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三十八章 底牌總是多點好   
  
第六百三十八章 底牌總是多點好

"這麼的看好陽陽?"王璞的聲音深沉,帶有了些許的怒氣.

"不是看好還是不看好的問題!"丁羽表現的很是理智,"王陽現在還很是年輕,畢竟他沒有經曆過太多的考驗,所以現在只能是循序漸進,一步一步的走,這樣的話也許還會有些許的成就,不然的話誰知道呢?"

丁羽把所謂的選擇權交給了自己的爺爺和奶奶,讓自己伸手呢?不是說不可以,完全可行的,但是這樣的結果呢?可能就會毀了王陽,看你們兩位老人家做什麼樣子的選擇吧!反正我對此呢?並不是非常的在乎!

王璞和老太太呢?對于這個問題的選擇呢?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現在這個時候王陽的位置呢?可以說越來越重要了,同時也是表現了良好的發展和態勢,為了他的將來,同時也為了王家和蘇家的將來,還真的就需要讓他進一步的發展.

他的這個大哥呀!說狠辣呢?是真的狠辣,就算是自己的弟弟呢?也是絲毫的不留情,但是同樣的呢?也是相當的愛溺自己的這個弟弟,如果說不是王璞和蘇博臣不同意的話,說不定早就已經放置到了其他的地方!

因為在其他的地方呢?王陽會得到更好的曆練,但是王璞和蘇博臣呢?是真的害怕呀!家里面呢?就這麼一塊寶,至少現在是這樣的,在如此的情況之下,絕對不能夠讓王陽出現任何的問題和狀況,所以也是隱隱的給拒絕了!

甚至于現在呢?丁羽還是這樣的想法,如果說願意把王陽給讓出來的話,那麼自己絕對會讓這個成長的時間大大的縮短,但對于王璞和蘇博臣來說,是真的不敢,丁羽這個孩子呢?是從戰場上面走下來的,他跟其他人的想法是絕對不一樣的!

丁羽呢?還有這個時間,畢竟他現在太過于的年輕了,但對于王璞和蘇博臣來說,他們的年紀已經是相當的大了,說一句難聽一點的話,說不定等一會閉眼了,就再也不會睜開了,所以這樣的事情呢?是不敢去賭的!

"陽陽呢?這兩年還是有著相當的進步,但是家里面的其他孩子們呢?現在這個時候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的要步入社會了,家里面呢?倒也不希望他們太華而不實!"

丁羽也是哼了一聲,這個哼聲呢?微微的有那麼一些明顯,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屑的意思,但是臉上面的表情呢?轉瞬即逝,不過這樣的聲音和動作呢?顯然是沒有躲過老太太的眼睛,如果說不是老頭子和親家在這里的話,老太太說不定就上手了,就算是看不慣呢?也不需要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吧?

隨即老太太也是抬起來自己的腳,毫不猶豫的就在下面踹了一腳過去,因為彼此的距離比較的近,所以這個力道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大,站在丁羽的角度呢?是完全能夠躲得過去,就算是躲不過去?也絕對不會讓自己太難受的.

但自己的奶奶踹過來了,自己要是躲過去的話,多少有那麼一些不太像話,在自己的奶奶踹過了自己,丁羽也是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迎面骨,痛倒是不痛,但是這個樣子呢?還是需要裝一裝的,至少要給自己的奶奶一個面子,是不是?

老太太看著丁羽的樣子,也是嗔怪的看了一眼,大孫子的表現呢?還是很不錯的,家里面的人呢?他很少有能夠看上眼的,隨手幫個忙可以,但是卻從來都沒有要伸手的意思,不僅僅是這樣,有的時候連見都不肯見一面!

家里面的諸人,他根本就看不上眼,表達很是直接,誠然呢?自己教訓了他,但是丁羽依舊是有那麼一些我行我素的味道在其中了!這個讓王璞臉上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難堪,自己的子女呢?教育的還算是不錯,但是第三代呢?到現在位置,還真的就沒有太多優秀的人才.

承認還是不承認的並沒有太多的差別,現在王陽呢?能夠站出來,其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丁羽這個大孫子的緣故,如果沒有丁羽的話,王陽指不定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所以丁羽呢?還真的就可以去鄙視,也讓人無話可說.

蘇博臣也是搖搖頭,相對于王家的第三代有些不太爭氣,自家的情況倒是要好一些,但問題是家里面的孩子呢?除了蘇泉跟丁羽之間的關系不錯,其他人呢?還真的就不是預料當中的狀況,自己刻意的給老大介紹過,但是老大對于丁羽這個外甥呢?有點疏遠.

兒孫自有兒孫福,自己努力過了,但是他們不珍惜,這個事情呢?就讓自己真的是無可奈何了,既然想要走自己的路,自己能夠阻攔嗎?腳又不是長在自己的身上面了,更何況阻攔也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所以蘇博臣倒也不像是王璞那麼的生氣和懊惱.

