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八十五章 折騰一下   
  
第六百八十五章 折騰一下

空坐了能夠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丁羽也是晃悠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隨即慢慢悠悠的站了起來,向著不遠處的房間走了過去.

要知道以往的脾氣呢?丁羽可能就踹門了,但是站在門口的時候,丁羽卻是打量了一番,木質的大門略顯有那麼一些沉重,上面的雕花倒是非常的清晰,也是非常的古樸,從這里倒是能夠看得出來,小店這邊呢?還是有著相當的考究.

伸手輕輕的敲了兩下門,隨即大門也是悠悠的打開,陽光也是投射了進去,丁羽看了一下房間里面的眾人,但就是站在門口的位置,並沒有要進去的意思,房間里面的人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至少在丁羽看來是如此的.

房間里面的眾人全部的都站了起來,神色也都是相當複雜的看著丁羽,而丁羽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要審視的意思,"人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呀!"數了一遍,人數呢?正好是雙數,一共十二個人!也不知道當初的時候究竟是怎麼挑選的!

"分成兩個小組,你們自行的去分,其中一個小組抽簽給另外一個小組選一個組長,同時另外一個小組反過來,商議過後給他們選一個組長,自行的決定吧!給你們一定的時間來決定這件事情,要知道運氣呢?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看看你們的運氣怎麼樣吧!"

丁羽對于培養他們這些人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興趣,自己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但是都已經找上門來了,自己能夠怎麼樣?這個不僅僅是三叔的壓力,同時也是代表著這幫家伙背後家族的勢力,端是有那麼一些可怕.

不過丁羽說的方法呢?也是讓房間里面的人有那麼一些面面相覷,這個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胡鬧了,不過方式呢?倒也不是說不能夠接受,兩個小組,這倒是非常的好分開,但是選隊長這樣的事情呢?就有那麼一些為難了!

把親近的人選擇進入到自己的小組當中呢?倒是可以增加自己的威信力和凝聚力,但問題是沒有辦法確保另外一個小組的掌控力,更何況一個是抽簽,另一個呢?是由另外一個小組所選擇的,這里面真的要是分析起來的話,還真的就是相當的頭疼.

出這個注意的人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壞呀!不過這個話當著丁羽的面還真的就不敢說,甚至于這個方面的情緒都不能夠有任何的表露,要知道他們來這里呢?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為此家里面可以說是付出良多.

丁羽並沒有給房間里面的人准確的時間,告知了他們具體的情況之後,丁羽也是回到了先前的位置,要了一杯茶水,慢慢悠悠的喝了起來,喝茶的時候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想著一些什麼.

房間里面的情況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良好,甚至于在分組的時候呢?就出現了明顯的沖突,大家雖然不能夠說是天之驕子,但是好歹也都是家里面的棟梁,憑什麼你來當這個組長,我就不能夠當這個組長.

雖然這個並不代表了所有人,但是這個分組呢?讓所有人都滿意,還真的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彼此之間的關系相當的難以協調,當組長呢?就意味著手里面掌控著一定的權利,哪怕是多靠近丁羽一段時間,貌似也是好的!

人沒有選擇出來,丁羽也是慢慢的等著,不過很顯然晚餐呢?恐怕也需要在這里用了,丁羽也是跟店家說了一聲,店家倒是有那麼一些費解,中午的時候基本上沒有看見這位爺吃太多的東西,但是晚上的時候點了滿滿一桌子.

是因為另外房間里面的小爺們嗎?但是看這位爺的意思呢?好像並不是這個意思,很快的菜就開始陸續的送上了桌子,丁羽拿起來筷子嘗了幾口,隨即也是用筷子點了其中幾個菜,"換另外的菜吧!!"也沒有要解釋其中的原因.

可以說是不喜歡,也可以說是其他的原因,不過服務員呢?第一時間就把其中的菜式給撤了下去,這個是人家點的,現在給撤了下來,為什麼,無非就是兩個方面的原因,要麼就是做的有問題,要不就是菜本身有問題,除此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

人家沒有要說的意思,就已經是相當的給面子了,所以趕緊老老實實的撤了.

可一直等丁羽都吃過了東西,那個房間里面的人呢?都沒有走出來的意思,丁羽呢?讓服務生收拾了桌子,而自己呢?依舊是坐在了桌位上面,根本就沒有任何要有所動作的意思,坐的很是沉穩.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丁羽好像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但是外界的諸人呢?這個時候都已經是火燒眉頭了,丁羽呢?出了一個難題,但是卻讓這個本來很是團結的一圈人分裂了,根本就融合不到一起來!

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丁羽等候了這麼長的時間,是真的要看這幫家伙的資質嗎?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丁羽的意思非常的簡單,就是讓外面的人看看,這幫家伙究竟是多麼的不堪,所謂的棟梁呢?只不過是掩耳盜鈴的一種說法而已.

