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二十一章 延續   
  
第六百二十一章 延續

天色越來越晚了,大山三郎的住宅依舊沒有亮燈的意思,人員方面呢?該撤離的都已經撤離了,現在就看什麼時候動手了!

動手的人員呢?都已經選好了,都是沒有身份的,而且這個裝束和打扮呢?都是略顯奇葩的那一種,臉上面的裝束跟鬼沒有太多的差別,就好像黑白無常一樣.然後騎著轟鳴的摩托車,從大山三郎的住處呼嘯而過,聲音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嘈雜.

很快的大山三郎的住處也是亮燈,有人出來查看狀況,出來的時候倒是沒有披著衣服,但是從裝束上面來看,顯然是剛剛的從床上面爬起來,不過也沒有采取什麼過激的方式,報警呀!這樣的事情讓警察來處理就好了!

你處理還是不處理呢?這個是你警察的事情,但是我報警還是報警,這個是我的事情,不過很顯然現在這個時候警察方面是不會有任何的理會.摩托車黨第二次過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因為爆胎了,還是因為什麼的原因,車輛也都是聚集在了大山三郎住宅的門口處.

大山三郎的住宅呢?外面雖然說有庭院,但是庭院一點都不大,而且也沒有什麼所謂的防護,所以這些摩托車黨也是輪著棒球棍沖了進來,站在門口的安保看著沖過來的諸人,也是微微的搖頭,第一時間也是抬起來了自己的手臂.

警示身份呀!有外交官正在做客,現在沖擊呢?會造成其他方面的影響,量力而行,有用還是沒用的,繼續的往里沖呢?純粹的找死一樣!

為什麼要解釋有外交官呢?這里面也是有著諸多的門道,但是外面的暴徒才不會有任何的理會,現在這個時候就是往里面沖,但是還沒有等走上幾步,槍聲就響了起來,沖進院落里面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部擊斃,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

並沒有太多的槍聲,但是效果真的是太過于的明顯了,美國方面呢?是沒有想到大山三郎這邊呢?直接的就開槍了,沒有任何的猶豫,也沒有任何要去妥協的意思,你們進入到了這個院落當中,本身就是一種侵犯!

所謂的綁架和暗殺這樣的事情,在暗地里面是真的不少,但像是如此的狀況,這些年來在日本還真的就不多見,日本本來就是一個禁槍的國家,國家每年發生的槍案真的是少之又少,但是從目前的狀況來看,這個簍子好像捅的稍微有些大呀!

大山三郎這邊全然不顧的開槍,誠然有其他方面的理由,但是這里面的問題是絕對不能夠被忽視的!甚至于這個事情呢?已經征得了丁羽的同意,就算丁羽沒有直接的示意,但是些許的暗示還是應該有的,不然的話大山三郎會如此大的膽子?

"那邊開火了!所有進入院庭當中的人全部擊斃!"放下了電話,橘杏子也是面露苦澀的說到,這個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但是現在就這麼的發生了,雖然不是在自己的眼前,但是跟發生在自己的面前又有什麼區別呢?

田中沒有任何的態度表露,因為在自己看來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不過是表現的方式呢?可能略顯有那麼一些激烈了,現在不需要自己再去說什麼的,因為所有的事實都已經擺在了面前,現在瞪大著自己的眼睛就可以了!

看到田中老師沒有說話的意思,橘杏子也是陷入到了沉默當中,現在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遠遠的看著就好了,自己不要繼續的往里面去摻和了,真的要是摻和進去的話,那麼等待自己的下場和結果絕對不會太好了!

"田中老師,大山三郎敢如此的瘋狂,絕對不是正常的表現,我想丁羽丁先生在這個背後肯定是有其他的考慮和動作的,但究竟會是什麼呢?"

"能夠反應過來,還不算慢,現在盯著大山三郎不會有太多的結果,大山這邊有任何的動作呢?其實都是在預料之中的,大家更想知道在現在這個時候丁羽丁先生會做出來什麼樣子的應對,這個才是最為主要的!"

橘杏子依舊還是雙手抱胸,很顯然還沒有從先前的驚恐當中反應過來,沉默了些許的時間,橘杏子也是擔憂的說到,"就我現在所知道的消息,丁羽丁先生那邊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彼此之間也就相差一個小時的時間,但是丁羽那邊銷聲匿跡!"

"要不就是對大山三郎真的有信心,要不就是早有准備,如果說是前一種的話,還好一些,如果說是後一種的話,就比較的麻煩,如果說是兩者的話,問題就大了,到時候所有人的腦袋都會非常的頭疼!誰知道呢?"

"田中老師,如果換成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去做?"

