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七百二十七章 知曉   
  
第七百二十七章 知曉

"這是什麼?"看著陶金遞過來的清單,耿直也是皺起來自己的眉頭."這個好像不是歐洲方面的情報!"

陶金回來述職,但是遞給自己的呢?並不是什麼所謂的情報,好像是一些藥物的名稱吧?

"我依舊在丁羽的家庭醫療組那邊掛著身份,從那邊得到的!最近這段時間醫療方面的氣氛略顯有些奇怪!所以我尤為的注意了一下!"陶金也是一本正色的說到.

"你想要跟我說什麼?"耿直放下手里面的清單,也是不解的問道.

"這些藥物主要是用來治療精神方面的,而且四合院這邊沒有任何的截留,全部的都轉給了丁羽那邊,還有就是丁羽找了一名專家,心理方面的,我知道這個人,但是沒有太多的接觸,他現在就在丁羽的老家那邊了!"

耿直感覺頭皮一陣的發麻,整個人也是站了起來,"你的意思是說丁羽出狀況了?"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東西非常的有限!而且沒有能夠證明的渠道!"

"如果真的是想象當中的樣子,所代表的意義非同小可,你知道嗎?"耿直也是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面來回的渡步,如果真的是陶金所發現的狀況,事情就麻煩大了!

因為在大家看來呢?丁羽就是跟王家和蘇家鬧起來了矛盾,所以回家去了.可是現在呢?陶金發現了其中的問題所在,丁羽很可能並不是因為矛盾的原因而回家了,而是因為他的身體出現了狀況.

如果說就是普通的毛病,丁羽應該不需要回家的,絕對是出現了大問題的!這個也是讓耿直感覺到有那麼一些棘手,這個事情真的要是暴露出來的話,會造成什麼樣子的影響?對于這個問題,耿直還真的就很難下這個方面的判斷.

"這件事情暫時不要透露出去,把蘇泉給我找過來!"

蘇泉過來的時候,還有那麼一些不明所以,讓陶金來找自己,是不是有那麼一些開玩笑了,陶金可是丁羽的人,至少明面之上的身份呢?是這樣的!

"給!"耿直也是皺著眉頭,把手里面的清單遞給了蘇泉,等他看過了之後,又一次給收了回來,隨即拿起來打火機直接的就給點燃了,然後往煙灰缸里面倒了一些水,消除的很是乾淨!這個也是讓蘇泉有些費解."什麼意思呀!這是?"

"這有可能是丁羽治療的藥物,丁羽可能是身體出現了狀況?!"

"什麼?"蘇泉也是大驚失色,"是治療什麼的?"說話的時候,蘇泉也是有那麼一些失去了冷靜,丁羽不僅僅是自己的外甥這麼的簡單,他的存在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

"具體的情況還在了解之中,我現在沒有辦法確定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甚至于現在都沒有拿定這個方面的注意,究竟要不要把這個窗戶紙給捅破!"耿直對此也是有那麼一些難為,"他這段時間經曆的事情有些多!"

"我走一趟吧!用官方的身份,這樣可能會更好一些!"

為什麼不用私人的關系,因為那里呢?畢竟是丁羽的老家,如果說用私人的關系,還真的就不確定丁羽會不會有其他的什麼想法,對于這個問題呢?還真的就需要非常的謹慎和小心.

蘇泉當天的時候就啟程了,雖然說十一出行呢?有著相當的問題,但對于蘇泉來說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麻煩,這一次蘇泉不是自己來的,還帶著陶金一同前來!

"你確定了那些是知曉精神方面的藥物?"蘇泉也是揉著自己的眉頭,自己的外甥當初從部隊里面出來的時候,雖然說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但受傷呢?也是原因之一,當時在戰場之上受震,腦袋受到了相當的沖擊.

而且他所在的部隊呢?是秘密部隊和精英部隊,很多從里面走出來的人呢?還真的就很難適應社會的生活,雖然說自己對此並不是非常的關注,但畢竟也算是同類中人,所以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理解的!

就好像是自己的這個行當一樣,步入到社會之中呢?做其他的工作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提不起勁頭來,既然工作上面找尋不到什麼所謂的勁頭,那麼就需要找尋其他的刺激,不然的話整個人生就昏暗了!

但是找尋自己的定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情,自己的外甥呢?倒是做了相當的事情,但他究竟是不是找尋到自己的定位了?這個問題恐怕還真的就沒有太多人去關心!

還有就是他的成長,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一個悲劇,對于這個問題也是沒有辦法去被忽視的!但是許久以來呢?不管是王家還是蘇家,對于這個問題呢?都沒有能夠跟丁羽好好的去探討過,反倒是在他的身上面呢?施加了相當的壓力.

