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五十九章 被涮了!   
  
第六百五十九章 被涮了!

出了餐廳門口的時候,丁羽也是做了些許的停頓,情治部門呢?根本就沒有通知自己,這一點呢?還真的就是讓自己感覺頗為的失望!不過好在自己對此也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備,所以也就是失望,並不是所謂的絕望.

相差一個字,但是所代表的意思是絕對不相同的!所以丁羽的心情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糟糕.

當年跟情治部門商談的時候,他們就隱諱的拒絕了自己,現在再一次出現這樣的事情呢?還真的就讓丁羽已經感覺習慣了,有的時候嗎?也需要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一下問題,是不是?不能夠太自以為是了!自己只不過是一介凡人而已.

不過還沒有走到醫院,一輛車就停靠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小丁,能聊一聊嗎?"

看著緩慢降落的車窗,丁羽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好呀!"做事呢?就是在做人,拒絕還是不拒絕的,不在乎這麼一時半刻的,就算是生死仇敵當面,該笑的時候需要笑,該哭的時候需要哭,無所謂的事情,丁羽對此看得很是淡然.

"剛才見到了崔翔?"來人也是感歎了一聲,顯然也是對崔翔的所作所為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你出來就好了,就不用如此的張揚了吧!甚至還刻意的跑到了丁羽的面前!

"是呀!"丁羽也是表現的很是自然,"一同的吃了一頓早飯,還是他請的客!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也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沒有想到,雖然說話的口氣呢?依舊還是有那麼一些張揚,但是能夠看得出來,還是相當有底氣的!"

"這個話聽了之後,讓我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寒而栗!"來人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現在這個時候倒是不懼怕丁羽放什麼狠話,怕的就是丁羽風輕云淡,這樣的話才最為的難處理,丁羽越是這樣呢?就表示著他心里面壓著相當的怒火.

可問題是情治部門呢?並不是單獨的,相信丁羽是能夠明白了.但是聽了丁羽的這番話呢?來人也是感覺到事情根本就脫離了掌控,丁羽對于這件事情呢?應該是已經有所預料了,甚至是有著相當的准備!

很顯然丁羽對于情治部門呢?也是有著一定的考慮,甚至是相當的後手准備.自從上次的事情發生了之後呢?丁羽對于情治部門的態度就發生了聚變,當然了彼此之間依舊可以說得上話,但是卻有那麼一些敬而遠之的意思在里面了!

"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丁羽也是笑呵呵的樣子,"我都沒有生氣,其他人干嘛這麼的操心呀!弄得好像天塌下來一樣!不過您今天刻意的過來,想必是有什麼事情吧!"

"明知故問,陶金被你調離了那個位置!"

丁羽看著自己手上面的掌紋,隨即也是拍了拍,"陶金呢?被我調任到其他的位置上面了,她要是願意在醫院上班呢?這個事情我會跟老院長說一聲的,其水准還是非常高的,現在這個時候呢?也已經是家里面醫療組的一員了!"

話語里面呢?透露著對陶金的贊賞,但是潛意思呢?也是告知了面前的這位,我給你們情治部門這個面子,但問題是你們情治部門根本就沒有給我這個面子呀!

甚至于崔翔都已經被放了出來站到我的面前,你們都沒有知會一聲的意思,現在這個時候跑到我這里來放馬後炮,這樣的事情就真的是有些太過分了!合作呢?應該是相互的,而不是單方面的付出,那樣的話合作還有什麼意義?

"阿羽呀!情治部門的事情呢?從來都不能夠單方面的去看待!"

嗯!丁羽也是點點頭,"那麼您的意思是什麼呢?"既然你對此表示了不同的看法,那麼說一說你的意見吧!反正現在都已經是這麼一個狀況了,是不是!

"陶金還是一個比較合適的人選,不是嗎?"

"是不是合適的人選呢?現在已經調整了位置!"丁羽也是不甘示弱的說到,既然位置都已經被調整了,那麼就沒有什麼可以回轉的余地了,什麼好事都你們沾了,這個事情好像有那麼一些說不過去吧!

"調整了,只不過是因為特殊的原因,更何況現在也沒有合適的人選,還不如讓陶金先留在位置上面,至少可以起到過度的作用,是不是?"

"那我就輕松了,我以後都可以不用去醫院了!"丁羽也是很肯定的說到,"既然您讓陶金回到那個位置上面,那就是讓我無地自容!"

"這不是故意的嗎?"

丁羽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醫院那邊呢?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處理,昨天晚上的時候忙了一晚上,精神略有不濟,所以說話上面難免糊塗,你是前輩,又是長輩,多見諒!"

話畢,丁羽的手也是搭在了車門,沒有什麼事情的話,自己就少陪了,親自的來解釋,自己也聽了,也算是相當的給面子了,不能夠說你們既要了面子,又要了里子,所有的東西都是你們的,這樣就真的讓人無言以對了!

