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一十二章 看破迷霧的痛苦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看破迷霧的痛苦

在日本這一畝三分地上面呢?如果說就是大山三郎,哪怕加上大山家族和連帶的勢力呢?也絕對不會是橘杏子的對手,可能在小范圍之內呢?大山三郎可以壓制住橘杏子,但是在大環境之下呢?自己對于橘杏子來說,就是一個渣.

但是現在有了丁羽這個大靠山呢?所有的一切就都不是問題了,不過大山三郎很是清楚,自己需要讓先生認識到自己的價值和作用,不然的話別說自己了,就算是背後的大山家族,恐怕也會跟著灰飛煙滅的.

日本的等級是相當森嚴的,大山三郎很是清楚,自己身上面究竟背負了什麼,跟中國的所謂的先有國後有家不同,日本呢?是先有家再有國,自己呢?也就是做出來了一種選擇,這個跟背叛是不一樣的!

自己所謀求在情治部門發展,然後慢慢的滲透,隨即讓整個家族都騰飛的路子已經被堵死了,而在這個過程當中,大山家族最後的資源基本上都已經被耗費光了,如果說大山三郎找不到其他的路子,那麼整個大山家族就要走向平庸,甚至是毀滅.

這個也是大山三郎對于留在丁羽的麾下,沒有太多思想負擔的主要原因,自己奮斗多年的勢力呢?把自己給拋棄了,沒有任何理由和代價的就拋棄了,讓自己一時之間沒有了任何的選擇,如果說自己不選擇丁羽的話,那麼自己就只能是成為一條狗了!而且還是一條死狗,絕對不會有任何人可憐自己的.

算了,這些東西呢?就不要有太多的提及了,站在自己現在的位置上面,就需要為丁羽所服務,歸結其中就是這麼的簡單.至于橘杏子來這里的目的呢?大山三郎也是非常的清楚,但是這個事情應該如何的來處理,大山三郎還在考慮當中.

先生對于自己的事情有些憤怒,但對于日本方面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態度,這一點大山三郎還真的就不敢去確定,給大山三郎的感覺,先生可能也是在試探著日本方面的底線.

確切的來說,日本方面現在兩極分化可能比較的嚴重一點,這里面所謂的兩極分化呢?只能是一個方面想要跟先生合作,而另外一方面呢?對于先生可以說是極力的排斥,但是大家現在都有那麼一些看不太清楚!

先生並沒有來日本,而是讓自己站在了前面的位置,而自己的選擇呢?就有那麼一些至關重要了,當初的時候自己可以說是站在了反對派的位置,而現在呢?自己又是站在一個什麼位置上面,這一點連大山三郎自己都說不清楚.

前面的事情都已經事過境遷了,現在提及呢?不會有太多的用處,這個恐怕也是為什麼反對派給自己施加了相當壓力的原因所在,不過在看到了先生的動作之後,橘杏子的到來呢?也是說明了合作派的態度,有點意思呀!

但是先生這麼的安排真的好嗎?就吃定了自己能夠撐得住這份壓力嗎?對此大山三郎還真的就是有些相當的'抱怨’,但是抱怨的同時心里面也是竊喜,不是誰都有這樣的機會,對于自己來說,證明自己的時候已經到了!

如果說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那麼自己就絕對會成為先生在日本方面的代理人!而自己的家族也會因為收益!這個真的是自己的夢想和努力奮斗的目標所在,誰擋在自己的面前,都將會是自己的敵人!自己都會把他們給打到在地.

"大山先生,你的態度現在至關重要,你是前輩!"

大山三郎看著橘杏子,微微的搖頭,"我能夠做主的事情,只不過是貫徹一下先生的意圖而已,但究竟要如何的來處理,這個問題我不會做任何的干涉,對于我個人的打壓,我可以理解,但是招惹了先生,這個就不是態度的問題!"

"我明白!"橘杏子也是很恭敬的說到,自己跟丁羽打了一些交道,可以說是被玩弄于鼓掌之間,甚至于自己面前的前輩呢?也是同樣的如此."但是大家不希望日本方面會出現其他問題和狀況,至少這個大環境保持穩定!"

大山三郎看著橘杏子,也是一笑,"你慌了,雖然說大家現在已經不在一個部門了,但是站在一個前輩的角度呢?我多說兩句!"

"還請指教!"橘杏子也是站起來深深的鞠躬,因為這樣的事情一般的時候是不多見的!大山三郎說指教自己,這個就絕對不是批評,而是用心良苦,自己也清楚自己的位置,能夠得到大山三郎的指教呢?機會太不容易了.

他能夠被丁羽所看重,其能力絕對是非同一般的,看看丁羽身邊的眾人,可能給大家的感覺呢?都是有那麼一些藏而不顯,但是不管是哪一個,都是能力出眾之輩.再者呢?在日本人的心中呢?對于強者的遵從也是應該的,適者生存.

