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九十二章 意圖明顯   
  
第六百九十二章 意圖明顯

不過丁羽主動去找了韓初九事情呢?也算是給目前略顯尷尬的局面呢?打開了一個缺口,雖然過程略顯有那麼一些遺憾,但是結果還是很好的嗎!

原本的時候大家都有那麼一些不太敢去找上門的,但是現在就沒有這個方面的顧慮了,至少事情到此已經算是小小的完結了,就算是丁羽再去提及呢?恐怕也都是旁枝末節的東西,這件事情大家也算是給了丁羽一個交代!

丁羽對于其中的事情自然也是相當的明白,所以對于自己的爺爺和外公連襟而來並沒有表現出來太過于的驚訝,來了也就來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怎麼放在心上面!

"爺爺,外公!"本來就是自己的住處,所以丁羽呢?也是表現的很是隨性和自然,自己沒有欣喜如狂,也沒有悲傷和沮喪,但也就是這麼一個樣子了!

蘇博臣呢?依舊還是老樣子,並沒有太多言語的意思,自己這一次來呢?還真的就不是主動的,是被自己的老親家給拽著過來的,不來都不行,至于為什麼來呢?這里面的原因說穿了其實也是非常的簡單!

王璞這個老家伙對于丁羽這個孩子選擇了蘇晨呢?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因為選擇了蘇家的人,而沒有選擇王家的人,這一點讓王璞有那麼一些氣憤不過,所以也是把自己給拽了過來,找丁羽來'評理’來著.

不過找自己的大外孫評理,這個事情呢?蘇博臣的心里面還真的就沒有多少的底氣,所以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沉默不語的意思,能說兩句,那麼就說兩句,不能說的話,還是盡量不要說,有個詞怎麼說的來著,沉默是金!

"回來了?"王璞也是不咸不淡的對自己的大孫子說到.

丁羽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也是神色不動,"嗯,先前的時候去見了一下韓初九,先前的伏擊就是他指揮的,不過沒有深入的談及某些問題,他應該還是有著相當的顧忌,回來的時候看了一下那幫家伙的訓練,就好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蘇博臣臉上面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但是心下卻是有那麼一些'埋怨’,這個不是故意的一樣嗎?明知道他們兩個老家伙來這里干嘛?現在還這麼的說,自己倒是沒有什麼,但是旁邊的老家伙能夠接受嗎?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王璞好像並沒有其他的什麼反應,不過蘇博臣呢?卻沒有太多的去關注這個方面的問題,自己可不想被扯上,這個事情的主動權呢?並不在自己的手里面,也不在親家的手里面,完全就是在面前這個大外孫的手里面.

"看來還是很上心的!"王璞的說話呢?依舊是不咸不淡的樣子.

丁羽對此貌似也是相當的習慣,不過卻沒有要贊同自己爺爺說話的意思,"說不上有多麼的上心,最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有其他的事務纏身,路過的時候看了一眼,感覺太小兒科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看不過眼去了!"

"十七個人,就沒有那個人能夠入你的法眼,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挑剔了?"

丁羽則是用手擎著自己的下巴,這個好像也已經成為了丁羽的習慣了,整個人呢?因為此番動作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懶散的樣子,"暫時還沒有看出來究竟有誰是比較優秀的,都太過于的注重個人的表現,而不會發揮眾人的力量!"

一番話呢?也是把其中的實情給說的相當明了,這幫家伙呢?想要在短期之內有所建樹呢?就不能夠按照普通的方式來處理,這個在一定程度上面呢?也是把後門給堵死了,丁羽很是清楚自己爺爺和外公來這里的目的所在,所以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松口.

你們兩位老人家怎麼的去想,我不關心,同時也沒有任何要去操心的意思,而且我這邊呢?還有著諸多的事情要去處理,也沒有那麼多的空閑時間,就是這麼一個狀況!總不能夠所有的事情都壓在我的身上面,讓我勉為其難吧?

丁羽很好的表述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在王璞看來呢?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推諉了,要知道張飄和蘇晨兩個人呢?到現在都不屬于編制之內的,至少是不屬于那三個小組的人員,既然他們兩個人可以被培養,那麼為什麼其他人就不可以呢?

"他們的情況我不了解,但是我看張飄和蘇晨的表現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一般,而且他們就兩個人,人手上面來看,好像有那麼一些少了!"

丁羽也是微微的一笑,"爺爺這麼的說呢?好像確實在理呀!"聽到丁羽這麼的說,蘇博臣下意識的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妙,自己的這個外甥呢?典型的就是吃軟不吃硬那一伙,現在這個時候如此的試探,會適得其反的.

坐在旁邊的王璞好像也是感覺到了什麼,微微的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並沒有接丁羽的這個話,因為自己這個孫子的反應呢?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激動了!這個可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沒看見你最近有多忙呀!"王璞也是想要把話題給扭開!

