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八十一章 沒得選擇   
  
第五百八十一章 沒得選擇

"丁生,我不是這個意思!"

丁羽臉上面的表情呢?非常的平靜,但是眼睛里面所流露出來的目光,讓橘杏子感覺不寒而栗,自己的汗毛都已經立了起來,甚至于整個人都要控制不住的打起來了哆嗦.

自己也不知道恐懼是從何而來的,但是自己還真的就控制不住自己,桌子下面的兩條腿呢?都已經快要擰成麻花了,自己真的很是懷疑,如果直面丁羽的目光,下一刻會不會尿褲子?

"你是什麼意思呢?我不管,我只要大山三郎,明天早上的時候我要看到他,就是這麼的簡單,我不想重複的說,很浪費時間和精力的!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是清楚和明白了!至于你是不是理解,這個是你自己的問題!"

"我現在就去處理!"

丁羽用手敲了一下桌子,本來已經扶著桌子要站起來的橘杏子,就感覺自己的手臂好像突然的過電了,然後身體一軟,隨即就又坐在了那里,丁羽也是看著橘杏子,不過這個時候呢?表情就不像是先前那麼的嚴肅了!

"一晚上的時間,足夠想明白很多的事情了,我不是一個喜歡太繁瑣的人!在能夠解決的情況之下,我會盡量的滿足大家的要求!"

這一次橘杏子是真的聽明白了,丁羽的意思很是簡單,獨食難肥,而且丁羽呢?也不是一個非常苛刻的人,既然自己已經提出來了條件和要求,那麼橘杏子所代表的財團方面呢?也同樣的可以提出來所謂的條件和要求,常理中事!

在橘杏子離開的時候,兩個小家伙也是終于回來了,丁羽也不清楚陶金和保姆究竟帶著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也沒有要多問的意思,不過在兩個小家伙坐下來的時候,也是提及了一句,"你們陶阿姨帶著你們兩個出去玩了,謝過了嗎?"

"謝過了!"兩個小家伙異口同聲的說到."我們還請陶阿姨她們吃了東西!很好吃的,本來想要給爸爸你帶一些過來的,但是總覺得差了很多的味道,還是要親自的去品嘗一下才好!"

吃什麼?丁羽並沒有要太多關心的意思,甚至于是不是有其他方面的危害,丁羽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在乎,但是不能夠讓他們養成其他方面的毛病,至少簡單的做人道理,這一點呢?不能夠有任何的過失!

可以說丁羽有那麼一些要求過嚴了,甚至是讓人有那麼一些看不過眼,畢竟是兩個小孩子,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貌似也沒有看見誰家的孩子這個樣子,但是偏偏丁羽就是在這一點上面死抓不放!

都說日本的學前教育呢?有那麼一些超然,但是丁羽的學前教育呢?感覺比日本方面呢?更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殘酷,真的是讓人有那麼一些看不過眼,就這麼大點的孩子,放置在誰的家里面恐怕都寶貝的不得了,但是在丁羽這里呢?怎麼感覺不太像是對待孩子的方式呀!

不過這些細節小事呢?誰都不會抓著不放的,大家也不可能就一直的討論這個方面的事情!而且丁羽究竟要如何的去教育孩子,這個也是他的權利,其他人呢?還真的就不好的去過于摻和什麼?又不是你的孩子!

更何況丁羽教育孩子的方式呢?可能有那麼一些欠妥,但貌似也是為了孩子好,又不是教育孩子走其他的彎路!大家就更沒有辦法去提及什麼了!

"怎麼?看起來好像有話要說!"

商科也是扭了一下自己的嘴,"主任,橘杏子從入境開始,就一直的在我們的觀察之下了,她的身份呢?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倒是沒有想到,她在主任你的面前,竟然是這個樣子,多少有那麼一些讓人...."

"這個算是在拍馬屁?還是說想要打探什麼?"

對此商科也是哭笑不得,這位主任呀!還真的就是不按常理出牌,不過跟橘杏子的會面呢?也是讓商科有那麼一些不懂,丁羽丁主任究竟是什麼意思呢?當著自己的面提及了這件事情?完全就沒有要避諱情治部門的意思.

要知道這個是以往時候所絕對沒有過的狀況,商科也是拿捏不准這位主任呢?究竟打的是什麼注意,事情就是當著自己的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沒有任何的掩飾,也沒有太多的解釋,但也正是因為這樣,讓自己有些茫然了!

因為自己呢?是最為直接的當事人,這個事情的知情者,在現在這個時候呢?不會有太多人明白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的,可問題是自己的這個當事人和知情者呢?現在也沒有鬧明白,丁羽丁主任究竟想要干什麼,自己已經迷糊了!

不過丁羽在這一點上面呢?還真的就沒有要解釋的太多,而這個時候兩個小家伙呢?卻是突然的舉起來自己的手,"爸爸,媽媽說,這里也算是很近了,讓你有時間的時候也去她那里,媽媽想我們了,也想你了!"

