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零七章 得償所願   
  
第六百零七章 得償所願

"三星的未來呢?全部的都在你的肩膀上面了,我究竟能夠幫你多長的時間,很難說!"

看著要說話的兒子,李健熙擺擺手,"生老病死這個是常事,沒有什麼可以避諱的,你兩個妹妹被剝離了三星之後呢?所有的一切就都看你的了!你能不能做好,這一點我不擔心,我需要說的是,如果你做不好,那麼就需要換一種方式!"

父親的這個話不太像是警告,更像是一種勸慰.李在镕隨即也是站起來鞠躬,而且還是一躬到底,"父親,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不是失望還是不失望的,要知道你沒有經曆過太多的事情,曆練太少,在這一點上面呢?可以說是幸運的,也可以說有些悲哀!而且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三星的未來會怎麼樣?我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就都看你的表現了!至于富真嗎?"

李健熙這個時候也是不知道應該怎麼來說了,她現在應該已經被丁羽給拉走了!這件事情呢?丁羽是沒有跟自己通氣,但是把富真從三星給剝離這件事情,彼此之間是商議過的.

接下來富真做什麼事情,這個問題呢?自己還真的就不太去約束了,而且丁羽這麼的去做呢?讓外界來看,是對三星莫大的信任呀!他出席了先前的酒會,就已經表示了對三星的支持,現在把富真給拉了過去,更是讓人看到了丁羽對三星的倚重!

但實際上面李健熙很是清楚,丁羽對三星很是看重,這個不假,但是跟以往的時候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只不過展示給外界的諸人來看呢?情況可能稍顯不太一樣,僅此而已!

既然丁羽都這麼的有魄力,自己也不能夠被他給小覷了不是,但問題是這個心里面是真的不舒坦呀!一邊是自己的兒子,一邊是自己的女兒,他們是沒有打擂台的意思,因為分屬不同的層面,但是外界的人也會這麼的去看嗎?

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頭疼,自己呢?在一定程度上面推了一把丁羽,而丁羽反手呢?也是將了自己一軍,禮尚往來,其實誰都沒有任何的損失,甚至于大家都做了想要去做的事情!但是這個心里面總歸還是有那麼一些憋屈呀!

丁羽去見泰熙的時候,兩個小家伙已經迷糊了,很顯然先前的酒店這邊胡鬧的有那麼一些夠嗆,看泰熙的神態就知道了!"看你的意思,他們兩個小家伙又胡鬧了?"

"倒是沒有胡鬧,但有人陪著他們胡鬧,你想一想會是什麼樣子的情況吧!"說完了之後也是埋怨的看著丁羽,很顯然跟著這位父親出去了這麼長的時間,表現的太活躍了,自己倒是沒有跟著兩個孩子,但是感受過呀!

丁羽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有些頭疼的樣子,"你晚上留下來陪著他們?"

這個話倒是讓泰熙微微的一愣,倒是丁羽在泰熙耳邊低聲的說到,"你沒看見李富真的那個眼神,簡直就是要把我給吃了,我的媽呀!我究竟是招她?還是惹她了?"

泰熙也不知道這個時候應該是笑還是其他的什麼表情,反正自己已經說不出來其他的話來了,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怎麼看到過丁羽歐巴這個樣子過,"你肯定是惹到她了,不然的話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的,不過這里好歹是新羅,你覺得呢?"

"正因為是新羅,所以我才相當的不放心,這個完全就是她的後花園!"

"還不至于這麼的誇張!"泰熙也是一下手掐著自己的腰部,一只手搭在丁羽的身上面,自己也是真的樂不可支了,"兩個小家伙都已經睡下了,連帶著陪著他們的幾個女孩子現在也是有那麼一些疲憊不堪,他們這個時候知道最想說什麼嗎?"

丁羽的腦袋歪動了一下,"寶寶心里苦,但是寶寶不說?"

泰熙還真的就很少從丁羽這邊聽到什麼玩笑話,而剛才的話泰熙先前還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反應過來的時候,眼淚都快要出來了,隨即這個小拳頭也是砸在了丁羽的身上面,這個話讓自己做什麼樣子的評價好呢?不過真的是太貼切了!

"既然兩個小家伙玩的比較高興,那麼也不能夠讓她們太委屈了,具體的事情你來安排就好了,我就不過去了!"對于留在新羅呢?丁羽還是心有余悸,因為這里真的是李富真的主場呀!自己的心里面一點這個方面的把握都沒有!

這不自己剛剛的跟泰熙分開,電梯的門還沒有關上,一條腿就插了進來,站在丁羽身後的安保看著丁羽,臉上面的表情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猶豫,隨即也是閃身出了電梯,丁羽則是靠在了電梯的側邊,然後很是無奈看著擠進來的李富真.

"就這麼的怕我?"李富真也是玩味的說到,隨即也是摁動了電梯的按鈕,等電梯關閉了之後,也是轉身的看向了丁羽,"在這一畝三分地上面呢?我能夠做到的事情還是很多的,這個並不是威脅,而是事實!"

