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重生之蒼莽人生第五百三十九章 自導   
  
第五百三十九章 自導

"道兄!先前的時候我去看過了,好像真的看到了不少的人影!"老道長也是跟丁羽解釋了一番,丁羽則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事情自己是知道的.

"這幫家伙呀!怎麼形容他們來好呢?"說到這里的時候,丁羽又是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個要是在前面鬧起來了,對于整個青城山的影響呢?可能稍微的有些大,我可不想成為這樣的罪人,後山可能就不一樣了,還有就是看打架嗎?有的時候不能夠一個觀眾都沒有,您說是不是?好久都沒有看到這麼熱鬧的事情吧?"

老道士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明白,什麼叫做看打架?這個看打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會不會非常的血腥,要知道這里呢?可是青城山,是洞天福地,不是其他的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對此呢?自己有那麼一些擔心!

但問題是丁羽的身份呢?讓自己還真的就不好去提及太多,畢竟老神仙也是知道的!

"道兄,你多擔待!"

就是簡單的一句話,但是丁羽卻是聽明白了這個話語當中的意思了!所以也是笑笑,"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誇張,也沒有太多擔心的必要!這幫家伙就是相互的掐架,是給別人看的,絕對不會打的你死我活,不過您說的也對,洞天福地呢?可不是如此占用的!"

老道長有些不解,但是卻沒有太多要追問的意思,丁羽同樣也沒有要解釋什麼的意思!現在這個時候呢?還真的就沒有太多這個方面的必要,到時候看結果也就好了!

晚上的時候,丁羽並沒有去休息,而是站在了院子當中,兩個小家伙呢?倒是有那麼一些好奇,時間並不是很晚,但是父親的狀態好像跟以往的時候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這個時候站在院子當中,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爸爸!好像沒有看見月亮!"兩個小家伙也是同樣的翹望天,不過很可惜並沒有看到太多的東西,所以更是好奇,自己的父親究竟是在看什麼呢?

丁羽並沒有看向兩個小家伙的意思,這個多少讓兩個小家伙有那麼一些不太滿意,而跟在後面的小四眼也是叫喚了兩聲,嚴重的表示了它的不滿,相對而言,自己的主人呢?並不是丁羽,而是兩個小家伙!

既然主人不滿意了,那麼自己就應該出來些許的聲音來,丁羽呢?還真的就被這個略顯有那麼一些奶聲奶氣的聲音給打擾到了,側過頭看了一眼小四眼,也是微微一笑,然後用自己的腳扒拉了一下!

這個動作呢?也是讓兩個小家伙嚴重的表示了不滿,同時小四眼也是直接的就撲到了丁羽的褲腿上面,本來很是平靜的氣氛也是一下子的就被打破了!丁羽也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們給安撫了下來,不過看著他們的眼神,也是心有余悸!

不至于這麼的誇張吧?還有那個小四眼,這個才多大呀!就敢向自己撲過來,這個膽子也是大的沒邊沒際了,需要好好的教訓一番了!不然的話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等重新的安靜下來之後,丁羽也是看向了不遠處,"我們在這里胡鬧,而有些人呢?卻是故意的在看著我們胡鬧,我們看他們,他們呢?時刻的都在關注著我們,也不知道誰是風景,誰是人,這個界限呢?還真的就很難去界定的!"

"有人在看著我們,在那里了?"兩個人小家伙也是興趣大增,但是看了半天呢?也沒有看出來什麼所謂的狀況來,畢竟這里燈火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明亮!跟城市還是有著相當大的差別,所以看不清楚實屬正常.

而丁羽呢?則是搖搖頭,"你們看不見,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們不存在,有的時候呢?不能夠就只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因為看到的呢?並不是最為真實的!迷蒙自己眼睛的東西會有很多!所以要記住這一點!"

兩個小家伙根本就不懂這一點,不過還是很好的記了下來,而丁羽這個時候也是把房間的門給關上了,把門關上的意思也就是非常的簡單了,現在這個時候不歡迎任何人過來打擾,如果說被打擾了,那麼後果可能會非常的嚴重!

誰都不是什麼傻瓜,自然也是清楚丁羽這麼做的意義,所有的監視呢?在第一時間就全部的都撤銷了,明天的時候還有更為重要的事情在等待著他們!所以現在還是消停一點比較好.

而橘杏子在得到消息的時候,也是感歎了一聲,"你們說丁羽丁生這麼做的意思究竟何在,為什麼要故意的站在那里?是故意給兩方面看得嗎?"

"是故意的讓我們看到的,但是同樣的,他也是在看我們的,與其說他是風景,倒不是說他是在看風景!因為所有的一切呢?都沒有偏離他的軌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了!"說話的人年紀稍微的有些大,晚上的時候才剛剛的趕過來!