"你呢?做事情不夠大氣!我知道田中老師在你的身邊,也給你提了不少的意見,我對于田中老師也很信服,但是你看到的東西太過于的局限性了,需要站的更多的地方來看待整個事情,而不是局限于眼前!"

這個話說的橘杏子也是一愣,甚至是有那麼一些不解,而大山三郎也是接著的說到,"先生呢?看著好像有那麼一些不拘小節,甚至在很多方面都顯得隨性,但是先生是一個非常大氣的人,在這一點上面,沒有誰能夠比得上!"

"因為這兩千萬美金!"

"也對,也不對!"大山三郎也是笑笑,"有沒有這兩千萬美金呢?我都可以從情治部門這邊脫身,因為先生的勢力太過于的龐大了,情治部門絕對不會因為我一個人就跟丁羽鬧到翻臉的地步,最壞的結果也僅僅就是大家各退一步罷了!

但是先生給我了兩千萬美金,這麼的去做呢?情治部門的臉面就非常的好看了,有了臉面,而且還有了實際的利益,為什麼不放手,更何況面對的人呢?還是先生,能夠讓先生付出良多,情治部門還是有什麼不滿足的!"

"可是這樣是不是對丁先生的名聲有所影響!"

"所以說你站的位置還是不夠高,看得不夠長遠!"大山三郎也是解釋的說到,"出身呢?是沒有選擇的,你我的家族呢?追溯起來的話,都很悠久,但是大山家族已經衰敗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只能做利益的選擇!"

"利益是冷酷無情的,也是最為直接的!"

"不錯,利益是冷酷無情的,也是最為直接的,只要有利益,其他的一切都只不過是表面之上的文章而已,而現在呢?在保留了利益的同時,又讓表面之上的文章繁花錦簇,這個平衡是很多人都難以去做到的!"

"我明白了!"橘杏子這個時候是真的明白了,丁羽會不會動手呢?並不是那麼的重要,甚至于就只是表象而已,就是給外界看得,就算是動手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是沒有做過!

"以前的時候稱呼丁羽為丁桑,甚至是丁君,這是我的過失,我會親自的去跟丁先生道歉,希望能夠得到他的諒解!"要知道稱呼桑或者是君呢?雖然也是一種尊稱,但是這種尊重並不是發自肺腑的,就是一種表面之上的形式罷了!

而大山三郎呢?從回來之後就一直稱呼丁羽為先生,而所謂的先生一詞在日本可以有著絕對的尊重,不是說誰都可以用這個詞來被稱呼的!

而且橘杏子從大山三郎的指教當中能夠感悟的出來,丁羽對于合作派的態度呢?感覺尚可,但是這個並不是合作的基礎所在,大家相互的合作,還是需要看到利益的結合,這個恐怕也是大山三郎坐鎮日本的主要原因所在了!

明白了之後,橘杏子卻感覺有那麼一些可笑,大山三郎能夠看明白這個事情,那麼恐怕也有人能夠看明白這個事情,那麼自己來的意義很在?自己現在是不是就跟台面之上的小丑一樣呢?就是在取悅台下的觀眾,這個感覺不太好.

"對不起,我始終有那麼一些難以釋懷!"

"很正常的事情,要知道能夠真正站在高處的人是有限的,絕對多數的人?都是站在水平線乃至水平線之下,他們所看到的東西會讓他們產生惶恐,甚至是對高處的人做出來的各種事情難以理解!"

解釋已經是非常的清楚了,現在這個時候惶恐的人太多了,大家都不知道丁羽接下來會有什麼樣子的動作和打算,絕大多數的人呢?都是這樣的狀況,極力的去搞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子的事情,是很多人的真實想法和目的.

所以橘杏子也是被推了出來,而弄清楚了事情的橘杏子,有些慶幸的同時,又有那麼一些無奈和苦悶,看向大山三郎的時候,眼光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感慨!

感慨的原因很是簡單,庸人太多,甚至于自己呢?貌似也算是其中的一員,如果說自己沒有被點醒的話,還能夠去質問一下.但是清醒了之後又能夠怎麼樣?能夠改變這樣的大環境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大家所關心的呢?還是丁羽會不會動手?什麼時候動手,對什麼方面動手,會不會鬧出來其他的動靜和喧囂,進而會不會引發其他的矛盾出來,如果說自己沒有看明白的話,可能也會為此苦惱,但是看明白了之後呢?就不會苦惱了嗎?錯了,橘杏子發現自己大錯特錯,看明白之後反而更加的不知道應該如何的來應對了!

自己是看明白了,但是對于整個事情呢?卻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妄想一人之力來把整個局面給翻轉過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大山三郎這麼明白的告知自己是為了什麼,因為他很是清楚,這個事情絕對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其實所謂的決定權呢?看似在丁羽的手里面,可實際上面呢?決定權在他們自己的手里面.

