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七十八章 空等   
  
第五百七十八章 空等

丁羽對于小四眼呢?倒也不能說不太待見,問題是小四眼看向丁羽的時候呢?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屑的意思,這種感覺很難用言語來形容,但就真實的存在!

但是兩個孩子跟小四眼的關系卻是相當的好,兩個小家伙往東,小四眼也絕對不會往西的,也不用什麼動作,反正就像是可靠的保鏢一樣的護衛在兩個小家伙的身邊位置,這一點真的很讓丁羽有那麼一些刮目相看的意思.

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呢?小四眼呢?是基本上不會遠離兩個小家伙的,甚至于間隔上百米,兩個小家伙喊一聲,小四眼也會第一時間飛奔而至,雖然平時的時候略顯有那麼一些安靜,但是跟兩個小家伙玩鬧的時候,很是活潑.

但也就是兩個小家伙了,甚至訓導員呢?小四眼也不是非常的給面子,該不搭理的時候,認識你是誰呀!至于丁羽嗎?就更是如此了,不過有一點是應該值得稱贊的,至少丁羽給與的食物,小四眼並沒有太多的拒絕.

但是看著小四眼進食的方式呢?也是讓人有那麼一些懷疑,究竟是對丁羽手里面的食物比較的有興趣呢?還是說對丁羽拿著食物的手比較的有興趣,不過小四眼呢?還真的就從來都沒有嘗試過,可能是有所顧及吧!動物比人更加的警覺和敏銳!

下榻的地方呢?還算是可以,畢竟前前後後的人也不在少數了,倒是丁羽看著商科,有些百無聊賴的說到,"我說商科,你們也不能夠始終的都跟著我吧!我帶著兩個孩子出來游玩呢?是為了讓他們見識一下祖國的大好河山,但是你們現在跟著,這算是怎麼一回事情?事情到目前為止,好像都已經解決了吧!"

對于丁羽突然之間的發問,商科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後才試探的看向了丁羽,"主任,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我們現在留在了這里,對于你想要做的事情呢?已經產生了一定行的障礙?"

這個話說的可是一點都不討喜,丁羽也是直接的就給了一個白眼仁,"你既然都已經能夠猜到,為什麼一定要說出來,我釣魚釣了這麼長的時間,因為你們突然之間的摻和,這個魚現在可以說是躲得遠遠的,你讓我如何的來處置?總不能夠放棄先前的魚餌吧!有損失的."

"主任,聽說在青城山上面的時候,好像發生了些許不太愉快的事情!"商科也是很雞賊的說到,誠然丁羽丁主任已經承認了某些事情,但對于商科來說,還不夠呀!

"這個好像並不是你應該干涉范圍之內的事情!"丁羽表現的略顯有那麼一些冷淡,"你們的到來呢?讓一些人略顯有那麼一些膽怯,誠然是解決了不小的麻煩,但是同樣的呢?也是很多人現在開始有那麼一些懷疑了起來!"

"主任,我可以理解為你想要搞一搞所謂的大動作嗎?"商科的臉皮略顯有那麼一些厚,現在這個時候呢?倒也不是那麼的在乎!而且看他的意思呢?好像有那麼一些想要伸手幫忙的意思,但究竟是怎麼想的,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面最為的清楚吧!

"跟你們沒有太多的關系,我也不覺得你們能夠幫得上什麼忙,幫倒忙可能還差不多,我給你們安排一個地方,總是讓你們牽著鼻子走呢?我的一些事情就沒有辦法處理了!"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刻意的看了一眼商科.

"不要試著去揣測什麼,對你們來說呢?沒有太多的好處和結果的!到時候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所謂的誤傷呢?不要怪我沒有警告過你們的!"

最後的這個話呢?也是讓商科不由的訕笑了一下,這個話的歧義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大,自己還真的就沒有鬧明白丁主任究竟是怎麼想的,不過丁主任的警告呢?也已經是相當的明顯了,這件事情呢?情治部門就不要跟著瞎摻和了!

這段時間呢?丁羽也已經是相當的幫忙了,而現在呢?丁羽甚至已經是提出來了言明的警告,如此的情況之下,如果說不稍微的識趣一些,那麼丁羽就真的不會像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高興了,如此的後果,沒有人能夠承擔.

"主任,我就住在樓上了,有什麼事情,你盡管吩咐就是了!"

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商科第一時間呢?就選擇了離開,入住的條件跟丁羽這邊並沒有太多的差別,但是先前的時候呢?大家是住在一起的,現在這個時候雖然說還是在同一家酒店了,但是彼此之間卻是有那麼一些涇渭分明的意思了.