其他人呢?都是站在了那里,而他呢?則是悠然的端著茶水坐在了那里,很顯然對于茶水的味道還是很贊許的!橘杏子也是看著老者,好像也是明白了他說這個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現在所有的一切呢?都在丁羽的掌控之中了,丁羽看著好像是風景,但是在整個畫面當中呢?丁羽根本就不是主角,露出來的呢?也就是一鱗半爪,只光片羽罷了!看不到最為完整的,對此橘杏子略顯有那麼一些失望!

還有就是自己並沒有跟丁羽搭上這個關系,這個也是讓橘杏子感覺備受打擊,要知道自己一向都是萬眾的焦點來著,不管是在什麼時候,而現在呢?在丁羽的面前呢?自己竟然什麼都沒有感受到!這種感覺真的不太好呀!

隔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橘杏子也是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里面混漿漿的,昨天一晚上,自己根本就沒有休息好!明知道今天會生什麼樣子的事情,但是自己始終呢?還是有那麼一些放心不下!

也說不好究竟是因為什麼?反正醒過來的時候呢?微微感覺有那麼一些迷糊.

而丁羽和兩個小家伙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起來了,跟以往的時候沒有任何的不同,甚至比道觀做早課的道士起的還要稍微早一些,而這些呢?也是被有心人都看在了眼睛里面!

"他們什麼時間起來的?"

橘杏子放下手里面的望遠鏡,也是略顯有那麼一些沉重的問道,對于丁羽教育孩子的方式呢?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關注,以往的報告當中呢?也沒有太多的提及,但是今天自己猛然之間的接觸了這個事情?感覺心頭一震!

"丁羽大概凌晨四點多鍾,兩個孩子不到五點鍾的時候就起床了,丁羽看不出來一個所以然來,不過兩個小家伙倒是非常的精神!沒有什麼所謂的倦怠,很顯然平時的時候也已經成為了習慣,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如此!"

要知道早上的時候起的如此之早,對于孩子們的育呢?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影響的,畢竟一個孩子應該得到充分的休息時間!但是這一點呢?對于丁羽好像並不是那麼的適用,他有著自己獨特的理解方式和方法!

要知道在日本呢?對于孩子的教育那個也是世界聞名的,但貌似距離丁羽呢?好像也是有那麼一些距離的,雖然說方式稍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但是整個本質都是差不多的!

簡單的吃過了早飯之後,丁羽也是在兩個小道士的陪伴之下,一同的往後山走去,兩個小家伙的裝束呢?還是昨天的那一套,現在這個時候倒是沒有脫下來的意思,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想的,反正丁羽也沒有刻意的去強求什麼!

不過走的時間不長,橘杏子一行人也是慢慢悠悠的靠了過來,"丁生!"

丁羽也是看了一眼,臉上面也是帶著些許的笑意,"就這麼的不見得我鬧出來其他的事情來?"一邊說,也是一邊的往前走,兩個小家伙也是一步三跳,多少顯得有些活躍,而跟在身後的小四眼呢?也是嗯哈的!

"丁生,你站的高看得遠,自然不需要有這個方面的擔憂,但是對于我們來說,走錯了一步,可能就是萬丈懸崖,想要重新的爬起來,付出的代價就可能是過于的慘重了,要知道當年的枷鎖還一直的帶在我們的脖子上面!"

丁羽也是看向了遠處,"做任何的事情呢?都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你是這樣的,我也是同樣的如此,沒有太多的不同!"說這個時候呢?丁羽的口氣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嚴厲,甚至是有那麼一些不以為然,但是這個話誰也不會漠然視之.

"不太明白丁生你的意思!"橘杏子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迷惑,丁羽現在這個時候算是給自己開條件嗎?不太像是,但是這個說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就這麼的讓丁羽等候著,貌似也不是一回事情?所以現在這個時候橘杏子也是有那麼一些不恥下問,畢竟是當著丁羽的面,貌似也沒有太多的不妥!

不過丁羽卻沒有立刻的就回答,而是笑笑,"有些事情呢?說是一回事情,當時怎麼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而有些事情呢?怎麼去做事一回事情,說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這個話略顯有那麼一些繞圈,但對于橘杏子來說,這個提點呢?已經足夠了!自己也是立刻就明白了丁羽的意思,"丁先生,我想我明白了!請您給與我們這樣的一個機會!"

"機會呢?不是別人給與的,而是自己去爭取的!"丁羽這個時候依舊是不咸不淡的說到,"你覺得可以爭取這樣的機會,但未見得就是我看重的,我看中的東西是什麼,有的時候連我都說不清楚,何必是其他人呢?"

橘杏子臉色也是突然的一變,自己已經明白丁羽跟自己說這個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了!確切的來說呢?自己這邊呢?有那麼一些自以為是了,總覺得把這件事情給處理圓滿就好,到時候自己這邊的目的呢?基本上也可以達成.