"我做不了這樣的事情,首先我承受不住這樣的壓力,如果把我置換到三郎的位置,我也未見得會做的如此干脆!人與人之間是不太一樣,我不會采取這樣的方式,當然了這個可能也是跟丁羽丁先生給與的信任有相當的關系."

橘杏子沉默不語,因為現實的情況讓自己真的是無奈和無語,預料到了事情肯定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但是誰能夠想到大山三郎竟然會選擇如此爆裂的方式,既然他這麼的來做,就肯定是有著其他的後手.

誰都不是什麼傻瓜,做事情不計後果,那樣是愚蠢的!丁羽會選擇一個愚蠢的人坐在那個位置上面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田中老師,你說現在這個時候會不會有人去見一下丁羽丁先生嗎?我對此倒是有那麼一些期待!"橘杏子也是微微的哼了一聲,顯然也是想起來了某些事情.

"大家都想要去見丁羽,但問題是又有幾個人能夠打通這個關系呢?丁羽丁先生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見,究其源頭呢?還是三井一夫當初的選擇讓彼此之間的合作直接的就化為泡影,真的是太可惜了,他不應該這麼的去做!帶來的後果太惡劣了!當時的考慮呀!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簡單和直率了!"

"我們無法對三井一夫做任何的評斷,因為他的身份真的是太特殊了!"橘杏子的樣子也是有那麼一些感歎,當初三井一夫放了丁羽的鴿子,導致了大山三郎背了這個黑鍋,從而引發了一系列的事情,仿佛所有的事情就在眼前!

"現在美國方面肯定會非常的頭疼,甚至于反對派那邊也會非常的頭疼,都想到了大山三郎的反應呢?可能會非常的異常,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就我個人的了解,貌似也是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發生過如此的情況了吧!"

"會不會出動部隊?畢竟發生如此嚴重的事故!"

"美國方面倒是想,但是反對派和我們這邊是堅決不會同意的,因為這個絕對是大山三郎所希望看到的局面,戰斗呢?剛剛的開始而已,這兩天的時間有的鬧了,現在這個時候誰也不會去關心究竟死了多少人,一切呢?都會被掩蓋的!"

"繼續的往里面扔人,看大山三郎的忍耐程度,同時也看丁羽的反應!"橘杏子這個時候真的是不寒而栗,怎麼會如此的殘酷和無情?這個不是典型的反人類嗎?

"很是正常的事情,對于丁羽來說,發生了什麼樣子的事情並不重要,甚至做什麼樣子的應對也不是那麼的重要,通過這一次呢?他可以看清楚很多的東西,站在他的層次上面,死多少人就是一個數字而已!"

"我以為我已經很是殘忍和無情了,但是現在才知道原來只不過是小巫見大巫,跟丁羽丁先生沒有任何的可比性!"橘杏子原本的時候因為丁羽很是厲害,但是真的沒有想到他竟然可以冷血到如此的程度,對于人命竟然如此的漠視.

"錯了,你這樣的理解是不對的!或者說出現了相當大的偏差!"田中也是非常嚴厲的斥責,"所謂的對生命不尊重,不是單單的看這一點,你只是站在了一個非常偏頗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的,你要是了解一下今天晚上暴徒的身份,你就會知道,他們就是一群人渣而已!"

"就算是人渣也是有人權的!"

"你說這個話就已經是喪失了自己的理智了!"田中看了一眼橘杏子,很顯然對于她的說話感覺非常的失望,"這樣的話從你的口中說出來,讓很多人都感覺到了異常的失望,有句話你應該聽說過,戰爭呢?只是政治的延續而已!"

"我知道這句話!"

"來源于戰爭論,克勞塞維茨的著作,這個話的另外意思呢?我們不需要有太多的考慮,只不過是現在呢?這句話倒是可以引申的來看,戰爭呢?也是經濟利益的延伸,在彼此之間不能夠相互調和的狀況之下,你覺得什麼方式是最為合適的!"

田中也是繼續的教育著橘杏子,"這個並不是無意義的屠殺,而是反應了彼此之間的一種斗爭方式,一種最為殘酷的經濟利益爭斗,這樣的例子不是說沒有,就好像丁羽在波士頓那邊打了一場,你因為丁羽丁先生真的就是毫無目的在那邊胡鬧嗎?怎麼可能的事情?戰爭呢?只不過是彼此的一種緩解罷了!"

"我可以理解為這樣的事情呢?也就只有我這樣的人才會去在乎,真正關注這件事情的人呢?才不會去理會所謂的細節."橘杏子的態度非常的沮喪,自己鑽進了死胡同里面不說,甚至于在最終處呢?竟然還給了自己這樣的打擊!

"家里面對于你非常的看好,所以讓我給你這樣的一個機會!來關注這些事情呢?真的是沒有任何的意義,至少不應該是你這樣層次的人去理會的,就算是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下了,又能夠怎麼樣?頂多就算是換一個戰場而已!"

