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二十二章 走偏了!   
  
第六百二十二章 走偏了!

"先生!"早上剛剛的起來,有人就已經站在了丁羽的身前位置,丁羽對那邊還揉著眼睛的兩個小家伙揮揮手,隨即也是看向了陶金!

"起的這麼早?不會是過來鍛煉吧?"丁羽的言語非常的輕松,看陶金的神色呢?昨天晚上的時候應該沒有怎麼休息好吧!情治部門對于這個事情非常的關注,也是夠難為陶金的,現在這個時候就過來干這樣不討好是的差事.

"先生,昨天晚上的時候日本那邊鬧得很是火熱!方方面面對此都是異常的關注!"

"是嗎?"丁羽點點頭,"我還沒有聽取這個方面的回報,具體是什麼狀況,我也不是那麼的清楚,怎麼?你們對此非常的有興趣?不過這個時候來找我好像也沒有太多的用處,我是真的不知曉任何的情況!那邊的事情我都已經交給了大山三郎,他還沒有任何的消息."

看著陶金繼續要說話的意思,丁羽擺擺手,"不要這麼的急切,事情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麻煩,現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會消停下來的,甚至于我估計大山三郎甚至于早上的時候也會跟我一樣,出來溜達溜達的,好了,我先去鍛煉了!"

丁羽的態度也是讓陶金頗為的無奈,先生呀!是不是也太無所謂了一些,就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呢?昨天晚上的時候日本方面死的人呢?不在少數了,距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遠,所以觀察人員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方便!

但是傳遞過來的東西還是讓自己感覺頭皮有那麼一些發麻,雙方究竟是在做什麼事情?一方面呢?是肆無忌憚的開槍射擊,另外一方面呢?是排著隊往上送死,快要到早上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全部的都消停了下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實在是太奇怪,也太讓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了!部里面也是很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個狀況,昨天晚上的時候不僅僅是自己這邊監視,方方面面可能都在監視著先生,但好像沒有任何的結果,因為昨天晚上的時候,先生休息的很好!

自己距離的非常近,所以自然會有所了解,但也正是因為有所了解,才感覺有那麼一些可怕,甚至是相當的恐怖,就真的有自信嗎?所有的一切全部的都交由大山三郎來處理,如果說大山三郎真的弄砸了,後果不堪設想的!

丁羽早上的鍛煉並沒有隱瞞任何人,很快也是有人得到了有關方面的情報,這個呢?可能還會讓大家感覺有多麼的驚異.讓大家所沒有想到的是等候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大山三郎呢?竟然從屋子里面走了出來,在庭院里面鍛煉了差不多十五分鍾的時間.

究竟是膽氣十足,還是說肆無忌憚呀!沒有這麼玩鬧的吧?昨天晚上殺得人好像有那麼一些多吧!甚至于整個庭院的草地都被血水給染透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呢?竟然還有這個心思去鍛煉身體,太開玩笑了吧!

坐在椅子上面的陶金雙手交叉放置在腦後的位置,然後用力的往後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兩個人的表現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心有靈犀,都沒有把昨天晚上所發生的狀況當做一回事情,太陽照常的升起,生活依然繼續.

美國和日本的反對派呢?也是有那麼一些面面相覷,大山三郎從里面走了出來,甚至于把自己暴露在了庭院當中,你們不就是想要來找我嗎?好呀!我現在露面了,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了,有能耐的話,來吧!

如果說是在夜晚的話,說不定直接的一槍就給大山三郎釘在了那里,輪到你這個家伙在那里叫囂!但是現在天已經亮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真的要是把大山三郎給一槍釘在了那里,那就是把一些不能用的手段放置到了明面之上,太可怕了.

你們敢這麼的去做,那麼丁羽也就禮尚往來,也可以這麼的去做,再牛犇的人也不敢對丁羽開這樣的先例呀!所以大山三郎現在的行為略顯有那麼一些囂張,但卻是絕對的安全,因為現在這個時候誰也不敢動手了!

"先生,就這麼的置之不理?不管不顧?是不是有些太過格了?"陶金依舊沒有放棄的意思,這個時候她也是接手了勤務人員的工作,把毛巾遞給了丁羽,很顯然還是不死心!

"不然的話怎麼樣?"丁羽笑笑,日本所發生的事情呢?自己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面,大山三郎如果說堅持不住的話,他會主動的打電話過來的,既然沒有打這個電話過來,就說明事情還是在他的掌控之中了,那麼自己為什麼要橫加去干預呢?

"先生是早有這個方面的准備了!所以現在可以穩坐釣魚台,大家都在台面上唱戲,而先生呢?卻是坐在帷幕的後面!"

"是嗎?這個只不過是你個人的猜測而已,我可從來都沒有說過!"給兩個小家伙擦拭了一下,丁羽回頭看了看,"我記得你的職責呢?好像是醫生,而不是所謂的通訊員!"

