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零五章 不甘驅使?   
  
第六百零五章 不甘驅使?

重新回來的丁羽,看著很是恭敬的李在镕,隨即也是把咖啡遞給了李健熙,非常隨意的樣子,空閑出來了自己的手,隨即也是拍了兩下李在镕的胳膊,沒有過多的言語,但是肢體上面的動作足以說明很多的問題了!

沒有什麼關系的,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嚴重!誰都有失神的時候,習慣就好了!

李健熙看著丁羽的動作,也是舉了一下手里面的咖啡,如果說現在有酒的話,可能會更好一些,不過自己也知道,現在不管是咖啡還是酒都是無所謂的!

李健熙和李在镕兩父子並沒有停留太長的時間,很快的也是離開了,不過丁羽並沒有太長時間的清淨,李富真也是從套房里面走了出來,就她獨自一個人,看著她的打扮和裝束,丁羽也是微微的點點頭,跟泰熙還真的就是不同的類型!

泰熙呢?骨架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小,而李富真呢?骨架很大!泰熙呢?很是清純,而面前的李富真呢?多少有那麼一些誘惑的味道.

不過丁羽並沒有在李富真的身上面流露太長的時間,丁羽的目光繼續的看向窗外,"怎麼?現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了,絕對不會是最好的選擇!"

"看來是壞消息了,是這樣嗎?"李富真倒是很聰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打擊太過的原因!丁羽也是狐疑的看了一眼,李富真則是莞爾的一笑,"剛才的時候碰到了父親,隱諱的說了兩句,我大致上面猜測到了!"

這一次丁羽並沒有再回頭,"我跟李董達成了一個協議,把你從三星剝離出去,這樣對于李在镕來說,是安全和放心的,同時你也徹底的跟三星的那個位置說再見了!"

李富真也是往前走了兩步,跟丁羽並排的站在了一起,"我本來對那個位置就沒有什麼向往的,甚至于一點這個方面的意思都沒有,但貌似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的去看,在大家想來,好像我就應該是順位的繼承人一樣!"

"優秀呢?是一件好事,但是在三星這個帝國來說,太優秀了,並不是一件好事,更何況你還是一個女人,這一點是絕對的致命傷!"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的態度也是有那麼一些模棱兩可,李富真聽沒聽出來,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剝離三星,但是不脫離三星!"李富真的這個話明顯帶著嘲諷!"我哥哥呢?一直都有這個方面的想法,但是卻沒有這個方面的膽魄和勇氣,看來他在你這里得到了相當的支持,是嗎?我應該說恭喜的!至少對于您來說,是如此!"

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從目前的局面來看,三星的穩定是最為重要的,至少對于我個人構建亞洲方面的勢力起到了相當的作用!"

"會不會太直接了一些?"李富真也是有些意外的說到,"你這樣是不是在告知我,至少在目前這個時候三星還是起到了穩定軍心的作用,也就是說父親是用這件事情來威逼你,而你沒有其他的選擇,這個是我的理解,不知是不是正確?"

"太想當然了吧!"

"是嗎?原本想著至少應該還會有些許的解釋!至少能夠安慰一下自己來著!"李富真也是故作嗔怪的說到,"不過這件事情倒是有那麼一些解釋不通的地方,為什麼要單獨的把我給拉出來呢?我個人對于三星方面已經沒有什麼影響了!"

而這個時候丁羽則是轉過身來,注視的看了一會站在自己身邊的李富真,看得李富真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精神恍惚,丁羽這個究竟是什麼意思?在遲疑之間,丁羽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坐,事情到了現在呢?也是需要跟你談一談!"

"哦,我一直也是等著這一天,洗耳恭聽!"

"我現在呢?還很是不確定你是不是做好了這個方面的准備工作!"坐下來之後,丁羽的兩條腿也是搭在了一起,顯得有那麼一些隨意,甚至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不否認,丁羽做出來這樣的姿勢,還真的就是有著別樣的吸引力.

"這麼的說來,你對我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看重,我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我的感謝!"

丁羽擺擺手,"跟男女之間的私情沒有任何的關系,不否認你很是誘人,但這個並不是我看重你的主要原因,我還是比較看重你個人的能力,在構建亞洲的勢力上面呢?我缺少一個幫手,一個能夠起到重要作用的幫手!"

"什麼?"李富真也是驚愕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不過站起來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快樂,所以高跟鞋也是一下子的就踩到了自己的晚禮服裙擺上面,這也是讓身上面的晚禮服完全的就脫落下來,整個人差不過就是赤身*的站在了丁羽的面前.

