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八十章 解釋略顯蒼白   
  
第六百八十章 解釋略顯蒼白

其實在丁羽去醫院路上面的時候,老魯也已經跟某些人坐在了一起,都已經現在這個時候了,就不需要隱藏什麼了!這件事情呢?本來就是不成功就成仁的!只不過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我沒有想到咱們中間竟然會有人主動的放棄!"老魯大口的吸著雪茄,眼睛里面的血絲異常的明顯,整個人的神情也是略顯激動,領口早就已經被扯開了!就好像是發狂的獅子一樣!"如果沒有人通知丁羽的話,他是根本就掙脫不了的!"

房間里面的人呢?也都是沉默不語,就只能是聽見老魯一個人在咆哮!大家的情況也是相差無幾,不要想著推脫,現在這個時候基本上沒有太多的作用!要知道調動那麼多的人呢?不是說想藏匿就可以藏匿的!

彼此之間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真的要是說起來呢?跟丁羽基本上都是血海深仇,沒有什麼化解的可能性,但如果說丁羽沒有得到什麼消息,那麼他怎麼可能故布迷陣?然後虛晃一槍,直接的就去了目的地.

等眾人知曉的時候,早就已經晚了,甚至于當時的時候都有那麼一些收不住手了?至于為什麼不把那些安保給做掉?一方面是因為沒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另外一方面呢?丁羽那邊呢?都已經有了准備,而且這個准備呢?相當的齊全.

攻擊了那麼長的時間,都攻擊不下來,你說四合院那邊的准備究竟有多麼的充沛吧!就是幾個人,三輛車,但就是攻擊不下來!哎!功虧一簣呀!

大家的心理面呢?都是相當的不好受,針對丁羽的出手呢?雖然說有那麼一些倉促,但是機會真的是太好了!如果說當時的情況之下,丁羽沒有什麼准備的話,絕對的必死無疑,但是一切都不可能重來了!

現在就是要被清算的時候,不管丁羽做出來什麼樣子的應對,他們都必須要有所承受.至于所謂的跑?根本就不用想了,往什麼地方跑?更何況以他們的身份呢?又怎忙跑?

說不定下一刻呢?就會有人沖進門來,所有的一切呢?都沒有了選擇?"都已經這個時候,難道還沒有站出來,讓大家當一個明白鬼?畢竟也是一起共事過,願意投靠丁羽呢?誰也沒話說,都失敗了,也沒有什麼怨言了!"

感慨的說了一番話,但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眾人這個時候都是神情沮喪的坐在了哪里,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推卸責任這麼一說,誰也別想跑了!

老魯看了看大家,也是哎了一聲,"既然沒有人願意說,大家就各自的回去准備准備吧!就我知曉的消息呢?特情單位已經把哪里給嚴密的監控了,不管是自首,還是其他的什麼的,大家隨意就好了!我這一次盡心盡力了!也是無怨無悔!"

說完了之後,也是踉蹌的站了起來,然後步履蹣跚的往門外走去,老魯的身影也是映襯了大家的心情,是真的太過于的沉重了!跟丁羽呢?是沒有任何交情可言的,彼此之間的冤仇根本就沒有辦法化解,在這樣的情況治下,怎麼可能去聯系丁羽呢?

又或者說丁羽在很早的時候呢?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工作,其防備呢?不僅僅是自身,還有外界!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情況為什麼先前沒有伏擊丁羽成功.

失敗也就失敗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希望後來者呢?不要給丁羽任何的機會,一定要沉住氣,不要給丁羽抓住任何的機會,別看他的年紀不大,但絕對的陰狠和毒辣,一旦抓住了他的機會,那麼就雷霆萬鈞!這一次就是教訓呀!

丁羽這個時候則是老老實實的留在了四合院這邊了,坐看門前花飄花落!事情呢?都已經發生了,那麼剩下來的結果究竟重要還是不重要的,已經沒有多少意義了!現在就看自己的胃口究竟有多大了!

在閑暇的時候,丁羽也是看見了自己的三舅從外面走了進來,臉上面黑的有那麼一些可怕.看到悠然坐在院子當中的丁羽,也是審視的看了好長一段時間,隨即也是坐在了丁羽對面的位置,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這件事情鬧出來的動靜可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你就不怕蹦了你的牙口?"蘇泉自然能夠看清楚自己外甥現在沉穩的原因.

孫英男他們一干人等,第一時間的離開了京城,這種以退為進呢?效果真的是非常的明顯,情治部門呢?這一次雖然沒有被黑鍋,但是對于這件事情的感觸也可以說是相當的深刻!

"這一口咬的這麼大,你有這個胃口嗎?"

面對三舅的質問,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那麼三舅的意思呢?我對于這件事情就應該無動于衷,就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任人蹂躪就對了?"很顯然這麼的說話,也是心中有氣,自己都已經這個狀況了,三舅不是故意的嗎?故意的撩撥自己?