"阿羽,等一等!"坐在一起的人也是喊住了丁羽,"我知道你進軍國內呢?肯定是做實業方面的,就算是沒有進行,也肯定是有這個方面的考慮,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談的!不是嗎?"

"那到時候再談吧!"丁羽並沒有任何的猶豫和停頓,開門,隨即離去.

看著離去的丁羽,車上面的人也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雖然說來的時候呢?就已經有了這個方面的預感和准備,但現實情況還是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接受!因為這個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是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又能怎麼樣?

丁羽呢?並不是什麼善岔子,也絕對不是調教好的野馬,可以隨心所欲的去駕馭,絕對不是這樣的!有些人太過于的想當然了,而現在的說和呢?也代表了一切!

在現實當中呢?丁羽應該算是一個隱形的人,這里所謂的隱形呢?指的是他的資產和勢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去調查,因為調查到的東西呢?基本上都是丁羽展示在大家面前的,他真正的核心呢?你根本就不了解.

不管是在美國還是在歐洲了,其龐大的勢力呢?都讓很多人感覺到膽顫,這個絕對不是說笑,而是事實的情況,情治部門也是因此得到了相當的資助和發展!

只不過情治部門呢?太過于的特殊了,所以很多東西都沒有辦法表露出來,可是這個並不說明丁羽就一點功勞都沒有,其功勞真的要是說出來的話,絕對的首屈一指,自己對此可以說是非常的了解!可也正是因為有所了解,所以現在才感覺到了些許的痛苦!

這樣的事情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丁羽呢?是跟整個軍方這邊呢?都切斷了關系,單單的情治部門呢?並沒有顯得太過于的突兀了,但是這一次呢?是單單的情治部門自己呀!

如果說兩者真的要是能夠站在一起的話,絕對是利大于弊的,可問題是第一次的時候情治部門沒有站在丁羽這一邊,而這一次呢?又因為其他的原因玩了丁羽一手,丁羽就算是佛,他也有火呀!對于丁羽來說,這個比打臉更加的嚴重!

彼此之間的說話呢?最後的結果是不歡而散,丁羽和情治部門對此呢?都不會太高興了,倒是有人會很高興,但是這種高興呢?在一定程度上面來說,還真的就是一種悲哀!

"哥!我聽說崔翔那坨屎昨天來找你的麻煩了!"小寶上午的時候就跑了過來,看這個情況呢?是得到消息之後就立馬過來的.

丁羽指了一下沙發的位置,等小寶坐下來之後這才慢慢悠悠的說到,"怎麼?這麼快消息就流傳了出去?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快呀!"

"崔翔那個孫子四處的放話!"說這個話的時候小寶也是注意的看了看這位大哥的表情,看見他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才繼續的說到,"他說把你給踩了,早些年的時候,這樣的事情還是時有發生,那個時候大家呢?就是為了拔份,為的就是一口氣,都已經現在了,很少有人這麼的去做了,這一次這個孫子可以說是放了好大的一個衛星!"

丁羽也是笑笑,"他昨天來我這里了,說的話呢?比較的放肆,後來讓情治部門的人給帶走了,早上的時候就被放了出來,還刻意的邀請我一同的吃了早餐!"

什麼跟什麼呀!小寶感覺有那麼一些迷糊,"大哥,你說話就是,我去辦了他!那個孫子呢?就是一坨屎,真難為他起的這個名字了,干他呢?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太沖動了!"丁羽也是笑笑,"踩了呢?也就踩了唄,不要著眼于一處一地,沒有任何的意義,也沒有太多的價值,意氣之爭呢!是最為要不得,更何況他能夠打擊到什麼?反而呢?能夠讓我們更能夠看清楚一些事實!"

"大哥,不太明白這個究竟是什麼意思!"小寶也是討好的說到.

"找打,是不是?"丁羽也是白了一眼,但對于小寶來說,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受用,"你們做好你們自己的事情就是了,這樣的事情呢?跟你們又沒有太多的關系,我知道大家可能有那麼一些看不得,好意我心領了!"

"大哥,要不就弄他一弄唄!反正就是小孩子打架!他能做,我們也能做,是不是?"

"小打小鬧的並沒有什麼意思!"丁羽也是警告了一句,"特別是你們,都已經走上了正軌,現在要脫下來衣服跟他們死纏爛斗的,有那麼一些丟份,你們不嫌丟人,我還嫌棄有那麼一些丟人呢!跟孩子一般見識干嘛?"

"崔翔就是一坨屎!"小寶也是有那麼一些厭惡的說到,"不動他的話,他真的是惡心人,但是動他的話?也是相當的惡心人!他就好像是一只癩蛤蟆,跳到腳背上面,不咬人,但是膈應人!"這個形容呢?還真的就是足夠的形象.

