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六十六章 硬著頭皮   
  
第五百六十六章 硬著頭皮

丁羽搖搖頭,"三舅,你我看事情的方向和位置是不一樣的,對于你來說呢?這件事情是內部的事情,甚至可能還牽連到一些外部的狀況,對于我來說呢?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太多的差別,至于手段嗎?這個並不重要!"

"你想要跟我表述一個什麼意思?說明白一點!"蘇泉的神情有些費解的樣子.

"三舅,讓你來的人呢?肯定是有著相當的考慮,放肆一些的來說呢?這件事情你來處理,勢力太過于的欠缺,而且容易受到方方面面的掣肘,但是我不一樣,現在這個時候大家都需要給我幾分薄面,問題就看大家能夠接受什麼程度,僅此而已!"

蘇泉並不是什麼蠢笨的人,如果說蠢笨的人恐怕也到不了這個位置,他很快的就想清楚了這件事情,所以這個臉色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難堪,"你小子就這麼的有把握嗎?要知道真的接手了,處理不好就是麻煩事!"

"有人想要看這個底牌,有人呢?想要伺機而動,但這個都需要一些所謂的借口才行呀!"丁羽感歎了一聲,"至少要給自己一個理由,說服自己的理由,讓自己心理上面過得去,只有這個樣子,做事情的時候才會說'問心無愧’!"

"我聽到了諷刺的味道!"蘇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檔案我會轉交給你的,現在我們手上面呢?有三個嫌疑人,不過其中的兩位來頭不小,現在這個時候用你的話來說,好吃好喝好伺候著,沒有任何的辦法!"

丁羽對于三舅說出來的事情,並沒有表現的過于吃驚,看得出來,自己的這位三舅呢?並沒有完全理解自己說這個話的意思呀!"我暫時還不會回京城那邊的,是你把人送過來,還是我派人過去把人給接過來?你們拿主意就好了!"

"這不妥吧?"蘇泉也是皺起來自己的眉頭.

而這個時候丁羽已經站了起來,"三舅,當外甥的說一句,你不要繼續的往這個事情里面摻和了,到時候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情況很難說的,情治部門的呢?不管怎麼說都是秘密部門,從這個角度來看,大家都在秘密部門待過,你理解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離開了,蘇泉看著自己的外甥,也是無可奈何,最後說了兩句警告的話,這里面呢?需要分幾層意思來看,這件事情呢?最終的結果還是需要把人弄過來,甚至于還會是丁羽直接的就把人給接過來.

再者情治部門現在不需要有任何的動作,既然事情都已經交到了丁羽的手上面,那麼其他方面就不要想著去插手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插手呢?就是違規!踩紅線!

最後就是丁羽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態度已經是非常的明顯了!蘇泉也沒有留下來太長的時間,很快的也是去彙報了,這件事情呢?現在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其預期的發展呢?跟丁羽的預料差不多,很快的也是由丁羽這邊派遣專機去接人,連帶著的呢?還有一些檔案和資料,不過負責的人呢?就一個,陶金,她現在這個時候好像是最為適合的人選,至于同機的其他人呢?貌似全部都是丁羽的下屬.

而丁羽跟自己的三舅談過了之後,也是第一時間的就去找了兩個小家伙,對于這件事情呢?丁羽並沒有特別的放在心上面,讓自己出面來處理這件事情呢?恐怕也是多方面考慮的一個結果,這里面不僅僅是情治部門一個單位這麼的簡單.

就丁羽現在的判斷呢?情治部門,某些軍事部門,這里面呢?甚至還可能包括了外國的一些勢力,這些綜合在一起了,情治部門的這件事情呢?只是一個起因.如果說放置在以往的話,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會交到外人的手上面,這是一定的.

這里面的問題呢?丁羽並不是說沒有看到,但對于丁羽來說呢?貌似也是一次機會,更何況三伯也是打過了電話,所以這件事情呢?就算是有著其他的弊端,也是硬著頭皮去處理.

兩個小家伙對于老爹重新的回來,感覺有些新奇,隨即也是跟自己的老爹賣弄了起來,丁羽也是感覺有些好笑,兩個小家伙好像有些活潑呀!這個細雨都沒有澆滅他們的熱情,不過也不能夠說是壞事!

一天的時間丁羽基本上都是陪著兩個小家伙在碑林這邊,甚至于講解員這邊呢?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口干舌燥,誠然這個是自己的工作,但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辛苦了,不過酬薪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滿意!

對于講解員來說,如果說天天都遇到這樣的客人,真的就是太爽了,不過非常的可惜,飯有百種,人有千樣,不可能每個人都是自己想想當中的狀況,像是丁羽這樣的客人呢?恐怕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一種!