陶金看出來了丁羽心中的不願,所以也沒有再去糾纏丁羽的意思了,先生對于日本方面的事情並不是很放在心上面的意思,現在這個時候既沒有要去聯系日本方面的意思,同時日本方面也沒有要聯系先生的意思,這里面有太多的古怪了!

但是東南亞那邊呢?根本就沒有聽聞什麼消息,丁羽會在那邊設立所謂的主管嗎?還有就是丁羽這段時間呢?一直都在國內了,構架的肯定就是亞洲方面的勢力,可是一點這個方面的消息都沒有呀!太讓人頭疼了,根本就探測不到任何的狀況!

丁羽肯定是有所准備的,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到了現在呢?依舊這麼的沉穩不亂,難不成他已經跟東南亞方面達成了所謂的協議,很有這個方面的可能性呀!但這件事情究竟是誰來處理的呢?丁羽的身邊好像沒有這個方面的人手呀!

莉莉是主管歐洲的,霍特是主管美洲的,大山呢?可能是日本方面的主管,孫英男呢?所有人的主管,這些人呢?都不可能被調到亞洲這邊來,而且這些人呢?基本上都有一個特點,都隸屬于所謂的本地人.

所以丁羽亞洲勢力的候選人呢?基本上就是亞洲方面的人,但是現在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跡象呀!這就奇怪了!一邊是沉穩不動,另外一邊呢?是沒有動靜,而丁羽又是老神在在的樣子,這個真的是讓人摸不到頭腦!

因為天色已經亮了,所以萬物齊黯,所有的事情都被壓了下來,等待著黑夜的再一次將臨,反正這段時間里面,誰也不會出手,大家可能回去做某些方面的准備,但絕對不會讓彼此之間的戰火繼續的燒起來,因為時間不到!

丁羽這邊呢?你就算是去打探也不會有什麼消息的,因為丁羽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動作和狀況,甚至對大山三郎也是置之不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找他有用嗎?雖然說大家都知道最終的決定權呢?肯定是在丁羽的手里面.

美國那邊呢?也是感覺相當的棘手,在日本鬧起來的事情可不算小,也是成功的壓住了日本兩派的意見,但也不是一點代價都沒有付出,可問題是沒有引起來丁羽任何的反應,而大山三郎這個家伙呢?還真的就是秉承了丁羽的特點,屠夫一個!

照此下去,不會有太多的好結果,就朝著大山三郎用力呢?好像方向從一開始就不對,因為想著用大山三郎來打擊丁羽呢?根本就是言不對題.

倒不是說打擊大山三郎是錯誤的,而是用大山三郎來吸引丁羽呢?這個方向不對.大山三郎呢?基本上是日本方面的主管了,日後肯定會跟美國方面相互的打交道,給他一個所謂的下馬威呢?並沒有太多的大礙.

但是用大山三郎去釣魚丁羽,這本身就是一個玩笑!美國方面呢?已經有了這個方面的判斷了,但是這個判斷究竟是正確還是錯誤的,還真的就沒有什麼人去做這個斷定,開玩笑一樣,誰也不是什麼傻瓜!

因為這個會背負相當大的責任,現在這個時候甚至都已經快要抖擻不掉了,不動手的話,貌似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已經進入到了正規當中,但是動手吧!這個顯然就是一塊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東西罷了!

"喬治,有沒有一種感覺,氣氛好像突然之間的緩和了起來!"坐在那里的大山三郎也是喃喃自語的說到,"這樣可不行呀!氣氛怎麼能夠緩和呢?我們現在需要讓這個氣氛緊張起來,只有緊張起來,才會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沒有太多的感觸,還有你是主管,我呢?只是負責安全方面的!"這個就是廢話,但是很顯然大山三郎還真的就非常的吃這一套.

"中午的時候請你吃飯吧!我知道有一家餐廳很是不錯!"

喬治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這麼說來,我們要率先的定一下位子了!"看著大山三郎點頭表示同意,喬治隨即也是走了出去,而隨即的動作呢?也是讓美國和日本方面感覺有那麼一些牙根癢癢,你大山三郎能不能夠不這麼的討厭?

都已經准備放你一馬了,你還這麼的不懂事,現在這個時候是你應該出來的嗎?你就不怕喝水嗆到,吃飯噎到,甚至于過馬路的時候被車撞倒嗎?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的!

但是大山三郎呢?也就是不管不顧的,中午的時候准時的出門,人員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很快的也是到達了預定的餐廳,位置是事先的時候就預定好了,但是餐廳今天好像有那麼一些熱鬧,人數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

大山三郎甚至是看到了不少熟悉的人,打了幾個招呼之後也是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我還從來都不知道大家這麼的喜歡吃西餐,早知道這個樣子的話,就應該邀請大家一起的過來坐一坐,至少有點共同的嗜好!"

