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七十九章 破裂   
  
第五百七十九章 破裂

三井一夫趕過來的時候,丁羽也已經離開了,究竟去了什麼地方,沒有人能夠說的清楚,三井一夫一臉陰沉的看著大山三郎和橘杏子兩個人,目光在兩個人的身上面來回的打轉,最終也是把目光落在了大山三郎的身上面.

橘杏子心下也是感歎了一聲,也是真的替大山三郎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值,這件事情跟大山三郎呢?沒有任何的關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橘杏子的心里面很是清楚,但問題是三井一夫的身份呢?讓他們不能夠有任何的反駁.

既然需要一個替罪羊,那麼大山三郎就是最好的替代者,至于會有什麼樣子的下場,沒有多少人會在意這一點的,至于大山三郎呢?也沒有辦法做其他的什麼選擇,不管是身份呢?還是位置,三井一夫都可以壓死自己的.

大山三郎明白還是不明白丁羽的意思呢?他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丁羽對于自己的招募呢?是兩個意思,其中的一方面呢?是對自己的能力比較的有興趣,而另外一方面嗎?則是想要惡心某些勢力!就是故意這麼去做的!

這個事情呢?要跟其他人分享一下嗎?大山三郎呢?也算是本部方面的佼佼者,至少能力上面是如此.他自己也很是清楚,如果說自己把這件事情給透露出來的話,那麼就是對三井一夫的挑釁,這樣的後果呢?是自己所不能夠承受的!

自己是有一定的能力,甚至于背後的家族呢?看起來也是不可以被小覷的,但是自己家族的勢力跟三井方面比較的話,差的太多了,自己的家族呢?有曆史的榮光,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多少的色彩了!

在面對三井一夫的時候,自己不是說不想反抗,而是反抗呢?沒有任何的意義,至少在現在這個時候呢?自己是不能夠有任何的動作,這里面呢?甚至于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丁羽丁先生,究竟是故意的,還是說是設置了一個陷阱!

對于這個問題呢?大山三郎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想不明白,大山三郎既然已經背了這個黑鍋,那麼就不要想著掙脫了,而大山三郎呢?也沒有要爭辯的意思,自己都已經混跡了這麼多年的時間?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明白?

自己爭辯也不會有任何的作用,還不如主動的承當這個失誤,至少對于自己來說呢?可能還是一次機會,不要被電影或者是電視給誤導了,現實要比想象的更加黑暗和恐懼一些!

現在自己是沒得選擇,甚至連投靠丁羽呢?都做不到,還沒有等自己來到丁羽的身邊,恐怕連渣呢?都剩不下,所以大山三郎也是第一時間就向本部方面發出了自己的申請,事情是自己的過失,導致了三井一夫和丁羽的會面失敗了!

至于本部方面會給與自己怎麼樣的處罰呢?大山三郎並沒有任何的關心,反正他已經第一時間的就回到了下榻的地方,然後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的房間里面,會有人來處理這件事情的.

橘杏子倒是想要看一看大山三郎,但這個呢?只不過是自己的想法而已,現在這個時候她還需要陪著三井一夫去拜會丁羽,這件事情呢?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疑惑,跟預定的劇本呢?完全的就不一樣!

從事情的發展來說呢?三井一夫先生完全就有這個時間的,從得到消息到來到這里,並不會有太長時間的耽擱,但問題是等三井一夫先生來的時候,丁羽這邊已經等待的有那麼一些不耐煩,這里面究竟都發生了什麼樣子的變故?

倒不是說橘杏子呢?一定要參透這里面的秘密,沒有那個必要,自己想要弄清楚的是,三井一夫沒有來見丁羽,究竟是三井一夫的本意呢?還是說真的發生了什麼變故!

先前的時候沒有跟丁羽會面,那麼接下來就算是想要去拜訪丁羽呢?貌似也不是那麼一回事情了,丁羽身邊的其他特殊人員呢?馬上就會到位的,有些事情當著這些特殊人員的面是沒有辦法去談及的!

錯失了這樣的機會,真的不是用可惜就可以形容的!橘杏子的心里面呢?可以說是相當的懊惱,在一定程度上面,倒是符合了美國方面的劇本,但對于自己乃至背後的財團勢力來說,真的可以說是嚴重的打擊!

又一次的機會被浪費了,先前在青城山上面的時候呢?自編自演自導了一出戲,不管結果怎麼樣,丁羽對于財團方面呢?還是另外看一眼的,而為了這一次的會面呢?丁羽也是做了些許的准備工作,但是誰能夠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丁羽會不會惱羞成怒?沒有人知道,但是現在丁羽拒而不見就是一種態度的表露,三井一夫對此也好像無可奈何,而橘杏子這邊呢?倒是跟丁羽有些許的關系,可那又怎麼樣?一樣的被拒之門外了!

