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九十一章 故意放水   
  
第六百九十一章 故意放水

"現在還說不好!"丁叮也是鼓了一下自己的嘴,這件事情呢?大哥的態度呢?其實已經表露的很是清楚了,自己好像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爛好人了,不過畢竟是自己的閨蜜來著,而且兩個人呢?從小玩到大的!

"死性!"芸芸看著丁叮的樣子,也是拍了一下,至于那邊的韓初牛呢?則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呆滯,這個事情跟自己想象的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以至于自己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

找了多少人,拖了托少的情,數都數不清,但是每個人聽聞是這件事情之後,基本上全部都回避了,而這位大哥呢?來了之後竟然是這樣的態度?愛理不理的?

隨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未婚妻,反正現在這個時候小兩口呢?好像都是有那麼一些懵逼的樣子,事情來得太過于的突然了,他們先前的時候也是找了不少幫忙的,但是大家都是閉口不談,而這位丁叮的大哥呢?就這麼給解決了嗎?

應該不會是假的吧!為什麼這麼的說呢?從丁叮的條件來看呢?她的說話呢?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和狀況的,那個車,那個住處等等,要知道這里可是四九城,並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能夠在四九城這樣的地方有這樣的做派,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到的.

至于丁羽大哥走的時候不屑一顧的樣子嗎?不管是韓初牛還是芸芸,兩個人都沒有放在心上面,甚至是有那麼一些視而不見的意思,有那麼一些過分!但是那又怎麼樣?人家幫著你把事情給解決了,還不許人家耍點小脾氣?

丁羽對于這件事情呢?也是有著自己的考慮,這件事情到現在的這個地步呢?是要做相當的處理了,但是韓初牛和芸芸究竟是怎麼找上門來的呢?芸芸和自己的妹妹是閨蜜這件事情嗎?倒是好解釋,但是....

有那麼一些頭疼呀!還有就是丁叮這個丫頭,說她沒有心眼吧?好像是真的沒有想過有關的事情,不過想一想呢?丁羽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可笑,自己呢?並不需要丁叮出去闖蕩,她只需要生活在幸福的港灣里面就好了!

誠然自己已經答應了丁叮,但是絕對不能夠把這件事情處理的太過于的隨性了,會造成相當不好的印象,甚至會出現比較嚴重的後果.

不過韓初牛還是在隔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見到了自己的哥哥,整個人精神有那麼一些萎靡,胡子拉碴的,不過腰身還是非常的直,看到自己弟弟的時候,也就是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而已,韓初牛看著自己的哥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樣子的應對.

這一個星期的等待對于自己和家里面來說,是真的煎熬呀!沒有嘗試過是絕對不了解這絕對是一種什麼樣子的滋味,自己的嘴里面全部都是潰瘍,嘴邊也全部都是燎泡,好在這段時間的努力還真的就沒有白費,自己也算是見到了自己的大哥.

不過看著大哥身後的兩個軍人,韓初牛也是把目光放在了自己大哥的身上面了,簡單的說了一下家里面的情況,現在這個時候呢?也就只能是撿好的說,韓初牛的這位大哥呢?也是安慰了幾句,至于自己的情況呢?倒是沒有任何的提及.

不過在韓初牛離開了之後,韓初九卻沒有被帶回,而是被帶到了另外的房間,丁羽呢?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坐在了那里,面前也是放置了一些材料,丁羽也是審視的看了一段時間.

"坐!"丁羽的聲音一點都不洪亮,但是給人的感覺呢?卻是相當的有壓迫力,韓初九本來是眯縫的眼睛,等看到了丁羽的面容之後,眼睛也是突然之間閃出來銳利的光芒來!

等韓初九坐下來之後,丁羽也是拿出來香煙,對韓初九示意了一番,隨即自顧的點了一根,韓初九猶豫了一番,隨即也是拿出來一根香煙給自己點上,"我了解了一下有關的情況,聽說你負責整個行動?為什麼會失敗?"

"我都已經說了!"韓初九不卑不亢的說到.

丁羽則是不屑的笑了一聲,"那些呢?是糊弄洋鬼子用的,你當過兵,我也當過兵,雖然我沒有去看過現場,但是家里面的人呢?跟我提及了當時的一些情況,整個交手的過程距離想象有著相當大的差距,所以我想要聽從另外一個當事人的意見和見解!"

"這個就是我弟弟能夠來這里的原因?"韓初九顯然也是想到了什麼.

"我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打算,但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的指引,竟然讓他找上門來了,里面的關系呢?可能稍微有那麼一些複雜,背後的事情呢?你也不需要明白太多,因為解釋起來,難聽也難懂!所以還是說一說戰場上面的事情為好!至少我們還有這個共同的語言."

"我是軍人!我只服從命令!"

丁羽好像聽懂了什麼,隨即也是點點頭,這個話呢?可能也就彼此之間能夠聽得懂了!不過丁羽也是解讀的說到,"看來你當時的情況之下,雖然說是指揮官,但是並沒有決定性的指揮權,所以才會導致任務的失敗!不過當時情況發生了之後,你就沒有存在其他的什麼想法,彼此之間的交火很是激烈的!"