還沒有到晚上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告知丁羽,人已經被接了回來,丁羽也是點點頭,隨即看向了兩個小家伙,"晚上的時候我要宴請幾個人吃飯,然後可能要處理一些事情,所以就不能夠陪著你們了!"

兩個小家伙並沒有什麼所謂的不滿,這樣的事情以往的時候也不是沒有發生過,老爹都已經跟他們說了,這個時候要是吵鬧的話,會顯得太沒有家教了!"爸爸,那明天的時候你還會陪著我們嗎?我們就兩個人的話,太沒意思了!"

"這個自然了!"丁羽也是笑了起來,"可能要在這里耽誤兩天的時間,但絕對不會忘記明天的時候陪著你們去看兵馬俑的,這一點小事我要是做不到的話,這個父親就不要當了!"

兩個小家伙欣喜的離開,而丁羽這個時候則是宴請三位到來的客人,坐在那里的丁羽看著魚貫走進來的三個人呢?倒是沒有站起來的意思,也沒有理會走在最面前的陶金,好像現在這個時候對于其他的事情呢?都有那麼一些漠不關心的意思!

"坐!"丁羽的口氣呢?不咸不淡的,桌上的東西擺得很是整齊,林林種種的一大桌子,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有那麼一些不明所以,原本的時候是在京城了,然後就給弄到這邊來了,什麼意思?讓他們吃羊肉泡饃.

等三個人都落座了之後,陶金也是退步,離開的時候也是把門給關上了,丁羽隨即也是拿起來一瓶酒站了起來,看著旁邊有人要站起來的意思,丁羽也是用手給按下了.

"我呢?你們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丁羽!很普通的名字!"

一句話說完,三人皆驚,這個名字對于常人來說呢?可能過于的普通了,但對于這三位情治部門的人員來說呢?真的是如雷貫耳!

隨即丁羽也是給三個人倒酒,"今天這頓呢?給你們三位接風洗塵,老遠而來,我呢?也表示了一下關心!"重新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丁羽也是舉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水杯,"我以水代酒,敬大家一杯!請!"

三個人也都是略有所思的樣子,丁羽喝了杯中的水,三個人隨即也是一飲而盡,等杯子放下來的時候,丁羽也是笑笑,率先的拿起來了筷子,"我不是本地人,同時也不了了解各位的喜好,所以招待不周的地方,還請見諒!"

"丁..."

看著想要說話的人,丁羽擺擺手,"什麼所謂的稱呼,這一點並不是那麼的重要,我心里面也不是那麼的在乎,三位究竟是為什麼而來的,彼此的心里面呢?都清楚,我呢?率先的說一句,那個廟里面呢?都有冤死鬼,所以有所差池的地方,還請諒解!"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率先的動筷子,三個人看著丁羽,心下也是一陣的翻騰,現在擺在面前的就算是龍肝鳳膽,恐怕也吃不出去任何的滋味呀!大家也都是有那麼一些心不在焉的,但是這位丁羽呢?還真的就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呀!

一頓飯吃下來,所謂的湯湯水水呢?基本上就沒有什麼所謂的剩余,在中國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席面之上被清了一個精光,好像略顯有那麼一些不妥吧!但是這位呢?竟然絲毫的不在乎,不過看樣子,倒是沒有太多做作的,反倒是顯得非常平常.

吃過了東西之後,丁羽也是用餐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飯都已經吃過了,所謂的交情呢?咱們也算是敘過了,我們還是進入正常的模式好了,我也不知道剛才的那一頓是不是你們最後的晚飯,所以你們心里面最好祈禱一下,管他什麼上帝,還是滿天神佛,不知道那個就會起點作用!誰知道呢?"

"丁先生,我們是軍人,所以我們要求..."

丁羽也是一笑,"你們這些所謂的冠冕堂皇呢?留著日後申辯的時候再說吧!對我沒有任何的作用,確切一點的來說,對于你們是不是能夠交代所謂的問題,我也不是那麼的有興趣!這個是情治部門內部的事情,我懶得去插手!總會有人找上門的!"

看著打開的門,以及進來的人,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是感覺很是莫名,一直以來呢?大家都想要知曉其中的一些內情,但問題是從丁羽的態度上面來看,情況好像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他對于這個方面的事情,沒有任何的興趣.

如果說沒有興趣的話,那麼丁羽究竟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呢?

"先生!"等三個人離開了之後,陶金也是站在了丁羽的身邊位置,丁羽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既然你來了,這件事情你來處理就好了!我相信你可以處理好的!"

"先生!"陶金也是滿臉驚愕的看著丁羽,這個跟自己想象的完全就不一樣呀!來的時候呢?自己可是被談過話的,一切都需要以丁羽為中心,而現在丁羽竟然把事情交到了自己的手上面,這個算是什麼意思呢?