不過這一點好像並沒有起到太多的作用,丁羽也是端起來桌面的茶水嘗試了一口,放下來的時候,也是刻意的抬了一下茶杯蓋,"也不知道這幫家伙會不會成材,但是看目前的情況,人手好像真的是有點多,大浪淘沙,也不知道剩下來的會不會是金子!"

一番話也是直接的就把前面所有的事情都給堵死了,往里面加塞呢?是一個選擇,但是同樣的,減負也同樣是一個選擇,至于究竟要如何的來選擇,這個權利好像就是在我個人的手上面了,我願意怎麼去做就怎麼去做!其他人好像管不著呀!

一直都沒有言語的蘇博臣心下也是歎了一口氣,威脅呢?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特別是對丁羽這個大外孫來說,先前的種種退讓呢?並不是說他就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而是不想做這個方面的糾纏,僅此而已.

現在王璞這個老家伙吃癟了吧!不過自己跟他是連襟而來的,所以這個黑鍋呢?自己還真的就需要幫他背負一些,所以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聲,"小羽呀!家里面突然的多了這麼多的錢,還真的就沒有太好的意向!"

"放銀行里面存利息吧!"丁羽也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說的就好像是玩笑一樣!

能夠這麼的說?說明丁羽的心中呢?也是壓制了相當的火氣,錢我都已經拿了出來,你們又想著要往這邊塞人,又想著自己這邊為人所用,就算是周扒皮好像都沒有這麼的狠吧!所以丁羽這個事情也是越加的不待見.

真的要是說起來呢?就是彼此之間走進了死胡同里面,王家和蘇家呢?希望丁羽能夠盡量的為家里面考慮一些,所以在丁羽做出來些許讓步的時候,也是覺得機會來了,也是一定要好好的抓住這個時機.但是沒曾想丁羽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

彼此之間的矛盾呢?也是愈加的深!甚至于所謂的緩解呢?都做不到!現在的情況呢?就是彼此之間矛盾的一種彰顯,至于先前來的時候,王璞和蘇博臣是不是已經有這個方面的准備和預料,這一點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說不太好.

"放在銀行里面的話,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可惜了,但是家里面呢?能夠駕馭這筆資金的人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多!至少對于三家來說,資金的數目太大了!"

丁羽的手一直都是擎著下巴的,這個時候也是松開了,但是慵懶的樣子並沒有太多的更改,也就是嗯了一聲而已!"我這邊比較的忙,最近並沒有什麼時間,國內的情況呢?我也不是那麼的了解!所以也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樣子的推薦!"

說這番話的時候,丁羽根本就沒有去看爺爺和外公的意思,有那麼一些不太禮貌,但是說的這番話呢?也是讓坐在哪里的王璞和蘇博臣對視的看了看,這個混小子一直都強調說這段時間沒有什麼空閑,但還真的就沒有看出來什麼呀!

天天除了去醫院之外,好像真的就沒有其他的什麼狀況了,他是不是故意這麼說的,但是想了想,好像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不太像,這個混蛋雖然有的時候讓人感覺頭頂冒煙,但是說話呢?基本上都是屬實的那一種,他既然說這段時間比較的忙,就肯定是為了某些事情而忙碌,只不過大家並不了解究竟是什麼方面的事情罷了.

這里面呢?也需要說大家對于丁羽了解的局限性了,丁羽在京城的人手呢?好像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以往的時候呢?大家可能還稍微的關注一下,但是自從先前發生了伏擊這件事情之後呢?所有跟在後面的人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跑的那叫一塊呀!真的是兔子都攆不上,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要是跑的慢一點,肯定就會有人找上門的,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不管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都離得遠遠的.

至于四合院那邊呢?原本的時候還有一些公用,但是現在呢?基本上就是住處了,根本就沒有太多的用處.至于國外呢?就更別提了,更是了解不到!

所以綜合方方面面的原因呢?大家對于丁羽的情況不能夠說是一無所知,但也是知之甚少.

丁羽說他有事情,可是王璞和蘇博臣呢?根本就不知曉究竟是什麼方面的事情,問了呢?他也不會說的,不問呢?這個心里面還真的就是癢的有那麼一些厲害!

"王陽和小寶兩個人呢?不會摻和到這個事情當中來,家里面的其他孩子呢?面對這麼大的一筆資金恐怕很難會有什麼所謂的定力,所以這個事情呢?需要讓穩重的人才可行!"

說這番話的時候,王璞也是換了一副口氣,跟先前時候的咄咄逼人相比較有著異常明顯的差別,這件事情還真的就找不到太多的人來商議,而丁羽這個大孫子呢?在這個方面有著相當的經驗和閱曆,他是最好的人選.

