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一十四章 按耐不住   
  
第六百一十四章 按耐不住

"你是不是忘記了你是誰?"竹下這個時候真的是怒不可遏,大山三郎的表現真的是太讓自己感覺失望了,"你是不是忘記了你曾經站在什麼位置上面?你所做的一切...."

但是這個話還沒有說完,大山三郎微微的擺了一下自己的手,"你今天來呢?應該不是說這些廢話的,我曾經站在什麼位置上面,那個是曾經,我知道我現在正在做什麼,這就已經足夠了,別把自己說的有多高尚!也別把別人說的多低劣."

"看來是真的沒有緩和的余地了,這會讓很多人都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的!"竹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眼睛里面流露出來些許陰狠的光芒來,沒有想到大山三郎竟然如此的固執,自己如此的費盡心思來勸說,都沒有任何的效果.

"大家都是一樣的,誰也不要去標榜誰,以前的時候你是我的上司,所以我給你兩分薄面,但是現在呢?我們是坐在同一張桌子的正對面,沒有什麼其他的分別,友情的提示一下竹下君,不要感覺的太過于良好,不是嗎?"

可是竹下並沒有任何的回應,惡狠狠的看著大山三郎,是真的有那麼一些想要把他給吃下去的意思,倒是大山三郎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微微的搖頭.

"看到竹下君的表示,還真的就是讓我感覺到了些許的失望."竹下已經失去冷靜了,看他的眼神和表情就已經很是明顯了,大山三郎現在這個時候倒是不介意繼續的給他兩棒子,現在都已經是對手了,所以不需要手下留情.

"是嗎?能夠從大山君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言語,還真的就是稀奇!"因為在以往的時候,彼此之間分屬上下級,誠然他有相當的資曆,甚至是出眾的能力,但是上下級的關系讓他站自己的面前呢?就是能應聲蟲而已,可是現在,他竟然敢跟自己說這樣的話.

"是呀!是真的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當年的時候就有那麼一些懷疑,竹下君究竟是怎麼坐到這個位置上面的,你沒有像是杏子小姐的家勢,也沒有出眾的能力,當然了,你的臉蛋長的不錯,這一點呢?不管是誰都沒有要否認的意思!"

"放肆!"竹下也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臉上面的表情可以說是怒不可支,大山三郎對外面的安保微微的擺手,同時心下也是一笑,本部有了他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悲哀呀!

要知道你是來找我談判的,不是來命令我的,既然是來找我談判的,那麼就需要讓自己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同時要異常的冷靜,絕對不能夠為外物所影響,但是自己呢?也就是幾句話而已,就讓他已經不知道所謂的東南西北了.

要繼續的戲弄他嗎?反正也沒有其他的什麼事情,讓這個白癡繼續的發燒貌似也是不錯的一種選擇,自己還真的就迫切的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相對而言,竹下的經驗太少了,也沒有太多這個方面的曆練,所以才會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間.

"竹下,這里好像是我家,不是你的辦公室,禮貌一點呢?我可以請你出去,不禮貌一點,我可以讓你滾,這個是我的權利,如果說你連這個都不明白的話,我建議你去請示一下某人,至少他應該會教你怎麼做人!"

"混蛋!"竹下也是直接的就站了起來,甚至想要把面前的桌子給一腳踹翻在地,但是看了一眼剛剛安保進來的方向,也是強忍著自己心中的怒火,"你會得到應有的教訓,我會看到這一天的,跪著求饒的時候,我會站在你的面前!"

"或許吧!不過現在這個時候我覺得你應該回去了!"大山三郎也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該有的分寸自己還是需要有的,當然了這個會不會進一步的激發竹下,這個事情自己就不知道,或者說這根本就是故意而為之的一種行為.

等竹下離開的時候,大山也是拿起來面前的茶杯,已經沒有多少的熱氣了,但是大山喝起來依舊是有滋有味呀!自己現在可以說是真正的站在了反對派的對立面了,也是真正的把自己當成是丁羽的下屬了!

會不會出現其他的什麼問題?也就是說先生會不會拋棄自己?對于這個問題其實大山三郎在一開始的時候想過,但是很快的呢?大山三郎就想通了這個問題,先生並不存在利用自己的意思,如果說就是單純的利用自己,不需要如此.

自己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那麼先生就會逐步的給自己放權,這一點的表現呢?先生還真的就不太像是中國人,因為就自己的了解來看,中國人很少願意這麼的去做,很少會把權利和利益給放出去,更多的時候是握在自己的手里面.

但是先生還真的就不同,他願意放權,對于利益呢?貌似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放在心上面,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人跟先生站在一起?因為先生從來都不是一個吝嗇的人,這一點可以說是直觀的重要!

