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六百零一章 頻臨崩潰   
  
第六百零一章 頻臨崩潰

丁羽回到住處的時候,泰熙並沒有回來,不過卻是給丁羽打了電話回來,打電話回來呢?一方面是聽說富真歐尼去了家里面,自己作為女主人不在家了,這個有些失禮.再者就是兩個孩子,這一次也是相當的鬧騰!

李莞呢?被他們給整的夠嗆,也不知道兩個小家伙究竟是哪里來的那麼多想法,本來很是青春靚麗的頭發,一夜之間就好像被狗啃了一眼,自己和母親兩個人看到起床的李莞,當時的時候就笑噴了!

"他們究竟是用什麼去干的?"丁羽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好笑,兩個小家伙做了這樣的事情沒有被發現,這倒是相當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李莞昨天晚上的時候心情有些不好,所以稍微的喝了一點酒,結果兩個小家伙也是有機可乘,我中午的時候才知道,他們不僅僅是胡鬧了一番,甚至還留下來了照片和證據!"說完了之後,泰熙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哭笑不得,兩個人孩子有些折騰出圈了!

你說這個不好吧?貌似有那麼一些不妥,兩個人小家伙並沒有做什麼惡劣的事情,就是有那麼一些搗亂,但你要說好吧!貌似也是不太妥當,畢竟這樣的事情放在誰的家里面呢?都有那麼一些受不了!

但是父親對于這樣的事情?並不是非常的放在心上面,甚至是把兩個小家伙給看護在自己的懷里面了,父親對于兩個小家伙的疼愛程度甚至已經到了寵溺的地步了!兩個小家伙貌似對自己的父親也是相當的親近!

"後天的時候三星要舉行一個內部的酒會,我就寡家孤人一個!"丁羽也是喃喃的說了一句!

泰熙聽了之後,也是一愣,隨即也是有那麼一些擔心的說到,"富真歐尼先前的時候不是去過了家里面嗎?我的身份是不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

這個絕對不是推脫,而是事實的情況,李富真呢?絕對要比自己的身份更加的合適,自己很是清楚富真歐尼的身份,同時也知道自己的身份,雖然說自己在大家的心目當中掛號了,但是這個掛號呢?跟實際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差別.

"她不合適,酒會上面不會有外界的人出面,基本上就是幾大家族的人,李健熙董事長呢?刻意的召開了這個酒會,其目的也是不一般的,加上先前的時候李富真犯下來些許的過失,她能不能夠去酒會,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另當別論!"

啊!泰熙也是驚訝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三星內部的就會,富真歐尼竟然不能夠參加,這個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太誇張了,究竟是犯下什麼樣子的過失,竟然讓他的父親都做出來了這樣的態度表露,感覺有那麼一些小可怕呀!

"不是說就過來看看嗎?怎麼還鬧出來了這樣的事情來?"泰熙對此也是有些不解,倒不是質疑丁羽的意思!早知道這樣的話,自己就不會帶著孩子回娘家這邊來了!

"哎,你們的這位李健熙董事長真的是給我出了一個相當大的難題,我也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會給讓我去做這樣的選擇,事情都已經到了面前,就只能是去解決了!"在電話里面,丁羽也不好過去的去透露實情!

"我晚上的時候回去吧!"泰熙也是低聲的說到.

"不用了,明天的時候回來也不著急,晚上的時候人和車這麼的多,不要出現其他的狀況!"早一天晚一天回來,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丁羽還真的就沒有那麼多的在意!跟泰熙又聊了一段時間,這才放下電話.

當然了這個過程當中呢?也沒有少了兩個小家伙來搗亂,不過他們也就是哼了兩聲,畢竟這兩天呢?他們胡鬧的有些過分了,現在這個時候聽到自己老爹的電話,這個心里面當然是有所'抵觸’,盡可能的還是不要通話的好!

倒不是說他們的無良老爹會打他的小屁屁,印象當中呢?還真的就很少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老爹的花招真的是太多了,甚至都已經深深刻在了兩個小家伙的腦袋當中了!

以往的時候呢?還真的就很少有這樣發泄的機會,主要是自己的無良老爹呢?真的是太警覺了,根本就找尋不到這樣的機會,倒是來到了外婆的家里面之後呢?找到了非常好的機會,特別是舅舅,有點蠢蠢的!

兩個小家伙肆無忌憚的放羊,丁羽對于這樣的事情不聞不問呢?也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釋放兩個小家伙,自己給與他們的壓力稍微有些大,適當的時候還是需要減緩一下的,至于'受害者’嗎?對于這個問題,丁羽還真的就沒有怎麼關心過!

不過放下電話不長的時間,丁羽的手機就又一次的響了起來,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丁羽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自己在韓國方面的熟人並不多,而且這個來電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鍥而不舍,讓丁羽感覺有些納悶!

等電話接通了之後,傳來了略顯熟悉的聲音,"丁生,我想見你一面!"