但是卻忘了,丁羽這個當事人呢?就算是到了現在依舊沒有任何要表態的意思,他對于這件事情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看法,自己這邊都只不過是猜測而已,根本就沒有付諸事實!

而現在呢?丁羽也是微微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不滿,自己做什麼事情?好像輪不到你們來插手吧?自己又不是沒有長手,難不成自己做什麼事情,都需要任由你們來安排,好像沒有注意到你們自己的身份吧?

一邊的橘杏子,這個時候也已經是寒顫淋漓了,一直以來呢?貌似都沒有考慮這個方面的問題,看著好像是考慮周到了,但是實際上面呢?卻是忽略了最為重要的一點,丁羽是怎麼想的,這個問題呢?很重要,但是並不代表著,他願意讓別人去操控.

而日本方面呢?這個時候顯然也是有那麼一些坐蠟了,所以現在丁羽很是直面的把這個問題說出來了之後,橘杏子甚至都不知道應該怎麼來處理了!

丁羽現在沒有說話的意思了,橘杏子呢?也就只能是訕訕的跟在了後面的位置,不過跟在橘杏子身後的幾個人,這個時候全部都是愁眉不展,為什麼?因為丁羽提及的這個問題呢?也是他們忽略的!這可是相當嚴重的過失.

所謂的帝心難測,恐怕也就是這個樣子了,重要是接下來問題要怎麼的來處理,這是一個非常頭疼的問題所在!要知道人手都已經准備好了,現在究竟是撤離還是不撤離?

不過等走了沒有多遠的距離,上面的路就被堵死了!丁羽倒是沒有什麼,倒是兩個小家伙抱著小四眼很是不解的看了過去,怎麼一個意思?好好的,為什麼把路給堵死了?太過分了!

丁羽對兩個孩子揮揮手,同時也是拽住了想要上前的小道士,然後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側的橘杏子,"這件事情呢?兩種解決的方法,一種呢?你們在一邊看著,另外一種呢?我在旁邊看著."說這個話的時候,丁羽的口氣略顯有那麼一些平淡.

橘杏子看著丁羽,非常的小心,甚至于眼睛當中呢?帶有著些許的恐懼,如果說沒有丁羽先前的話呢?那麼一切都會非常的順利,大家做一點表面之上的文章就好了!反正彼此之間都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但是現在不行了,丁羽也已經表露了自己的意見和想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打所謂的默契球真的就不太可能了!所以自己現在面臨著非常艱難的選擇!

但是不動手呢?這個代價呢?又是自己能夠承受的嗎?要知道自己背後的財團呢?對于這件事情的態度,也是決然的!自己這條小命還不夠填坑的!所以自己現在的處境非常的艱難!

不過聽丁羽先前的意思,不打個你死我活的,這件事情是不會讓他滿意的,但是所謂的打個你死我活,那麼就意味著徹底的跟美國那邊決裂,這個同樣不是橘杏子乃至背後的財團所希望看到的!至少現在這個時候不是這樣的!

橘杏子也是非常的清楚,丁羽是不會給與自己太多的時間,現在就看自己所面臨的選擇了,橘杏子這個時候也是往身後的位置看了過去,跟其中的一位老者用眼神交流了一番,隨即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丁先生,這里呢?清淨之地,真的要是鬧起來的話,恐怕對誰都沒有太多的好處!"

"是呀!清淨之地"丁羽臉上面的表情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變化,"如果說沾染了太多,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妥!"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沖著前面的人擺擺手,"不要堵著了,畢竟這里呢?道家清靜之地,還是給主人一些面子吧!"

說完了之後,丁羽也是率先的往前走去,兩個小家伙呢?這個時候也是抱著小四眼跟在了自己老爹的身後位置,而橘杏子則是一臉的迷蒙,這是怎麼一個意思?丁羽竟然這麼的好說話?絕無可能的事情!

不過還沒有等自己有所反應的時候,丁羽他們一行人則是悠然的走了過去,而先前堵在那里的諸人這個時候還真的就讓開了路,不過等丁羽他們一行走過去的時候,他們卻是把路重新的給堵上了!沒有留下來一絲的空隙!

橘杏子看著堵在那里的人,臉上面也是有那麼一些羞紅,沒有想到丁羽這邊沒有說什麼,這一關是闖了過去,但是本來想要打默契球的另外一方,卻是擺出來了這樣的態度,這個不是典型的豬隊友嗎?

倒是先前的老者,看著這個狀況,也是感歎了一聲,隨即也是走上前來,"我們追不上丁羽了!這一次的合作應該算是徹底的失敗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三十八章 自編    下篇:第五百四十章 自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