"是的,已經可以確定了!"陶金也是很嚴肅的說到,"不過現在很難確定,這個究竟是不是主任?因為透露出來的消息非常的有限,主任身邊的人也不少!但如果說就是普通的人員呢?主任應該不會帶回來,而且不用這樣的級別!"

有關歐洲方面的事情,蘇泉還真的就沒有任何要去詢問的意思,不是分屬自己的范圍,而且做自己這樣的工作呢?很是忌諱這樣的事情發生!

"應該就是小羽了!"為什麼做這樣的決斷,一直以來呢?自己的外甥都是扛著方方面面給與的壓力,家里面呢?不僅僅是沒有排解這個方面的壓力,甚至還火上澆油,如果說就是外界的壓力呢?可能還好一點!

哎!想到這里的時候,蘇泉也是不由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如果說真的是這樣,那麼彼此之後丁羽跟家里面的關系,可就真的複雜了!甚至于自己呢?都不敢去想象!

陶金呢?對于丁羽的家勢多少還是知曉一些的,但也正是因為知曉一些,所以對于這個事情呢?也沒有太多的意見表達,涉及到了王家和蘇家的事情,絕對需要小心謹慎的去對待.

"先生!京里面來人了!"金很是沉穩的站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

丁羽臉上面的表情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也就是哦了一聲,金隨即也是離開了房間,醫生也是小心的看了一眼丁羽,丁羽也是搖搖頭,"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開始治療吧!"

而金在走出來了房間之後,也是來到了樓下的辦公場所,看見了蘇泉和陶金之後,也是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先生正在忙,需要一段時間!"

"我聽說小羽出現了一些狀況?!"說話的時候,蘇泉的態度很是嚴肅,眼睛也是盯著金的面孔,但頗為的讓人失望,因為金臉上面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就是那麼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

"先生最近時間有些累,所以回來休養一段時間!"金也是掂量了一番,隨即也是看向了陶金,這件事情的情況自己是知道的,沒有想到小小的破綻,陶金竟然可以抓住,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人!難怪可以一直的都留在先生的身邊位置,果然不可以小覷.

"就算是回來休養也用不了那麼長的時間,而且還刻意的通過特殊的渠道帶回來那麼多的藥物,不要告訴我說這些藥物是給你用的?"

金則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坐在了蘇泉對面的位置,"我用來喂魚的!反正也是無聊!"

對于金來說,我憑什麼要告知你什麼所謂的狀況,我只是對先生負責而已,又不是對你和情治部門負責,你這麼的問,對于我個人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所以還是算了吧!

"看來小羽是真的出現了狀況!"蘇泉的臉色也是有些暗,說話的時候也是相當的感慨,"雖然我知曉的情況不多,但是有關他的簡報我還是看過的,他最後一次受傷呢?就是受到了相當的沖擊,甚至是為此而退役的!"

金臉上面的表情依舊是沒有任何的變化,你怎麼說這個是你的事情,跟我沒有什麼關系,但只要是先生沒有要吐口的意思,那麼自己呢?就需要聽從先生的安排,就是這麼的簡單.

結束治療的丁羽,依舊是端起來水杯,喝了一口,隨即才慢慢悠悠的來到了樓下,聽到門聲響動的時候,金第一時間就站了起來,甚至是刻意的快走了兩步,看著推開的門,也是往旁邊讓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丁羽也是沖著金笑笑.

"三舅,你這位大司長不坐鎮京城,跑到我這個窮鄉僻野的地方來說,感覺有那麼一些受寵若驚呀!"丁羽說話的時候,臉上面的表情怎麼說呢?給人的感覺略顯有那麼一些怪異,看著好像是歡迎,但是卻非常的針對.

"你知道我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來這里的!"說話的時候,蘇泉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這一次來呢?身上面掛著的是官方的身份!我聽說你病了,要知道那些藥物可絕對不會是喂魚的最好選擇!誰都知道這一點!"

"金這麼的說,看來有人惹到他了!"丁羽也是一副絲毫不在意的樣子,找尋了沙發獨自的坐了下來,整個人略顯有那麼一些隨意和不羈!

陶金這個時候並沒有留在房間里面,對丁羽鞠躬行禮,隨即也是快步的離開了房間,雖然丁羽並沒有看向自己,但是先生給與自己的壓力稍微有那麼一些大.

"這個事情呢?是她發現的,從歐洲方面回來彙報一些情況的!正好有所發現!"蘇泉也是簡單的解釋了一下這個方面的原因,"我找人看過了,在現階段服用這些東西呢?絕對不會是簡單的病情,我需要知曉詳細的情況!"

丁羽手臂指著沙發的扶手,手握成了拳頭擎著自己的下巴,微微的一笑,"我的事情好像並不需要報備吧!什麼時候我成為情治部門的人了?還有就是三舅你這麼的找上門來?這個算是什麼意思呢?我到現在也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准呀!"