丁羽是這麼故意要求的,商科也是遵照了丁羽的意思來處理,自己的人員呢?並不是很多,三個房間都顯得有那麼一些空閑,而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現在這個時候享受著屬于他們自己的空閑時間和空間!

剛才的時候兩個人也是商議了一番,現在這個時候去圖書館呢?還真的就是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安全’!至少相對于他們來說是這樣的!這些事情呢?交給身邊的情治人員就好了!

相對而言呢?這樣的要求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過分,但問題是圖書館這邊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這個方面的書籍,至少丁羽提及的這些書籍呢?還真的就很少能夠在圖書館里面找尋到,這個讓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痛不欲生’.

"商處長,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單獨的去一趟圖書館!"

面對這樣的要求呢?商科也是一陣的恍惚,兩個人現在是屬于被看押的狀況當中了,但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來說呢?兩個人呢?已經把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讓他們得到適應的活動,這個是可以的!

去圖書館那邊呢?倒也是一種選擇,也基本上不會有太多的影響,聯想到先前時候丁羽對于自己這邊的厭惡,商科也是覺得有必要現在這個時候離開一下,騰出來些許的空間和時間!

不過自己賣丁羽這個人情呢?總不能夠白白的浪費了,所以第一時間也是帶著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來到了丁羽這邊來,至少來回的花銷呢?你這個大主任的,需要給我報銷了吧!再者就是我們的人手和車輛呢?都不是那麼的方便!

丁羽的嘴角也是有那麼一些抽動,這個不是典型的讓自己當所謂的冤大頭呀!有些可恨,不過想一想這個家伙也是相當的有意思呀!在自己的面前玩這一套,而且還是肆無忌憚的那一種,果然是貨真價實的老油條呀!

隨即也是對身邊的陶金示意了一下,"安排兩個人給他們,同時安排兩輛車給他們!我算是看出來了,不沾點便宜,是絕對不會罷休的!讓他們占吧!"

對于商科的行為呢?陶金並沒有任何的言語,第一時間就安排了安保,隨即也是調配兩輛汽車,一輛是商務,主要是用來安置商科等人,另外一輛呢?就是丁羽的安保!

"主任,用不用我給你打包帶點什麼東西回來?"

"滾!"丁羽也是沒有好氣的說了一句,甚至還刻意的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陶金,你帶著兩個孩子出去熟悉一下環境吧!這里暫時性的用不到你!這里面的事情呢?你暫時也不適合來接觸!沒有什麼好處!"

放置在以往的話,丁羽還真的就不會去解釋什麼,但是現在既然陶金來到了自己的身邊呢?有些狀況就需要稍微的做出來些許的更改,畢竟現在陶金所代表的身份呢?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丁羽需要給與些許的尊重!

陶金雖然不清楚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把商科他們給指使走了,自己呢?也是需要帶著兩個孩子,剩下來的人呢?真的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了.

自己並不清楚丁羽究竟想要做什麼,但是很顯然會為了籌備什麼的,但自己現在這個時候呢?還是不要去操心比較的好!丁羽沒有要讓自己摻和進去的意思,並不是為了要防備自己,如果說防備自己的話,就會安排自己去其他的地方.

之所以沒有讓自己摻和,甚至于還把商科他們給掉了出去,很顯然這樣的場合之下,如果說自己和商科等人露面的話,可能會驚到丁羽的客人,只有這樣的解釋呢?才是最為合理的.

而商科和陶金呢?現在這個時候大概也都是猜測到了,丁羽究竟要會面什麼人了,畢竟能夠讓有關方面感覺到些許的不太舒服,可供篩選的勢力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

而丁羽在酒店這邊等候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大山三郎就和橘杏子兩個人呢?連襟而來,不過兩個人呢?看見丁羽的時候,也都是率先的鞠躬,但是丁羽卻沒有給與兩個人太多的回應,甚至連抬眼皮看了看,都有那麼一些欠奉的意思.

"丁生,很貿然的打擾你了!"

"如果說就是你們兩個人來的話,我還真的就感覺有那麼一些失望!"丁羽端起來咖啡嘗了一口,味道很是一般,不過丁羽卻沒有太多拒絕的意思,又喝了一口,隨即也是把咖啡杯給放了下來!"好像有幾天的時間沒見了!"

"丁生,冒昧的打擾了,本來很早的時候就打算拜訪丁先生你了,但是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現在也是好不容易才有了這樣的時間!"說完了之後呢?又是畢恭畢敬的敬禮,但是丁羽根本就沒有當做一回事情!

往後靠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神色呢?略顯有那麼一些不悅的看著面前站著的兩個人,看了一下自己手表上面的時間,"浪費時間呢?是最大的犯罪,如果有什麼話呢?請說,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這邊還有其他的事物,需要去處理!"