這里面呢?還能夠看出來一個問題,那就是不爭的人呢?太少了,爭的人呢?實在是太多了!其實丁羽呢?已經給予了他們一個解決問題的方式和方法,但是他們卻沒有領悟到!

運氣呢?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個可不是說來玩玩的,但是很顯然他們還沒有醒悟過來,如果能夠領悟這一點的話,其實還是非常好操作的!整個事情在有了脈絡之後呢?操控起來就尤為的簡單了!但是現在呢?他們根本就沒有整理出來這個脈絡,都是各自為政.

要知道現在耽誤的時間越多呢?對于他們自身越加的不利,同時也是讓背後家族的臉面呢?越加的有那麼一些難堪!只不過是身在局中,很難看清楚呀!

倒是丁羽看著前來送水的服務生,用手敲了一下桌子,聲音略顯有那麼一些沉重,"不像是這里的服務生,身上面還有著相當的書生意氣!味道太過于的濃重了!"

服務生也是一愣,有些不解,但很快的也是回味了過來,"在這里做著兼職!"

丁羽又是打量了一眼,指了一下身前的椅子,"跟你父親長的很像!有一段時間都沒有見到他了,就知道你在念書,還真的就沒有想到回到這里遇到你!"

年輕人看著丁羽,也是仔細的想了想,隨即搖搖頭,"對不起,先生,我不太清楚!"

"老張這個家伙一向都是非常的沉默,在這一點上面呢?你可能不太像他,不過模樣上面真的是沒有太多的差別,還有你手上面的表鏈,上面的刻痕很是清晰!"

年輕人也是注意的看了一眼,表鏈呢?有那麼一些陳舊,上面還真的就有一副圖案,錘子和鐮刀,不過因為時間太長了,都有那麼一些模糊了,一般人呢?可能還真的就不會看的太清楚了!甚至于年輕人自己都有那麼一些忘記了.

丁羽又一次的指了指面前的位置,隨即也拿起來了自己的電話,"給我找一下老張的電話,遇到他兒子,以前的時候就知道他兒子念書,但是具體的情況不太了解!"

這個等待的時間並不長,而年輕人呢?則是一直的都站在一邊的位置,根本就沒有要坐下來的意思,等電話再一次想起來的時候,看著來電顯示,丁羽也是一笑,"老張,太不地道了吧!出來之後也不打一個電話!如果不是今天遇到了你兒子,我都快要忘記了,你這個老家伙恐怕從來都沒有想著要給我打一個電話吧!"

"呵呵!"電話那邊的張紅旗呢?也是笑了起來,"小孩子吃點苦無所謂的事情!"

丁羽也是不屑的哼了一聲,"你跟老嫂子吃了一輩子的苦,讓孩子也跟著吃苦?現在就開始在外面打零工?"說話的時候,也是把手里面的電話給遞了過去,年輕人猶豫了一下,問了一聲,隨即就聽到了自己父親異常熟悉的聲音來.

"沒有什麼事情,你在京城有什麼事情的話,倒是可以去找他!沒有什麼事情的話,聽他的安排也可以,沒有問題的!"張紅旗對于丁羽還是很相信的!

說了沒有兩句,年輕人也是把電話給遞了回來,丁羽也是跟張紅旗說了兩聲,放下電話之後也是看著面青的年輕人,"你叫張飄!飄揚的飄!是真的想家里面紅旗飄飄?"

年輕人也是沖著丁羽微微的一笑,露出來幾顆非常整齊的牙齒,丁羽又一次的指了指面前的位置,"坐吧!我姓丁,單名一個羽字,你老爹呀!可能是擔心我把你給帶壞了!所以表現的很是拘禁!"說完了之後,丁羽又一次的打量著張飄.

與此同時,房間里面的人呢?也是終于有了動靜,還沒有到中午的時候就過來了,現在都已經晚上了,依舊沒有吃飯,這個肚子呢?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餓!

選舉的最終結果呢?也是出來了,所以這個時候兩個組長也是過來見一見丁羽,本來大家呢?還沒有想到這個方面的事情,等醒悟過來的時候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晚!讓丁羽等候了這麼長的時間,這個貌似麻煩有那麼一些大呀!

看著站起來的張飄,丁羽也是點點頭,"張飄呀!去給他們這些人准備一些吃的,點什麼他們隨意!"張飄也是很快的就離去了.丁羽則是上下的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兩位組長.

"准備的時間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我呢?凡人一個,至少自我感覺是這個樣子的,真的要是說起來所謂的家勢呢?不見得比你們高上多少,只不過取得了些許的成績,大家看著有那麼一些眼熱罷了!