所謂的體現自我價值呢?只不過是一個噱頭而已,誰也不是孤家寡人一個,至少自己並不是,自己要證明自己的同時呢?也需要獲取相當的利益和價值,而先生在方方面面都滿足了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還需要有其他的什麼選擇嗎?

回過頭來,現在的局面對于自己來說是絕佳有利的,先生給予了自己最大的支持,先前的安保給自己帶來了很多的東西來,如果說沒有先生的授權,這個是絕對不可能的.

先生的意思也是很清楚,他現在沒有那麼多的空閑來理會日本方面的事情,至少現在這個時候他是不太可能親手來處理有關方面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交給自己了!

會不會挑起來什麼所謂的爭斗等等,先生一點都不關心,或者說現在根本就沒有當做一回事情,當然了如果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面牽扯反對派那邊呢?先生也是樂意見到的.

因為反對派那邊呢?有了美國方面的支持,所以老是想要去找先生的麻煩,美國方面不能夠直接的出面,所以就讓日本方面的反對派站出來,而先生呢?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把自己給扶植起來,讓自己跟反對派那邊掰掰手腕.

可惜了竹下真的是有那麼一些愚蠢,自己回來呢?又不是搶班奪權的,甚至不會故意的挑起來所謂的爭斗來,如果可以的話,彼此之間甚至會坐下來好好的喝杯茶,因為最終的決斷權呢?還是在美國和先生的手里面.

不管雙方面打的怎麼頭破血流,其實都沒有任何的意義,先生和美國任何一方面喊停了,都會住手的,但是很可惜沒有那麼多的聰明人呀!國家有了這樣的人,還真的就是一種悲哀,這樣的人留在位置上面?呵呵!

而出來的竹下呢?這個時候雖然沒有大發雷霆,但是在拐角的時候,也是揪住了一個下屬,找了點小毛病,然後就是一頓的大嘴巴子,而作為下屬呢?特別是在日本這樣等級森嚴的社會當中,也是相當的無奈和沒有人權.

被打了之後,還需要畢恭畢敬的站在那里,甚至還要擔心竹下長官的手是不是痛了,社會就是這個樣子,不會因為自己的工作特殊就顯得有那麼一些不同,不是這個樣子的.

發泄了一頓,竹下的心情並沒有太多的好轉,大山三郎審視自己的態度讓自己覺得自己在他的面前跟狗一樣,沒有任何的尊嚴可言.當初的時候他在自己的面前連大聲的喘氣都不敢,現在竟然當著自己的面這麼的去做,自己會讓他得到教訓的.

兩方面的人都來找大山三郎了,基本上都被大山三郎給硬頂回去了,不過彼此之間的方式呢?還真的就是有著相當的不同,現在的局面嗎?略顯有那麼一些波瀾,但在大山三郎看起來,還是差了不少的火候.

"喬治,我需要情報,同時我需要有資金的審批!"

倒是坐在大山三郎對面的喬治頗為不解的看向大山三郎,感覺到大山三郎的目光,也是知曉了他可能誤會了,隨即也是解釋的說到,"情報方面的事情呢?我可以提供,你是這里的主管,所有的情報都會第一時間的彙總到你這里來的,至于資金的審批,這個我還想讓你給我提供相當的資金來著,你不是故意的跟我開玩笑吧!"

恩?大山三郎看向喬治的時候,眼神也是有那麼一些意外,喬治也是欠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我不知道您是不是看過了簡報,你是日本方面的主管,所以這里的事情呢?基本上都是你來負責的,我只是負責行動,資金的賬戶也是在你的手里面,可能沒有注意到吧!不過說一句,資金方面不會有太多的問題,但是事畢之後需要提供簡報!"

很顯然大山三郎呢?還真的就不太熟悉,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尷尬,大山三郎呢?還真的就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先生是給與了自己最大的權利,但是大山三郎還真的就沒有想到,連這樣的權利都給予了自己,這個都已經不是信任這麼的簡單了.

"我會做好我的工作!"

"大山先生,這是一份工作,你能夠做好這份工作,這個是你的本職!"喬治也是很平靜的說到,"不過你可能剛剛的進入,所以對于內部的情況了解不多,我現在也沒有辦法跟你提及太多,要知道你所在的位置,有的時候不僅僅是一份工作!"

"謝謝提醒!"

"這個話說的太客氣了!我有點不適應這樣東方式的客套!"喬治也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你是主管,行動的細節我暫時不會向你透露,甚至于一些人員我也不能夠向你彙報,更甚的是有些人員不是你我這個級別可以去問及的!"