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對于你的才能非常的有興趣,而不是想要把這個看做是一場交易,生在三星?特別是一個女人,這一點略顯有那麼一些悲哀,這個詞可能有那麼一些不太恰當,但我覺得這個是最為合適的形容!"

李富真表情微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屑,很顯然這個並不是針對丁羽的,既然不是針對丁羽的,那麼這個就是針對三星的,"父親呢?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付出和得到呢?有些事情還真的就不能夠相提並論,而且因為您的緣故,我現在已經跟三星沒有太多的關系了!"

"你的意思是說,從一個火坑脫離,只不過是跳進另外一個火坑里面,我這個人呢?雖然算不上是什麼好人,但好像還沒有陰狠到如此的地步!"

呵呵!李富真臉上面的表情如鮮花盛開一樣,"一直以來大家都喜歡標榜自己是一個好人,為此刻意的去粉飾自己,大有人在的,而像是你這樣不願意去粉飾自己,反而是表示自己不是一個好人的,太少見了!這個可能也是我感興趣的所在!"

"你把我圈在這麼一個封閉的范圍之內,應該不會就是想要跟我說這些的吧!"

李富真也是靠著電梯的另外一邊,就這麼對視的看著丁羽,"從時間上面來說稍微的有些早,這個游戲呢?也是剛剛的開始,在我的計劃當中,泰熙至少需要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的時間才能夠回來了!對于來說,足夠了!"

"這麼短的時間就做出來這樣的安排,我能夠說女人的報複心是可怕的嗎?"隨即丁羽的鼻子也是微微的嗅動了一下子,自己好像聞到了什麼其他的味道.

李富真一直在注意的看著丁羽,嗅動鼻子的這個動作呢?雖然不是很大,但是足以讓細致觀察的李富真有所感觸了,不過李富真也就是笑笑,"聞到了什麼味道?看樣子你對于這樣的環境,也是有那麼一些信心不足!"

"這麼的做好像有些不符合你的身份吧!"丁羽明顯是感覺到了什麼,"還有我需要提醒你,你這樣的做呢?是在玩火,後果也不是你可以承擔的!也不是我願意去面對的."

"是不是玩火這個事情我知道,還有你所謂的心理負擔呢?我覺得沒有必要,先前的時候我就已經離婚了,只不過這個事情一直壓著沒有公布出來罷了!"李富真看著丁羽,也是輕輕的一笑,"感覺有那麼一些壓制不住心中的火氣了吧!男人嘛?有的時候也是有著相當的尋求,非常正常的事情!"

"是不是有些太過火了,現在撤回來,可能還來得及!"

"太天真了吧!你覺得這樣的事情誰敢去插手?"李富真也是挺著自己略顯紅暈的臉色說到,甚至是不由的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讓自己盡量的保持清醒一些,"還有一點,你應該聽說過這樣的話,最毒婦人心的!但最好騙的呢?也是婦人心!"

說話的時候,李富真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搖晃,還沒有走上兩步,也是一個踉蹌,丁羽也是伸手扶了一把,就這麼的讓她摔在地上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妥,自己明顯的感覺到了,她的狀況已經有那麼一些不堪了!

而在丁羽接住了李富真的時候,李富真也是雙手搭在了丁羽的肩頭上面,"我為此付出良多,但總需要有所回報才是,你就是最好的回報,但是其他的東西呢?對于你我來說,貌似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牢靠!"

丁羽的一只手也是找到了李富真的脖子,然後輕輕的揉了兩下,緩解一下她的情緒,彼此之間的距離太近了,自己能夠感受到她的心跳動的有那麼一些過快了,這個並不是非常好的現象,所以丁羽也是盡可能去緩解!

李富真也是把自己的腦袋靠在了丁羽的胸前位置,也不知道為什麼,丁羽的手抓在自己的脖頸上面,給自己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是一只貓被抓住了脖子一樣,非常的舒服,讓自己都快要忍不住的呻吟了,自己很是不舍這樣的感覺.

但下意識的呢?李富真又想把自己融入到丁羽的身體里面,所以也是在丁羽的身上面就好像是美女蛇一樣的來回扭動著,對于丁羽來說,這個還真的就是相當的考驗,自己想到過無數的可能性,但偏偏沒有想到她會采用這樣的方式和方法!

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讓丁羽都相當的無語,心理上面的壓制呢?這個沒有太多的問題,但是生理上面的壓制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容易,而且李富真在自己的懷里面可以說是異常的不老實!

不過就算是這個樣子,丁羽依舊沒有表現的急不可耐,依舊是在用自己的雙手緩解著李富真,這個女人呀!還真的就是稍顯有那麼一些極端了,就算是自己願意,也不需要在這樣的環境當中了,讓自己日後怎麼來面對?

