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六十五章 臉難看   
  
第五百六十五章 臉難看

"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跟你磨牙,同時我也沒有那麼多的空閑時間!"蘇泉不是說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外甥會給自己臉色看,但是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狀況,真的是一點都沒有給自己留這個面子呀!或者說沒有給情治部門留這個面子!

丁羽突然的笑了起來,"三舅,你覺得現在會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我?"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也是四下的看了一眼,不過看樣子呢?有那麼一些過于的隨意了!

"我知道你昨天的時候好像鬧出來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我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懷疑,情治部門是不是被你給滲透了,因為這件事情呢?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巧合了,要知道所謂的巧合呢?是不能夠單方面來看待的!特別是情治部門現在鬧出來了這樣的事情,你可能會是一個被懷疑的對象,別說我沒有提醒你!"

丁羽則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三舅,我剛才的時候就說過了,官字兩個口,反正你怎麼說,我怎麼聽就是了!"這句話的潛意思就是,你怎麼說我怎麼聽,但是我怎麼聽怎麼做,那是另外一回事情!沒有什麼可講的!

"這個並不是你一貫的態度!"蘇泉好像也是琢磨出來了什麼!有些懷疑的看向自己的外甥!"你出來的時間好像也不短了,大江南北的,四處的游蕩,看來先前的時候大家對于你好像都有那麼一些誤會!"

"是嗎?"丁羽也是不置可否的笑笑,對于這個事情呢?是既沒有承認,但同時也沒有要否認的意思,而一直在撐著傘的蘇泉呢?則是陷入到了一陣的沉思當中來.

這段時間呢?對于這個外甥的情況了解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畢竟自己還有一攤子的事情需要去處理,不過他的實時動向自己還是知道的,反正就是在國內繞圈,好像也沒有其他的什麼動作,自己也沒有太多的關注.

但是從他的話語當中呢?自己倒是感覺了出來,自己的這個外甥呢?並不是毫無目的的閑逛,而是有著相當的目的性,但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目的,這個問題恐怕一時半刻還真的就是說不清楚,至少自己是說不出清楚的.

"讓你這麼上心的事情好像有那麼一些不太多見!"蘇泉也是意有所指的說到."而且就我的了解,你好像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如此過了!略顯詭異!"

丁羽也是搖搖頭,"三舅呀!我從這個話語當中明顯的感覺到了些許威脅的味道來,先前的時候你不都已經說了嗎?你們那邊的風聲最近好像很緊呀!在這個時候調查我?是不是有那麼一些太大材小用了?"

"能夠讓你這麼的緊張,我還真的就是有些許的興趣!"蘇泉很是一本正經的說到,"先前的時候大家都盛傳,你好像要進軍國內了!我現在對于這件事情倒是有了些許的興趣!"

丁羽的腳步呢?沒有任何的停頓,這個讓觀察的蘇泉呢?也是露出來些許的微笑來,要知道有的時候偽裝的太好了,恰恰也是一種破綻,而自己的外甥呢?現在這個時候的偽裝就有那麼一些過于的好了,至少在自己看來,是如此的.

"是呀!大家都盛傳,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丁羽倒也沒有回避這件事情,既然這張牌都已經顯露了,那麼就別等著自己的三舅給打出來了,還是自己把這張牌給亮到明面之上就好了,至少會讓自己占據些許的主動.

"如果說是別人的話呢?可能孰真孰假很難分別,但對于你小子來說,我覺得這件事情呢?可能性已經超過了半數,你應該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吧!"蘇泉好像也是吃定了丁羽,畢竟這件事情呢?有那麼一些非同小可!

"是不是打有把握的仗,這個問題嗎?還真的就不像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有的時候看到的未見得就是最為真實的!"一直到這個時候,丁羽才停下來自己的腳步,"三舅你就這麼的希望我摻和到這個破事當中來?把我拖下水?"

"你剛才不也說了嗎?就當做是外包不好嗎?"

丁羽轉動了一下自己的雨傘,"三舅,算事後賬的事情呢?不是沒有發生過,所謂的保證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說穿了呢?其實一文都不值,我可以去做一些事情,但是並不代表著我一定要摻和其中!所以這件事情沒有什麼可談的!"

既然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面,丁羽的態度也是相當的明確,不是說不給這個面子,而是這件事情自己不想惹禍上身,自己不是軍方的人,也不想就這件事情有任何的瓜葛,跟以往的恩怨呢?也不發生任何的關系!

"態度如此的堅決?這個可不算是什麼好事!"蘇泉也是點點頭,"如果說我找一個能夠說服你的人呢?你的態度還會如此?"