"現在?"丁羽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時間,"會不會稍顯有那麼一些晚?"但是電話那邊的李富真呢?卻是非常的認真,甚至是帶有著些許的懇求!

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丁羽也是看到了等候在路邊的李富真,上面的打扮略顯有那麼一些簡樸,不過好在氣質還在,看到丁羽的汽車也沒有要上車的意思,只是站在了那里,"丁生,能夠陪我走一走嗎?"

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朋友嗎?這個不是閑的嗎?不過好在丁羽倒也不是那麼絕情的人,隨即也是拿了一把雨傘,拿著雨傘的意思並不是因為下雨,而是因為必要的談話呢?這把雨傘可以起到一定的防護作用!

"感覺略顯有那麼一些孤單!"丁羽撐開了雨傘,兩個人的身體也是有些靠近,丁羽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咖啡,還是有那麼一些溫熱的,李富真看著丁羽,也是笑了起來,"很可惜,當年的時候被泰熙給搶先了!"

"我跟泰熙認識的時候呢?雖然說小有資產,但是我想李董事長是看不上的,而且我的主業呢?也基本上都是放在了醫學上面,對于其他方面略有關系,但是並沒有太多的心思,只不過後來機緣巧合,才有現在這樣的情況!"

丁羽跟三星呢?是生意上面的朋友,這一點倒是沒有太多的問題和狀況,但是在人情上面呢?自己也就是跟李富真的關系尚可,甚至于跟李健熙呢?都有那麼一些涇渭分明的意思.

因為三星在人情上面顯得有那麼一些太淡漠了,甚至給人的感覺有那麼一些殘忍,根本就不用太多的回避,李富真呢?好像也是聽明白了這個話語當中的意思,也是笑笑,但是這個笑容當中呢?帶有著相當的苦澀!

"我下午的時候跟哥哥談了談,真的要是說起來的話,也是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平靜的談過了,感覺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奇怪,甚至于我很久都沒有把他當成是哥哥了!"

呃?這樣的問題在我的面前說出來,是不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呢?丁羽心里面也是有那麼一些吐槽,相對而言呢?丁羽還是比較的看重李富真,至少在三星的這些家族式企業當中呢?李富真還算是有些許的人情味.

"李董事長呢?在經營上面呢?可以說是突破一定的等級了,甚至于所謂的經營四聖也是相差無幾的,但是一個人在一方面太過于的優異了,總會在其他方面表現的有所差池!"

"是嗎?"李富真顯然是有那麼一些不太相信,"在我看來,丁先生在很多方面都表現的非常完美,讓人真的可以說是心動不已!我想這一點,應該不需要有太多的自謙吧!"

不!丁羽直接的就搖頭了,"也許在外人看來呢?我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完美,但是人嗎?貴在有自知之明,我很是清楚自身的問題和狀況,這個並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得到改善的,我只能是盡量的控制,僅此而已!"

"揚長避短!"李富真端起來咖啡喝了一口,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袖口撩開的位置有那麼一些高,好像因為真絲的關系,滑落的位置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不過丁先生,我很是不明白,為什麼能夠你能夠做到這一步?"

"很難解釋!"丁羽也是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有些經曆呢?是常人所無法體會的,是不是覺得我這樣的說話略顯有那麼一些推脫呢?"

李富真點點頭,自己還真的就有這樣的感覺,不過自己也清楚,自己跟丁羽呢?還算是比較不錯的朋友,所謂的推脫呢?應該不會表露在自己的面前,丁羽顯然是有自己的一些難言之隱.

"我想要自控,但是很難做到這一點,如果沒有您的警告和提醒,我想現在這個時候還指不定在什麼地方!想要清楚的認識到自己,這本身就有那麼一些不太可能!"

"你沒有經曆過死亡,而我經曆過,甚至不止一次的經曆過,不過你這一次呢?倒是跟死神擦了一個邊,甚至于死神都已經快要親吻到你了!我想你當時的感觸肯定是不一樣的!"

丁羽看著遠處的景色,也是搖搖頭,確切的來說,韓國這邊的建設跟國內的建設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沒有辦法相提並論,這個本身就是實際情況而已,又不是自己的吹噓,要是不相信的話,自己親自過來看一眼就知道了!

"每一次的經曆呢?感觸都是不一樣的,這個會造成很嚴重的心理問題,甚至是讓人走上極端,但是同樣的,也會早就另外一種情況,那就是真正的認識自己,不過這樣的情況很少,一般的時候,大家都會走上所謂的極端!"說完的時候,丁羽也是看了一眼李富真.

李富真的眉毛也是跳動了幾下,"我確實有一點的感悟!"

"生死之間呢?有大恐怖,這件事情你想必已經感覺到了,但是給我的感觸呢?你現在的風輕云淡也只不過是一種壓抑,這種壓抑帶來的後果嗎?有可能是瘋狂的!但是給予你自己的感覺,可能又是清醒的,其實這個是一種虛幻,是走向極端的一個開始!"