還有一點,這三位呢?都是情治部門的嬌嬌者,至少在陶金看來,能夠進入到情治部門的人呢?絕對不會是簡單的,而自己呢?雖然說是丁羽的秘書,但是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能力非常的有限,讓自己對付這三位,狼入虎口呀!甚至于自己連小兔子都算不上!

自己的心里面可以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丁羽是自己絕對的上司和領導呀!有心想要說上兩句.但問題是丁羽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理會,三個人呢?倒也沒有分開的關押,甚至于就在一起了,這個也是讓三個人感覺有那麼一些摸不著頭腦了,究竟是怎麼一個情況?完全就不符合任何的邏輯和道理呀!丁羽究竟想要干什麼?

而陶金看著坐在客房里面的三個人,也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處理,問詢吧?自己沒有這個方面的經曆和經驗,要知道他們三個人呢?在情治部門里面已經經過了些許的問詢了,現在就算是想要去問及呢?恐怕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

但是該走的流程,還是需要去遵守的,陶金倒也沒有太過于盡職盡責的意思,為什麼呢?因為自己已經感覺出來了,丁羽對于這個事情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上心,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故意放縱的意思!

雖然不太明白究竟是為什麼什麼放縱,但是陶金也是很好的領悟了丁羽的意思,知道丁羽並不喜歡去解釋什麼,所以陶金倒也沒有要去詢問的意思.

"這位究竟是什麼意思?把我們給弄到這邊來了?讓我就把我們給放羊了?"說話的這位呢?瞅著倒是很年輕,甚至有那麼一些不羈的味道,坐在他身邊的兩位呢?一位已經是中年人了,另外一位倒是跟他的年紀相仿,不過倒是愁眉苦臉的樣子!

"商處,你是老前輩了,心里面應該有這個底細才是!"

中年人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兩個年輕人,自己心下呢?還真的就是有著相當的考慮,這兩位呢?身份都不簡單,而自己呢?雖然有些許的依靠,但是這個依靠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連自己的心里面都沒有任何的底氣.

丁羽為什麼沒有要動手的意思,是對他們三個人有所顧忌嗎?不要開玩笑了?丁羽絕對不會對他們三個人有任何的顧及,至于部里面呢?可能有所忌憚,但是來到了什麼上頭唱什麼歌,現在這個時候,丁羽對于他們三個人沒有興趣,是因為他在等.

自己在情治部門里面工作了這麼多年的時間,這里面的問題呢?已經看得很是清楚了,他們三個人有沒有問題的呢?這個並不是那麼的重要,至少對于丁羽來說,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丁羽要的呢?是他們三個人背後的人或者是勢力.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彼此之間的身份和位置是極其不對等,所以三個人當中呢?究竟誰有問題,對于丁羽來說,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這樣的事情不難想通,但也正是因為想通了,所以這個心里面呢?有些舒緩的同時呢?也是有些感歎.

就自己的了解,丁羽跟張家呢?可是有些許矛盾的,而坐在自己左手邊臉色難看的張曉華呢?貌似正是張家的人,在情治部門工作,對于當年的情況呢?多少有那麼一些了解.

丁羽畢竟是王家的長房長孫來著,當年他丟失的事情雖然沒有明指是誰,但是跟張家是脫離不了這個干系的,現在張曉華落在了丁羽的手上面,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結果,對于這個問題呢?還真的就很難下這個判斷!

反倒是說話的尤明呢?自己倒是感覺到了些許的不一樣,他現在這個時候依舊能夠保持住自己沉穩的心態,究竟是心里面有底呢?還是說深藏不漏?自己從來都不會小覷任何一個人.

現在這個時候呢?自己還是老老實實的待著吧!不過尤明已經把矛頭指向了自己,商科也不覺得現在就一味的要去沉寂,那樣的話自己會喪失所謂的主動性,所以也是看了一眼說話的尤明,"現在我們的條件好像方便的多了,有電話,有網絡,什麼都有呀!"

這個話一說出來呢?尤明和張曉華都是一愣,他們所住的這個地方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太過于的寬松了,甚至于大家都有那麼一些懷疑,現在這個時候外面都不會有任何人把守,丁羽現在這個時候對于他們完全就是不在乎的態度.

原本的時候大家很是向往這樣自由的環境,但問題是現在環境很是自由自在,可是大家反而是有那麼一些不知所措了,現在這個時候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做如何的處理了,現在這個時候真的要打這個電話嗎?

原本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面的感觸,但是現在呢?電話就放在了那里,究竟是打還是不打?打的話會出現什麼後果,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心里面沒有任何的底氣!(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六十五章 臉難看    下篇:第五百六十七章 雜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