蘇泉也是歎了一口氣,"但不管怎麼的說,你這一口咬的稍微有那麼一些大,甚至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貪婪了,孫英男等人離開了不說,甚至于香港李家和韓國李家的人也都跟著離開了,這個所造成的影響有那麼一些壞!"

"哦,原來是這樣的!"丁羽也是不咸不淡的說道,"三舅的意思是說,這件事情錯在我,我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坐在車上面,讓他們把我給打成篩子就好了!"

"你這麼的去做本身不就是胡鬧嗎?"蘇泉也是低聲的說道,"大家現在對于這件事情頗有非議,你怎麼知曉其中的狀況,還有就是在事發之後呢?你把所有的人員都給遣散離開,這樣沒有大局的做法呢?也是頗為的讓人詬病!"

"哦!我吃虧了,還不允許我叫喚,就這麼的生受著!"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微微的往前傾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三舅,我倒是想要知道知道,究竟誰這麼的大義凜然呀!我也是真的想要見識見識,就當做是開闊一下眼界了!"

扯淡!就算自己知道是誰,也絕對不可能告知丁羽這個外甥的,從他說話的語氣呢?就能夠感覺的出來,他絕對憋著壞呢!要知道讓他知曉誰有這個方面的想法,那麼這個家伙絕對的遭難了,到時候他就會後悔說這樣的話.

"你呀!什麼時候能夠稍微的放開一些呢?"蘇泉也是換了一種說話的口氣,情治部門對于伏擊的事情呢?並不是那麼的有興趣,這個也輪不到情治部門來調查,情治部門唯一感興趣的呢?就是四合院這邊究竟是如何得到消息的?

丁羽在軍方埋人了,這是一定的,但究竟是什麼方面的人,竟然還能夠得到這樣的消息,這實在是有那麼一些誇張,甚至是有那麼一些駭人聽聞,如果可以把這個給挖出來的,這個效果呢?可能就非同一般了,所以蘇泉也是過來試探一下自己的外甥,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外甥呢?還真的就沒有給自己任何的好臉色.

"三舅,我不覺得情治部門跟這件事情有什麼關系,而且我也不覺得你會給某些方面當所謂的說客!"丁羽也是冷眼旁觀,三舅選擇這個時間過來,意圖真的是太明顯了!不管怎麼說呢?彼此之間的血緣關系是擺在了那里.

就沖著這個血緣關系呢?三舅不可能來當著這個說客的,而且情治部門對于這樣的事情呢?躲避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摻和其中呢?就算是用排除法呢?都能夠算的出來他來這里的目的.

蘇泉被'教訓’了之後呢?也是笑了笑,"這一次的事情鬧騰的有那麼一些過分了,過分的讓大家現在都感覺相當的忌諱,以前的時候都覺得你這個小子呢?雖然說波瀾不驚的,但至少還能夠看清楚這個底細,但是現在大家就不這麼的去想了!"

"如此的說來,三舅想要知曉事情的始末了?"

"這一次針對你的伏擊呢?現在依舊沒有出來所謂的調查結果,但是想來應該不會特別的遠!"說話的時候,蘇泉也是看著丁羽這個外甥,"但是這樣的事情呢?絕對不是用巧合就可以概括的,你說呢?"

丁羽想了一陣,也是微微的點頭,這件事情用巧合來形容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妥,但實事求是的來講呢?是屬于自己的第六感救了自己,但如果實話實說的話,恐怕很多人看向自己的時候,都會用鄙視的眼神吧?

"原來情治部門想要知曉的是這件事情!"丁羽點點頭,好像對此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意外,"三舅,我怎麼出去的事情調查清楚了嗎?"

"大致的流程已經清楚了,你偽裝成勤務人員,采購的時候出去了,然後跟早就已經准備好的勤務人員調換了身份!你離開了,先前等候的勤務人員呢?返回!雖然說就是一個小花招,但是非常的簡單和實用!"

丁羽也是伸出來自己的大拇指,"果然是情治部門,厲害!"雖然說就是一個簡單的小花招,不過這個時候倒也不需要洋洋得意,"這件事情呢?最為開始的時候就是一個懷疑,還真的就沒有辦法去證實什麼!不知道三舅對于這個答案是不是滿意?"

對于自己外甥的說話呢?蘇泉也是陷入到一陣的思考,因為外甥的說話呢?透露出來些許的意思,這件事情呢?外甥最為開始的時候也是不確定的,也就是說他的消息來源呢?並不是直接和可靠的,只不過是透過某些現象所判定的罷了.

"這個說法呢?倒是透露出來了某些狀況!"