看著兩個小家伙的樣子,丁羽也是伸手擎著自己的下巴,"是你們打的電話呢?還是你們媽媽打的電話!"

兩個小家伙也是吐了一下自己的舌頭,然後點點頭,並沒有說話,但是意思也已經很是清楚,是他們兩個小家伙主動的打電話,畢竟來到了新的地方,而泰熙那邊呢?對于這里也不算是陌生,也就是一海相隔而已!

丁羽並沒有給與任何的回話,這個事情呢?好像就被擱置在了那里,但是出于職業病的考慮,商科覺得這件事情呢?好像真的就是有些許的可能性,畢竟這里距離韓國呢?還真的就不是很遠,屆時,丁羽丁主任會做什麼樣子的選擇呢?

讓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跟著全國跑呢?這個是可以的,但是出國的話,這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是絕對不會被允許的,也就是說到時候如果丁羽真的要是帶著孩子們去了韓國,那麼他們就只能是折返回去!

吃過飯,陶金也是被商科給拽到了一邊的位置,把先前橘杏子來這里的事情說了一遍,也沒有忘記有關大山三郎的這個情況!"所有的事情呢?都是當著我的面來處理的,我也都一一的彙報了,不過我對于咱們主任的了解很有限!所以很難做接下來的判斷!"

"讓你知道呢?只不過是主任想要讓你知道,先生一向都是這樣的,很顯然這個事情呢?是先生主動讓所有人都知道的,但這個究竟有什麼意義,恐怕沒有誰能夠說的清楚!你問我,我同樣的也說不清楚!"

雖然不怎麼在丁羽的身邊了,但是陶金對于丁羽還算是有所了解的,他說出來了這個事情呢?只不過是讓大家都知道,但是知道歸知道,卻沒有什麼人能夠揣測明白這個背後的意義究竟是什麼!至少自己和商科兩個人是不會明白的!

"這件事情呢?不是我們能夠操心的,先生雖然說是告知了我們,但是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傳聲器而已,起到一個喇叭的作用就可以了!"陶金對于自己的定位還是很准確的,事情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不需要有太多的回避.

既然陶金都已經這麼的說了,商科也不可能死抓著這件事情不放,本來就跟自己沒有太多的關系來著,自己呢?在一定程度上面就是一個旁觀者,橘杏子的到來呢?對于自己來說就是一個偶然的突發情況罷了!

而橘杏子在離開了之後,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跟財團方面彙報了有關的情況,丁羽的態度呢?也已經很是鮮明了,現在就輪到財團方面做出來相應的選擇了!

彙報了情況之後,橘杏子也是看向了坐在自己身邊的老者,"田中老師,丁羽丁生為什麼會突然之間有這樣的表現?這實在是太過于的奇怪了,是因為三井一夫先生的緣故,我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能夠理解!"

老者思量了一陣,"站在我個人的角度來看,丁生這麼的去做呢?只不過是順其自然罷了,美國方面的手伸的有那麼一些長了,讓丁生感覺到了嚴重的不滿,這一次的狀況呢?恐怕就是一次警告!別無他意!不過選擇大山三郎,真的是非常好的應對,大山三郎也是非常的合適!"

"三井一夫先生那邊怎麼來處理呢?我聽他的意思呢?針對三井一夫的事情呢?不需要我們出手,也不讓我們來動手,但是需要讓我們搞定大山三郎的事情,這個是不是有那麼一些本末倒置了,大山三郎呢?不是那麼的好對付!"

一提及大山三郎呢?橘杏子也是感覺腦袋有些疼,丁羽為什麼就看上了大山三郎呢?

"田中老師,丁羽丁生說的很是清楚,但為什麼一定要是大山三郎呢?他在本部那邊呢?可以說有著相當的身份?難道這件事情不會激怒本部方面嗎?"

老者搖搖頭,"我覺得丁生的這一手很是聰明,同時又非常的狠辣,這個完全就是在逼迫著政府方面表態,其實大山三郎究竟是什麼方面的人呢?現在這個時候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沒有任何的路子可以選擇了,只能是這麼一條路!"

"現在就去找大山三郎談及這個問題嗎?"橘杏子思量了一陣之後也是搖搖頭,"先前丁羽丁生跟他的談話呢?大家誰都沒有當做一回事情,現在想來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後知後覺,我覺得大山三郎應該有所准備了!"

"他是一個聰明人,自然清楚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個狀況."田中也是感歎的說到,"三井一夫先生的背叛呢?對于我們的打擊並不是很大,對于丁生的打擊呢?也不會很大,甚至于還在預料之中了,他太著急了!"

"老師,你的意思是說美國方面太過于的急切了?是這個意思嗎?"

