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九十四章 退堂鼓   
  
第六百九十四章 退堂鼓

丁羽現在這個時候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心思,陪著兩位老爺子爭風吃醋,你們兩位老人家怎麼說,我怎麼聽也就是了!至于說的究竟是對還是錯的,這個問題嗎?心下有所判斷就好,不要明面之上的表達出來,那樣就會沒完沒了的.

而王璞在緩過來這個機會之後呢?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說起來呢?你爸好像要回來了,家里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准備!"

父親要回京城的事情,丁羽還真的就知道,不過丁羽感覺自己的爺爺話語里面有其他方面的意思,怎麼說呢?現在這個時候故意這麼的說,故意的跟自己的外公較勁?是不是?

"事情我知道了!"丁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也算是回應了自己的爺爺,同時呢?也是表示了自己的不滿,你們兩位老人家相互的較勁呢?沒有關系,但是不要在我這里.

王璞則是哼了一聲,蘇博臣的臉上面倒是帶有了些許的微笑,這個事情呢?到現在位置還真的就是相當的有意思,自己的這個外孫,還真的就是一個妙人,好了!事情談及到現在呢?基本上就已經告一段落了,所以自己呢?也是站了起來.

雖然說年紀大了,但是自己還真的就不需要其他人攙扶!

"晚上就不會去了,給我准備點吃的!別弄稀粥糊弄我,准備點好吃的,不然的話我掀桌子!"之所以這麼的說呢?是因為勤務人員老是看著自己,說是為自己的身體著想,但是自己的身體自己不知道嗎?

王璞也是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這個老家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要臉了,他直接的下桌撤盤子了,那麼自己呢?也不能夠繼續的留在桌子上面了,所以王璞現在這個時候有那麼一些想要罵娘,事情沒有這麼干的!

"老東西!"王璞啐了一口,臉上面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嚴肅.

丁羽則是好像根本就沒有聽見一樣,完全就沒有要接過來自己爺爺的話,你怎麼說怎麼是,現在這個時候接過來這個話題,問題可就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了,爺爺肯定會不耐其煩的跟自己提及這個方面的事情!

而丁羽的故作不知呢?也是讓王璞無話可說,這個兔崽子呢?也是精明的夠可以,想要從他的身上面打開突破口呢?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困難!今天就讓蘇博臣這個老家伙勝上一局,不過自己遲早都會挽回的!

晚上的時候丁羽也是陪同著兩位老爺子一同的吃飯,跟下午的時候針鋒相對不同,晚上的時候兩位老人家已經沒有了這個方面的興致,每個人都喝了半杯酒,丁羽這邊刻意調配的,主要是起到活絡筋脈的作用,沒有多用!

在這個期間丁羽倒是不動聲色的把桌面上的東西都給包圓了,兩位老人家吃的一點都不多,而且動作相當的慢,等丁羽吃的差不多了之後,兩位老人家也是差不多的放下了筷子,這里面呢?還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刻意等著丁羽,不然的話早就吃完了.

雖然說曾經都算是高級領導,但是在作風上面呢?還真的就不是鍾鳴鼎食之家,誇張一點的來說,都是泥腿子出身,誰也沒有比誰高級到哪里去,所以也是無所謂什麼形象,只不過距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遠,所以大家有其他的猜測罷了!

甚至就算是丁羽,也沒有好到那里去,三代出貴族,這個話對于丁羽來說,還真的就不太適用,更甚的是丁羽也沒有想過去更改什麼,感覺這樣也很是不錯!

不過吃過飯之後,丁羽還真的就沒有什麼所謂的休閑時間,很快的丁羽也是去了自己的書房那邊,王璞和蘇博臣呢?沒說什麼,也沒有刻意的去做什麼,但是所有的一切呢?他們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的!

書房那邊呢?基本上是燈火通明,隔天天亮的時候才悄然的熄滅,里面的人也是顯得忙忙碌碌,不過因為安保非常的盡職盡責,所以大家還真的就不太清楚,這個其中究竟都是在忙碌著一些什麼東西!

以往的時候在這里住的時候,也看過這樣的景象,但那個時候跟現在這個時候是我安全不同的,那個時候呢?並不是忙,只不過是對自己的一個嚴格的要求而已,但是現在呢?是真真實實的在忙碌!沒有摻雜任何的水分!

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呢?丁羽依舊是白天去醫院那邊,還真的就沒有要停留在四合院這邊的意思,但是書房那邊呢?直接的就被封了!不管是誰,也不管用什麼樣子的理由,都不允許進入,這個是硬性的規定!

王璞和蘇博臣呢?也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頂多就是有些感歎罷了!

"你准備讓你們家小二住在哪里?"蘇博臣在回去的時候呢?也是沒有好氣的問了一句,"我說你這個老家伙湊什麼熱鬧呀!是不是所有的事情你都要摻和一腳?"