"不可能,我現在很是冷靜!"

丁羽笑了笑,隨即就是一記耳光,雖然不是很響亮,但是這一記耳光讓李富真有那麼一些暈圈,不過還沒有等反應過來,丁羽又是一記耳光,李富真的眼睛終于有那麼一些明亮了,可丁羽根本就沒有停手!

這一下子可以說是徹底的惹毛了李富真,手里面的咖啡也是直接的就往丁羽的臉上面灌去,現在這個時候還有什麼可想的,先砸在她的臉上面再說,但是出手的速度太慢了,丁羽也就是微微的側了一下自己的頭而已!

不過倒是有不少的咖啡都已經灑在了丁羽的身上面,而李富真這個時候也是掄起來自己手里面的拎包,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現在越看丁羽就越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順眼,先把這個英俊的面孔給砸了再說!

至于什麼所謂的後果,那個是自己應該考慮的東西嗎?先把眼前的這個混蛋給砸了再說吧!幸虧現在這個時候並沒有太多的人,真的要是暴露在其他人面前的話,李富真多年的形象恐怕也是真的毀了!現在的她跟所謂的潑婦,沒有任何的區別!

丁羽並沒有讓這個包砸在自己的臉上面,必要的時候呢?還真的就需要用手阻擋一下,但是這個呢?也是激發了李富真的火氣,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至少做不到所謂的自控,甚至于整個人現在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癲狂!

現在這個時候強行的阻止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等她把心中的火氣完全的發撒出來,可能會更好一些!不過究竟需要什麼時候是個頭,丁羽還真的就不太清楚,很顯然李富真的體力呢?還真的就是不錯!

但是因為白天所發生的事情好像也是耗費了她大量的精力,加上現在這樣的發泄,也是很快的就陷入到了癱軟的過程當中!丁羽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攙扶了一下,隨即在她的脖子後面掐了一把,不然的話誰知道是什麼情況.

既然都已經發泄完畢了,那麼好好的休息吧!看了一下左右,貌似現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要上前的意思,而且看了一眼自己的司機,這個時候也好像瞎了一樣,就算是丁羽有所示意,也是視而不見!

丁羽也是把李富真給抱進了車里面,不過接下來要怎麼來處理呢?帶回家里面這個顯然是不太合適的,但是去酒店呢?好像也不太合適吧!這個還真的就是相當棘手的問題!為什麼要給自己來這麼具有挑戰性的事情呀!不是自己所想的!

不過司機驅車行駛了沒有多遠的位置,一直看著窗外的丁羽好像突然之間發現了什麼,隨即也是叫了一聲前面的司機,"停一下,看見前面的兩個女孩子了嗎?"

司機看了一眼,隨即也是把車停靠在了一邊的位置,然後第一時間就下車了,這樣的事情是自己應該去做的!而拎著幾個方便袋的兩個女孩子呢?這個時候正嘰嘰呀呀的說著什麼,看著猛然之間停靠在旁邊的車輛和從車上面下來的人,也是嚇了好大的一跳!

看著司機邀請的手勢,帶著墨鏡和帽子的兩個女孩子也是順勢的看了一眼,而這個時候丁羽也是從車上面下來,"這麼晚了吃夜宵?你們也不怕撐著?"

"你好!"兩個女孩子也是第一時間的就鞠躬行禮,丁羽也是擺擺手,"會照顧人嗎?"

這個突兀的問話也是讓兩個女孩子有些失神,什麼意思呀!丁羽也是指了一下自己的車,"里面呢?有一位女性,我不太方便!"

兩個女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個心里面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擔憂,畢竟跟面前的這個人呢?並不是非常的相熟,雖然說見過幾面,但是這幾面呢?並不足以相信和信任,這個是絕對的呀!

不過遲疑的時間不長,兩個女孩子就被拉進了車里面,多少有那麼一些強迫的意思,而丁羽這個時候也是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倒是兩個女孩子看清楚半躺在那里的女人之後,臉上面的表情要多驚訝有多驚訝!

丁羽並沒有讓司機立刻的就開車,"你們先打個電話告知一下其他的朋友吧!晚上的時候呢?可能不會回去了,如果是公司方面的,會有人給你們解釋的!"

兩個女孩子也是拿出來了自己的手機,不過手上面的東西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司機則是下車把東西都給放到了後備箱里面!而兩個女孩子也是把李富真給攙扶了起來,"這是富真理事吧!"

她們這樣的身份?喊前輩是不合適的,喊歐尼也是不合適的,倒是李富真身上面的這個理事稱呼非常的不錯!丁羽也是點點頭,"心情有些不太好,所以鬧騰了一番,你們兩個今天晚上的時候可能會稍微的辛苦一些!"(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百章 利益歸利益    下篇:第六百零二章 算後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