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二十八章 痛心不已   
  
第七百二十八章 痛心不已

"今天的情緒好像不高!"王長林看見蘇泉的時候,也是有些詫異,舅子臉色有那麼一些難堪,"我下班之後就過來了!甚至晚上的會議都推了!"

蘇泉看著張長林,臉上面也是相當的猶豫,沉默了些許的時間,采用相當低沉的聲音說到,"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應該找誰去商議一下!現在知曉這個事情的人非常的有限,可能一巴掌都數的過來,部里面呢?部里面包括我在內,只有三個人知道,暫時是不會透露出去的!"

"你好像很是緊張?"看著額頭冒汗的蘇泉,王長林也是遞了一瓶礦泉水過去.

"本來我不太想說,但是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應該找誰去提及!"接過來礦泉水,蘇泉扭開了瓶蓋,一口氣直接的就把一瓶款泉水都給灌進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究竟什麼事情?你磨磨蹭蹭的!"王長林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的預感了.

"你先坐下來!"蘇泉吸了一口氣,等王長林坐下來之後,蘇泉才看著王長林說到,"小羽那邊呢?出現了些許的狀況,我也是剛剛得到了消息!"

"什麼?怎麼一回事情?"

看著要站起來的王長林,蘇泉也是嗯了一下自己的手,"你先別激動,家里面呢?暫時還不知道這個消息,我先前知道了消息,特意的去了一趟,氣色還是很不錯的,不過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比較特殊,見了一面就回來了!就因為這個,小羽也是差一點就跟我翻臉,很顯然我過去呢?踩了這根紅線了!"

王長林的嘴有些哆嗦,好半天都沒有沉穩下來,誠然每逢大事有靜氣,但那個畢竟是自己的兒子,親兒子呀!緩了半天的時間,王長林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究竟是什麼毛病?我還以為是跟家里面的矛盾,沒有想到是這樣的情況!"

"什麼毛病呢?我現在也不太確定,他那邊的情況你也知道,這一次也是機緣巧合,陶金呢?回來述職,正好發現了一些狀況,我刻意的用官方的身份去驗證了一下,跟金,也就是他的安保談過了,現在還在恢複的階段!"

王長林撤了一下自己的領口,氣息稍微有那麼一些混亂,"如果是簡單的小毛病,他不應該休養這麼長的時間,回家都已經一個多月了,現在依舊還是在恢複的階段了,你跟我直說,究竟是什麼方面的毛病?我是當父親的,有這個承受能力!當初的事情既然都能夠承受的過來,那麼現在有什麼不能夠承受的!"

"現在還沒有辦法證實,可能跟他當初在部隊有著相當的關系!"蘇泉也是相當隱晦的提及了一句,畢竟這樣的事情呢?自己也就只能是這麼的說.

王長林已經明白了,隨即也是向蘇泉伸了一下手,蘇泉感歎了一下,拿出來一盒香煙和打火機遞給了王長林,"我見過了小羽他本人了,氣色還是很不錯的,那里呢?也是有世界上面比較優秀的醫生,我已經查過了,你也不用太擔心!"

"還有其他的事情嗎?"說這個話的時候,能夠看見王長林的嘴角有些哆嗦.

"現在呢?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跟家里面提及這個事情,小羽這個孩子不回來呢?跟家里面的關系並不是很大,主要是因為身體的情況有那麼一些承受不住,僅是這樣而已,跟其他方面並沒有太多的關系,但是現在家里面對此誤會比較的大!"

"還有,小羽的身份呢?也是非同小可,如果他的狀況被暴露出來的話,會在范圍之內引起來相當大的波動,這個也是需要尤為注意的!不僅僅是國內的,還有國外的,這個恐怕也是小羽回到老家的主要原因!"

王長林又是從煙盒里面拿出來一根香煙,自顧的給自己點上了,"我考慮一下,暫時呢?先不要告訴家里面,他們的年紀都已經大了,現在未見得能夠承受的住,還有就是家里面現在的情況也不是那麼的穩定,等一等!"

"但不會瞞太多的時間!"蘇泉考慮的也不能夠說太簡單了,"先前一個月都沒有回來,還可以解釋一下,但是十一過後呢?還不回來,這個事情究竟要如何的解釋?到時候家里面絕對是接受不了的!至少三位老人是接受不了的!"

"接受不了?"王長林也是苦笑了了一下,"我這兩天看看能不能夠聯系到他?"

"聯系不上,我去了也就是坐了一會,就被攆走了,而且他現在的情況呢?好像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穩定!我很是懷疑,現在繼續聯系他呢?只能是讓情況愈加的惡化!"

這個並不是要刺激王長林,而是實際的情況就是如此,現在這個時候跟丁羽展開所謂的對話,是不明智的,這個絕對不是說一說這麼的簡單.