誠然李富真對于丁羽非常的有興趣,但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丁羽的面前,李富真也是第一時間的就捂住了自己的胸膛,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尷尬了.丁羽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也是閉上自己的眼睛搖搖頭.

"就算是激動,也不至于如此吧!"丁羽為了緩和這個尷尬的氣氛,也是很無奈的說到,隨即也是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李富真的身上面,然後轉身過去!

李富真看著背身過去的丁羽,嘴角也是微微的上翹,自己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在剛才自己的衣服脫落的時候,丁羽眼神當中的驚愕,看來這麼多年沒有放棄身體的保養還是非常正確的,而且自己也是從泰熙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

在這一點上面自己還真的就是頗為的羨慕泰熙,根本就不需要用所謂的化妝品來打扮自己,也不需要采用什麼整容,完全就可以用純天然的方式來保護自己,誠然造價真的是不菲,但對于自己來說,如果說是錢的問題就根本不是任何的問題.

重要的是缺少這個方面的方式和方法,丁羽對待他的這個'老婆’,加上引號是因為他們並沒有結婚,還真的就是非常的好呀!好的甚至是讓自己都有那麼一些嫉妒了,不就是讓丁羽喝了頭啖湯的人嗎?也不至于寵溺到如此的程度!

等重新的收拾好了之後,李富真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聲,直到這個時候丁羽才重新的轉過頭來,看了一下李富真身上面的衣服,特別是撕裂的肩帶也是笑了一下,"看來這個會讓很多人都疑惑的,我這個算不算是洗不清楚了?"

"都已經成為你的人了,無所謂了,我對于這個事情還是非常有興趣的!"

對于李富真的挑釁,丁羽也是沒有再去提及的意思,別繼續的撩撥自己了,沒有什麼意思的!"我對于亞洲方面的勢力構建有諸多的想法,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至少在這一點上面不會有太多人比你更加的合適!"

"還真的就是感覺很榮幸!"李富真緊了一下丁羽披在自己身上面的衣服,隨即也是一本正色的說到,"我對此很有興趣不假,但你就這麼的放心,要知道我並不是你的女人,我們之間的關系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密切!"

"你是說我們要找尋利益的結合點,只有這樣,才能夠彼此之間相互的合作,可以這麼的來理解嗎?"丁羽也是若有所思的說到,不過同時丁羽也是緊皺眉頭!

"不錯呀!我有那麼一些找尋不到我們彼此之間利益的結合點,再一次強調一遍,我不是你的女人,我跟孫英男和莉莉的身份是不太一樣的!她們可以為你死心塌地的,但是並不代表著我也同樣的可以,所以你知道的,我需要更為有用的東西!"

"我可是救了你的命!"丁羽也是玩味的說到,"連這個都不夠!"

"你救了我的命呢?只是說明我有這樣的價值,當然了這個人情我肯定會還給你的,但是並不代表著我就心甘情願的被你去驅使,這個完全就是兩回事情!"李富真也是步步緊逼,"當然了你要是想不到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選擇!"

丁羽擺擺手,"現在談條件有些過于的早了,我還需要談及一下有關方面的問題!"李富真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我還有時間的,要知道算計呢?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說完了之後,也是披著丁羽的禮服離開了,這個倒是讓丁羽感覺有那麼一些尷尬,好在沒有太長的時間李富真就把丁羽的衣服給送了回來,接過自己的衣服,丁羽也是嗅動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好像有那麼一些特殊的味道.

不過泰熙這個時候也是走了過來,看到丁羽的時候,也是抿著自己的嘴偷笑不已,丁羽感覺有些疑惑,隨即泰熙也是低聲的在丁羽的耳邊說著一些什麼,丁羽聽清楚之後,臉上面的表情也是異常的怪異.

"這個女人瘋了,絕對的瘋了!"

倒是泰熙整理著丁羽身上面的衣服,微微的搖頭,"瘋還是沒瘋的,這個我說不准,但是這里面的問題還真的就是相當有意思,很顯然你給與她的壓力稍微有那麼一些大了,讓她一時之間恐怕都不知道應該如何的自處了!"

丁羽咬了咬自己的後槽牙,"當時的時候就應該直接一巴掌給拍到在地了,恐怕就不會有這樣的麻煩了,而現在她竟然表現的如此矯情!你說我這個是不是自找?"從這個說話還是能夠看出來,丁羽現在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委屈.

"行了,就不要得了便宜就賣乖,兩個孩子我已經讓她們陪著了!"看著丁羽歐巴疑惑的樣子,泰熙也是解釋了一下,"就是我看上的那些女孩子,不過她們今天並沒有全部的都過來,有些人有其他的事情,其他的該來的都來了!"

"把她們給叫過來了?"丁羽也是搖頭笑笑,有那麼一些大費周章,"兩個小家伙怎麼樣?"

