不咸不淡,從說話當中,還真的就聽不出來任何的感情變化!

但不管是王璞還是蘇博臣呢?都是眉毛皺起,最為不能夠接受的就是丁羽這個樣子,你說什麼呢?他都沒有任何的反應,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在應付一樣,但是偏偏這個時候又不能夠說其他的話,所以感覺相當的憋屈和苦悶.

"你大舅的工作比較忙,所以對于蘇宇疏于管教,我今天呢?也是把他給帶了過來,怎麼處置呢?是你的事情!我們絕不..."

丁羽依舊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們兩位老人家當面,我呢?小輩而已,怎麼敢說這樣的話!"隨即也是看向了蘇宇,不管是臉上面還是動作上面,沒有什麼氣憤,"剛才都已經說了,蘇宇呢?可能是對于社會的閱曆比較低,所以對于一些事情呢?疏于理解,都已經鼻青臉腫了,我想他受到的教訓應該已經足夠了!"

你們動手的話算是教育,我動手的話算是怎麼一回事情?發泄所謂的私憤嗎?算了吧!更何況丁羽都沒有正眼的瞧過這位,自然不可能太上心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丁羽連動一個手指頭的意思都沒有!

不過站在旁邊的蘇宇卻是沒有太多領情的意思,如果說不是他的話,自己會被揍得爹媽都不認識嗎?自己現在總算是知道了桃花為什麼這麼的紅了?如果不是兩位老人家撐腰,你丁羽算是一個什麼東西.

丁羽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面,但也就是這個樣子了!

動手的方式呢?有兩種,一種是大開大合的,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另外一種呢?就是悄然隱秘的,所謂的軟刀子割肉,不會讓你一下子的就倒下,但絕對的會讓你痛不欲生的.

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立刻拿起來手里面刀槍的意思,拿起來又能夠怎麼樣?當著兩位老爺子的呢?能夠把他給槍斃了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心平氣和的坐下來,有什麼就說什麼!對于大家都好,不是嗎?

上篇:第七百四十一章 混亂    下篇:第七百四十三章 搞不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