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點水   
  
第五百七十三章 有點水

晚上回去的時候,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也已經徹底的癱了,雖然說明白了不少事情,但是精神上面的壓力太大了,讓他們一時之間呢?有那麼一些反應不過來!加上身體尤為的有那麼一些疲累!是真的不堪重負!

"好像有人跟上我們了!"坐在商務車里面的商科也是透過窗簾往外看了一眼,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對于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卻好像是晴天霹靂一樣!

本來已經是昏昏欲睡的兩個人,第一時間就警醒了過來,神色未定的往後面看去,但是看了半天的時間也沒有任何的發現.?樂?文?小說 .. 而商科呢?則是注視了一段時間之後,緩緩的說到,"尾號090黑色的寶來!從我們回來的一路上面就跟著!"

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也是用已經紅彤彤的眼睛注視著窗外,而這個時候前面的丁羽也是得到了彙報,甚至于比商科這邊呢?還要早一些,丁羽的心里面也是感覺有些奇怪,這誰呀!這麼大刺刺的找上門來了?太不顧一切了吧?

在還沒有回到賓館的時候,車就被截停了,丁羽隨即也是把車停靠在了前面,倒是沒有要下車的意思,而是跟在後面的安保車輛呢?也沒有要下車的意思,但是卻很好的那輛大眾寶來給圍了起來.

而大眾寶來車里面呢?也是第一時間就把車里面的警燈給掛了出來,這個倒是讓商科微微的一愣,怎麼是這麼一個情況?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來的人竟然還是這樣的身份!

司機第一時間也是走了下來,來到了寶來的前車門這邊,"警官證!"司機本身就是丁羽的安保,對于這樣的事情呢?也是有自己的應對,雖然說掛著警燈,但是那又怎麼樣?掛著警燈就一定是警察嗎?誰說的?

而寶來里面的人?對于這樣的情況也是有那麼一些沒有預料到,都已經掛上警燈了,來人竟然還跟自己索要警官證,怎麼一個意思?看了一眼後面位置的領導,隨即也是把自己的證件給遞了出去,不過窗戶開的並不是很大!也就是一條縫隙而已!

自己的這輛車是被截停的,要知道以往的時候從來都是自己這邊截停其他人,還真的就沒有什麼人敢截停自己,而且自己剛才被截停的時候呢?也已經呼叫了支援了,想必這幫家伙是不敢怎麼樣的?人多廣眾之下了!

司機拿著警官證看了兩眼,隨即也是抬起來自己的手臂,"國安的!"

車里面的幾個人看著說話的人,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驚訝,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注意到,盤問的這位耳朵上面呢?竟然戴著通訊器材,來的時候呢?還真的就沒有注意到,而且自始至終呢?也沒有發現這位摘下眼鏡的意思!

等了一會,這位保鏢也是摁了一下自己的通訊器材,"其他的人員的證件!"等檢查了所有的證件之後,司機也是點點頭,"請!"

而這個時候商科也是從車上面下來了,徒步的來到了大眾寶來的前面的位置,司機也是第一時間的就讓開了自己的位置,商科看了一眼車里面的情況,雖然只是一道縫隙,但是自己還是看清楚了車里面的狀況.

看清楚車里面的情況之下,商科並沒有太多的言語,低聲的在耳邊說了兩句什麼,很顯然現在這個時候呢?也是要跟丁羽商議一下,畢竟現在這個時候不是自己能夠做主的!

"跟上,丈八溝賓館!"商科也就是簡單的說了一句而已,隨即也是轉身離開,倒是讓車里面的幾個人有那麼一些面面相覷的意思,有那麼一些不解究竟是怎麼一個情況,丈八溝是什麼地方,他們自然很是清楚.

在那樣的地方是沒有什麼人敢胡來的,先前的時候他們都已經拿出來了證件,而這幫家伙對于有那麼一些漠視的同時呢?好像又有那麼一些孤傲,有那麼一些沒有把國安給放在眼里面呀!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頭,怎麼感覺好像有那麼一些不把我們當做一回事情?要知道其他的人員看到我們的證件,第一反應絕對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而且我們一般很是出來執行任務,我們的證件跟警官證有著明顯的區別,但對于他們來說,好像就是那麼一回事情而已!"

坐在駕駛位置後面的中年人看著離開的司機和商科,也是微微的眯縫上自己的眼睛,從哪個司機的身上面呢?自己多少感覺到了嚴謹的味道,這種味道呢?應該是當兵多年所留下來的習慣,太過于的自律了.

但是商科這個家伙究竟是什麼人呢?看著一點都不現眼,長相也是非常的普通和大眾化,雖然說隔窗相望,但是卻沒有給自己留下來任何的印象,自己在這個位置上面工作了這麼多年,還真的就很少碰到這樣的人!