"對方做了相當的准備,我們沒有這個方面的預料和准備!"韓初九的回答呢?依舊是相當的公式化,為什麼這個樣子,主要還是因為他的心里面也是相當的吃不准,而且自己都已經交代了所有的情況,就按照這個程序來好了.

"你說做了相當的准備呢?這件事情倒是確實,不過你說你們沒有做太多的預料和准備,這一點就有那麼一些故意的推脫了!"丁羽表現的非常直接,"你作為戰場的指揮官,誠然是沒有絕對的指揮權,但是戰場的機變呢?還是應該有的!"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站了起來,"你大體的情況我已經有所了解,表現的有那麼一些讓人感覺失望,如果基層的指揮官都像是你這個樣子的話,那麼就真的出問題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你表現的很是差勁,還是其他的什麼緣故!"

韓初九看著離開的丁羽,有那麼一些搞不明白,看著聲勢很大,但實際上面呢?並沒有問及自己太多的東西,甚至于態度也不是那麼的強烈,唯一點明自己一點的呢?就是自己的弟弟是走動了他的關系,然後自己才被允許見面,僅此而已.

丁羽去見了韓初九這件事情呢?還真的就是讓很多人頗為的震動,這個究竟算是什麼意思呢?難不成對于這件事情不舍不棄?但是從了解的情況來看呢?還真的就不是這個樣子的.

丁羽還是放了某些人一馬的,如果說真的沒有這個方面的意思,那麼先前的時候呢?不答應丁叮就好了,看來丁叮在丁羽的面前呢?還是相當有面子的.不過非常可惜的是這樣的事情呢?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

就為了試探一下丁羽,就把這樣的機會給浪費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得不償失呀!早知道這個樣子的話,先前的時候說什麼不會如此的運作,將來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事情和狀況的話,再找尋這樣的機會,不是更好?

至于丁羽跟韓初九之間的談話呢?貌似也沒有保密太長的時間,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丁羽好像也沒有要故意掩飾的意思,或者說這個就是在故意的傳遞某些方面的消息,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呢?就有那麼一些順水推舟的意思了!

畢竟這件事情鬧騰的還是稍微有那麼一些大,先前的時候呢?雖然處理了相當多的人,但是丁羽是不是滿意,大家還真的就不知曉,甚至于現在就算是丁羽主動的找了韓初九,這件事情是不是就算是告一段落了,貌似也不能夠這麼的說.

畢竟給丁羽的身邊安排了三個小組的人,現在算起來呢?一共十五個人了,人數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這些呢?都是強加在丁羽身上面的,但是丁羽一直都沒有太多的反應,這個問題什麼時候會解決,大家還真的就說不好!

從韓初九這邊出來之後,丁羽也沒有要直接就去四合院的意思,"去看一看那些家伙的訓練怎麼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玩弄的花架子!"

司機方面對此並沒有任何的意義,直接驅車前往就好了,這個又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並不是養老院這邊,今天呢?安排的是拳擊,丁羽並沒有直接的進場,而是在一邊的位置觀察著,幾個拳台上面呢?都有人在,但是看著他們的方式呢?丁羽也是下意識的就撇了一下自己的嘴,還真的就是矯情的夠可以.

大家在台上面比劃呢?好像還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情,但是實際上面呢?就是把這里當成是一個鍛煉的場所了,丁羽也是有那麼一些好笑,如果說就是為了讓他們鍛煉的話,讓他們長跑好不好呢?至于在這里嗎?

"讓他們來這里呢?不是裝模作樣的,把他們給摁在地上面摩擦摩擦!"丁羽並沒有刻意的針對誰說這樣的話,但是跟在丁羽身邊的人卻是聽懂了什麼意思,所謂的摁在地上面摩擦摩擦,就是讓這些'公子哥’呢?見識一下其中的厲害.

有關的工作人員呢?也是第一時間就上台了,一個裁判和一個陪練的,很顯然大家這個時候還沒有回過味來,在大家看來呢?雖然說是鍛煉,但是在一定程度上面呢?還是讓大家得到了很好的休息時間,但必要的裝一裝這個樣子,還是好的.

第一個走上去的徐存周也是雙手錘擊著圈套,看著旁邊的裁判和陪練呢?也是點點頭,示意自己都已經准備好了,隨時都是可以開始的.

教練也是上前檢查了一番,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有關的規則,然後也是看了看陪練,點了一下頭,行了,既然先生呢?已經有所要求了,那麼就把他們給摁在地上面好好的摩擦摩擦吧!省的他們這兩天的時間,都懈怠的不成樣子了.

這邊的徐存周剛剛的伸出來自己的手臂,還沒有等手臂完全的揮出去,陪練一記重拳直接的就轟開了徐存周的防守,然後跟著就是一記左勾拳,並沒有完全的發力,先生可是說過了,要把他們給摁在地上面好好的摩擦摩擦.

