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六十七章 雜魚   
  
第五百六十七章 雜魚

陶金呢?倒是趁著空閑的時間來看了三個人,隨即也是給他們三個人指派了具體的房間,每個人呢?都有各自的空間,在這一點上面丁羽還真的就沒有要虐待他們的意思,反正現在也沒有其他的什麼狀況,先等著吧!而且在一個套房里面,也不會出什麼事情.8 Ω1中Δ文 網

隔天早上的時候,丁羽帶著兩個小家伙鍛煉身體,因為並沒有拘束商科他們,所以早上的時候甚至還彼此之間相互的打了一個照面,商科他們三個人的心里面呢?都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平靜,所以晚上的時候雖然說休息過了,但是早上的時候依舊是睡不著.

既然睡不著的話,那麼就出來吸收一下新鮮的空氣,要知道先前在部里面的時候,他們可以說是萬分的想要這樣的機會,現在機會來臨的時候,雖然說有些茫然,但是大家依舊很是珍惜.

看到了丁羽,三個人呢?都略顯有那麼一些緊張,不過丁羽就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一樣,兩個小家伙在那里一絲不苟的打著架勢,而丁羽則會時不時的提點一下,甚至于上前去糾正一下他們的動作.

三個人也絕對不會在現在這個時候去打擾丁羽的,開玩笑一樣,但越是這樣的不在乎呢?還真的就是讓三個人感覺心里面呢?有那麼一些忐忑,如果說現在丁羽給他們來點所謂的手段呢?他們能夠接受,但是丁羽什麼都不做,反而是讓他們有些不知所措,大家也是面面相覷.

"先生!"陶金略顯有那麼一些拘謹的看著丁羽,昨天晚上的時候也就是問及了商科他們幾句話而已,並沒有其他的什麼動作,自己雖然猜測到了丁羽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在真正面對丁羽的時候呢?還是感覺到了些許的緊張感.

畢竟離開丁羽身邊的時間有一段了,而在這一段時間當中究竟都生了什麼樣子的事情,自己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了解,自己的這個所謂的秘書身份呢?還真的就是名存實亡,現在這個時候把自己派遣在這邊來,自己的心里面也是有些緊張.

丁羽看著陶金,點點頭,也算是打過了招呼,陶金也是跟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先生,我們今天需要做什麼樣子的安排嗎?"現在這個時候陶金也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准,白天的時候是繼續的問話呢?還是說進一步的處理?

"今天去看兵馬俑,帶著他們一起吧!昨天的時候都住在賓館這邊了,也沒有看見什麼陽光,讓他們見一見陽光也不是什麼壞事!"丁羽很是不在意的說到,陶金對此也沒有任何的異議,而且立刻無條件的去執行了!

"去看兵馬俑?"知曉了狀況之後,商科他們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原本的時候就在賓館這邊了,不管怎麼說呢?還有那麼一些限制,而現在去看兵馬俑,要知道那個地方呢?可是世界第八大奇跡,常年興盛,在這個時候去那里,是不是有些太...

這個詞究竟要如何的來形容呢?對此大家的心里面還真的就不知道說什麼了!是真的感覺到詞盡了,丁羽的所作所為呢?讓他們三個人根本就茫然不知所措,只能是被牽著鼻子走!

不過三個人呢?並沒有跟丁羽他們同乘一輛車,但也是跟在了丁羽的身後位置,丁羽呢?因為昨天在碑林那邊有所了解,所以今天也是刻意的給自己這邊找了講解員,這樣的話可以更為直觀的給兩個小家伙加深印象.

丁羽和兩個小家伙看得津津有味,但對于商科他們三個人來說呢?情況貌似也是真的就有那麼一些特殊,跟在身後面的安保呢?基本上看不見位置,而且大家呢?更多的是把目光放在了丁羽和兩個小家伙的身上面,對于他們三個人呢?並沒有過多的理會.

對于三個人來說,如果說在這里脫離的話,絕對是最好的機會,但是三個人呢?還真的就沒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心里面沒鬼的呢?自然是沒有太多的擔心,雖然說哪個廟里面呢?都有冤死鬼,但是坐得直,走得正,無所謂的.而心里面有鬼的呢?就更是不會離開了,現在這個時候離開了,不是主動的把自己給暴露了嗎?

所以三個人呢?也是結伴的跟在了丁羽身後不遠的位置,倒是陶金步步不離的跟在了他們三個人的身後了,給與大家的感覺,她就好像是小跟班的一樣!

整個一上午的時間,丁羽他們一行人呢?都是泡在了這個地方,也不知道丁羽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這個耐心,更何況還有很多的正經事需要丁羽來處理呢!而丁羽這個家伙竟然帶著兩個小家伙來這樣的地方逍遙,有點不太應該!