"頭,我們後面的車一直都沒有被發現,至少沒有被我們發現,這個技術真的不一般!"

開車的司機看著後視鏡,也是很嚴肅的說到,先前的時候一直都沒有發現這一點,等發現的時候呢?都已經被截停了,這樣的情況還真的就很少發生在他們的身上面,所以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這幫家伙好像有那麼一些超乎想象了?!

"你覺得他們是什麼人?"

"不太清楚,但是給我的感覺好像有那麼一些熟悉!但是最近好像並沒有聽到什麼所謂的通報!如果說真的有什麼人來了,至少應該跟我們打個招呼吧?"

坐在後面的人並沒有任何的言語,給與自己的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妙呀!在接到了情況通報的時候,自己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但是沒曾想還沒有等有什麼所謂的動作,就被人家給逼了出來,而接下來的情況發展呢?好像也不在自己的預料之中了!

來到了酒店這邊的時候,丁羽就先行的離去了,倒是從車上面下來的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看著後面跟上面的四個人,眼睛里面流露出來些許憤恨的目光來,雖然還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但是很顯然,這四個人呢?就是沖著他們來的.

當然了最大的可能性呢?就是這四個家伙就是一個打前站的,甚至于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對于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來說,並不是那麼的重要,如果可以的話,是真的想要上前讓他們知道知道,小爺雖然現在落魄了,但也不是誰都可以騎到頭上面拉屎的.

強忍著不適的兩個人回到了各自的房間里面,第一時間也是把身上面的防彈衣給脫了下來,好好的洗了一個澡,重新出來的時候呢?兩個人本來都想要穿著防彈衣來著,但是後來還是安保說到不用了,因為現在的環境相對的安全一些!

不然的話兩個人說什麼都要重新的穿上防彈衣的!畢竟要為自己的小命著想!不是開玩笑的.

"主任,他們是國安方面的人,接到了通報,說我們的身份有問題,具體的內容呢?就是我們有嫌疑竊取軍事方面的情報,其他的事情我們還沒有詳談!"

丁羽很是哼了一聲,隨即擺擺手,"我才懶得關心這個方面的事情,誠然我是接受了這個任務,但是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就已經讓我感覺夠操心的了,還有我晚上的時候需要給兩個小家伙調制藥物,所以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得,找了丁羽也沒有任何的作用,至少丁羽是不會在這個事情上面有任何的關心,究竟要怎麼的去處理,商科自己拿主意就好了,在這個問題上面,丁羽表現的很是無謂,甚至有那麼一些漠不關心的意思,還真的就是他的風格!

對此商科也是頗為的無奈,這位丁主任呢?還真的就是當領導的最好表率呀?!自己也就只能是發出來這樣的感慨了!為什麼這麼的說呢?他呢?就只負責大方向上面的問題,對于細節上面並不是那麼的苛求.

而自己作為下屬呢?倒是非常的喜歡這樣的領導,可以充分發泄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不過有這樣的領導呢?在某些方面也是比較的苦悶,因為想要偷懶呢?是不太可行的,至少當著丁羽的面是不太可行的,因為很快就會被淘汰出局的.

重新的回來之後,商科並沒有立刻的就表露自己的身份,而是注視的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兩個人,"你們今天下午的時候就跟上了我們,但一直都沒有太多的動作!這一點非常的可疑,我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懷疑!"

"我想知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標明身份?"

商科也是一笑,"看來讓你來的人呢?耍了滑頭的,這件事情我會調查,不管是牽扯到了誰,一律不予以姑息,你也可以幫我呢?帶一下這個話,我怎麼處理事情那個是我的事情,並不代表著其他人也可以同樣的干涉!"

說完了之後,商科也是站了起來,不過走了兩步之後也是回過頭來,"記得幫我把這句話轉告,還有告誡的說一句,這個事情呢?不是你們應該摻和其中的,彼此之間的身份和職責有那麼一些不太相同,我不想挑起來這個爭斗,貌似誰也承擔不起!"

"頭,我好像有所感覺了!"

被稱呼頭的那位呢?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想要罵娘了,如果說自己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的話,那麼就不是裝傻,而是真傻了,這幫家伙的身份呢?也已經是相當的明顯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依舊沒有表露自己的身份?為什麼?

不是說這幫家伙是假的,而是這幫家伙根本就不怕查證,但就好像是他說的一樣,真的要是挑起來彼此之間的爭斗,自己貌似承擔不了這個責任的!

"彙報情況吧!反正這件事情我們也不會承擔什麼責任,再者呢?他們也是在丈八溝這邊了,讓人看著,別走得太過于悄然就是了!"