"接下來呢?要留在國內了?"

"暫時沒有太多的事情,所以可能會在醫院那邊留一段時間,順便看看兩個孩子究竟是不是適應學校里面的生活!打算是這麼去打算的,但究竟會怎麼樣?不得而知!"

丁羽說出來其中的狀況,有些事情呢?他呢?也未見得能夠做主和決定,需要時間來證明的,談話到此呢?也算是告一段落了,而這個時候陸陸續續也是來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王家和蘇家的人!

畢竟王陽要結婚了,晚上的時候眾人都過來,也算是小聚一下,有些事情呢?還是需要商議一番,但是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太多要露面的意思,現在這個時候聊家常呢?並不為自己所喜,因為沒有什麼家常可聊的,也不想拉攏什麼所謂的關系.

丁羽的刻意呢?也是讓王璞和老太太心中感歎,兩個人現在還真的就不好去說什麼,這個也算是丁羽這個大孫子對于先前談話的一種回應,王家對于自己來說呢?可能有血緣的關系,但也就是僅此而已,不要想得太多.

這種冷酷呢?一般人可能感受不到,但對于王璞和老太太來說,是真的有那麼一些寒冷,我不避諱,是因為沒有太多的必要,我現在避而不見呢?也是一種態度的彰顯.

"他跟老三應該談的很是不錯!"王璞也是喃喃自語的說到,"而且我覺得東南亞的事情呢?應該已經商談好了,甚至于亞洲勢力的代表呢?也早就被選了出來,王家想要知道這個事情?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本身的底蘊不夠!"

信任呢?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情,從那一次的事情之後,他就沒有打算再給第二次的機會了,哪怕彼此之間有著最為深厚的血緣關系,也是一樣的!連帶著呢?是整個王家和蘇家都受到了相當大的影響!

王璞也沒有想到當初的那一次動作呢?會產生如此之大的後續影響,自己的這個大孫子呢?也是夠決絕的,信任呢?是彼此之間的毫無保留,但是背叛呢?就好像是破碎的鏡子一樣,永遠都不可能恢複原處!

自己始終都是有這個方面的想法,甚至于想要讓這個大孫子重歸王家,為此呢?自己也是解開了很多的心結,但是現在才算是真正的明白,那一次的事情對于自己的大孫子呢?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同時也讓自己呢?背負了太多不應該背負的東西.

自己呢?還是太過于的'幼稚’了,這個話呢?跟年紀的大小沒有任何的關系,當初的時候自己有些太執著,太偏見了,所以上當了,而這個所導致的後果呢?就是丁羽跟王家的決裂,到現在為止呢?依舊沒有任何緩解的余地.

當然了丁羽這個大孫子呢?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彼此之間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交流,就好像這一次彼此之間好像是坐在了一起,商談了不菲的事情,但是實際上面呢?大孫子所說出來的這些話呢?都只不過是想要讓他們知道而已.

至于不想讓他們知道的,王家和蘇家根本就不知道,甚至于連了解的渠道都沒有,一絲的可能性都沒有.丁羽是非常的看好王陽,但是王陽呢?能夠達到丁羽的高度嗎?不可能的,這個跟努力還是不努力沒有任何的關系.

"總歸來說呢?還是池子太小了!"老太太感歎了一句.

"是呀!就算是當年的時候沒有犯下來那個過失,今天的局面恐怕也不會好到哪里去的,家里面的池子真的是太小了,根本就不足以養的下這條龍!"王璞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但是我怎麼處理是我的事情,並不代表著其他人可以指手畫腳!"

老太太卻是呵呵的一笑,"你這個家伙呢?半截身子都已經在土里面了,現在這麼的說呢?可是有那麼一些大言不慚呀!真當自己還是二三十歲的時候嗎?"

"沒聽說過嗎?姜是老的辣!"王璞悶聲的說到,"當年的時候我太沖動,要知道初登高位呢?總難免要實現一下心中的抱負,很難有人會掙脫開來這一點的!我也沒有例外,所以被人家給趁機的算了一道,我可是始終都記得!"

"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還要如此勞心勞累的去做這樣的事情?你覺得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累了,丁羽這個孩子倒是沒有錯,經濟基礎呢?在一定程度上面決定著建築,陽陽呢?是他難得能夠看上眼的,只要有陽陽在,其他的呢?就不會有太多的問題!"

"他所顯露出來的呢?都只是他希望讓人看到的而已!"王璞很是不屑的說到,但這個話語當中感歎的意味也是非常的濃重,"可這些紙面的東西呢?就已經讓很多人感覺不寒而栗了,不要說他在背後什麼都沒有准備,底牌呀!什麼時候都不會嫌多的!"