對于蘇博臣這個老親家的反應?王璞也是顯得有些不屑一顧,什麼叫自己摻和一腳?要知道你這個老家伙這一次可是來助陣的,但是你都做了什麼?直接的開始拆牆腳!沒有這麼去干的,實在是太過分了!

自己都沒有說什麼,你這個老家伙竟然蹬鼻子上臉!等蘇博臣說完了之後,王璞也是哦了一聲,"你們家老大跟那個王八羔子之間的關系很是平淡,這一次想要替軍方背鍋,我想事情絕對不會太容易了!還是另想它法吧!反正我覺得不妥!"

"用得著你說!"蘇博臣的臉色也是有那麼一些黑,這一次的事情呢?整個軍方都跟著被黑鍋,還有就是情治部門呢?先前做的事情也是稍顯有那麼一些惡心,反正自己這邊也是真的看不過眼去.

現在這個時候想著要緩和跟丁羽之間的關系,先前的時候干什麼去了?腦袋里面都進水了?更何況這個甚至都不是第一次了,有些人呢?完全不顧及國家利益,公器私用,如果長此以往的話,以後會怎麼樣?還真的就很那說.

"長林雖然說調任回來了,但是跟小羽這個孩子的關系嗎?呵呵!"蘇博臣說話的時候,也是揶揄的看了一眼王璞這個老家伙,如果不是你這個老家伙在中間的位置了,肯定不會像是現在這個樣子,可是你竟然耳後不知天鼓響!

"不用你操心!"王璞的臉色可以說是相當的黑!如果說是其他的問題呢?自己還真的就不怕這個老家伙,但是拿丁羽說事呢?也是讓自己啞口無言.

"畢竟是我女婿,你說我關心還是關心吧!"蘇博臣回應了一聲,"算了,回來之後再說吧!"蘇博臣也是偃旗息鼓了,兩個人這麼的吵鬧沒有任何的結果,弄得急頭白臉的,貌似也沒有太多的好處,都是兩個老家伙了!

緩了一陣,王璞也是歎了一口氣,"看來他這段時間呢?也是真的忙,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依舊天天去醫院那邊,是故意的嗎?為的就是做給某些人看?"

"究竟是怎麼樣?我們就這麼胡亂的猜測也沒有任何的意義,除非是直接的問他!"蘇博臣對于這件事情呢?也不是那麼的看好,"但是小羽這個孩子呢?他讓你知道的話,就會主動的讓你知曉這個方面的事情,但如果說不想讓你知道,你就算是當著他的面問及,也不會有任何的效果!不是這樣嗎?"

"不想讓某些人打擾到他,又或者說現在的事情呢?對于他來說還是比較重要的!"王璞也是悶悶的說了一聲,但隨即也是沒有了其他的言語.

事關重大,而且這個事情呢?還可能關系到了丁羽這個孩子國外的一些布局,所以不希望有人來打擾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換成是自己的話,肯定也會做如此的安排!

而蘇博臣回到家里面的時候,蘇泉則是第一時間的就站到了自己父親的身前位置,蘇博臣則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態度明確,我這一次過去呢?什麼都沒有了解到,所以你跑到我這邊來呢?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爸!你喝茶!"蘇泉也是小心翼翼的,甚至還試了試水溫,感覺合適的時候,才把紫砂壺放置到父親的手里面,"按照你的老規矩弄得!"完事之後,也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自己父親的身邊位置,"你嘗嘗看,味道怎麼樣?"

睜開眼看了看自己的兒子,蘇博臣也是哼了一聲,隨即拿出來紫砂壺嘗試了一口,嗯!也就是這樣了!而旁邊的蘇泉呢?也沒有出現抓耳撓腮的情況,依舊很是沉穩的坐在了那里,越是現在這個時候呢?就越是應該坐得住!

瞪了好一會,蘇博臣放下來手中的茶壺,"你想要知道什麼?我倒是跟小羽這個孩子談及了一些事情,讓他有時間的時候呢?跟你大哥見一見,但是你也應該知道,這個事關軍方的事情,跟你好像並沒有太多的牽連!"

兒子問及還是不問及的呢?自己先把一些事情給說了,反正我知曉的呢?就是這麼一個狀況,至于其他的嗎?看情況再說吧!

蘇泉看著自己的父親,也是苦笑了一下,"爸,你也知道先前因為崔翔的事情呢?情治部門跟小羽鬧得可以說是相當的僵硬,有人給情治部門施加了莫大的壓力,當時的情況呢?也是有那麼一些支持不住!"

"我又不是情治部門的人,所以就不用跟我上這個大課了吧!"蘇博臣拍了兩下自己的手掌,很顯然對于這件事情依舊是有著相當的想法和意見.

"有些事情呢?還真的就需要小羽的幫忙,現在歐洲方面呢?出現了相當的問題和狀況,我知道小羽在英國那邊呢?有著相當的勢力,而且在整個歐洲那邊呢?也有著自己的布局和安排,在現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彼此之間應該聯合起來!"

