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一十七章 繼續游說   
  
第六百一十七章 繼續游說

日本方面對于丁羽這樣無賴的行為也是非常的頭疼,實在是太欺負人了,但是能夠怎麼樣?就算是被欺負了,也就只能是寶寶心里苦,但是寶寶不說.

畢竟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已經不一樣了,丁羽並沒有親自的干預某些方面的事情,現在他們需要面對的是大山三郎,有些方式和手段呢?也需要好好的來斟酌.大山三郎呢?是從本部這邊出來的,他對于本部的手段了解的很是透徹.

在被壓著的這些年呢?他可以說一直都在幕後處理這些事務的,本部方面的這些東西可以說都是他玩剩下來的,現在要去對付這樣的一個人,有那麼一些難為,更為重要的是他還不是一個人,他的背後呢?還有著相當的勢力支持.

其背後支持的勢力呢?也是讓本部方面感覺異常的恐懼和駭然.

一個本來就對部門異常了解的人,加上又有人支持,這他媽有什麼辦法?換一個部門來?換一個部門能夠做這樣的事情嗎?美國方面倒是願意,但問題是反對派方面願意嗎?好不容易有人願意來背負這個黑鍋,其他的誰願意來?

反正也沒有到最為艱難的時候,也無所謂什麼換人了,就這麼的堅持吧!等什麼時候拖不起了,再說?!很多人現在這個時候都是這麼一個想法!就不要拖著其他人一起的往火坑里面跳,到時候會死更多的人,不值得.

"我想見一下大山前輩!"橘杏子又一次的站在了大山住處的門口,不過這一次呢?進出就不是那麼的自由了,有人站在了門口的位置,打量了一下橘杏子,微微的點頭,見還是不見的,這個並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

"稍等!"安保進去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很快的也是走了出來,隨即也是對橘杏子做了一個邀請的收拾,不過橘杏子也是注意到,進門的裝置跟以往的時候有些不太一樣了!以往的時候就是簡單的門而已,但是現在門上面好像裝置了其他的設備.

這個是不是就是沒有檢查自己的原因所在,沒有人跟自己解釋這些東西,反正給橘杏子的感覺是這樣的.至于真實的情況嗎?橘杏子其實還真的就不太好意思去詢問.

比先前來的時候多了不少的東西,但東西的擺放都是有條不紊的,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任何的雜亂,而且也看不到太多的人,跟自己的想象有著絕大的不同,從中能夠反映出來很多很多的問題,丁羽的崛起絕對不是什麼偶然.

他招募人手的素質呢?也是超乎大家的想象,畢竟在這樣的時刻都能夠保持如此的沉穩是不太容易的一件事情!還有就是他對大山前輩的信任,真的是讓人嫉妒和羨慕呀!

"大山前輩!"看著從里面走出來的大山三郎,橘杏子也是恭敬的行為,現在彼此之間的身份已經不一樣了!人家是丁羽丁先生在日本的全權代表,而自己呢?則是贊成派的代表,人家是大權在握,自己呢?代表還需要加上一個引號!

"請坐!"大山三郎最近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忙碌,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空閑,沒有坐在這個位置上面呢?是感受不到其中的壓力,好在大山三郎很願意把這份壓力轉化為動力.

"大山前輩!"雖然是坐了下來,但是橘杏子還是非常的恭敬,"請恕我直接一些,丁先生現在已經出現在了北方城市,甚至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悠閑,他倒是可以第一時間的就來到日本,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並沒有這個方面的跡象!"

大山三郎看著橘杏子,先生在那里了,這個事情並不隱秘.橘杏子說了這個話呢?想要表明什麼?她想要跟先生聯合,又或者是贊成派想要跟先生聯合嗎?但如果說是這樣的話,那麼勢必會讓先生原本的計劃受到相當的影響.

不對,大山三郎也是下意識的就搖頭,自己的想法是不正確的,贊成派明明知道,先生現在這個時候是不可能分心的,但是依舊給自己傳遞了這個方面的想法,難不成他們現在有了這個方面的准備,應該是這樣的.

跟先生談不成,又或者說先生有這個方面的壓力,但對于自己來說,現在這個時候還真的就不存在這個方面的壓力,自己釘在了日本本土究竟是因為什麼?其最終呢?不還是為了這個事情嗎?有意思,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你進步了!"大山三郎也是突然的一笑,看著橘杏子點頭說道.

而橘杏子也是眼睛一亮,果然是大山前輩呀!很好的領悟了自己的意思,彼此之間甚至都不需要太多的暗示,這樣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難怪他可以被丁羽丁先生所看重,果然是不同凡響,原本自己還覺得需要給與相當的提示來著.