"我先前去機場送莎莎的時候呢?並沒有立刻的就離開,當時的時候留在機場呢?是為了給某些方面一些機會,但非常的可惜,沒有太多的人找上門來,我頗感失望,所以也是跟金兩個人呢?乘坐大巴和地鐵離開了!不過整個過程並不是非常的順利,竟然有人跟在了後面的人,而且跟蹤的人呢?身上面的味道不太對!"

"說的這麼詳細?"蘇泉也是相當的懷疑,這個還真的就不是自己外甥的作風呀!至少不是自己了解當中的樣子,"我承認呢?你說的都是事實,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覺那麼的怪異,要不你再給我解釋解釋!我繼續的參詳一番?"

"好呀!"丁羽也美譽拒絕的意思,"以往的時候呢?並不是沒有跟在身後的人,但是跟在身後的人呢?都是相當有分寸的,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了,有一條警戒線呢?是不可以被逾越的,不然的話代價會非常的嚴重!"

這個事情蘇泉還真的就知道,一般的情況之下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人願意去靠近自己的這個外甥,實在是有那麼一些讓人感覺到害怕,稍有不慎的話,就可能人跡無蹤的情況出現,而且這個都不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尤其是在國外了,對于這樣的事情尤為的注意,畢竟這里面呢?有著血的教訓,但是在國內呢?這樣的事情還真的就比較少的發生,因為丁羽在國內的時候呢?並沒有表現出來想象當中的暴怒!這可能也是讓很多人都忽視了!

要是如此的去想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合理,不過蘇泉卻沒有立刻的出聲,而且仔細的回顧這個過程,"這個解釋倒是能夠說得通,但是卻不太合理!"

"跟在我後面的人呢?對于我出來的情況掌控的非常好,這個讓我感覺非常的懷疑,要知道能夠掌控我動向的人呢?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具體的說來呢?可能也就兩個房間,一個是家里面的安保,另外一個嗎?不提也罷!"

明白了,蘇泉也是點點頭,不過這個時候也是非常懷疑,這件事情呢?倒是能夠解釋的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感覺在這個過程當中呢?自己的外甥好像隱瞞了什麼,但究竟都藏匿了一些什麼,自己說不清楚.

也沒有太多的痕跡可循,他所說的這些東西呢?自己基本上都可以調查清楚,或早或晚而已,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呢?他絕對不會跟自己說謊的,但是不說謊呢?並不代表著整個過程不會什麼都不隱瞞,這個是兩回事情的.

但是看自己外甥的意思呢?很顯然是不會繼續的聊幾句有關這個方面的問題了,該說的情況呢?都已經說了,情治部門想要知曉的情況呢?我都已經告知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想怎麼樣?難不成真的要翻臉不成?

"小羽呀!事情到了如此的地步,我這個當舅舅的多說兩句!"看著沉默不語的丁羽,蘇泉也是勸慰的說道,"你的這個胃口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了,到時候不要消化不良了!"

丁羽看著自己的三叔,也是笑笑,笑容呢?並沒有太多的深沉,同時也沒有什麼所謂的深意,就是平淡的一笑罷了!"三舅,好像有一段時間呢?我都沒有鬧出來什麼動靜來了,既然有人做出來了這個選擇,我總不能顧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吧!"

"你和我說的呢?完全就是兩回事情!"

"三舅,這麼的來較真呢?就真的是沒有太多的意思了!"丁羽很顯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面繼續的糾纏下去,"反正你也有這個空閑,不如去調查調查這個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我這邊該說的呢?都已經說了!"

雖然說自己的外甥已經有了端茶送客的意思了,但是蘇泉也沒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依舊是很安穩的坐在了哪里,丁羽也沒有言明的意思,不過因為兩個人都沒有要說話的意思,所以氣氛也是一下子的就沉寂了起來.

等了好一會時間,陳鋒也是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附身在丁羽的耳邊說了兩句,隨即也是轉身離去,丁羽則是用手敲了兩下面前的桌子,"三舅,聽說了嗎?有人在家里面那個..."丁羽也是不懷好意的,對自己的脖子示意了一番.

蘇泉微微的一驚,丁羽這個大外甥的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對于出現這樣的結果呢?倒也不是那麼的意外,甚至有那麼一些正常,既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那麼就會有這樣的後果.

不過自己這個外甥這麼快就知曉了有關的消息,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快了呢?要知道自己這邊呢?可是什麼都沒有傳遞過來!這又是一件怪異的事情!

不過就在遲疑的時候,蘇泉的手機也是響了起來,看著上面的提示,蘇泉也是第一時間就給刪除了,消息傳遞的時間呢?有那麼一些相差無幾,但問題是自己這邊呢?是整個情治部門的支持,而丁羽這邊有什麼?就四合院嗎?

上篇:第六百七十九章 誰進誰退?    下篇:第六百八十一章 比想象還要糟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