"是呀!底牌永遠都不嫌多的!"老太太也是感慨了一聲,"他在外面這麼多年的時間,不可能一點手段都沒有,不然的話也不會闖出來如此大的家業,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不可能一張底牌都不給自己留下來的!問題是誰知道他的底牌在那里了?"

"是呀!甚至于我們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調查清楚他究竟是跟軍方的那個勢力合作了?都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就一直有這個方面的傳聞,但卻沒有這個方面的消息,我想有些人比我們更加的坐不住,他們的心里面害怕呀!"

老太太臉上面露出來些許異樣的笑容來,"有的時候呢?出手並不是可怕的,只要出手了,就知道面臨的是什麼,但是不出手呢?才是最為讓人感覺恐懼的,因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面臨的將會是什麼?會手足無措.導致自身出現相當的問題和狀況!"

"所以現在應該有很多人都害怕,害怕他他不出手!"

王璞點點頭,"是的,現在很多人都害怕,要知道他已經有了相當的勢力和底蘊了,為什麼還不出手?現在出手就算不足以掃平所有的障礙,但也不會有太多的問題,但他就是不動手,就好像曾經的宋家一樣!"

"宋家和她們的情況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當初的背叛和羞辱呢?對于他來說雖然說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但是這種傷害呢?只是讓他看清楚了一些狀況和事實而已,所以小羽這個孩子並沒有要真正的去動手,而是宋家他們自己撐不住了!"

"是呀!他們自己撐不住了!"王璞也是點頭,"但是現在呢?那些人雖然說都在位置上面了,但是能夠怎麼樣?根本就不能夠對丁羽出手,因為就算是到了現在,依舊找不到出手的方向,不毀滅根基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可是他們出賣過一次小羽呀!既然能夠出賣一次,恐怕也會出賣第二次的!你說呢?"

"不會的,先前有人出賣了小羽,而小羽找打了軍方,因此跟軍方的合作呢?也是斷裂了,這個事情讓軍方可以說是非常的惱火,丁羽對于軍方的支持呢?是不遺余力的,但是這個事情後果,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這個讓軍方有那麼一些承受不起!"

王璞說句這些話的時候,倒是沒有太多的氣喘,但也是喝了一口水,"但是對于軍方來說,想要調查清楚這里面問題的始末呢?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所以絕對不會出現第二次的,如果這個混蛋有這個方面的想法,軍方絕對站在他的這一邊,跟利益呢?沒有太多的關系,因為這里面涉及到了國家!"

王陽帶著林秋燕過來的時候,兩位老人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怎麼?有事情?"

"沒找到大哥,他吃飯了之後就沒有露面的意思,感覺挺奇怪的!"家里面的來人不少,而且都是家人,但是大哥卻是有那麼一些避而不見的意思,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下午的時候爺爺和奶奶,還有外公一同的坐著聊了一段時間,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王璞也是哼了一聲,"你大哥這個混蛋在裝死蝲蛄,他是故意的!"王陽有些不解的看著自己的爺爺,從爺爺的說話當中呢?能夠感覺的出來,彼此之間的談話呢?應該沒有什麼太多的問題,但是大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呢?

而站在一邊的林秋燕呢?對于這位大哥呢?也是有些費解,當然了其中還有些許的好奇,這位大哥呢?在這個聚會上面,也就是露了一個面罷了,僅此而已,跟大家打招呼的時候,略顯有那麼一些冷淡,甚至是拒人三尺之外了!

"中午的時候我見了大哥一面,是不是惹得大哥有些不太高興了?"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要把責任呢?推卸到其他人的身上面,畢竟自己呢?還年輕,有的時候應該用于的承擔某些錯誤.

老太太指了一下面前的位置,讓王陽和林秋燕兩個人做了下來,"你大哥呢?性子比較的冷,這個你是知道的,家里面呢?你和小寶還算是對他的脾氣!"

這個話說的很是委婉,但是王陽多少已經能夠聽明白了,也就是自己和小寶兩個人呢?現在還算是入了自己大哥的法眼,至于其他人嗎?還真的就差了那麼一些意思和味道,所以大哥對于其他的孩子呢?多少都是有那麼一些視而不見!

不過這個態度的彰顯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明顯了呢?就算是不太高興,貌似也不用這個樣子吧!所以王陽還是有那麼一些懷疑.

"我們呢?跟你大哥談過了,你和小寶兩個人這麼多年的付出和努力呢?大家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你現在結婚了,應該有其他方面的一些考慮!"說這個話的時候,老太太也是注意的看了一眼王陽,然後慢慢的說到,"但是你大哥的態度呢?是拒絕的,他覺得你們兩個人的潛力還沒有被挖掘出來!"

王陽知道,這個話呢?不僅僅是說給自己聽的,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說給秋燕聽的!

上篇:第六百三十七章 '推心置腹’    下篇:第六百三十九章 勇于承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