倒是中午吃飯的時候,丁羽並沒有跟兩個小家伙坐在一起,由保姆帶著他們,丁羽直到這個時候才跟商科他們三個人坐在了一起,陶金對于丁羽的習慣還是有所了解的,所以並沒有給丁羽准備太多的東西,至于商科他們三個人呢?也就是普通人的分量罷了!

"一上午的時間了,從消息的擴散程度來看呢?已經足夠了,現在這個時候大家想必也是知曉了你們三個人呢?在我的手里面了!既然大家都已經知曉了,所以呢?你們的好日子可能也就要到頭了!有沒有什麼准備?"

丁羽的說話慢條斯理,臉色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陰沉,但越是這樣給與大家心里面的壓力也是非常的大,畢竟丁羽那個是名聲在外的人,現在當面鑼對面鼓的跟大家在一起了,要說大家真的不在乎,怎麼可能的事情!

"丁先生,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商科猶豫了片刻,也是開口說到,"這里距離市區已經是相當的遠了,我想您費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把我們帶到兵馬俑這邊來,絕對不會是讓我們參觀一下兵馬俑這麼的簡單!"

丁羽也是看了一眼商科,"你們究竟做了什麼事情呢?你們自己的心里面清楚,但究竟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呢?這個問題呢?你們可能就不會有太多的計較了,恐怕沒有誰去關注有關方面的這個問題,我也不是那麼的關注,但誰讓事情交到了我的手上面來呢?"

說完話的時候,丁羽也是端起來水杯,隨即也是放了下來,"所謂的世界和平呢?這件事情是大家所向往的,但是君子之國這樣的事情呢?就真的沒有太多的必要了,真的成為了君子之國,那麼國家距離滅亡可能也就沒有太長的時間了!"

什麼跟什麼呀!三個人感覺有那麼一些不懂,丁羽也沒有要去解釋什麼意思的,而這個時候丁羽已經把目光放在了張曉華的身上面,"張曉華,給你父親打一個電話吧!就說你在我這里了,我想他會明白的!"

啊?張曉華也是猛然之間的抬頭,但是丁羽根本就沒有理會,下一個目標呢?就是尤明了,"尤明,你家里面對于這件事情呢?好像漠不關心,但是我想這件事情總歸還是需要讓他們知曉一些的,至于究竟打給誰,這個問題我管不著!"

丁羽把最後的目標放在了商科的身上面,不過卻沒有立刻的說話,而是注視的盯著他看了一段時間,"你對我可能有所了解,我對你呢?也是有那麼一點了解!"

商科看著丁羽,同時也是在仔細的判斷著丁羽說這個話的真實性,自己對丁羽呢?還真的就是有所了解,但丁羽對自己的了解,是資料里面呢?如果說就是資料里面的東西,他應該不會如此的說,但他對于自己的了解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

"丁先生,我有些不太明白!"商科的這個回答呢?略顯有那麼一些滑頭.

丁羽也是笑了起來,不過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覺,"有人曾經跟我說過,你這個家伙呢?不是一個好人!而且說話的時候語氣很是鄭重!"

啊?這下子不僅僅是商科,甚至于張曉華和尤明也是一愣,什麼意思呀!這個?開口就說商處不是好人,這個不是直接的就給商科定性了嗎?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呢?

商科也是一愣,隨即也是眯縫著自己的眼睛看著丁羽,"這個稱謂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承擔不起呀!丁先生這樣的給我定性,我還真的就是感覺受寵若驚!"

"是嗎?"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現在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呢?恐怕只有你自己的心里面最為的清楚,行了,也不想跟你有太多的廢話了,既然都已經來了,那麼就別閑著了,你負責調查張曉華和尤明他們兩個人,陶金給你當副手!就這麼定了!"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要站起來,不過隨即好像也是想到了什麼,用手敲了一下桌子,"死的還是活的,這個我不在乎,他們這樣的小雜魚呢?也不會有太多的人心痛,我也不需要有太多的理由,明白嗎?"

"明白了!"坐在那里的商科也是點點頭,雖然說這里面呢?有著諸多的不解,但是這位的做事情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天馬行空,讓自己調查張曉華和尤明,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也是自查!

沒有把張曉華和尤明當做一回事情,難不成會把自己當成一回事情嗎?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可能,這位的心思真的很難猜測呀!不過倒也不能夠說就是壞事!自己多少還是從其中看到了些許的脈絡!

等丁羽離開的時候,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看著坐在那里的商科,那個是真的從骨子里面感覺到了些許的恐懼,跟對丁羽的敬畏呢?是不太一樣的,丁羽對于他們來說有那麼一些高高在上了,但是商科這個家伙可是一個活閻王.

這個老家伙在部里面這麼多年的時間,永遠都是那麼一副死樣子,看不出來有多好,也看不出來有多壞,但是能夠在情治部門里面沉寂這麼多年的時間,不可能一點水都沒有,這一點跟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這個把情治部門當成自己偽裝的人是不一樣的!

