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零六章 金字塔   
  
第六百零六章 金字塔

李健熙對于在場所有人的心思呢?也都是看在了心里面,大家現在對于自己的兒子呢?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看好,沒有關系的,畢竟從時間上面來看,還是有那麼一些早!

大家現在還是很給自己和丁羽的面子,至少在這個時候呢?並沒有駁了面子的意思,有了強有力的支持呢?這個情況就是不一樣呀!

自己再堅持幾年的時間沒有任何的關系,剩下來呢?就看自己兒子的表現了,所有的路呢?都已經鋪設好了,牌面也是非常的清楚,如果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都能夠讓自己輸了,自己也真的就是無話可說了!

酒會進行的時間並不是很長,酒會結束了之後,在李健熙的招呼之下,幾個人也是走近了一個並不是很大的房間,房間里面非常的明亮,不過也就是一張圓桌和幾張椅子,桌子上面也沒有任何的裝飾物品,甚至于整個房間里面呢?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簡單.

丁羽和李健熙兩個人也是最後走進來的,看著房間里面的諸人,丁羽也是挨個的握手,輪到sk的時候,丁羽先是停頓了一下子,"今天能夠站在一起,諸多感慨,我給崔家准備了一份小的禮物!還請日後多指教!"

"謝謝!"聽到丁羽這麼的說,sk的這位隨即也是微微的躬身,今天來的諸人呢?在整個韓國來說,都已經是金字塔的頂端了,丁羽當著眾人的面呢?可以說是給了崔家相當大的一份禮遇,以往的事情呢?丁羽下手是非常的狠辣無情,但畢竟是崔家有錯在先的!

在酒會開始之前呢?彼此之間在李健熙的調和之下呢?都已經達成了和解,而現在丁羽當著眾人的面又給了這樣的台階,sk的當家人也絕對不是什麼傻瓜,禮物的貴重無關緊要,但是當著大家的面,丁羽這麼的說,對于整個sk來說,都是一種榮光!

就是簡單的幾句話,本來就良好的氣氛也是一下子的就被挑了起來,等門被關上的時候,房間里面的眾人也是落座,整個會議的召開呢?就是幾個人,絕對沒有其他的什麼外人,外界的警戒也是超乎想象的!

房間里面的幾個人究竟都談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也不會讓外界知曉的,組織可能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松散,但是大家的目標還是非常的一致.

丁羽在其中呢?提供了一個平台和渠道,起到了些許催化劑的作用,不過在其中占據了最為重要位置的人呢?還是李健熙,丁羽並沒有索取任何的位置和要求,這一點讓大家頗為滿意的同時呢?也是有那麼一些感慨!

年輕是資本,輕狂一點這個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就算是這些老家伙表現的很是刻意和恭維,丁羽卻從來都沒有其他的表露.如果說丁羽一直站在三星的背後位置,日後還真的就很難說呀!至少動起來手來是比較困難的一件事情!

sk和樂天的兩位是共乘一輛車離開的,"老家伙,你這一次可以說是博得了頭彩!"看著老家伙手里面的東西,自己也是非常的羨慕,雖然說是贈送的禮物,但是實際上面?這一件東西所代表的意義絕對的不簡單!

"博得了頭彩恐怕只是一方面的原因,不得不說這位絕對厲害的夠可以,換個角度來看,站在你我現在的這個位置上面也許能夠做到這一步,但是臉色絕對不會如此的坦然,而他呢?現在才多年的年紀,用中國話來說,剛過而立之年罷了!"

樂天的老家伙也是點點頭,"是呀!剛過而立之年罷了,竟然可以如此的理智,雖然說大家追求的呢?是共同的利益,但是到了他這個層次,所謂的利益也就是一種說法罷了,就算是把你這個老家伙給排除在外,也不會有太多的影響!"

sk的老者也是狠狠的瞪了一眼,"看來你是真的准備搶奪這個位置了?李董的身體現在還不錯,你現在不會有太多的機會,更為重要的一點,現在這個時候我們不管是誰都沒有獲取丁先生的支持,這一點太關鍵了!"

"我聽說一個消息!一個從其他渠道得到的消息,現在這個時候可能還不會有超過這個數目的人知曉,包括你我在內!"說完了之後也是伸出來自己的巴掌!

"什麼意思?"sk的老家伙也是微微的一愣,隨即也是把手里面的文物很是小心的給放置到了盒子當中,"不要打這個東西的主意,它會被放置到家族當中,這個是我們崔家的榮光,絕對不會讓其他人染指的!不過我可以考慮請你喝一頓!"