"我有那麼一些急了!"蘇泉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現在知曉這件事情的人呢?包括陶金和我在呢?也就只有三個人,沒有讓消息傳播出去,耿部長知曉了消息之後就把我給找了過來,我雖然是用官方身份過來的,但是這件事情跟情治部門沒有任何的關系."

"我就是回家里面休息,好像也沒有招惹到誰吧!至于這麼的關心嗎?"丁羽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隨即也是給自己換了一個姿勢,"三舅,什麼事情都是有一個底線的,而三舅不管是私人的身份,還是官方的身份,現在好像都踩在了紅線之上了!"

畢竟這里呢?是丁羽的老家,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其他人可以來,但是王家和蘇家的人過來,這個就明顯的是犯忌諱了!這樣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面,已經打破了丁羽的心理底線,甚至快要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了.

語氣是不太激烈,但是這個態度太過于的堅決了,而蘇泉呢?也是明顯的感覺到了!"我等一會的時候就離開!小羽,這件事情呢?家里面是有知情權的,我也知道家里面呢?在某些事情上面做的不太通透!..."

"三舅,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這邊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丁羽倒是一點的都不客氣,要知道蘇泉呢?大老遠的從京城這邊過來,不管是私人的,還是公事,都不需要表現的如此冷漠和淡然,但是丁羽偏偏這麼的去做了!

金一直都是站在了門口的位置,等蘇泉和陶金從房間里面出來之後,也是一直的都跟在兩個人的身邊位置,倒是有那麼一些監視的意思!

"金,你跟我說,他的病情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在電梯里面的時候,蘇泉也是咬著自己的牙的說到,"我知道你是小羽的貼身安保,但是不放肆的說上一句,我也許不能夠把你給怎麼樣?但是讓你不留在中國呢?也頂多就是費點周折而已!"

"我只負責先生,所謂的威脅對于我來說並沒有任何的意義!"金也是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不過金並沒有沉默太長的時間,"蘇司長的到來呢?並不算是一件好事,先生的恢複還不錯,但也就是恢複的不錯而已!"

這麼的說,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承認了,甚至也是透露出來了丁羽現在的情況,還就是在恢複期而已,"先生的情況呢?不會有太多人知曉,現在大家都是非常的克制,生怕會出現什麼狀況和問題,我想情治部門是不會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個並不是威脅,蘇司長可以看做這是一個警告!我的能力不大,但是想要做這一點,也就是費一點周折而已!"

"麻煩大了!"蘇泉和陶金兩個人在回去的路上面,也是很無奈的說到,丁羽的問題呢?絕對不會是什麼小問題的,現在這個時候依舊還是在恢複當中了!可想而知回來的時候問題究竟有多大吧!

回到了部里面,蘇泉也是坐在了耿直的辦公室里面,"問題大了,我那個外甥不僅僅是病了,而且病情非常的嚴重,我讓陶金打聽過了,那個醫生是專門負責這個方面的專家,看情況現在的治療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耿直也是握緊了自己手里面的拳頭,"這個事情呢?暫時不要散出去,也不要讓其他方面知曉,部門里面的人呢?就更不要透露了,我已經知會了陶金,至于你家里面嗎?這個問題你看著來處理,我不好去說什麼!"

這個問題呢?情治部門這邊可以當做什麼不知道,但是王家和蘇家那邊呢?要怎麼的來處理,自己還真的就不太好去過問什麼!畢竟這個是人家家里面的事情,是不是?

這里面有沒有情治部門的責任,應該有,但絕對不會像是王家和蘇家那麼的大,這個時候呢?該推卸的責任呢?還是需要推卸一番的,不能夠往自己的身上面攬這個責任.

還有就是跟丁羽的相處,這一次丁羽的病情究竟會是什麼樣子,日後會不會發生什麼樣子的變化,對于這個問題呢?心里面還真的就沒有任何的底氣呀!

而蘇泉也是踉蹌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要不要告訴家里面呢?對于這個問題蘇泉還真的就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決斷,告訴家里面呢?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情,但是不告訴家里面呢?同樣也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情!

想了許久的時間,蘇泉也是給王長林打了一個電話,說話的口氣呢?也不是那麼的和悅,"什麼時候下班,找你說點事情!"

王長林接到電話的時候,感覺也是挺納悶的,自己這位舅子找自己究竟是什麼事情,為什麼說話這樣的口氣?好像自己得罪了他一樣!

而且電話里面呢?也沒有交代清楚.究竟是什麼事情呀!自己跟他分屬不同的部門工作,彼此之間好像也沒有太多的來往!究竟想要做什麼?

上篇:第七百二十六章 瑣碎    下篇:第七百二十八章 痛心不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