不過這個話一說出口,蘇博臣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嘲諷的意味可以說是異常的明顯,"行了,就別弄得太過于的無恥了!別人要不要這個臉面呢?我不知道,但是我這個老家伙還是要臉面的,所以還是讓我多活兩天比較的好!"

蘇泉的臉色不由的就是一紅,這個事情呢?自己也是知曉的,甚至于其中的諸多內情呢?自己也是相當的了然,但越是這個樣子,自己就越是沒有話說!

可是該做的事情呢?還是需要去做的,自己現在呢?需要談及一下底細,畢竟父親才剛剛的從四合院那邊出來,他對于丁羽呢?肯定是近距離的接觸過了,但是從父親的談話當中能夠感覺的出來,對于情治部門的這一次事情不是非常的看好.

這些年呢?丁羽不是說沒有跟情治部門合作,但是彼此之間的合作呢?總是斷斷續續的,沒有問題的時候呢?把丁羽當成一塊寶,一旦出現了什麼狀況,就把丁羽當成一個草,隨意的就丟棄了,根本就沒有考慮到丁羽的感受.

如果說丁羽沒有太多的氣候呢?可能也就罷了,但問題是丁羽的勢力龐大的相當可以,絕對不是三瓜兩棗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以前諸多的問題呢?一直都仍在一邊放置,現在用到丁羽了,又想著給撿起來,這個就不是那麼的容易了!

還有就是以往的時候用的招數太多了,以至于現在都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面來面對丁羽,親情,利益,關系等等,哪一個沒有用在丁羽的身上面,現在想要打動丁羽呢?也真的是讓蘇泉等人抓破了自己的腦袋!

本來想要走一下父親的關系,現在最有說服力的人呢?可能也就是父親了,但是看著父親略顯威嚴的那張臉呢?蘇泉下意識的就打了退堂鼓了!而且剛才父親也是有那麼一些嚴厲的斥責自己了,自己要是再糾纏下去的話,就真的要挨罵了.

老爺子可能在丁羽的面前呢?不會有太多的態度表露,但是在家里面呢?情況就不一樣了,別說是自己了,就算是大哥,父親的臉真的要是板起來的話,他還不老實的跟鵪鶉一樣,至于下一代的這些孩子,看到了父親,有的時候連大氣都不敢喘的.

至于丁羽嗎?那個就是一個特例,太過于的特殊,不懼怕普遍性.

很顯然想要從自己父親這里打開突破口呢?是不太現實,也不太實際的事情了,不過蘇泉倒也沒有太多沮喪的意思,"爸,這件事情呢?我就是負責穿針引線的,不管成還是不成的,總歸也需要試一試,你說是不是呢?"

"說的倒是不錯!"蘇博臣依舊是不咸不淡的樣子,"不過這件事情呢?能不出面還是不要出面的好,他現在未見得有這個心情來理會這個方面的破事,剛剛的打了一巴掌,隨即想要給個甜棗擬補,事情不是這麼做的!"

更何況面對的人呢?還是丁羽,以往的時候丁羽不計較呢?主要是為了整個大局考慮,所以有心的退讓,但是有些人呢?真的是三番兩次的胡鬧,就算是再能夠隱忍,也是有底限的,所以這個事情呢呀!不是那麼的好解決.

蘇博臣倒是沒有自詡究竟看得有多明白,但是跟丁羽這個外孫談及過,所以多少有那麼一些理解他的心里面不是那麼的好受,至于現在為什麼沒有要理會的意思,原因很是簡單,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忙碌!不然的話,呵呵!

還有一點是沒有言明的,丁羽的手里面呢?可是掌控了三個小隊,這個究竟代表了什麼樣子的分量,不要說的都知道,所以丁羽現在有相當的資本,人家沒有主動的找麻煩呢?這個就已經夠可以了,就不要給自己招惹什麼了!

反正該說的呢?自己都已經說了,不該說的,自己也已經暗示了,蘇泉能不能夠聽懂,這個跟自己沒有太多的關系,反正自己現在不看好情治部門去主動的找丁羽,機會也不是那麼的合適,當然了,這個只不過是自己一家之言而已,誰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什麼意外?

"爸,我最近見不到丁羽呀!"蘇泉也是說出來了自己的難處,因為那件事情,他周邊的防護呢?尤為的嚴密,而且你也知道丁羽這個孩子,沒事的時候就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現在這個時候,就更是如此了!"

"我都說了,沒有那麼大的面子!"蘇博臣才不願意跟著起哄呢!特別是這樣的事情.

"爸,這件事情總需要有人出面吧!我這邊也是真的沒有辦法了,要不你給我推薦一個人選,至少讓這件事情有一個談話的平台不是?"

蘇博臣皺起來自己的眉頭,手指也是揉搓了兩下,但是想了半天的時間,也沒有下這個方面的決斷,自己衡量了無數的人員,但都是有方方面面的問題和狀況.

"難!這件事情比想象當中的還要困難!"

上篇:第六百九十三章 微妙之間    下篇:第六百九十五章 說合一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