"這個消息絕對的價值千金,我現在正在考慮究竟要不要告訴你,不過我也是有那麼一些懷疑,這個消息究竟是來源于什麼方面,更為確切一些的來說,知道消息的人呢?丁先生,李董父子以及李富真!"

sk的老者琢磨了一陣,然後試探的說到,"我知道丁先生跟富真丫頭的關系好像很是不錯,究竟涉不涉及其他的問題,這個沒有人知道,不過泰熙那個丫頭跟富真的關系好像也是好的有那麼一些過分,這個讓人有些看不懂!"

"你這個老家伙想的太齷蹉了!"樂天的老者也是搖頭笑了起來,"好吧!我聽說先前在藝術館你得到了一幅畫,作為交換,我把消息告訴你!那頓酒呢?記著!找時間一起喝一杯就好!"看著自己的老朋友點頭之後,自己也是接著的說到,"富真那個丫頭會被剝離三星!"

"這個消息的價值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值得一提!"

"是呀!如果單單從這一點來看,這個消息確實不怎麼值錢,但是就我得到的消息,這個事情是丁羽親自過問的,我不知道丁先生究竟是什麼打算,但是我覺得這個是招攬的開始!"

sk的老者也是沉默了下來,這個還真的就很難去判斷,畢竟對于消息的來源有那麼一些不太確定,究竟是誰放出來這樣的消息呢?再者就是丁羽把李富真從三星給剝離出來,究竟是丁羽的意思,還是三星的意思?

"如果說這個是丁先生的意思,這里面的問題就很是值得去玩味了,如果說這個是三星的意思,那麼他們就是在紮籬笆,而且越紮越緊!絕對不想其他人破壞了!"

"我也很難下這個方面的判斷!"樂天的老頭子也是搖搖頭,"我甚至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調查出來消息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但絕對是出自我說的四個人,誰都有這個方面的嫌疑,誰都有這個方面的動機!"

"去拜訪丁羽丁先生絕對不會是一個好主意,就算這個事情的風聲是他放出來的,他也絕對不會希望現在這個時候有人去打擾他,而且就我來看,這件事情的風聲由他傳出來的可能性和可行性非常的小!"

"找機會見一見富真這個丫頭吧!"說完了之後,兩位老者也是對視的一笑,很顯然他們已經找尋到了共同點,至少是未來利益的共同點了!

而與此同時,李健熙也是跟自己的兒子李在镕坐在了一起,兩個人並沒有立刻的離開,而且就算是離開了,兩個人也絕對不會公乘一輛車,這個是很早之前的時候就養成的習慣,不會有任何的更改!

"你怎麼看丁先生在這個會議上面的表現?"

"難以理解!"李在镕也是表現了自己的態度,"他承受的是英國和美國兩個國家的教育,雖然不是學前教育,但至少是應對的教育,而兩個國家的精英呢?對于其他人的態度通常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屑一顧的!很多時候都是以自我為中心!"

這樣的狀況自己經曆的太多了,別看自己是三星的皇太子和繼承人,但是到了美國,自己也是深深的體會到了那幫精英的眼色,他就是用下眼皮來看待你,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講,你願意還是不願意,都需要受著!

"丁先生跟那些美國人和英國人都打過交到的,而且還都是非同一般的那一種,甚至于當著眾人的面給了他們相當的難堪,你妹妹曾經跟我提及過這個方面的事情,當時的狀況有那麼一些過于的血腥,我聽了之後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父親的意思是說,他來回之間變化的太快了?"

李健熙感歎了一聲,"不是說他來回的變化太快了,我只是想要通過這件事情告誡你,丁羽他能夠走到今天的這一步,絕對不是什麼僥幸,知人善用呢?只不過是其中最為基礎的一個方面而已,重要的是他自己能夠做出來隨機應變的反應!就好像今天的狀況,你能夠做到嗎?"

對此李在镕也是考慮一陣,隨即很是無奈的搖頭,"如果是我的話,我做不到,不僅僅是心里面,甚至是臉面上也過不去,對于丁先生來說,sk呢?不說是手下敗將,但也有那麼一些不值得一提,甚至是主動的靠上來,我也不會有太多的理會!"

"是呀!不會有太多的理會,不否認sk在國內呢?可能稍有勢力,但是從整體的局面來看,對于丁羽丁先生的影響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但是丁羽丁先生的反應呢?讓所有人都出乎預料,而且這個效果也是非常的好!"

李在镕也是點頭,這個事情給大家帶來的影響可以說是相當的大,大家對于丁羽的印象呢?可以說是進一步得到了加深,效果真的是太好了!

"父親,美國方面的事情你看什麼時候聯系比較的合適!"李在镕呢?也是認識到了自身的問題,但是自己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好意思,甚至是臉上面有那麼一些難堪,畢竟自己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

所以也是直接的就轉移了話題,李健熙呢?看著自己的兒子也是點點頭,自己也知道這段時間給與他的壓力稍微的有些大,"等丁羽丁先生離開了之後,你可以親自的去一趟,具體的事情你自行的來處理!這邊就不干預了!"