"這一下子可是有人陪著他們玩了,非常的高興,折騰的有那麼一些歡鬧!"泰熙也是搖搖頭,"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這個精力,我很是懷疑!"

丁羽和泰熙兩個人說話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很快也是有人來敲房間的門,下面的酒會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就等著丁羽和泰熙兩個人蒞臨了!

丁羽則是伸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泰熙也是順勢的挽著丁羽的手臂,兩個人也是順勢的走出了房間,打的名號呢?是三星的酒會,但實際上面三星方面可以摻和進來的人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甚至是少的有那麼一些可憐!

甚至于參加酒會的人員也是少的有那麼一些可憐,樓上樓下三層全部都被封閉了,不許有人其他人造訪,在這一點上面三星方面的安保做的很是相當不錯.

丁羽的到來也是得到了大家熱烈的歡迎,不過整個的過程當中,丁羽除了跟幾個人見過面之後,並沒有其他的動作,甚至連最為簡單的發言都沒有!

但是不管怎麼樣?丁羽能夠來,就說明他是站在三星背後的,甚至是完全支持的態度,現在這個時候發言還是不發言的,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

不過出席這場酒會的所有人都是把目光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年輕的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完全就不給其他人任何的活路呀!家里面的孩子跟這位一比較,不好聽的說,跟屎一樣,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差別.

"老崔,聽說你們當初的時候有著相當的別扭來著!"樂天的人看著sk的人,也是有那麼一些開玩笑的說到,"就沒有再找你這個老家伙的麻煩?"

"你這是想要逗我開心,還是說眼紅?"sk的人也是不甘示弱的回瞪了一眼,隨即也是把目光放在了丁羽的身上面,丁羽可能也是感覺到了什麼,回看了一眼,然後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表示示意,很顯然彼此之間的態度還是很不錯的.

"沒有你想象當中的那麼糟糕,誠然先前的時候有些許的誤會,但是誤會解開了就好了!"可能是因為丁羽的回敬,所以這個說話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硬氣,這個還真的就是讓樂天方面的人有那麼一些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

相對而言sk的人還是比較的有優勢,畢竟手里面呢?掐著相當的資源,這個就是跟彼此之間合作的基礎和根本.在這一點上面呢?其他的財團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便利條件,不過sk方面能夠參加這個酒會,也是說明了丁羽的心胸還是很開闊的.

當初鬧出來的事情大家都是知曉的,誰的家里面呢?都有這樣的紈绔子弟,如果說真的能夠給家里面貢獻一點什麼的話,倒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但如果說就知道給家里面招災惹禍的,還是盡早給剔除,比較的好!

sk雖然說鬧出來了那麼一出事情,但是接下來的這兩年貌似這個方面的風聞真的是太少了,剛才在李健熙董事長的引薦之下也是彼此之間的見了一面,丁羽和泰熙兩個人呢?對于sk方面倒是沒有太多其他的意見了!這本身就是好事.

畢竟這麼多年都過去了,而且其中的一份子呢?並不能夠代表所有人,加上有李健熙在其中穿針引線,所以彼此之間的關系倒也是得到了極大的緩和,至于接下來的嗎?就要看彼此之間的表現了!

"為了李在镕,李董可以說做到了能夠做到的一切!"很顯然樂天方面的人也是意有所指的說到,"我聽說最開始的時候,好像是李富真打下來的這個關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今天可沒有看到她出面!"sk的人也是微微的一笑,很顯然也是聽明白了這里面的關系,但凡這位李董在的一天呢?大家都不會對于這個位置發出來任何的異議,但如果說李董出現了什麼狀況和問題的話,誰認識你李在镕是誰?

有這個方面想法的人呢?還真的就不是一個兩個,給與李在镕的時間和空間還是有大把的,問題是李在镕能不能夠處理好有關的事務,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被大家所看好,畢竟像是丁羽這樣的妖孽呢?不是誰家都有的!

重要的是這些年李在镕的表現呢?大家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能不能夠接手三星這個問題大家不擔心,但是接手了三星之後,會有什麼樣子的表現,這個問題就難說了!丁羽是唯一的一個,同樣的李健熙李董事長也是唯一的一個!

酒會的氣氛還是很熱烈的,李健熙呢?很好的把自己的兒子給推了出去,不過相對來看,丁羽的表現,略顯有那麼一些沉靜,完全就不像是一個年輕人,甚至連說話都不是很多,更多的時候報以淺笑!

有那麼一些生人勿進的味道,但是架不住大家是真的對他有這個方面的興趣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零四章 酒會前的選擇    下篇:第六百零六章 金字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