"你這個話說的呢?太過于的形象了,知道你們都是好意,但是這件事情呢?你們是不適合產于其中的,崔翔呢?就是一個靶子,甚至是一個被舍棄的棋子,這種犧牲呢?是無意義的,也是沒有任何價值的,明白嗎?"

看著一本正經說話的大哥,小寶也是點點頭,"大哥,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少拍馬屁!"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寶,"晚上的時候一起吃飯吧!這段時間王陽去度蜜月了,所有的事情都扛在你一個人的肩頭上面了,也算辛苦!"

"大哥,你就別埋汰我了!我先溜了!晚上的時候我接你!"小寶還真的就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大哥既然都已經說了,這件事情不要去摻和,那麼自己就不會有太多的摻和,崔翔那個家伙自己作死,早晚有一天而已,不要在乎這一時一刻的!

真的要是想要弄崔翔的話,真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但就好像是大哥說的一樣,崔翔呢?就是一個炮灰,他本身呢?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價值,就是被扔出來的一塊臭肉而已,為了他付出些許的代價呢?也是真的不值得.

而牛昀中午的時候知曉消息的時候,也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丁羽並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你崔翔算是什麼?家里面呢?倒是有些許的勢力,但是你也應該自重一些才是呀!跟丁羽去硬碰硬的,你有多大的膽子,是真的長毛了嗎?

你難道真的不明白嗎?人家讓你去對撼丁羽呢?就是把你當成一個死豬肉而已,如果說就是你自己的話,這個倒是沒有太多的問題,但問題是你背後還是家族呀!這個會不會成為風向標,還真的就是非常難說的事情.

丁羽跟某些勢力的較量呢?現在可能看不出來什麼,但是不動則已,真的要是動起來的話,絕對是雷霆萬鈞,崔翔呢?擋在前面了,完全就是螳臂當轍,甚至于整個家族都會被陷入進去!

所以牛昀在拍了自己的桌子之後,也沒有理會手是不是有些紅腫,在知曉了崔翔在什麼地方之後,也是驅車期望,看著在里面花天酒地的崔翔,也是氣不打一出來.

燈光有些昏暗,看到門被踹開的時候,崔翔也是相當的不滿,不過等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心下也是一驚,但是喝得有點多,所以站起來的時候有那麼一些踉踉蹌蹌,不過還沒有等說話,就被牛昀直接一腳給悶在了那里.

房間里面的眾人也是嗚哇亂叫,干嘛呀!這是!不過陪著崔翔的人里面倒也是有眼睛明亮的,顯然也是認出來這位究竟是誰!崔翔被這一腳給悶得有那麼一些耐受,隨即也是噴了!

看到這個景象的時候,牛昀也是氣憤不已,拽著崔翔也是來回的幾記大耳光,最後拽著崔翔的衣領,幾乎就是把崔翔從這里給拖了出去,整個過程呢?就好像是拖著一條喪家犬一樣!

"姑父,我就是找朋友喝個酒而已,又沒有敢什麼亂七八糟的!"來到車上面的時候,崔翔也是捂著自己的臉頰,略顯有那麼一些不滿的說到.

牛昀壓著自己心中的火氣,跟這個外甥一般見識呢?是真的沒有這個必要,去找家里面的老爺子,如果說老爺子對于這件事情也是這樣的看法,那麼自己認打認罰,當然了這里面還有另外一層意思,老爺子對于這個孫子寵溺的有些太過頭了!

在牛昀看來做任何的事情呢?都是需要有分寸的,你看不慣丁羽好,又或者是踩了丁羽也好,這個呢?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把這個話給放出來了,這算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真的要跟丁羽成為死敵?不死不休?你有這個能力嗎?

就算是整個家族賠上去,也未見得有這個能力呀!更何況丁羽多大呀!他有這個時間,也有這個精力,絕對耗得起,家里面呢?要是指望著崔翔能夠崛起的話,還不如指望著世界能夠和平共處呢!根本就不現實的事情.

跟丁羽打個架,吵兩句這個都沒有什麼問題,誰都有過錯的事情,大家也都不會放在心上面,但是你也不至于往死的去得罪丁羽吧!

要知道家里面呢?雖然沒有要靠近丁羽的意思,但同樣也沒有要去疏遠的意思,至少保持一個合適的距離,真的出現了什麼狀況的話,至少還有一個可以改正的機會,而你現在呢?把家里面所有一切的努力都給白費了,你真以為家里面無所不能了吧?

"我聽所你放出風出去,你把丁羽給踩了!"牛昀看著窗外的景象,根本就沒有要看向崔翔的意思,"你願意去死呢?沒有人攔著你,但是你需要做好准備,家里面會徹底的放棄你,我不知道老爺子對于這件事情是什麼看法,但是這個可能性會非常的大!"

上篇:第六百五十八章 事情反轉    下篇:第六百六十章 親顧茅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