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六十章 親顧茅廬   
  
第六百六十章 親顧茅廬

"這不可能!"崔翔也是爭辯的說到,態度很是強硬和執拗.

"不是可能不可能的問題,而是老爺子會不會賭這一把?堅決的站到丁羽的對立面,現在這個問題呢?也已經被引申到一定的高度了,你怎麼胡鬧都可以,但是拉上整個家族作為墊背,這個問題就不是那麼的簡單,想一想怎麼跟老爺子解釋吧!"

崔翔有那麼一些懵逼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過這個方面的問題,等來到了老爺子家里面的時候,老爺子也是坐在了沙發上面,手里面拿著一份報紙,看到自己的女婿和孫子,也是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隨即也是摘掉自己的老花鏡!並不是非常的慌亂!動作有條不紊的.

"臉怎麼腫了?"

牛昀心下也是一陣的無奈,老爺子呀!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偏心,隨即也是出聲的說到,"我打的,昨天崔翔去丁羽的辦公室砸場子,把情治部門的人給摁了!丁羽當時的時候就把情治部門的人給開了!為此情治部門把崔翔昨天晚上的時候給帶走了,我去找了丁羽,丁羽對此倒也不是那麼的在意,但是早上崔翔被放了出來,然後又去找了丁羽,然後宣揚他砸了丁羽的面子,我感覺有些義憤上湧,所以打了他!"

"噢!"老爺子的態度呢?依舊還是不緊不慢的樣子,"砸了也就砸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怎麼?難不成他是天老爺不成?還打不得,動不得?"

呃!牛昀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自己知道老爺子很是維護這個孫子,但卻沒有想到竟然會維護到這種地步,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自己還能夠怎麼樣?又或者說現在自己向這個侄子認錯,自己打他打錯了!

"這件事情我辦的魯莽了!"說這個話的時候,牛昀的態度可以說是非常的端正,但也是暗自的咬著自己的牙關,行,老爺子你可真行!

我辛辛苦苦為了這個家,你老爺子這麼一句話,我這一番的辛苦白費了不說,甚至于轉過頭來呢?我還需要向這個兔崽子認錯!說完了之後,也是微微的對老爺子躬身,去你媽的,我不干也就是了,我在登門,我他媽是狗養的.

倒是老爺子看著轉身離去的牛昀,也是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小牛!"但問題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牛昀這個時候也是氣不打一處來,你他媽慣著你孫子,行呀!他是你們崔家的種,我他媽的是外人,我不是人!總行了吧!

"把他拽回來!"老爺子臉色也是一下子的就陰沉了下來,這個話呢?顯然也是對旁邊的崔翔說的,崔翔倒還真的就不怕別人,但是自己的爺爺說話了,自己怎麼能夠不聽,隨即也是一溜小跑,但是還沒有等走到牛昀的身邊.

牛昀也是轉過身來,"給我滾!"這個話呢?也是當著老爺子的面說的,真的是相當的不客氣,甚至就是直接的撕破臉了!嚇得崔翔也是一愣,牛昀扭開了門鎖,頭也不回的就離去了!

"爺爺!姑父是不是也太..."崔翔也是試探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爺爺,在自己的印象當中呢?姑父一向都是有那麼一些面,今天這個脾氣還真的就是上來了,當著自己爺爺的面呢?竟然敢如此的放肆!誠然這里面有自己的一些原因.

老爺子可以說是相當的不高興,自己的這個女婿呢?今天還真的就是來脾氣了,他可是從來都沒有這個樣子的,但是在老爺子看來,就是小孩子打架而已,誠然這里面牽扯到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原因,但也不需要如此!那個可是自己的孫子!臉都被打腫了.

有其他人動手的份,還有你牛昀動手的份?你現在竟然還敢有脾氣!

"你還好意思說!這兩天給我老老實實的在家里面待著!"老爺子也是怒叱的說到,但對于崔翔來說呢?根本就沒有當做一回事情,留在爺爺這邊呢?還真的就是很舒適,沒有什麼人敢跑到這里來撒野的,就算是丁羽也不行!

從老爺子這里出來的時候,牛昀也是感覺相當的氣氛,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想哭的感覺,太憋屈了.自己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昨天晚上的時候好像狗一樣跑過去求丁羽,丁羽對于崔翔呢?倒也不是那麼的在乎,他只是要求背後的人站出來就可以了!

既然背後的人都已經站出來了,你崔翔知道所謂的好歹不行嗎?非要跟丁羽較真?而且老爺子呢?明顯的還要庇護崔翔,自己一番心意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這個讓牛昀一時之間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接受!

怒火呢?絕對不止這麼一件事情,這麼的做呢?肯定是在老爺子面前失分不少,但是現在這個時候牛昀也是顧忌不了那麼多了!有些事情可以去做,但是有些事情呢?是不能夠去做的.