常年在情治部門工作,大山三郎很是清楚這里面的問題,丁羽雖然沒有要伸手的意思,但是在這個之前肯定是做了相當的准備工作,埋下來了相當大的釘子,自己不能夠讓這些被浪費了!

"我知道應該怎麼來處理了!"大山三郎呢?繼續的留在自己的住處了,而消息則是源源不斷的彙總過來,這些都是需要大山三郎自行的來處理,丁羽也就是安排了安保方面的人,至于其他方面的人呢?大山三郎想辦法好了!

先生在日本呢?肯定還有其他的人手,但是這些人手暫時是不會交到大山三郎的手上面的,丁羽看好大山三郎是一回事情,但是大山三郎能不能夠證明自己的價值呢?又是另外一回事情,更何況現在呢?大山三郎還真的就用不上這些人.

對于日本所發生的事情,丁羽是真的一點關心的意思都沒有,既然都已經交到了大山三郎的手里面了,那麼剩下來的事情,就讓他來處理就好了.

不需要聽什麼所謂的彙報和簡報,只要大方向上面不出什麼過錯的話,就讓大山三郎陪著那幫家伙胡鬧好了.自己現在需要整合的是亞洲方面的勢力,日本真的要是搗蛋的話,還真的就是有點棘手,所以自己也是讓大山三郎反過來釘在了日本那里.

你給我搗亂,行呀!那我反過來,也不能夠讓你太消停了.

大山三郎還真的就是非常適合和恰當的人選,他在情治部門工作過,有著相當豐富的經驗,同時呢?為大山家族的執掌者,也是有著相當的底氣,誠然大山家族呢?略顯破落,但是爛船也有三斤釘的,這個底蘊呢?還真的就不能夠小覷.

現在把大山三郎給擺在了日本本土這個位置上面,要是有所忽視的話,勢必會讓大山三郎找到空子的,更何況贊成派呢?也是在虎視眈眈的看著,反對派不可能一點都不重視的,但凡是起到一點作用,都能夠讓反對派喝一壺的.

日本本土的兩派呢?不可能一點都不清楚,現在這個時候倒是有那麼一些四國演義的意思,動手還是不動手的呢?都是在兩可之間的,誰也不敢去做這個方面的保證!但重要的是反對派那邊的火氣已經降不下來了.

先前的時候故意的針對大山三郎,這本來就是一個引子,故意的挑起來下面的情緒,但是這個事情呢?挑起來比較的容易,但是真的要是收起來呢?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了!

朝令夕改的的容易讓下面的人精神恍惚,同時也會產生焦躁的情緒,而一旦失控的話,就算是反對派方面恐怕也很難去控制的,最為底層的呢?有的時候是不講究什麼所謂道理的,他們只會去做他們認為對的事情.

忍耐是他們所最不擅長的,更何況大山三郎呢?就在那里了,放肆一點的說,也就是一刀的事情而已,何必讓他留在那里呢?不然的話竹下為什麼會刻意的來到這里,不還是有這個方面的擔心嗎?

竹下可以預見到這樣的事情,大山三郎也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現在這個時候留在這里呢?比離開了要更好一些,至于會不會有人闖入進來,這個問題呢?讓喬治來解決吧!他是這個方面的專家,這個問題不是自己需要去關心的.

竹下回去了之後也是詳細的彙報了有關的情況,雖然說自己極端的惱怒,在彙報的過程當中呢?也是添油加醋,但是該說的事情呢?還是說了!只不過這種表達的方式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隱晦!

"大人,大山君對于本部的事情相當的不滿,而且拒絕撤離,現在下面諸人的情緒並不是那麼的沉穩,如果繼續的放任大山君在那里的話,很容易出現其他的狀況!"這個是事實,所以竹下說出來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的負擔.

"竹下,你跟大山近距離的接觸過,站在你的角度來判斷,這個是他個人的意願呢?還是丁先生的意願?"稱呼丁羽為丁先生,很顯然也是把丁羽放置到了相當的高度上面.

丁羽可以跟美國方面相互的抗衡,甚至是一較高下的資本,日本方面會被他放在眼里面嗎?要知道日本方面不管是情治部門還是部隊,都屬于一個被閹割的姿態,根本就沒有太多的資本,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跟丁羽去叫板,傻瓜才會去做的事情.

本部方面也沒有想到觸怒大山三郎呢?竟然會引起來丁羽如此的反應,從現實的情況來看呢?這一點符合美國方面的利益,但是對于日本來說,絕對是無益的!

給與大山三郎明面之上增援的好像一點都不多,但是起到了絕佳的效果,現在大山三郎就待在了那個地方,就算是本部方面可以掌控下面的人不會有其他的動作,但是美國方面會眼睜睜的看著嗎?不會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一十三章 緊隨而至    下篇:第六百一十五章 佯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