如果說是其他的事情呢?自己可能要爭取一下子,但是這個事情呢?牽扯到了兩個部門,自己呢?安全部門的,而那邊的,典型的軍情部門的,真的要是鬧起來的話,算是什麼事情呀!而且自己這邊好像也不占理來著!

把情況彙報上面吧!反正自己也是聽命行事的,至于上面要如何的來處置這件事情,就跟自己沒有太多的關系了,神仙打架這樣的事情,自己這樣的呢?就不要摻和了!

而商科回來的時候,看著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也是哼笑了一聲,"行了,今天是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們住在這里呢?還算是安全,當然了如果你們自行的出去瀟灑,或者是離開了,出了什麼狀況跟我沒有任何的關系!好自為之!"

還出去瀟灑,現在這個時候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看見了床,就跟看見了自己的爹一樣,反正該交代的事情呢?都已經交代了,下午的時候呢?也是趁著機會跟家里面聯系了一下,對此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阻止的意思.

家里面呢?倒也沒有提及什麼問題和狀況,不過有一點倒是可以確定了,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饒,對于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來說,只要不死呢?其他的都可以接受,現在沒有了那麼多的心理壓力之後,這個心思呢?倒是放松了不少!

兩個人倒在床上面跟豬一樣,呼呼大睡,看得商科也是有那麼一些小羨慕,這兩個家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沒心沒肺,都現在這個樣子,竟然還能夠睡得著,如果換成自己的話,現在這個時候恐怕要死的心都有了!

丁羽在房間里面幫兩個小家伙運功敷藥之後走了出來,身體略顯有那麼一些疲憊,看著走進來彙報情況的商科,倒是沒有那麼的興致,"你說的事情我不太想聽,你們自行的去處理就好了,我對此是真的沒有那麼多的興趣!想要挑起來兩個部門的爭斗?真懷疑他們的腦袋不是被門夾了?這麼水的招數都能夠想的出來."

"他們兩個家伙呢?倒是一點思想負擔都沒有,睡得那叫一個安穩啊!先前的打擊好像有那麼一些大了,現在所有的事情好像跟他們都沒有了太多的關系,所以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擔心了!"說這個話的時候,商科還是有那麼一些感慨的.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兩個人受到的懲罰呢?太過于的輕了,你感覺心里面有那麼一些不太平衡,因為站在你的角度來看,槍斃他們兩個人呢?都不為過!"

"就是覺得這樣的過失就這麼的被掩蓋過去,有那麼一些心里面不爽!"

"對于其他人來說呢?這樣的處罰呢?可能有那麼一些太輕了,當然了其他人呢?也不會是這樣的處罰,他們兩個人的身份太過于的特殊,所以才會是這樣的處罰!"丁羽看了看坐在自己側對面的商科,也是搖搖頭,"看得有些太片面了!"

"不解!"商科的情緒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高!

"對于他們兩個人來說,改正還是不改正呢?差別都不會特別的大!"丁羽並沒有言明這個方面的問題,就看商科自己是不是能夠理解了.

其實在丁羽看來呢?槍斃他們兩個人呢?也不為過,但是這個事情呢?其他人可以去做,但是自己要是去做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個性質了,自己還真的就不想樹敵過多,又不是自己的事情,更何況這里面還有其他的牽扯.

商科還真的就沒有聽懂,自己很是清楚,丁羽是絕對不會評估無辜的說這個話的,但是自己是真的沒有聽明白什麼意思,但是看著丁羽的神情,很顯然他對于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的.

但是滿意還是不滿意的,這個事情呢?丁羽不想摻和,能做到現在的程度,說明丁羽已經是相當的夠意思了,替情治部門分擔了相當的火力,還真的就不好有其他的要求.

"主任,國安方面對于這個事情好像比較的有興趣,他們雖然今天就是暫時性的露了一面,但是我想可能會把事情牽扯到張曉華和尤明他們兩個人的身上面,現在雖然說一些事情交代清楚了,但是後續的事情還沒有完結!"

丁羽直接的就白了一眼過去,"我說你的腦袋里面究竟都在想著什麼呀!天塌下來的時候,你如果感覺自己不合適頂著的話,那麼就自己去找一個個子高的去頂著!怎麼這麼的笨?"

"情治部門現在沒有這個空閑!"

"說你笨,你還真的就是笨到家了!"丁羽也是很無奈的說到,"現在這個時候誰對他們兩個最為的關心,情治部門?他們兩個人的價值已經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大了,現在最為在乎他們兩個人呢?是張家和尤家!讓他們頂著吧!真懷疑你究竟是怎麼活到今天的!"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揮揮手,趕緊走吧!跟他說話,自己感覺腦瓜仁疼,為什麼這麼簡單的道理就想不明白呢?腦袋里面是不是真的石頭做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七十二章 榨干    下篇:第五百七十四章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