但是讓牛昀沒有想到的是,晚上的時候自己竟然得到了丁羽的邀請,這個頗為的讓自己有那麼一些意外,甚至是有那麼一些看不懂!丁羽究竟是什麼意思?家里面發生的事情呢?應該不會有什麼人知道的,當時在場的人並不多.

考慮再三,牛昀也是接受了丁羽的邀請,至于宴請的地點呢?也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奢華,甚至于桌面的東西呢?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簡單和家常!

"怎麼?牛主任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丁羽率先的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隨即兩個人也是面對面的坐下,"人都是吃五谷雜糧的,我個人對此呢?有些許的講究,但卻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挑剔,東西呢?基本上都是自家產的,牛主任嘗嘗!"

"丁醫生今天有些好客!"牛昀不太清楚丁羽究竟是什麼目的,所以也是試探的說了一句.

"是嗎?"丁羽笑笑,隨即也是拿起來了筷子,"確切的來說是有人告知了我一些消息,消息呢?怎麼說呢?不算是好,但是也不算是壞,但是我卻對牛主任呢?有了些許的興趣,所以刻意的邀請了牛主任!"

"丁醫生的消息很是靈通!"牛昀也是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又或者說丁醫生對于自己非常的有自信,這樣的事情也親自的出馬!"

"不,這個跟自信並沒有太多的關系,所謂消息靈通呢?這個事情也不應該這麼的來說,但是從牛主任的這個話語當中呢?我倒是得出來些許的判斷,甚至于這個判斷呢?還是有著相當的肯定,牛主任要不要聽一聽!"

"洗耳恭聽丁醫生的高見!"

"崔翔呢?今天早上的時候就被放了出來,有人干預了情治部門,給予了情治部門相當大的壓力,倒是沒有站出來的意思,但是能夠給情治部門那麼大的壓力,無外乎有限的幾個人而已!"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表現的很是隨意!

但是在牛昀看來,丁羽更多的是自信,甚至是不屑一顧,完全就沒有把後面的那位給放置在眼里面的意思,這個聽起來有點像是天方夜譚,但事實的情況就是如此,丁羽是真的沒有把那位給放在眼里面的意思,至于那位究竟指的是誰?大家心造不宣罷了!

"跟我好像沒有什麼關系!"牛昀也是撇清了自己的關系.

"不,應該說是有著相當的關系,崔翔呢?在四九城這潭深水里面一直都沒有被淹沒,應該是崔家那位老爺子的原因,這一點還真的就就是相當的罕見,也不知道老爺子的心里面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你帶著崔翔去見老爺子,崔翔沒有出來,而你出來了,這本身就說明問題了!"

"這個好像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老爺子呢?希望能夠保護一下崔翔?僅此而已!"

"不,換做是其他人呢?這個時候絕對要把崔翔給送走,而不是留在京城這個是非窩里面,他惹出來的麻煩呢?已經是夠大的,情治部門這一次是放了他一馬,但是他得罪了情治部門這件事情呢?本身並沒有完結!"

牛昀心下也是一震的感歎,丁羽的這個話並沒有錯,而且還非常的實際,是呀!現在最好的選擇呢?就是把崔翔給送走,送到什麼地方都可以,至少要有這個態度上面的表露,真以為丁羽是吃素的,還是因為王家是吃素的.

丁羽現在沒有任何的動作,是因為沒有必要,而王家沒有任何的動作,是因為不需要,丁羽都沒有太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面了,王家自然也不會刻意的去浪費這個力量!

"我不太清楚丁醫生找我究竟是什麼目的?"牛昀也是拿起來了桌面上的筷子,因為自己發現丁羽吃的不僅僅是快,而且還很多,這個家伙倒是一點都不客氣呀!宴請自己呢?竟然吃的如此酣暢淋漓,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多見!

"雖然直接的說呢?有那麼一些現實,但是我個人呢?非常的看好您,交個朋友怎麼樣?"說話的時候,丁羽也是放下筷子,隨即也是拿起來酒水,打開了瓶口,親自的給牛昀到了一杯酒,茶半酒滿!

牛昀也是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丁醫生,我是不會...."

"我明白牛主任說的是什麼意思,我也沒有其他方面的打算,我很是欣賞牛主任您做事情的風格,家里面對你是不是欣賞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是清楚有人對牛主任你非常的有興趣,我呢?也算是打一個前站,至少牛主任的風骨還是為人所欣賞的!"

"大家都說我是牛皮糖來著!"

"這算是自嘲還是自黑?"丁羽也是搖搖頭,"放肆一點的來說,當初的時候牛主任應該不算是入贅崔家,但問題是崔家的人好像一直都這麼的去看,甚至于還給起了一個牛皮糖的外號,這個呢?最開始就是由崔家傳出來的,揭開這個傷疤不好受,能夠理解!"

"丁醫生,如果我不接受,會怎麼樣?"