從身份上面來說,商科這樣的人呢?才是支撐著整個情治部門的基礎,這樣的人從來都不顯山漏水,但是了解情治部門的人呢?才會深知這樣的人絕對是厲害的角色!

而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為什麼會出現在情治部門,一方面呢?是需要一層保護色,另外一層呢?這里面就有其他方面的深意了,而現在丁羽把商科給拽了出來,讓商科負責他們兩個人的事情,這絕對是對症下藥.

要說對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比較了解的人是誰,絕對不可能是丁羽,也不可能是陶金,他們都是門外客,對于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最為了解的人呢?自然是商科了.

"這一手還真的就是有點意思了!"蘇泉在回來之後呢?就已經不在操心這個方面的事情,自己還真的就對自己外甥的意見呢?有些理解,但是情治部門方面是不可能不關心的,在知曉丁羽在商科給拽出來的時候,大家也是出來了些許的感歎.

"是不是有意思呢?不知道,但是這件事情的風聲呢?好像已經被傳遞了出去,現在丁羽倒是吸引了不少的火力,我們這邊也是減輕了相當大的壓力,現在所做的事情倒是可以施展自己的手腳了!"

"雖然說家丑不可外揚,但是這件事情的牽扯非常的大,哪怕是鬧出來了什麼動靜,我們也要堅決的查到底,不管是誰,絕對不可以予以姑息!"坐在正中位置的一位老人,也是很沉重的說了這句話.

下面的諸人也是表情嚴肅,這一次的事情對于情治部門來說是一個打擊,但同樣也是一個浴火重生的機會,現在外面有丁羽打著掩護,給他們爭取了相當的時間和空間,如果說連這樣的機會都把握不住的話,情治部門就可以考慮裁撤了.

既然丁羽已經把事情交給了自己,那麼商科也開始了具體的運作,先呢?是查看所謂的資料,在這個問題上面,陶金也是有那麼一些看不懂,但是自己對于這樣的事情呢?卻沒有任何的態度彰顯,非常的配合商科.

而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呢?也是打了電話,打電話的時間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長,恐怕現在這個時候誰都沒有想到張曉華和尤明兩個人竟然還可以跟外界相處的聯系和接觸,這個是被調查階段應該有的待遇嗎?

張家對于這個事情呢?感覺尤為的有那麼一些棘手,當年丁羽的事情呢?跟張家有著相當的關系,這個是張家和王家的隔閡,一直都沒有消除了,現在張曉華落在了丁羽的手上面了,而且還牽扯到了這樣的事情,怎麼處理?

要知道丁羽這條不叫的狗可是真的咬人呀!真的要是被他給咬上一口的話,說不定整個小命就報銷了,還真的就是說不准的事情呀!所以張家對于這個事情呢?還真的就是顯得有那麼一些慌亂.

丁羽讓張曉華打這個電話來,其實說穿了呢?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張曉華呢?是你們張家的人,先我需要知道的是你們張家有沒有問題,沒有問題的話,一切都還好說,如果說真的牽扯到了什麼,到時候丁羽還真的就不介意把張家順帶給解決了.

當然了這里面呢?還有另外一層的意思,張曉華對于丁羽來說,連一個敲門磚都算不上,他的層次有那麼一些太低了,自己對于張曉華沒有那麼多的興趣,他跟自己是不對等的,在現在這個時候張家來人吧!重量級的人是最好的!

或者更為直白一些的來說,丁羽現在就是要見張家的人,你是來也得來,不來呢?也得來,沒有任何的選擇,主動權現在掌控在丁羽的手里面了!

而尤明那邊呢?情況可能要比張家要好一些,但問題是大家的情況都差不多,讓尤明來打這個電話呢?就是把尤明背後的人和勢力給拽進來,想不來,怎麼可能的事情?真以為丁羽是吃素的嗎?這個家伙的名聲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好!

真的要是動手的話,這個家伙才不會理會什麼張家和尤家的,對于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影響,當初的時候把人送到了情治部門呢?是給他們的身上面呢?披了一層皮,倒是安穩了幾年的時間,但是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如此的周折!

現在提及這些呢?恐怕也是為時已晚了,現在還是想著怎麼來解決眼前的問題吧!

置之不理?那樣的話只會死的更慘,不要想著跟家里面一點關系都沒有,怎麼可能的事情,到時候還是會牽連到家里面的,更何況這件事情好像牽扯也是比較的大,至少情治部門就不會放手的!

現在面對丁羽呢?雖然說可能比較的難為,但還有一線生機,真的要是最後面對情治部門的話,反過手來,情治部門是不會讓大家太好過的!這是一定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六十六章 硬著頭皮    下篇:第五百六十八章 指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