"大山前輩你誇獎了!"說完了之後,也是注視的看著大山三郎,這件事情的決定權呢?還是在大山三郎的手上面了,這是一定的!就是不知道大山前輩是會做這個方面的決定呢?還是說需要再去請示一下丁羽丁先生?

大山三郎並沒有立刻的就去回應橘杏子,而是等了一段時間,隨即才慢慢的說到,"杏子小姐覺得能夠堅持多長的時間?"

恩?被突然的問及這個問題的時候,橘杏子也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是想到了什麼,"三天吧!我想這個可能就是一個極限了!雖然說現在大家都摻和了進來,但是大家都未見得能夠承受的住這個壓力!不過美國方面也是有那麼一些太冒進了!這個也是給予了我們相當的緩沖!"

"三天?"大山三郎也是喃喃的說了一句,"那麼杏子小姐這麼早的就來談及這個問題,是不是稍顯有那麼一些急切了?有的時候太過于的操切了,並不是一件好事!"說話的時候,大山三郎的眼神也是突然的銳利了起來.

"我想大山前輩可能誤會了!"橘杏子呢?雖然依舊恭敬,但是卻沒有任何退縮的意思,現在大家比拼呢?就是一個氣勢,"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同時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在如此的情況之下,彼此的聯合才是最好的方式和選擇!"

"太早了!"大山三郎也是笑笑,"不是說你的選擇有問題,而是對于我來說,有那麼一些太早了,現在這個時候我沒有辦法回答你的這個問題,而且我也不能夠為先生留下來任何的把柄!至少我不能夠讓先生為難!"

大山三郎把事情說的很是明白,美國方面會施加相當的壓力,甚至有可能呢?把自己送到病床上面,讓自己很長的一段時間都離不開病床,從而讓這邊呢?無坐鎮之人,到時候丁羽肯定需要牽扯相當的精力.

畢竟這段時間呢?在日本的投入可不小,美國方面對此可以說是異常的關注,至少大山三郎這邊呢?動靜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丁羽可能不會著急跟日本方面合作,他的主要精力呢?還是在東南亞的身上面,但是如果他的精力被分散了呢?

這樣的機會是絕對不能夠被錯過的!橘杏子乃至背後的勢力當然也是看到了這一點,現在如果說庇護大山三郎呢?可能會面臨一些威脅,但是收益絕對是巨大的,也是有那麼一些難以抗拒的,所以橘杏子也是過來表明態度.

還有就是如果說自己真的出了什麼狀況,自己跟橘杏子達成了協議,到時候橘杏子背後的勢力去找先生面談的話,先生如何的來自處,承認的話對于先生有著相當的影響,但是不承認的話,又會讓自己有那麼一些失信.

而這些呢?都有可能是自己帶來的,所以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夠答應下來的,甭管開出來什麼樣子的條件都不行,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需要保持絕對的冷靜和謹慎!

"感覺有些失望,原本以為大山前輩是不會拘小節的!"橘杏子也是冷冷的一笑,要知道彼此之間呢?現在還沒有開展所謂的合作,而且局面呢?也是多方面對峙,拒絕自己這邊的合作呢?那麼自己就可能找其他方面的合作對象了!

這個並不是什麼威逼,就是一種手段罷了,相信美國方面是很樂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橘杏子背後的勢力呢?甚至都不需要跟美國方面達成什麼所謂的協議,他們只要抽身而退,那麼就好了,就是這麼的簡單!現在看大山三郎做什麼樣子的選擇了!

"這麼的有自信?"大山三郎並沒有任何的失態,依舊是面帶微笑的看著橘杏子,"采取的手段和方式呢?並不是那麼的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夠達到目的,如果可以達到目的的話,那麼所有的一切就都可以解釋,但是你覺得能夠達到目的嗎?"

"大山前輩,這個並不是商談的態度,不是嗎?"橘杏子也是反駁的說到,態度明確!

"你覺得先生回來日本嗎?"大山三郎並沒有要去反駁橘杏子的意思,而是問了一個最為直接的問題,"如果說先生不來日本的話,又有什麼意義呢?"

"必要的時候可以來日本的,我們可以保證!"

"保證呢?是最沒有價值的!"大山三郎說這個話的時候,略顯有那麼一些放肆,"先生是絕對不會來日本的,一旦陷入到這個泥潭當中,很長的一段時間恐怕都脫離不開,這樣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去預見!"

"就我的了解,丁先生除了剛開始在春城跟東南亞方面見了一面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的聯系了,不管是美國還是歐洲方面呢?都沒有任何的人員調動,而大山先生嗎?顯然不是最為合適的人選!"

橘杏子也是直抒本意,丁羽一直拖著這個事情,但恐怕也不能夠拖太長的時間了,因為美國方面呢?也是在為此努力,他們是絕對不會放任這樣的事情,不管是拉攏還是破壞,始終都是在進行,丁羽會熟視無睹嗎?