說說要求,首先一點,不想留下來的話,感覺中途堅持不住的呢?可以離開,我沒有任何的強求,你們做不做,能不能夠做到,這個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我不管,也不會有任何的理會!我只會按照我個人的想法去布置,就是這樣,先去吃飯吧!"

揮揮手,直接的就讓這幫家伙滾蛋了!自己才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陪著他們閑扯淡!就商議兩個組長而已,都商議了這麼長的時間,真不知道他們的腦袋里面究竟都在想著一些什麼東西,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可憐,所謂的棟梁,連點決斷都沒有.

"這里的工資多少錢?"看著轉交的張飄,丁羽重新的給喊了過來.

"小時工,每個小時不到十五塊!"張飄看著丁羽,並沒有表現出來太多的緊張,甚至于在面對那些所謂小爺的時候,也沒有什麼所謂的感覺,他們是顧客,自己是服務生,僅此而已.

"給你一份工作,負責帶著他們這幫家伙!明天的時候呢?讓他們去天安門廣場去給我清除石磚上面的汙跡,具體的情況會有人告知你的!你要是閑著身體力行呢?也給你一份多余的工資,你要是不願意的話,就負責領著他們干活就是!"

張飄猶豫了一下,"我還有家教的兼職工作,很難協調!"

"家教的工作呢?我來負責協調,你做好面前的這份兼職工作就好!"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站了起來,然後拍了拍張飄的肩膀,"本來想著帶著你回家里面吃頓飯的,但是想來你父親不會同意,同時你也未見得能夠承受的住,還有,友情提示一句,堅守住自己的本心!"

張飄這個時候也是真的感覺有些飄,感覺今天下午過的有那麼一些迷蒙,說話的時候,先前的兩個人又重新的過來,沒有看到丁羽的時候,也是一愣,神色肅穆的看著張飄,"主任呢?"說話的語氣,倒不是那麼的強烈,因為兩個人顯然也是注意到,吃飯之前的時候,這位呢?跟主任可是平起平坐的.

"你們好,他讓我通知一下你們,明天的時候去天安門廣場清除石磚上面的汙跡,具體的安排我還沒有接到!"

這個話讓站在那里的兩個人都是一愣,兩個人對視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這位小年輕呢?眼神有那麼一些迷離,顯然還不知道究竟都遇到了什麼情況,但是丁羽丁主任怎麼看上他了呢?

"小哥跟丁主任好像很是熟悉?"

張飄立刻的就搖頭,"從來都不認識,今天剛知道,他給了我一份工作!"

剛見面就給了一份工作?這個貌似有那麼一些了不得,要知道這位丁羽丁主任呢?可是很少會這麼去做的,不過但凡能夠入他法眼的人呢?好像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般來著?!但是面前的這位究竟是屬于一個什麼狀況?

"你好,我是徐成周!"

"你好,我是衣曉溪!"

張飄依舊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發傻,不過很快就反映了過來,壓下來心中的震動,跟兩個人簡單的說了一下,同時記下來兩個人的電話號碼?也許有用,也許沒用,誰知道呢?

徐成周和衣曉溪兩個人回來之後也是跟眾人打了一個招呼,明天的時候去天安門廣場清掃石磚?這個是不是有那麼一些開玩笑呀!他們是什麼身份?跑到哪里當清潔工,會讓四九城里面的諸人笑掉大牙的.

"大家都說一說吧!咱們主任究竟是怎麼想的?是想要懲罰我們?還是說這里面有其他的什麼深意?既然都已經來到了這里,就別藏著掖著了!"

"懲罰呢?是肯定的,但是我覺得注意的意思也應該很是明顯,清潔工呢?算是比較底層的工作了,我們呢?誠然不是高高在上的那一種,但是這樣的底層工作呢?好像真的沒有做的太多,這個恐怕也就是一個開始!"

這樣的事情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難以猜測,大家呢?也是能夠很快的就領悟到,但是能夠領悟是一回事情,親自的上手呢?就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第二天清晨的時候,張飄就給徐成周和衣曉溪打了電話,看著他們的車,張飄的眼里面還真的就閃過了些許的異樣,誠然不是什麼豪車,但貌似身家都不是那麼的低呀!還有就是他們身上面的這個裝束和打扮,應該怎麼來形容呢?

還真的是准備齊全呀!張飄也是簡單的給大家介紹了一下工作,每個小組一邊,自行的來挑選,沒有時間上面的考究,什麼時候清理乾淨了什麼時候算!

十三個人呢?也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裝備,小鏟子,小桶子,馬紮還有其他的東西等等,抬頭看看天,然後面朝石板開始工作吧!沒有其他什麼可說的!

不願意?無所謂的事情呀!要知道你不願意的話,還有其他人在後面等著呢!不知道有多少人期望這樣的機會,羨慕都羨慕不來的.

上篇:第六百八十四章 給你找點事情做    下篇:第六百八十六章 怎個意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