"美國方面總想著要扳回來這一局,而丁羽這段時間呢?也總是因為東南亞的事情有所忍讓,加上美國那邊的盤子太大了,所以方方面面綜合在了一起,丁羽並沒有要跟其他人一般見識的意思,這個也是放縱了一些人!"

不過這個話說了約定于沒有說,丁羽一直都沒有要發火的意思,現在突然之間的來了這麼一手,究竟是什麼意思?這個才是大家想要弄清楚的地方!

大山三郎看在外門的橘杏子和田中呢?也是鞠躬行禮,僅此而已!臉上面的表情並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驚訝,橘杏子進來的時候也是注意的看了一下,房間里面收拾的很是整齊,並沒有任何凌亂!

"我應該說恭喜嗎?"坐下來的時候,橘杏子也是突然的問了一句.

大山三郎搖搖頭,"我還沒有得到有關方面的消息,但是你既然來了,說明丁羽丁先生那邊應該是出手了,我倒是有那麼一些懷疑,為什麼我這樣的一個小人物會值得他如此的關心,說起來,我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想得太明白了!"

"你沒有想明白,我們也沒有想明白,其實最開始的時候呢?大家都已經開始懷疑你的身份了,為什麼不是其他人,為什麼是你!"

大山三郎端起來面前的水杯,但也就是沾濕了自己的嘴唇而已!"這個問題呢?我恐怕很難回答,因為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想明白,我先前的時候已經說過了這個方面的狀況,從情況上面來說,杏子小姐應該跟丁先生的關系更為的近一些,但為什麼一定要是我呢?我的身份其實並不是合適,甚至于彼此之間的關系也不是那麼的和悅."

這個話說的也是有那麼一些苦楚,因為大山三郎呢?很是清楚,這個事情既然是找到了門上面,那麼自己就沒有可以選擇的權利了!雖然自己現在依舊不是非常的清楚,丁羽找到了自己,究竟想要讓自己做什麼.

但是自己只能是硬著頭皮去做,徹底的站在丁羽這一邊了!

政府方面現在沒有出面的意思,但也正是因為沒有出面,所以大山三郎的心里面呢?更為的確定,自己已經被賣了!先前的時候呢?自己替三井一夫背黑鍋,現在呢?應該是替政府方面背這個黑鍋了吧!這個也是橘杏子上門的原因所在!

橘杏子他們上門,就意味著政府方面已經暗地里面同意了,這件事情呢?他們不好明面上的去表態,從實際的情況來說,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丟人!就把大山三郎給扔出去,然後保存住自己的顏面,這個生意還是很劃算的!

具體的情況呢?不需要跟大山三郎解釋的太清楚,至于大山三郎究竟會怎麼去想也不是那麼的重要,他本來就是一個小人物,就算是被犧牲掉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既然摻和到了這個事情當中,那麼就需要有這個方面的心理准備,更何況也算是情治部門的老人了,這樣的事情也應該是見怪不怪了才是!

大山三郎倒是真的有所准備,但是有准備呢?也架不住這個風暴來的太過于的猛烈一些了,這種出賣呢?對于大山三郎的打擊還真的就是無可附加的,在一定程度上面,他就是被所謂的政府給出賣了!說穿了呢?就是這麼的簡單!

"丁先生有什麼要求!"

"不知道,讓你明天早上的時候去見他!"橘杏子也是搖搖頭,就自己得知的情況來看呢?就是這樣的,丁羽讓大山三郎明天早上的時候去見他,甚至是有意思讓大山三郎摻和到跟自己這邊的談判當中來!

"如此的說來,我算是香餑餑了!"這個話自嘲的味道太過于的濃重了!

"這個事情恐怕現在這個時候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除了丁羽丁生之外,這里面究竟都藏匿了什麼,需要時間來解答了!"

"需要我做點什麼?"大山三郎吐了一口氣,隨即整個身體也是一震,直面橘杏子說到,"既然都已經來了,那麼在這個有限的時間里面,看看我能夠最後的做一點什麼吧!至少在明天早上之前呢?我還有這個些許的能力!"

橘杏子跟後面的老者相互對視的看了一眼.

"大山先生,就我們的推測,丁生很可能會把你推到代理人的位置上面,至少是一個日本的代理人,如果有可能的話,東亞甚至是整個亞洲的代理人呢?這樣的機會,我想誰都不會放棄的,哪怕僅有一絲的可能性!"

大山三郎也是微微的一愣,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過會是這麼一個狀況,不過大山三郎呢?還真的就沒有要去細問的意思,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面的必要!自己現在還沒有站在丁羽的面前,也不太清楚丁羽究竟是怎麼想的.

橘杏子呢?說的也就是一種可能性而已!或許有這樣的機會吧!

"對于杏子小姐來說,是無限的可能性,但對于我個人來說,是對未知的迷茫,而未知呢?有的時候是最大的恐懼,我不能夠做這個方面的保證!"(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八十章 等價交換    下篇:第五百八十二章 面試與考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