從先前的言語和狀況來看,讓他來處理這部分資金是根本就不可行的,甚至于想要從他的身邊借調所謂的人手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可行,甚至于都不知道應該從他的身邊借調什麼樣子的人手,對于他身邊的人員呢?完全就不了解.

有限的幾個人,比如孫英男,莉莉等等,這些人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我對于國內的情況了解的並不多,至少對于金融行當的諸人並沒有太多這個方面的研究!"丁羽說的也是實情,並沒有任何推諉的意思,讓自己掌控整體的布局呢?這個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讓自己深究其中的細節,這個就是為難自己了.

"資金的數目很大呀!"王璞呢?並沒有深究先前的問題,那些事情呢?其實自己並不是非常的放在心上面,如果說能夠逼迫自己的孫子往後退一步,更好,真的實現不了的話,那麼自己這邊往後退一步,也不是不可以的.

"方正家里面的子子孫孫也不少,總不能夠讓他們白吃白用吧!"丁羽顯得很是無所謂的說到,"看著誰好的話,那麼拎出來試一試,反正用在誰的身上面都是用,是不是?"

說的倒是非常的隨意,可是旁邊的兩位老人則是不約而同的白了一眼丁羽,有這麼說話的嗎?實在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你說試試就試試?要知道手里面握的可是真金白銀,不是土坷垃,你可以不當做一回事情,但是家里面不能夠不當做一回事情!

當年把丁羽明面之上的資產呢?都給清除了,但是起到了什麼效果?對于整個國家的建設和發展來說,基本上是沒有太多的正面影響,至于眼前的這部分錢呢?對于國家來說,沒有太多的作用,但對于王,蘇和鄭三家來說,數目就異常的巨大了.

把錢就放置到銀行當中呢?能夠解決的問題還真的就不是很多,畢竟三家的子孫呢?還真的就不少,而且不僅僅是這一代,還有下一代等等,有些問題呢?還是需要提前去考慮的,不能夠就看到眼前的這些事情.

但是面前的這個大孫子呢?也是油鹽不進,我拿錢出來呢?也已經夠可以的,至于其他的事情究竟要怎麼的來解決,對不起,我不會做任何的理會.

其他

人呢?都是救急不救窮,但是這個話到了丁羽這里呢?好像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丁羽這個家伙跟其他人也是真的不太一樣!不過好在呢?這樣的人還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不然的話就真的麻煩了!

"你覺得成立一個基金怎麼樣?"王璞也是突然的說了一句.

嗯?丁羽好像也是突然之間的醒悟到了什麼一樣,看了看自己的爺爺,這樣的情況呢?在國內還真的就不太多見,一般多見于歐美的國家,港台方面呢?也有效仿,究竟好還是不好的嗎?這個事情還真的就不能夠一刀切.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丁羽並沒有考慮太長的時間,"如果引申的來看呢?對于家里面的這些孩子,倒是一個不錯的交代!"多余的話呢?丁羽並沒有說,對于這件事情呢?自己倒是沒有什麼反對的意思.

但如何的來操控,這個問題呢?就輪不到自己來操心了.

不過王璞和蘇博臣呢?顯然沒有要放過丁羽的意思,"家里面呢?倒是有這個方面的考慮,也問詢一些有關方面的情況,同時也是找了委托的方面,但是這件事情呢?還是希望能夠得到相關人員的支持!"

得!從爺爺和外公說這番話的時候,丁羽就已經明白是什麼意思了,但是丁羽也就是看了看,這個要求呢?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過分,至少站在現在的角度來看呢?還算是比較合適的.

"近期呢?沒有太多的空閑!"丁羽又一次的強調了這個方面的問題,"不過有機會的話,我會讓人問及一下的!"這件事情呢?總歸還是需要有一個結果的.

至于家里面究竟要如何的操控,丁羽是真的不關心,自己這邊呢?頂多就是給與一個參考性的意見,僅此而已,不過很顯然丁羽的話呢?還沒有說完,"不過家里面要是真的著急的話,倒是可以嘗試一下其他方面,我倒是聽聞過一些消息!"

什麼意思?兩位老人有那麼一些狐疑,丁羽也是解釋的說到,"先前孫英男曾經跟我談及過某些方面的問題,國內的基金呢?發展的倒也還算是可以,可以委托,當然了也可以委托其他的方面,只不過這個花銷呢?可能不太一樣!"

丁羽想要表達的意思很是清楚,專業的事情呢?讓專業的人士來處理就好了,自己呢?並不是專業方面的人,想要讓自己幫忙呢?可以,但是不能夠說任何的代價都沒有,要不就是去找其他方面就好了,我也不是那麼的在乎!

上篇:第六百九十一章 故意放水    下篇:第六百九十三章 微妙之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