"所謂的利益損害呢?只是一個附帶,是嗎?"

"也可以這麼的來說,丁羽丁先生的行事手法呢?有的時候看著略顯有那麼一些隱晦,但是絕對不是那麼的難以理解,很多人呢?都只不過是看到了表面之上的東西而已,其實那些是最為沒用的,因為很多都是丁羽丁先生主動讓大家所看到的!我們應該探尋的東西是丁羽丁先生沒有讓大家看到的那一面!"

從車上面下來之後,田中也是去休息了,晚上對于橘杏子的教導,自己已經是盡心盡力了,橘杏子的家勢不凡,但是個人能力上面呢?真的不是資質優異的那一種,不管是經驗還是能力,都跟大山三郎沒有辦法相提並論.

只不過礙于某些方面的原因,自己不好把事情解釋的太過于的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呢?已經做得很是到位了,如果可以的話,自己倒是真的想要跟丁羽丁先生談一談,或者說田中現在這個時候對丁羽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向往!

橘杏子並不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生,而且自己呢?也不想就此蹉跎歲月,但問題是大家對于自己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視,這一點讓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難受,大山三郎呢?掌控著日本方面的資本,但是他可以是一個掌控者,但是在其他的問題上面呢?不見得合適!

反正田中已經有了這個方面的心思了,但究竟會不會有這樣的機會呢?難說的事情,看機會吧!但心中有所想,這個表現上面呢?自然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了!

大山三郎的住處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但是他現在倒是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至于外面所發生的事情呢?也沒有對大山三郎造成太多的影響,反正到目前位置,先生依舊沒有任何的言語,所有的事情呢?還全部都由自己來掌控.

在如此的局面之下,沒有任何的指導,這個是對自己絕對的信任,而不是說對自己已經放棄了,如果說真的要放棄自己的話,只要讓所謂的安保稍微的放放水就可以了,那樣才是真正的放棄!

"這麼多人來送死,是讓我來當充當這個屠夫嗎?真不知道是從那里找尋到如此多的人!也是難為那幫家伙了!"外面的死尸呢?很快的時間之內就已經被清理乾淨了,這幫家伙倒也是非常的聰明.

根本就不走進庭院當中,而是站在了外面用長鉤子勾住尸體,然後拽走!地上面的血腥呢?略微的有那麼一些刺鼻,但彼此之間呢?就是相距了一個庭院的距離而已,但是現在雙方面都是略顯有那麼一些安靜和和諧!

喬治看著窗外,也是歪動了兩下自己的腦袋,"純粹就是讓外面的這些暴徒來送死,連最為基本的攻擊手段都沒有,就是拿著所謂的棍棒就往里面沖,沒有任何的戰術配合,我現在在想,他們會不會給我們來一發重擊?"

"承受不起這個責任的!"大山三郎冷冷的說到,他的精神倒是非常的好,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的壓力,現在這個時候能夠僵持呢?是最好的,反正自己呢?是最為不著急的,先生那邊呢?自然也不會太著急的!

喬治聳了兩下自己的肩頭,通過儀器看著外面的情況,也是感歎了一聲,"又是一幫人來送死來了,真懷疑究竟是從什麼地方找過來的!這樣的屠殺呢?看著無壓力,但實際上面對于人性還真的就是相當的考驗,誰想出來的注意!"

又是一陣槍響,喬治看著儀器,一陣的搖頭,"老是這麼一個樣子,好像也不是一個辦法吧!這個是讓我們主動的走出去嗎?"

"肯定是這樣的,我們只要留在了這里,不管是日本方面還是美國方面,都束手無策,他們只能是拿著所謂的勾叉斧鉞來沖擊,我們可以用槍,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們也可以同樣的如此,但一旦我們走出了這里,情況就不一樣了!"

"那就堅持吧!反正我是無所謂的,至少我現在沒有動手開槍!"說完了之後,喬治也是走出了大山三郎的房間,自己呢?就是過來問詢一下意見的,既然知道了大山三郎的意見,那麼自己接下來就知道應該怎麼來處理了?!

而大山三郎那邊也是非常的滿意,喬治來請示自己,是對自己的一種尊重,所有的一切都交由自己來掌控,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個壓力呢?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巨大,但是自己又不能夠讓其他人看到這份壓力!

所以在喬治進來之後,自己也是故作輕松,至少下面的人看到自己的這個樣子呢?就會表現的十分安心,對于事情的應對呢?也會非常的沉穩和冷靜,至于那幫進來送死的人嗎?就讓他們接著來吧!頂多就是浪費一些子彈而已!(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二十章 危險即將來臨    下篇:第六百二十二章 走偏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