"有點失望,但也不是不能夠理解!"丁羽也是很痛快的說到,"求同存異,你不能夠要求所以人都能夠理解你的想法,但是卻可以去盡力的爭取,如果牛主任能夠站過來更好,戰不過來,一同的吃個飯,有句話說的好,買賣不成仁義在!並不是說大家談不攏,就一定要針鋒相對,我不覺得這麼去做有太多的好處!"

"所以今天就是吃一頓飯而已了!"牛昀也是笑笑,"但是其他人會怎麼看?我相信老爺子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得到了消息,相信他這個時候會在家里面罵我吃里扒外!"

"相信不會,如果牛主任沒有告知其他人的話,那麼這件事情就不會傳出去,雖然我這個人有的時候呢?會吸引相當的眼球,但是這一點事情還是能夠做到的!"

"我考慮一下,謝謝丁醫生的宴請!"

吃過了東西,牛昀也是離開了,並沒有做任何的停留,至于丁羽倒的那杯酒呢?牛昀也沒有要喝的意思,現在還不是這個時候,自己還沒有想好這件事情!

丁羽對此的態度倒是顯得很淡然,牛昀是不是會站過來?這個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現在所表露出來的態度,還有就是崔家的一些問題,讓丁羽還真的就是認識到了不少的東西!

究竟是真的按耐不住,還是說另有他因,都能夠說明些許的問題和狀況!現在這個時候呢?有所動作還真的就不是丁羽的所願,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看他們繼續的折騰吧!是不是能夠折騰出花來呢?還真的就是讓人有些期待.

牛昀晚上的時候回到家里面,自己的妻子就沒有給自己任何的好臉色,拿起來果盤不容分說的就砸在了牛昀的懷里面,上面的水果也是掉落在牛昀的身上面,"聽說你膽子長毛了,打了崔翔不說,還在我爸面前尥蹶子!"

看到妻子的樣子,牛昀也是地上面的果盤重新的給撿了起來,隨即也是把懷里面的水果給重新的放置到了果盤當中,但還沒有放好,就被自己的妻子又給一腳踹翻了!

牛昀看著的自己的妻子,壓著自己心里面的火氣,竟然做到心平氣和,"能過嗎?不能過的話說一聲,我們明天的時候就去辦手續,我忍了你這麼多年,是覺得有家庭有孩子.並不代表著你就可以肆無忌憚,我尊重你,但是很顯然你不尊重我!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能不能過?"

"牛昀,你敢跟我這麼的說話?"

牛昀也是拍了一下自己身體上面的灰塵,隨即也是站了起來,"孩子那邊我會解釋,明天的時候我在民政局的門口等你!"不能過的話就算了,自己也不強求,這個家里面呢?是真的沒有任何的意思,自己都已經感覺到了不耐煩!

自己為了這個家庭和家族呢?付出良多,但是得到了什麼?離開了家,牛昀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茫然,因為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去什麼地方是好了!

看著自己好像位高權重的,但是實際上面呢?牛昀感歎了一聲,隨即也是去找了一家賓館.丁羽得到消息的時候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愕然,隨即也是搖搖頭,雖然說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但是崔家的所謂呢?太過分了!

牛昀不管是從身份還是從位置上面來說,也算是有點名號,就這麼的被攆出家門,丁羽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懷疑,崔家的人是不是真的沒長腦子呀!這樣的事情竟然也能夠做的出來!

"先生,我們應該怎麼去做?"

"不,什麼都不要去做!"丁羽對陳鋒搖搖頭,"現在呢?是最需要關心的時候,但同時也是最不希望其他人看到的時候,這個時候關系呢?反而容易適得其反的,你不懂!"

對此丁羽可以說是深有感觸,越是希望有人關心,就越是不希望有人看見,這種感觸可以說是非常的矛盾,所以丁羽現在這個時候是不會讓人去接觸牛昀的,畢竟也是有身份的人,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呢?還是有那麼一些差池的.

隔天的時候,牛昀醒來的時候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隨即也是來到了民政局的門口,"崔紅,我已經到了,證件我也已經准備好了,你什麼時候過來?"

"牛昀,是我!"接電話的人呢?換成了老爺子,早上的時候自己剛剛起床,女兒就跑了過來,這個都已經不是二三十歲的年紀了,這麼大了還要離婚,這個究竟都是怎麼想的?

昨天的事情呢?自己倒是知道有那麼一些讓牛昀下不來台,但是卻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還有就是自己的孫子,其他的事情做了也就做了,給自己的姑姑拱火,讓他們家里面不和諧,這個事情做得就有那麼一些不太地道了!

"我在民政局門口等著,她願意來呢?我們就協議離婚,不願意呢?就訴訟!我們都已經是成年人,是非觀念的判斷呢?也不是小孩子了,彼此都有相對的考慮,我想她個人能夠處理好這個事務的!您老說呢?"

上篇:第六百五十九章 被涮了!    下篇:第六百六十一章 如何抉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