"我看還是算了吧!"喬治四下的看了兩眼,"大家看你的目光,跟吃了你沒有太多的差別,真懷疑你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你知道我想要表達一個什麼樣子的意圖!"

"沒有關系!我又不是美金,而且就算是美金呢?也不是說所有人都喜歡的!我覺得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有的時候被諸人都討厭,也是一種能力的體現,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這一點的!"很顯然,大山三郎有那麼一些自傲.

"現在這個時候想要見你一面還真的就不太容易!"橘杏子端著酒杯走了過來,喬治也是很有眼色的讓開了自己的位置,去洗手間了!橘杏子也是看了一眼大山三郎,隨即坐在了旁邊的位置,倒是非常的悠然自得.

"有那麼的誇張嗎?我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大山三郎一本正色,看著坐在身邊的橘杏子,搖搖頭,"感覺你好像沒有休息好,臉上面的痕跡過于的嚴重了,這個不是簡單的化妝就可以遮掩的!請恕我表示的太直接!"

"那麼沉悶的聲音,不斷的在耳邊響起,甚至于拉人的車呢?都是晝夜的不停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恐怕沒有誰能夠休息好的,我就是一介凡人!不像是大山前輩,那樣的情況之下都可以睡得如此安穩,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這個話嘲諷的意味很是濃重.

聽了橘杏子的話,大山三郎也是刻意的往後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跟橘杏子保持了些許的距離,隨即搖搖頭,"看來你的路走的有那麼一些偏頗了,這一點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可惜,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糾正過來?"

"你也覺得我出了問題?"橘杏子的臉色有那麼一些不太好看!

"就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站在你的位置上面呢?不應該就盯著這一點的,甚至還刻意的跑了過來,你覺得能夠糾正什麼,又或者說你想要驗證什麼?有什麼意義呢?田中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老師,但很顯然你不是一個好學生!"

"好像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點,現在就是我一個人沒有看到這一點,這麼說來,所有的一切呢?大家的心目當中都是有所了解的,所以也是順其自然的去發生,是這樣吧!"

大山三郎注視的看著橘杏子一段時間,"你想要證明什麼呢?證明你有這個價值?有這個能力嗎?不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價值和能力的體現呢?並不在這一點,或者說你想要去見先生?對此我很是抱歉,我沒有這個權利!"

橘杏子臉上面的肌肉有些不受控制的跳動了起來,很顯然大山三郎戳破了她心中的氣球,這個讓橘杏子有那麼一些恐懼的同時,又有那麼一些害怕.

"我現在只是暫時性的負責日本方面的事務,就算是我真的負責了日本方面的事務,你所要求的事情呢?也不是我能夠決斷的,我倒是很願意去嘗試一下,跟你個人的能力並沒有太多的關系,主要是牽扯到你背後的勢力,這一點還算是比較的有用!"

"甘願當一顆所謂的棋子!"

"太看得起自己了!"大山三郎端起來水杯喝了一口,說的話有些多,所以略顯有那麼一些干,"所有人都想要當棋手,都覺得自己可以坐在那里,但是不知不覺當中呢?就會發現其實自己呢?始終都是一個棋子,任人擺布的棋子!不是說你自己可以當棋手就可以當棋手的,需要你的對手承認這一點才算!"

"這麼的說來大山前輩是沒有把我當成棋手了!"

"你這麼的想?"大山也是思量了一陣,"我想你心里面可能還存在著抱怨,為什麼先生選擇了我,而沒有選擇你,當時的時候你沒有這個方面的感悟,而現在冒出來了這樣的想法呢?我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懷疑!不過你說的對了,我是沒有把你當成所謂的棋手,因為我們彼此之間根本就不可能面對面的坐在一起!"

"這算是歧視嗎?"

"跟歧視沒有任何的關系,你人生的道路完全就走偏了,我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可以好好的合作的雙方,突然之間的關系就會變成這個樣子,很顯然這個不應該是我的問題,你把我當成了對手,但問題是我們彼此之間有什麼所謂的利益之爭嗎?很顯然你所謂的對手呢?完全就是意氣之爭,略顯有那麼一些可悲!"

橘杏子神色未定的看著大山三郎,話語聽起來好像是嘲諷,但是實際上面呢?卻有那麼一些提點的意思,而且通過大山三郎的言語呢?自己也是感覺到了,事情好像真的就是他所述說的那個樣子.

當時的時候自己並不是這個樣子的,為什麼時候會變得如此?期間究竟都發生了什麼?

"大山前輩如果厲害!"

"這個不是厲害還是不厲害的問題,而是你失去了冷靜,這一點才是關鍵的所在!"

上篇:第六百二十一章 延續    下篇:第六百二十三章 壓力不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