嗯?丁羽也是注視的看著自己的這位三舅,微微皺起來自己的眉頭,找一個能夠說服自己的人?要知道在國內這一畝三分地上面,能夠說服自己的人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甚至可以用屈指可數來形容.

"夠拼命的,關系都拉到了那里!真難為三舅你了!"丁羽也是沒有好氣的哼了一聲,"三舅還沒有休息吧!如果有時間的話,等一會我請你吃飯!"

隨即丁羽也是沒有任何理會的就離開了,而蘇泉呢?卻沒有跟著的意思,看著離開的外甥呢?也是搖搖頭,自己也不想走這一步的,但是奈何這件事情真的是非常的無奈,在現在這個時候呢?丁羽能不能夠站出來,真的是至關重要!

等離開有一段時間的時候,丁羽也是掏出來自己的電話給自己的那位三伯打了過去,對于這件事情呢?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高興,能夠說動自己的人,絕對不會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為什麼這件事情三伯會插手呢?

當然了插手的原因呢?丁羽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興趣,在這樣的時候讓自己摻和到這個事情當中來?有那麼一些搞不懂?為什麼一定要讓自己來呢?自己又不是軍方的人,而且這件事情呢?很顯然是軍方內部的事情!

典型的外行領導內行,誠然自己是軍方出身,但是軍方這個涵蓋面呢?實在是太大了,就好像是學醫的,統稱是學醫的,但是學醫的種類真的是太多了,骨科,神經,泌尿等等,並不是說學醫的呢?就可以掌控所有的東西,而自己這個所謂的軍方出身呢?也不可能了解所有軍方的事務,這是一定的,更何況自己都已經退役了!

電話並不是自己的三伯接聽的,現在這個時候他可能沒有這個空閑的時間,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丁羽的手機呢?也是終于的響了起來,"聽說你小子找我?怎麼?陪著孩子出去游玩的時候,還能夠想起來我這個老家伙?"

"三伯,我那位三舅剛剛的找過我了,這件事情我有那麼一些想不通!"隨即丁羽的話鋒呢?也是突然的一轉,"您也知道,我呢?對于進軍國內是有所想法的,整體的布局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展開了,看著游山玩水,但實際上面呢?是有著相當的目的性!"

"你小子呀!就是屬牙膏的,不擠一擠,你是不會主動的往外吐!"電話那邊的中年人也是笑了起來,"進軍國內的事情很好,不管是民生還是經濟呢?我想都是有好處的,但也不能夠就是為了自己考慮,有的時候要顧全大局!"

"三伯,為什麼每一次顧全大局的人都是我們,胡作非為的都是他們,到了最後呢?背負的責任呢?反而是落到了我們的頭上面來,如果說所謂的顧全大局是這樣的話,我感覺有那麼一些理解不了!"

"哼,你小子是要生殺的大權呀!"中年人呢?對于丁羽的這個話呢?直接的就洞悉了其中的本意,所謂的抱怨呢?可能會有一些,但對于丁羽來說,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了不得,畢竟能夠站在他現在的位置上面,對于一些事情的理解已經不一樣了!

"三伯,既然你都發話了,我恐怕是很難拒絕的,國內的事情呢?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昨天的時候已經開過會了,今天一些下屬就被人給扣在了機場這邊,意料之中的事情,倒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意外!"

"你就這麼的拐彎抹角?"中年人顯然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不過也沒有讓這個事情耽誤太長的時間,"具體的事情我不管,你跟那邊商議一下就好了,牽扯比較的多,你自己也需要注意一點,不要弄得太過于的血腥了!"

之所以最後說了這句話,也是真的有些擔心,真的想要讓丁羽出面呢?不是說不可以,甚至于都不需要開太多的條件,但問題是當時候他會不會控制住自己的手段,這個問題呢?想起來還真的就是讓人感覺頭皮有那麼一些發麻!

丁羽這邊掛斷了電話之後呢?也是感歎了一聲,而兩個小家伙看著自己的老爹?也是感覺很奇怪,自己老爹今天歎氣的時候貌似比以往的時候要多呀!這個情況呢?還真的就是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

"等一會呢?我陪你們的三舅爺吃飯,你們自行的先去玩一會!別太淘氣了!"

兩個小家伙看著自己的老爹,對于這樣的事情呢?倒不是說沒有經曆過,但基本上呢?都發生在晚上了,現在這個時候老爹突然的離去,還真的就是相當的奇怪,不過兩個小家伙卻沒有說太多的東西,倒是旁邊的講解員呢?有些費解的看著丁羽.

這絕對不是親生的父親,如果說是親生的父親哪有這個樣子的,把孩子給仍在了這里,然後獨自的去吃飯,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于的開玩笑了!