而李富真這個時候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整個人就好像是樹懶一樣掛在了丁羽的身上面,丁羽明顯能夠感受到她身上面的熾熱,自己的下身呢?也是有那麼一些脹痛的感覺,她為了這個倒是真的豁出去了!

究竟過了多長的時間,丁羽也說不清楚,反正身上面的襯衫都已經濕透了,上面的鈕扣也是不翼而飛,全部都被李富真給撕裂開來,重要的不是這一點,而是自己的肩頭好像已經出血了,自己甚至都不需要轉頭就能夠看到這一點!

咬住了就不松口,根本就不給自己任何的機會,丁羽也是勉強能夠站住自己的身體,至于自己懷里面的李富真呢?這個時候好像意識也是恢複了一些,但是卻牢牢的掛在了丁羽的身上面,不是說你想要松開就可以松開的!

看著打開的電梯門,丁羽也是歎了一口氣,踉蹌的從里面走了出來,隨即丁羽也是撥動了泰熙的電話,沒有多久泰熙就上來了,看到兩個人的情形,也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都說了,住在這里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的!過來幫忙!"

雖然聽到了,但是泰熙也是注意的看了一眼,身上面已經不完整了,但是下身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鼓鼓囊囊的呢?也是讓人有那麼一些看不過眼去!"怎麼會這樣?"

丁羽也是搖頭不已,"別提了,我現在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處理一下,其他人這個時候恐怕都不是那麼的方便,還有最好快一點,我這邊都已經快要忍不住!"隨即也是指了一下自己的下身,是真的煎熬呀!

泰熙也是咬著自己的牙,兩個人也是把李富真給扶到了房間里面,隨即泰熙也是簡單的給擦拭了一下,然後給放置到了床上面,隨即也是沖向了衛生間,那邊的丁羽歐巴還在等著呢!這個絕對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看著進來的泰熙,丁羽這個時候也顧忌不了那麼多了,自己都快要爆炸了,泰熙呢?也是強忍著,先前的時候略顯有那麼一些痛苦,但是很快的也是適應了過來,可是看著肩頭的壓痕和印記呢?泰熙的心里面也是有些反酸.

隨即也是埋頭在丁羽肩膀的另外一個方向,看清楚了位置之後,也是直接的就咬了下去,丁羽並沒有要崩起來自己肌肉的意思,不然的話容易讓泰熙的牙齒直接的就脫落,咬了就咬了吧!不然的話還能夠怎麼樣?

但是這個咬住了就不松口,這算是什麼?丁羽的心里面也是真的就有那麼一些納悶了,不至于這樣吧!咱們好說好商量來著,不過泰熙有那麼一些高估自己了,同時也是低估了那位富真歐尼的厲害了,很快的泰熙就有那麼一些生受不住了!

丁羽這邊的感受也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因為泰熙完全就不能夠配合自己,遲疑的功夫泰熙也是從丁羽的身上面蹦了下去,也就是喊了一聲,隨即也是把丁羽一個人給扔在那里,無奈之下丁羽也就只能是一個人拎著冷水了!

這個並不是最好的方式,也是略勝于無,很快的一團火熱也是靠在了自己的身上面,而丁羽也是明顯的就感覺到了這團火的不一樣,跟泰熙有著過于明顯的差別了!可是這樣真的好嗎?可是下面的脹痛呢?已經快要忍受不住了!

所有的一切呢?都是背後的這位給害的!還有就是自己的要害也是被她死死的抓在了自己的手里面,自己甚至都有那麼一些懷疑,是不是要給自己抓爆了!

這一番折騰下來,浴室里面已經不太像話了,丁羽倒是釋放了,但是身下面的兩位呢?早已經是狼狽不堪了!丁羽也是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何苦來哉呢?不過接下來的收拾呢?就不要假借人手了!

早上的時候,泰熙其實早就已經醒來,但是躺在床上面,就是不肯起來,因為剛才的時候自己也是注意到好像丁羽歐巴就在旁邊的不遠處,昨天晚上的時候太過于的胡鬧了,自己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很難去面對!

"不起床?"丁羽看著好像'和顏悅色’的樣子,但越是這樣,泰熙越是搖頭,開玩笑一樣,昨天晚上的時候闖了多大的禍事,自己的心里面最為的清楚,所謂的羞愧難當呢?倒是沒有多少,但是這個過失呢?自己感覺有些丟人.

看著在床上面蒙著自己頭的泰熙,丁羽也是火氣很大,直接的就把泰熙身上面的蠶絲被給掀開了,然後不容分說的就是幾巴掌,但就算是這樣,泰熙也是沒有要起床的意思,依舊是捂著自己的腦袋,丁羽也是真的無奈了!

"你等著,看我回家怎麼收拾你!"

一直等沒有什麼聲音了,泰熙才放下來捂在自己腦袋上面的蠶絲被,嘴里面也是嘀咕了兩句,隨即也是捂住了自己的臀部,好痛!一點都不知道憐花惜玉.(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零六章 金字塔    下篇:第六百零八章 還算男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