重要的是家里面對于丁羽的問題呢?總是有一種錯覺,始終呢?都是沒有認識到自身問題的存在,所以也是導致了現在的這個局面,這個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挽回的!太難了!

家里面的意思呢?王長林怎麼可能不知道,十一過後呢?就是最後的期限,丁羽是回來也得回來,不回來也得回來,這個是沒有任何商量余地的!

家里面是這麼想的,好像也准備這麼的去做,現在的王長林也是哼了兩聲,兒子沒有什麼狀況的時候,家里面這麼的來安排,自己就已經是相當的不高興了,更何況現在兒子還出現了這樣的問題,怎麼個意思,覺得泥菩薩沒火是吧?

現在的王長林也是有那麼一些出離憤怒,兒子本身就是醫生,他不可能對于這個方面的情況沒有了解,蘇泉先前的時候還刻意的趕了過來,從某些方面已經驗證了這個消息,反正一時之間,王長林感覺自己有那麼一些失控.

蘇泉也是讓王長林緩了一段時間,畢竟誰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呢?都不會太冷靜了,相對而言,王長林這麼長的時間沒有太多的反應也已經是夠沉穩的!

王長林回家之後,雖然極力的想要隱藏自己的情緒,但是蘇元當面的時候,這種情緒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藏匿不住,蘇元也是看出來了自己的丈夫呢?不僅僅是不高興這麼的簡單,甚至于整個人都有那麼一些反常.

"出什麼事情了,你怎麼這麼一個狀況?"

被蘇元一問,王長林差一點沒有忍住,心下也是一酸,隨即快走了兩步,去了洗漱間,而淚水也是隨之的留了下來,強咬著牙沒有讓自己哭出聲來,那個畢竟是自己的大兒子呀!好不容易才找尋了回來,現在竟然出現了這樣的狀況.

如果說就是外界的原因呢?自己可能還不會如此,但是很顯然,大兒子成為現在的這個樣子,跟家里面可以說是有著相當的關系.從某種角度來說,丁羽從來都不欠王家和蘇家什麼,你們憑什麼這麼的去做?而且還理直氣壯的!

重新的洗了一把臉,王長林才走了出來,看到蘇元的樣子,也是勉強的笑了笑,"老了!有的時候遇到些許的事情呢?也是有那麼一些控制不住,倒是讓人看了下滑!"

看到丈夫的樣子,蘇元也是有那麼一些狐疑,但是很顯然沒有能夠從丈夫的嘴里面掏出來太多的東西,但是自己明顯的就能夠感覺的出來,丈夫的心緒是有問題的!甚至于晚上的時候?都沒有怎麼休息,翻來覆去的!

如果說就是工作方面的事情?丈夫可能會有那麼一些鬧心,但絕對不會是如此的狀況,但如果說不是工作方面的事情,那又是什麼方面的事情呢?對此,蘇泉也是感覺到了莫名的心悸,難不成出現了什麼問題和狀況不成?

而與此同時,丁羽坐在了酒店的房間當中,治療剛剛的完成,自己的心情不好也不壞,不過倒也是能夠保持住清淨,這個也算是為數不多的好事了?!至于先前三舅來的事情,來了也就來了,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丁羽也是回頭看了一眼,腳步聲雖然很是輕柔,但對于自己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看了一眼之後,丁羽又是重新的看向了窗外,"沒有去吃飯?看來在這里住的時間稍微有些長了,這里的東西呢?可能不太合乎胃口!"

"不是這個原因!"說完了之後,也是站到了丁羽側後方的位置,拉了一把丁羽,等丁羽轉過身來的時候,也是也是扯了一下自己身上面的連衣裙,連衣裙也是瞬間的滑落腳底,整個人也是赤裸裸的站在了丁羽的身前位置.

自己從來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自己明白這麼做的沖動和後果,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去顧忌那麼多了,"我知道,就這麼的回去,是沒有辦法解釋的!"

看著女孩子略顯倔強的表情,加上她略顯哆嗦的嘴唇,丁羽也是用探尋的目光在她的身上面打量了一番,好一陣的時間都沒有收回!"很聰明的選擇,也很是有擔當的選擇,犧牲你一個人,至少比犧牲所有人要好?心里面是這樣的打算?!"

"我知道,如果我們兩個人就這麼的回去,是什麼樣子的結果,也許先生您不會放在心上面,但是我不能夠就為了我自己考慮!"

隨即也是伸了一下自己的手,倒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把女孩子給攔在了自己的懷里面,不過明顯能夠感覺到女孩子的緊張,"你不僅僅是緊張,甚至還有那麼一些擔憂,要知道現在還有挽回的機會,至少我可以給你這樣的機會!"

"有些事情既然沒有選擇,那麼就..."