很顯然三井一夫呢?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過于的喧囂了,在打了幾個電話之後,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趕往了機場那邊,他需要第一時間就回去彙報有關的情況,橘杏子看著離開的三井一夫,臉色可以說是異常的難堪!

"對不起,我沒有能夠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沒有想到三井一夫先生竟然會做出來這樣的選擇來,這本來是最好的機會!"視頻這邊的橘杏子也是對視頻里面的眾人鞠躬!

但是視頻里面的眾人很是清楚,這件事情跟橘杏子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關系,但問題是大山三郎承擔了三井一夫的黑鍋,那麼剩下來的一些問題呢?就只能是扣在橘杏子的頭上面.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們這些財團方面的人呢?選錯了對象,三井一夫呢?誠然是財團方面的人,但是從現在來看,他恐怕在很早之前呢?就已經成為了政治勢力方面的代言人了,或者跟更為確切一些的來說,三井一夫已經是美國方面的急先鋒了!

只不過他先前的掩飾太好了,等事情發生了之後,大家才恍然大悟,但是現在提及這些有什麼用處,難道能夠挽回什麼嗎?並不是說丁羽沒有給與這個機會,也不是說丁羽故意的使壞,而是日本的財團方面本身出了相當大的問題和狀況.

本來呢?就有那麼一些不受丁羽的待見,丁羽在構建亞洲方面勢力的時候呢?並沒有把日本當做是第一目標,這個已經讓日本方面措施了太多的機會,而現在呢?好不容易等丁羽有了這個方面的意思,又被破壞了!

日本財團方面對此可以說是相當的惱火,誰能夠想到三井一夫這個家伙竟然這麼的沒有骨氣,但現在還真的就不是說痛恨的時候,因為咒罵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如果咒罵能夠起作用的話,現在三井一夫連灰都不會剩下來的!.

"杏子,能夠跟丁羽丁生談一談嗎?"

"我不知道丁生現在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態度,但是他最近身邊多了一些特殊的人員,好像是中國軍方的情治人員,具體的內情我並沒有得到詳細的彙報,現在要是側面的接觸,恐怕會讓情治部門有所誤解,所以正面的接觸,我沒有這個底氣!"

面對的人呢?畢竟是丁羽,不是其他的什麼人.

視頻里面的幾個人相互的看了看,"杏子,去跟丁羽見一面,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都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可以用的人不多,至少我們這些老家伙呢?現在這個時候還不能夠露面,如果可以的話,去見一見大山三郎,我總覺得丁羽應該跟他說了一些什麼!而且會非常的重要,現在這個時候需要從他的嘴里面掏出來一些東西來."

去見一見丁羽,這個事情呢?說容易很容易,說不容易呢?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容易,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去見丁羽呢?肯定是繞不過情治部門的眼睛,很多問題呢?就會有那麼一些棘手!

但是現在已經顧及不了那麼多了,財團方面給予了橘杏子相當的身份,雖然不能夠說是孤注一擲,但在一定程度上面呢?也算是拼死一搏了,至少他們在想要靠上丁羽這艘船的意思上面,可以說是非常的明確.

商科帶著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在外面可以說是跑了好大的一通,反正所有的花銷呢?都不用自己出,也就是陪著張曉華和尤明這兩個混蛋而已,不過兩個混蛋呢?貌似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轉型了,出來呢?竟然真的是為了買書.

不過兩個人找尋的書籍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孤僻,市面上呢?基本上看不到,這個也是讓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略顯有那麼一些急躁,不過好在呢?書店方面也是給與他們一些解決的方式和方法.

雖然說書店這邊沒有,但是給他們捎帶幾本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填好了在京城的之後,兩個人也是非常的滿意,但就這麼的回去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妥,好不容易才出來放風,也是趁著這個機會逍遙一番.

不過兩個人的放風呢?跟往常的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並沒有去找尋什麼所謂的燈紅酒綠,也沒有刻意的要去放縱自己的意思,而是去了一家先前時候拜訪過的書店,然後兩個人就蹲在了書店里面了!

這讓商科氣的呀!不過礙于兩個人呢?並沒有做其他的事情,所以現在還真的就不好把兩個人給拖回去,是真的有那麼一些不妥!

很快的商科也是坐在了兩個人的對面了,席地而坐,畢竟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現在這個時候就是這樣,"我說你們兩個兔崽子,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用功了?這個根本就不是你們兩個混賬王八羔子應該去觸及的東西,原本的時候理會一眼都沒有空閑的!"