直接的就給擊倒在地,這樣對于腦袋的損傷可能會有那麼一些大,這幫家伙呢?在一定程度上面來看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金貴,所以給他們摁在地上面摩擦摩擦就好,並不需要過于的暴力和直接!

看著徐存周在場面踉踉蹌蹌的樣子,丁羽也是嘴角微微的一翹,這個才像樣子嗎?如果說按照以往的樣子呢?根本就激發不了他們心中的火氣,你打我一拳,我還你一腳的,就好像是兩個小孩子打架一樣,有什麼意義!

台上面的徐存周有那麼一些懵逼了,這個都是什麼跟什麼?陪練是不是吃錯藥了?但奈何畢竟沒有受過這個方面的專業訓練,所以挨了幾記拳頭之後就沉底的暈菜了!很快的也是倒在了擂台之上,下面的諸人這個時候也是嘩然一片.

而接下來的其他人呢?也是這麼一個狀況,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拳台上面走了這麼一遭.等過了一輪之後,陪練也是把手搭在了圈繩上面,笑嘻嘻的看著大家,"想必大家也已經知曉了其中的滋味究竟是什麼?讓你們適應呢?並不是為了過家家的,想必今天大家都已經有所體會了!有必要給大家做一個小小的提示,勝利者呢?總歸要比失敗者來的好一點!"

巡視的看了一圈,陪練也是聳立了自己的肩頭,"基本的訓練呢?我已經教授給你們了,而且我要提醒你們一點,在拳台之上呢?有拳台自己的規矩,不管是偶然還是必要,我都不允許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不然的話就主動離開,這個權利我還是有的,明白!"

趁著不注意的時候,一些人也是圍在了一起,大家也都是鼻青臉腫的,誰也別笑話誰了,"感覺今天的情況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是不是有什麼意外?"

"我感覺這個才是最為正常的,主任難道會對這樣的事情視而不見?以前的時候想的太過于的美好了,主任才會讓我們過于的輕松了!看著吧!這個恐怕才是剛剛的開始,所謂的苦日子還在後頭了!接下來就又可能是頭破血流!"

這樣的事情呢?並不是第一次發生,對于大家來說,就是處在一個平衡當中了!忍或者是不忍,並不是說忍著就能夠安然的度過,並不是這樣的,在一定的程度和階段上面,你需要爆發,充分的發揮著自己.

但你要說不忍的話,貌似也不妥,必要的時間和時刻,你需要沉穩的住,這樣的界限呢?並不是非常的清楚和明了,感覺有那麼一些模糊和難以裁定!所以大家也就整天是在忍住和忍不住之間來回的徘徊.

不過今天的血跡呢?也是讓眾人的火氣有那麼一些按耐不住了,接下來安排彼此之間的對壘呢?大家也是想要把這個火氣給散發出來,裁判可能成為了最為忙碌的人.

但只要不出現什麼其他意外狀況,裁判還是很欣喜的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一直等到了晚上的時候,眾人才踉踉蹌蹌的從訓練館里面走了出來,不過在走出來之前呢?大家已經做好了有關方面的防護和處理,相當的有效.

來的時候大家都是勾肩搭背的,可是現在嗎?看向自己的小伙伴呢?都是有著相當異樣的表情和眼神,瑪德,剛才在拳台上面太狠了,等著下一次,不打出你的屎尿來才怪了呢!基本上大家都是這麼一個想法!

在這個問題上面呢?還真的就不能夠說丁羽太壞,真的不能夠這麼的來形容,丁羽只不過是'協調’了一下彼此之間的關系罷了!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促進了彼此之間的友誼成長.

至于這幫家伙能不能夠接受,這個問題就不是丁羽需要考慮的,你們能夠接受的話,那麼就留下來,如果說接受不了的話,我還真的就沒有任何要勉強的意思,對此丁羽還是放的非常開,畢竟自己還是相當開明的一個人來著.

這麼的說呢?可能略顯有那麼一些自誇,但丁羽對于這些人還真的就沒有護特別嚴密的意思,想走就走,自己是絕對不會做任何的挽留,如果說能夠看到某些人離開,丁羽反倒是會感覺非常的高興!

要知道這幫家伙呢?可是被強行的給塞到自己的身邊來的,自己都沒有挑他們的毛病,他們反過來說自己的不是?慣毛病!所以丁羽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客氣!不過到現在為止呢?貌似並沒有出現如此的狀況,比較的可惜.

也不知道究竟是看出來了什麼,還是因為其他方面的緣故,反正到目前還真的就沒有任何人要退出來的跡象,丁羽呢?當然不可能硬逼著讓這幫家伙退出,並不符合自己的個性和態度.

再者說了,干嘛要讓其他人詬病呢?自己倒是不怕這個,但問題是明明可以用讓自己舒心的方式來解決,何必鬧得一身騷呢?是不是?

上篇:第六百九十章 爛好人一個    下篇:第六百九十二章 意圖明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