女孩子說話的時候,整個人也是埋在了丁羽的胸膛之中,說起來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幽怨,憑什麼自己要把自己送到他的口中,但是人生是沒有選擇的,至少在此時此刻是沒有任何選擇的,不單單是為了自己.

不過在丁先生的懷中呢?自己倒是有一種非常好的感觸,在他的身上面能夠感受到一種幽香,你也說不上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感覺,非常自己聞過了之後,整個人都有那麼一些飄飄然的感覺,甚至是有著相當想要探尋的意思.

不過丁羽卻是輕輕的在她的耳邊摁了一下,看著要倒下來的身體,也是把她給抱了起來,放置到了床上面,甚至是輕柔的給蓋上了夏涼被,至于丁羽自己嗎?又重新的站到了先前的位置,遠眺著外面的景色.

不過這個站立並沒有太長的時間,隨即聽到砰的一聲悶響,丁羽的眉毛也是跳動了兩下,不過卻沒有太多的理會,看著張牙舞爪沖進來的女孩子,丁羽也是對後面的安保擺擺手,安保也是隨手的就把門給帶上了!

女孩子看著地上面的連衣裙,然後看了一下床上面披頭散發的女孩子,眼睛也是一下子就紅了,"她還是一個孩子,你怎麼能夠這麼的去做,我,我跟你拼了!"說話的聲音也是有那麼一些歇斯接地,整個人也是張牙舞爪的沖著自己撲了過來.

丁羽看著她的樣子,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好笑,對于丟過來的東西,也是隨手給放置到了一邊,看著來到身前的她,也是輕輕的一推,隨即也是給摁在了單人沙發上面,雖然這位好像是小貓一樣,但對于自己來說,並沒有任何的影響.

"做任何的事情呢?都要付出所謂的代價,你呢?太過于的激動了,雖然說事出有因,但是並不代表著你就可以肆無忌憚!你的行為讓我有些惱火!"

女孩子猶豫了一番,等丁羽松開手之後呢?也是第一時間就跑到了床上,看自己的好朋友,誠然說自己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個方面的准備,但是看著妹妹這個樣子,自己是尤為的心痛,上床之後,也是小心翼翼的掀開了夏涼被.

但是看著夏涼被下面的白玉美人,女孩子也是愣了一下,猶豫了半天的時間,女孩子也是小心翼翼的往妹妹的身下探去,雖然說自己同樣沒有這個方面的經曆,但是該知曉的東西還是知曉的,檢查過後,女孩子臉上面的表情也是有些暈紅.

"對不起,丁先生!"女孩子也是跪在了床上面,連忙的鞠躬道歉,"我,我....."

"做任何的事情呢?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要知道換成另外一個人的話,那麼你們兩個人的情況都不會太好了!"隨即丁羽也是對女孩子勾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挑釁的意味非常的濃重.

"剛才的時候瘋若猛虎,現在怎麼變成了小兔子了?"丁羽也是用手掐了一下她的臉,還可以,雖然肉不多,但是挺好玩的,也不知道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童心,反正丁羽有那麼一些高興!

"對不起,丁先生,我好像有些誤會了!請你原諒!"

"並不是什麼誤會,確切的來說呢?她呢?已經認識到了一些問題,所以決定犧牲自己來成全你們,至少一個人痛苦呢?比所有人都要痛苦要好的多,本來挺好的一件事情,但好像被你給破壞了!"丁羽也是挑著自己的眉毛說到.

女孩子也是咬了咬自己的虎牙,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那樣的事情嗎?就當做是被狗咬了一口,又能夠怎麼樣?不過轉念又一想,其實從身材上面來說呢?自己好像根本就比不上這位妹妹的,差距稍微有些大,雖然不想承認,但也沒有必要去否認!

既然對于自己的妹妹都沒有什麼興趣,為什麼要針對自己呢?"丁先生,我很難理解!"

"不是理解還是不理解的事情,不過你做的事情呢?讓我有些不高興,所以後果也可能會稍微的嚴重一些!"隨即丁羽也是把女孩子給扯了過來,並不是說自己什麼時候都能夠隱忍的住.

大約兩個小時的時候,丁羽精神氣爽,不過女孩子呢?卻是紅暈著臉站在丁羽的身邊位置,不過臉上面的表情有那麼一些氣憤,他竟然強迫自己做這樣的事情,想起來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可惡,真不是什麼好人.

不過這樣的懲罰呢?倒也沒有給自己造成什麼太大的影響,說起來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玩味和搞笑,自己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懷疑,在那樣的情況之下為什麼還能夠隱忍呢?

但是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去詢問比較的好,誰知道他會不會'暴起’,反正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承受不住了,至于床上面躺著的傻妹妹,也不知道她的腦袋里面究竟都想了一些什麼,年紀不大,但是鬼精靈倒是不少!幸虧沒有讓人給吃了!

上篇:第七百二十七章 知曉    下篇:第七百二十九章 不再沉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