日本方面做什麼樣子的反應,丁羽就做什麼樣子的應對,這個才是真正讓橘杏子感覺到惡心的所在,不用這麼的針對吧!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丁羽真的是太厲害了,他甚至就安排了一下人過來而已,就掌控了所謂的主動權.

如果說丁羽親臨的話,又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橘杏子是真的不敢想象,"大山前輩,現在的局面看著好像有那麼一些火熱,是不是意味著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狀況的話,那麼丁先生那邊就會有所表示!"

"多此一問!"大山三郎搖搖頭,"杏子,這個事情的取決權呢?不在于你我,甚至也不在于先生,而是在于日本方面究竟會如何的來考慮,先前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先生不可能一點想法和意見都沒有的!"

橘杏子思索了一陣,隨即也是咬著自己的牙說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大山前輩的意思是現在要保持相對的冷靜,不要有任何的動作,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丁先生才不會有其他的什麼動作和反應!"

自己有這個方面的猜測,丁羽呢?在這件事情是不會落人口實的,至少不會讓日本方面抓住所謂的把柄,大山三郎受到了威脅,丁羽讓人過來協助大山三郎,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這個卻觸動了日本方面敏感的神經.

神經的跳動呢?不是說一朝一夕就可以解決的,但是站在丁羽的角度來看,這麼的做是很正常的事情,難不成大山三郎受到了威脅,我連自己的下屬都保護不住嗎?如果說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那麼其他的下屬還會為我'賣命’嗎?

如果說下屬都不給我賣命了,那麼丁羽的勢力可就要面臨著土崩瓦解的局面了,丁羽會坐看這樣的事情發生嗎?不可能的,不管是為了他的下屬,還是為了他自己,丁羽都會大打出手的!

而本來就已經有些敏感的日本方面,在面臨這樣的咄咄逼人,能夠保持所謂的冷靜嗎?這一點真的是很難,本來就在我們自家的地盤上面,你丁羽還敢裝所謂的大尾巴狼,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也太不給我們日本這個面子了吧!

橘杏子本身就是日本人,對于大家的情緒呢?有著相當的了解,她自然知曉其中的危險性,而大山三郎呢?現在是為丁羽服務的,彼此之間是站在相互對立的位置上面.

"先前的試探呢?這個過錯會有人承擔的,如果大山前輩有任何的不滿都可以提出來,我相信一定會得到解決的!"既然認清楚了事實,橘杏子也是決定往後退.

"你往後退,這個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和方法!"大山三郎端著茶杯,很是悠然的樣子,"而且你所謂的往後退呢?只不過是你個人的保證而已,不會起到任何的作用,相信我,不要太高估自己的力量!"

"難不成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橘杏子也是強壓著自己的憤慨.

"你所謂的努力在我看來,起不到關鍵性的作用,重要的是大家現在對于先生插了一個釘子在日本這件事情,有著相當的不滿,特別是反對派,在美國的支持之下,現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表現有那麼一些肆無忌憚,這個就是我被逼迫的主要原因所在!"

"美國方面對此無所謂,畢竟不是在他們的本土之上了,而且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跟丁羽去相互的比劃,但是所謂的反對派呢?他們就看不到其中的厲害關系嗎?要知道這里是本土,並不是其他的什麼地方!"

"利益,對于那些所謂的反對派來說呢?利益是最為重要的,甚至于直接的打起來都沒有任何的關系,只要能夠獲取足夠的利益就可以!"大山三郎也是歎了一口氣,很顯然對于反對派那邊的狀況,有那麼一些不滿.

"看得太過于的狹窄了,先生當年在波士頓敢這麼的去做,是因為這里面有著其他方面的原因,當時的時候有人願意為這個代價買單,而波士頓方面呢?也願意承受這個損失,甚至還有人來背這個黑鍋!但是在本土這邊呢?誰願意為此買單?到時候又有誰來為此背這個黑鍋呢?我實在是想不出來!"

"沒有想到局面竟然是這樣的!"很顯然橘杏子也是對丁羽的睚眦必報有著相當的理解了,"是不是丁先生為此准備了良多,至少大山前輩對此很是了解!"

大山三郎不置可否的笑了起來,"先不說這種指責是不是有意義,你的這個說話呢?在所謂的談判當中就已經落入到了下方!有想法和有准備呢?這個是兩個問題,總不能夠在別人都已經闖入到我的家里面,我一點防備都沒有吧!"

"這只不過是一面之詞,我想丁先生很早的時候就應該有了這個方面的想法,只不過是這個機會來的有那麼一些太突然了!"橘杏子說話的語氣倒是一點的都不客氣.(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一十一章 受驚過度    下篇:第六百一十三章 緊隨而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