但不管是哪個方面呢?都沒有得到太多的消息,丁羽帶著兩個孩子東跑西顛的呢?完全就是無所事事的樣子,東南亞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看到有其他人跟進,這個事情呢?真的是太讓人感覺困惑了,丁羽究竟是打著什麼樣子的注意?

日本方面關注這件事情,美國方面其實也同樣的關注著這個事情,對于美國方面來說,丁羽不關注呢?也是好事,既然你沒有這個方面的動作,那麼就不要怪我們先下手為強了,是你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

"東南亞的事情呢?不在我的權限范圍之內的!同時也不是我應該考慮的所在."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大山並沒有跟先生討論過,但是自己也清楚,先生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但是現在權限不夠,而且自己主要的方向呢?就是日本這邊的.

橘杏子沒有能夠從大山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別說大山三郎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絕對不能夠跟橘杏子透露的,這個事關先生整體的布局!

而且就大山三郎心中所想呢?先生並沒有要獅子大張口的意思,一下子就把整個日本都給吞下來,這個是根本就不現實的事情.先生的意思應該很是簡單,跟能夠合作的財團合作,至于不能夠合作的嗎?禮尚往來!

就好像是美國那邊一樣,有朋友,也有對手,作為朋友呢?大家相互的聯合,共同的賺取利益,作為對手呢?你願意談的話,那麼大家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你不願意談的話,那麼我就陪你好好的玩一玩,但是不許哭哦!

先生對于日本的態度呢?很可能也是這個樣子的,還有一點呢?先生並沒有要把日本方面給納入到亞洲的勢力當中?一方面是因為日本的環境比較的複雜,不管是哪個方面都深受美國方面的影響,這一點比韓國還要更加的嚴重.

另外一方面呢?日本加入到亞洲的勢力當中呢?會不會對其他的亞洲勢力造成所謂的影響呢?這也是需要考慮的,所以還不如單獨的就把日本方面給**出來,是亞洲的一部分不假,但是不同于其他的亞洲勢力.

一分為二的來看待這個問題,不做所謂的一刀切,又能夠讓方方面面都接受!挺好的!

大山三郎呢?已經跟丁羽交流過,所以能夠洞悉其中的狀況,而外界現在對于這個情況呢?就是一個猜測的態度,丁羽究竟會做什麼樣子的選擇呢?究竟什麼時候日本方面才會加入到亞洲的勢力當中.

"大山前輩不出任這個位置,真的是有那麼一些遺憾!"橘杏子也是非常的感慨,如果說大山前輩能夠出任這樣的位置呢?對于日本方面,特別是自己背後的勢力來說呢?真的是一個鼓舞,但是不出任這樣的位置呢?倒也不能夠說有太多的沮喪!

"該說的呢?我都已經說了,而且我表達的意思呢?也算是比較的完整了,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的,接下來的事情嗎?大家拭目以待就好了!"

"大山前輩就這麼的肯定,有的時候還是需要給自己留下來一條後路的,現在談及呢?是一個狀況,到時候再談及呢?就是另外一個狀況了!"橘杏子還是希望可以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真的要是動起來的話,受損失的呢?還是日本?但是很顯然這個不會取得任何的效果,大山三郎的態度並沒有發生任何的更改!還真的就是相當的遺憾!自己已經為之付出相當的努力了,但是人家並不在乎自己的好意.

既然這樣的話,就不要怪自己沒有留任何的情面,自己努力了,是你不珍惜呀!

"大山前輩,我希望我們下一次的時候還會在這里見面!"這個話威脅的意味就很是濃重了,不是說沒有給大山前輩這個機會,而是大山前輩你根本就不珍惜,既然這樣的話,那麼就不要怪我下手無情了!

大山三郎並沒有任何的應對,端茶送客,橘杏子呢?出身不錯,但是看事情的眼光呢?還是有那麼一些低呀!現在這個時候威脅自己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

而且這麼的去做呢?還會引起來自己的反感,三天的時間呢?是最後的通牒!有點意思了!

從大山三郎這里出來之後,橘杏子也是第一時間的見到了田中,微微的搖頭,"我跟大山前輩談過了,他沒有任何的回應!"

田中也是一陣的沉思,"現在的威脅並不是最好的辦法,我們看到的東西呢?都只是一個方面而已,大山呢?現在站的位置跟我們有著相當的不同,他需要縱觀全局來考慮問題!所以現在提及這個事情,容易起到反效果的."

"丁先生究竟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到現在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難道真的要放棄嗎?饒了這麼大的一個圈子?應該不會如此吧!"說這個話的時候,橘杏子的態度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肯定!(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一十六章 相互施壓    下篇:第六百一十八章 白擔心一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