是!李在镕也是用力的點頭,父親這一筆並沒有告知自己事情究竟要如何的來處理,甚至連最為根本的建議都沒有,這本身就是一種改觀!

"說一說你妹妹的事情!"看著李在镕,李健熙也是含住了自己的大兒子,"她注定是要被剝離三星的,公布的時間不會放置到現在,但是事情的處理呢?你需要有一個准備,不僅僅是她,還有你二妹,也是同樣的如此!"

"全部?"李在镕看著自己的父親,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父親,就這麼的剝離略顯有那麼一些殘酷,給她們一些經濟方面的補償吧!"

這個話不需要讓自己的父親來說,還是自己來說吧!更何況父親也是這個意思的!這一點可以說是非常的好洞悉,又不是什麼難事!李健熙也是考慮一陣,隨即搖搖頭,"掛在她們名下的東西是他們的,但是三星的主體跟她們沒有任何的關系,可以享受分紅,如果有出售的意向,只能是出售給你!不需要有異議!"

"父親,這件事情我可以來處理,但是這件事情我恐怕不方便出面的!"畢竟是自己的妹妹,而且還是親妹妹,重要的是他們為了三星也是付出良多,現在給剝離了,從人情世故上面來說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妥.

"我知道,這件事情我來處理,你來處理總歸是有那麼一些不妥!"李健熙也是伸了一下手,不過卻沒有要縮回去的意思,"其實這件事情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我覺得丁羽把你妹妹給剝離三星呢?可能是有其他的想法!"

嗯?李在镕看著自己的父親,什麼意思,對付自己嗎?但是富真都已經被剝離整個三星了,就算是想要掣肘自己都做不到的,所以對于父親的猶豫呢?也是感覺有些不解!

李健熙看著自己放置在那里的手,也是搖搖頭,很慢的把自己的手給收了回來,"把你妹妹給剝離三星,我所謂的補償呢?是絕對不夠的,丁羽他自然也清楚這里面的問題,給我的感覺,他想要的絕對不是三星!"

什麼意思?李在镕感覺有那麼一些弄不明白了,丁羽對于三星沒有任何的意思,那麼把自己的妹妹給剝離三星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對三星有意思嗎?不應該的,如果說真的對三星有意思的話,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妹妹離開三星的.

"他看上了富真?"隨機李在镕也是搖頭,"不會吧!"

倒是李健熙點點頭,"他應該是看上了你妹妹,不過應該跟你所謂的看上了是兩個意思,確切的來說他應該是看上了你妹妹的能力了,所以直接的就讓她從三星離開了,這樣的話就不需要有太多的壓力背負了!"

看上自己妹妹的能力了?對此李在镕還真的就是感覺猜測不透,這究竟是一個什麼狀況?自己的妹妹究竟有什麼樣子的能力,富真的一切呢?自己基本上都是有所了解的,她掌控的產業呢?自己也基本上都是有數的!

如果說真的有能力的話,也不知道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間來著,但是父親的話呢?又不像是故意的在周緣,沒有太多的必要,更何況現在就是他們父子兩個人而已!

"富真究竟有什麼樣子的能力,竟然會被丁羽如此的看重?"李在镕呢?微微的有那麼一些不太平衡,"又或者說他本來就想要制衡!"

"不!"李健熙搖頭,顯然是不同意這個方面的說法,"如果說丁羽想要制衡的話,不會選擇你妹妹的,對于他來說,這麼的做沒有任何的意義不說,相反還會引起來三星方面的警覺和反感,這是一定的!"

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面,李健熙也是意有所指的說到,"丁羽是絕對不會跟我們打這個擂台的,因為對于他來說,這個不僅僅是打臉這麼的簡單,而且是相當的得不償失,很顯然先前對于你妹妹動手的事情,他推波助瀾了!"說到這里的時候,李健熙也是笑了起來,笑的有些勉強和無奈,"他就這麼的看好富真嗎?"

"父親,他就算是看好妹妹,會把她安放在什麼位置上面?"李在镕也是真的沒有想明白,"三星顯然是不可能的,如果說是韓國這邊的話,貌似也會讓其他諸人感覺到心里面的不太平衡!這個對三星的支持有些太過火了!"

"是呀!不可能是三星的,也不可能是這邊的,那麼整個亞洲呢?"李健熙也是哼了一聲,這個呢?並不是不滿,而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丁羽把自己的女兒放置在那個位置上面,究竟是太過于的自信呢?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呢?

反正現在這個時候,李健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想不明白,自己也不准備想的太過于的明白了!讓自己的女兒離開三星呢?對于三星來說,是一件好事,對于在镕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從方方面面來看,大家都得到了滿意的結果,要知道這個跟所謂的親情呢?並不發生其他的關系,利益?才是主導一切的根本!(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零五章 不甘驅使?    下篇:第六百零七章 得償所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