尤明並沒有要抬頭的意思,隨即用自己的手指了指旁邊的張曉華,張曉華貌似感受到了什麼,也是放下來手中的書,"商處,你要是沒事的話,隨意,到點的時候過來接我們就好了,我剛才的時候好像看見了,旁邊呢?就是一家咖啡店!"

"不是,我就是有點懷疑,你們兩個人這個樣子呢?很顯然時候受到了某些方面的示意,這個示意呢?應該不會是家里面的,你們現在還不值得這麼的重視,如果說不是家里面的話,那麼就只有一個了!我對此有些不解!一個人在短時間之內是不會有如此的轉變,這個太不現實,也太不可能了!"

"丁先生倒是沒有刻意的意思,只不過商處你現在的身份呢?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他今天打算見一下日本方面的人,我聽說陶金好像也是陪著兩個孩子一同的出去了!"

這些呢?都是故意傳遞給商科的,而坐在那里的商科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為什麼不讓自己摻和進來,這里面呢?肯定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自己的身份比較的特殊,見一見日本方面呢?對于丁羽來說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刻意的把商科他們給排除在外了,很顯然丁羽也是拉過來一張虎皮,不過商科倒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至少自己這邊呢?還有些許的利用價值,而且就當做是償還一個人情!

這一次的事情呢?還真的就是相當麻煩丁羽,現在丁羽主動的讓自己這邊償還這個人情,也算是禮尚往來了吧!挺好的!"這麼的說來,我們的晚上的時候可能要回去的晚一點了!"

"這一點丁先生並沒有提及,商處你隨意就好了,我們倒是沒有太多的要求!"說完了之後,張曉華也是舉了一下手里面的書!甚至還故意的搖晃了兩下!

商科並沒有什麼惱怒的意思,也是坐了下來,隨手也是拿了兩本書放置到自己的身邊位置,自己看得書呢?跟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看得書明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也不知道兩個家伙究竟是怎麼被丁羽給感染的!有點奇怪!

不過這個事情呢?倒不是自己現在應該關心的事情了,至于丁羽丁主任那邊的事情呢?也不是自己應該關心的,不過這個時間貌似略顯有那麼一些短暫,本來在書店這邊坐的好好的,丁羽竟然打了電話過來!邀請大家一起吃飯!

雖然說大家都有那麼一些不了解,但是這個並不會有太多的妨礙.

"肯定是談崩了!"商科在回去的路上面,也是無意的提及了一句,但不管是張曉華還是尤明,都沒有任何要理會的意思,先前的時候在書店那邊補充的東西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現在腦袋里面呢?跟漿糊一樣!

已經很多年都沒有看過報紙了,就更別提什麼所謂的書了,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失去了之後,回過頭來讓他們看書,從其中找尋一些東西,也是讓兩個人興趣大增的同時呢?也是腦袋極速的運轉起來.

現在的兩個人呢?對于外界的東西是真的沒有任何的興趣,同樣也沒有任何的興致,就好像馬上就要溺水的兩個人,現在突然之間的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說什麼都不會放手的!不管這個救命的稻草究竟是什麼,那麼是惡魔的觸手,對于他們來說只要救命就行!

丁羽是救了他們兩個人的小命,但是相對而言,他們想要徹底的擺脫脖子上面的枷鎖呢?還是需要靠他們自救,在這個問題上面丁羽並沒有解釋的過于清楚,但是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還是很好的理解清楚了!

現在這個時候呢?丁羽是救了他們的小命,至少是讓他們得以生存,但要說他們已經脫離了,這個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真實,至少兩個人很是清楚,他們現在呢?只不過是勉強的一只手抓住了所謂的救命稻草.

但是這根稻草什麼時候會斷?這個恐怕連他們自己都很難說清楚,也就是說他們想要繼續的活下去呢?就需要有更多救命的東西,在刀子沒有落下的時候,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可能還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

而現在刀子就在他們的眼前了,甚至于丁羽還刻意的拿起來這把刀子讓他們仔細的欣賞了一番,隨即又把刀子擺放在了遠處,這種恐懼絕對不是什麼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想要擺脫這種恐懼就需要相當的付出和奮斗!

在槍都已經頂在腦門的情況之下,這樣的刺激是一般人絕對享受不了的,所以就算是商科有心,但是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也是根本就沒有太多的理會,現在這個時候呢?他們都已經沉寂在自己的救贖當中了!

商科也是真的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所有的一切呢?都是發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的,但為什麼會這樣呢?講不通這個道理呀!(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七十八章 空等    下篇:第五百八十章 等價交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