說話間,一位女子也是走上前來,跟丁羽點頭示意了一下,丁羽並沒有太多的理會,隨即也是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呢?依舊是打著傘,看著好像是一個人,但實際上面,安保也是片刻不離的跟在丁羽的身後位置.

因為是下雨天,街上面的攤點真的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多,如果說真的天晴,說不定丁羽也就在路邊攤邀請自己的這位三舅了,以丁羽的個性來說,未見得就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很難說的!反正他現在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高興!

"看起來你的臉色不錯!"

丁羽也是白了一眼,雖然說三舅是自己的長輩,但貌似也不需要這麼的來調侃吧?要知道自己現在可以說是相當的惱火,這件事情平白無故的加在自己的腦袋上面,換成是誰,現在這個時候心情都不會特別的好!

"說事情吧!"丁羽也是冷冰冰的說到,至于桌面上的東西呢?丁羽倒也沒有太多的興趣,至少現在並不是吃飯的點,不過丁羽還是拿起來茶壺給自己的這位三舅倒了半杯,茶半酒滿,也算是一種禮節不是?

"事情到現在為止呢?依舊是..."

丁羽放下茶壺的時候,力道好像有那麼一些大,重重的墩了一下,蘇泉也是一愣,就聽見丁羽不咸不淡的說到,"三舅,事情怎麼樣呢!這個另說,我呢?開一個先覺的條件,大家覺得合適呢?那麼我就是試一試!"

嘶...,蘇泉還真的就是倒吸了一口氣,不過自己的話剛剛的到嘴邊了,就聽見自己的這個外甥毫不忌諱的說到,"事情如果說交到我的手上面了,那麼我怎麼來處理,其他人無權干涉,我不太希望有人在旁邊大呼小叫的!"

這個話一說出來,蘇泉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頭大,自己的這個外甥絕對不是省油的燈,就自己的了解來說,那個也是真的下得去手,所謂的心狠手辣呢?這個形容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夠,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太過于的冷酷無情了!

"小羽,這件事情呢?不可以妄為的,里面牽扯到了諸多的問題和狀況!"

丁羽則是用手抱在了胸前的位置,很是不以為然的看著自己的三舅,"那個廟里面呢?都有冤死鬼,我對事不對人,既然交到了我的手上面,那麼我就對這件事情負責,正好我還不太願意把這件事情攬在身上面了!"

自己的這個外甥,並沒有開其他的條件,就這麼的一條,但這一條呢?讓蘇泉感覺萬分的為難,不答應吧!丁羽好不容易同意了,甚至都沒有提出來其他的什麼條件,這一點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但是答應的話,誰保證他不會趁著這個機會大開殺戒?

"你提出來的這個條件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蘇泉也是抬起來自己的手,阻止自己的外甥說話,"我知道你的心里面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這件事情呢?非常的複雜,牽扯到的方面也是比較的多,這個壓力會非常的大!不然的話也絕對不會找上門,也不會找哪位!"

"能咬我?"丁羽也是哼了一聲,"又想讓我跑?又不給我吃草,話都是你們說的,反正條件我都已經開了,答應還是不答應的,我想三舅你也說了不算,好在我這邊呢?還有時間,反正我也是有所交代!"

"你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蘇泉也是略顯懷疑的看著自己的外甥,"我現在這個時候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懷疑,我就不相信你一顆地雷都沒有埋下來,從你做事情的風格來說,這是絕無可能的事情!"

丁羽並沒有任何的言語,現在扯這些有什麼用處嗎?就是想要干擾自己的思維,有這個空閑的話,還是找人去談及一下有關的事情,這樣的話可能會更好一些!反正自己的條件呢?已經擺了出來,同時呢?也是給了三伯的面子.

蘇泉搖搖頭,隨即也是歎了一口氣,"你小子呀!真的是一點都不給面子,你讓我說點什麼是好呢?你就不能夠稍微的矜持一點,要知道看你這樣殺機重重的樣子,我的這個心里面呢?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擔心!"

"有這麼的明顯嗎?"丁羽倒是很不自覺的說到,而蘇泉在聽到這個話的時候,甚至都想要用手捂住自己的臉,真的不是一般的丟人呀!當然了還有一部分的原因呢?是因為這個話說的有那麼一些過于的狠了!

要知道自己的這個外甥呢?從來都不是放嘴炮的人,他現在這麼的說,將來的時候動手,絕對比說的還要更加的嚴重,自己甚至都已經能夠想象的到將來將會是怎麼樣的一種腥風血雨,但是這樣的事情,既然交到了他的手里面,就基本上不可避免了!

"再說一句,小浪,事情呢?不是你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這個也不是簡單的殺戮就可以解決的,希望你可以記住這個話!"(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六十四章 事難辦!    下篇:第五百六十六章 硬著頭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