"丁先生,很抱歉我們唐突而來,不知道丁先生你是不是有閑暇的時間!"

"沒有!"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站了起來,不過轉身離開的時候,丁羽也是突然的回頭看了一眼,對大山三郎呢?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大山三郎呢?也是有些不太明白,但也是第一時間小跑的來到了丁羽的身邊位置.

"相對而言呢?我個人對于你呢?還是有著些許的興趣,不過需要言明一點,我只是對你個人比較的有興趣,僅此而已!如果將來有什麼路走不通的話,可以到我這邊來試一試,我可以給你留一個位置!"

說完了之後,也是對大山三郎笑笑,然後轉身就離開了,而大山三郎臉上面的表情呢?略顯有那麼一些懵逼,這個都是什麼跟什麼呢?丁羽為什麼要跟自己說這樣話?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分辨不清出!

一直等丁羽離開了,橘杏子看著依舊站在那里就好像是木頭人一樣的大山三郎,微微的咳嗽了一聲,但是大山三郎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咳嗽了幾聲,大山三郎這才突然的反應了過來,但也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橘杏子.

橘杏子也是頗感意外的看著大山三郎,怎麼了這是?丁羽也就是低聲的說了兩句話而已,說的是什麼,距離稍微有些遠,自己也沒有聽到,不過大山三郎的反應呢?明顯就是不在點子上面,他完全就是傻了!

"丁生好像有那麼一些太突兀了吧?"

反應過來的大山三郎呢?也是吸了一口氣,"我的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好!丁羽把那些人都給打發了,很顯然是准備要談一談的,不管怎麼樣呢?都是要談一談,但是一夫先生竟然沒有來,這一點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橘杏子的臉色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好看,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財團方面把讓三井一夫過來,你來了也就來了,無所謂的事情,但是你需要有著相當的態度呀!丁羽是什麼人,只有別人等著他,讓丁羽等三井一夫,這個貌似有顯得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了!

丁羽對于這樣的事情呢?究竟是心知肚明,還是說另有其他的事情?不過看意思呢?倒也沒有故意做作的意思,來了之後丁羽也是刻意的准備了一番,下榻到了酒店,甚至于把一些特殊身份的人呢?都是清除了出去.

很顯然是為了這一次會面呢?做了相當的准備,而大山三郎和橘杏子都已經到了的情況之下,主事的人呢?竟然沒有來,這個讓丁羽情何以堪呀!連作為下屬的大山三郎和橘杏子都已經來了,你三井一夫不到,這個算是什麼態度?

"這樣的事情怎麼處理?"橘杏子神色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冷淡,但問題是三井一夫的事情呢?還真的就不是自己和大山三郎兩個人能夠干涉的.

"我不知道怎麼來處理,不過丁羽丁生離開的時候跟我說了幾句話,我剛才一直都沒有反應過來,不過現在嗎?倒是感覺出來其中的一些意外,想不想知道,丁羽丁生究竟要表達一個什麼樣子的意思!"說這個話的時候,大山三郎也是笑了一下.

"恩?你一向都很是冷靜的,但是現在的樣子,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看不懂!"

"不是看不懂,就是感覺情況有那麼一些早!"注視的看著自己面前的橘杏子,隨即無奈的搖搖頭,"三井一夫沒有來,這件事情呢?付諸了相當的努力和汗水,現在出現了這樣的狀況,你覺得最後這個磚頭會落在誰的身上面了?"

"丁羽竟然跟你說這個話?"橘杏子也是一愣,隨即她也開始反思丁羽說這個話語的意思了!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丁羽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如果說是無意的話,可能還好辦一些,如果說是故意的話,這個事情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麻煩呀!

不過自己還真的就不否認丁羽說的這個話,三井一夫沒有來,那麼這件事情呢?就需要一個背黑鍋的,三井一夫是絕對不會背這個黑鍋的,相對于自己和大山三郎來說,自己也不太可能背這個黑鍋,後面的財團不允許.

畢竟這件事情呢?是三井一夫鬧出來的,不是橘杏子鬧出來的,更甚的是三井一夫呢?雖然說是身份上面是屬于財團這邊的,但是屁股上面呢?卻是坐在大山三郎那一邊的,這個呢?所有人都非常的清楚.

所以現在三井一夫鬧出來了這個事情,那麼就只能是由大山三郎來背鍋,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後果,恐怕沒有誰能夠說的清楚!

丁羽第一時間的就跟大山說了這件事情呢?絕對是出離憤怒的一種表現,很顯然大山三郎在丁羽這邊呢?並沒有太過于的討好,在橘杏子的心里面呢?是這麼的來理解的,她還真的就沒有想過,丁羽會對大山三郎有興趣!(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後手    下篇:第五百七十九章 破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